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25鲁尔区


    四名法*官在德国离奇死亡,有传言竟然是三车连环相撞这样匪夷所思的交通事故,让所有人都为德国捏了一把汗。

    在1922年年初的时候,汽车还没有像现在一样普及,大街小巷上还没有看不见尽头的车流,尤其是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街上的汽车更是少的可怜,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一起三车连续高速碰撞案,让不少人产生了怀疑,尤其是这四名法*官是赶去检查德国一座军营的时候出的意外,让这起案件更加可疑起来。

    不过德国方面却不配合法国调查此案,草草的作为一场交通事故完结了调查,德*方代表西克特在联军军控委员会面前大吐苦水,认为法*官深夜外出本身就很可疑,这个说法至少博取了部分联军委员会官员的同情。

    这件事让国防军和法*方的关系冷到了冰点,双方在国际会议上互相指责对手,而另一个突然爆发的危机让法国再也无法容忍德国政府的敌视态度。

    1922年年底,德国马克开始疯狂贬值,德国领导人埃伯特致电法国总理以及英国首相,并且照会法国英国驻德国大使。目的是为了请求协约国政府暂时终止凡尔赛和约要求的沉重战争赔款。

    然而这一个看似无奈却又合理的要求,却被法国总理雷蒙?彭加勒一口回绝。法*方在一边推波助澜,频繁调动边境军队,让这位总理先生有一点骑虎难下。一时间欧洲上空阴云密布,战争似乎随时可能爆发。

    此时此刻,在法国巴黎,一间会议室里,法国高层正在为了这件事情召开临时会议。会议上多数将军认为应该出兵德国,彻底摧毁德国独霸整个欧洲大陆,但是略微懂得政治的人完全不看好这个方案,美国、英国甚至是苏联都不可能忍受一个强大的法国独霸欧洲大陆,所以行动一旦展开,法国就会几面受敌陷入危机。

    “总理先生,我们必须让德国人付出代价!法*人的鲜血不能白流!”一名将军坐在坐位上向法国总理雷蒙?彭加勒发难。

    法国总理彭加勒无奈的摇头:“将军阁下!我们不能因为一次看起来像是谋杀的意外对一个国家宣战!国家预算已经因为战争结束而削减了三倍,我拿什么支持一场浩大的战争?”

    “哼。”另一名将军冷笑了一声:“德国现在只有十万人,我们只要出动两个集团军的力量,就能彻底摧毁他们的全部军队,然后我们可以打到柏林,让德国的埃伯特还有那个可恶的西克特跪在我们的面前!”

    “英国呢?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如果一旦企图独霸德国,英国就会站在德国那边,美国也会跟着落井下石,到时候《凡尔赛和约》就是拴在我们身上的狗链子了!”对于一群不懂政治的将军们,法国总理彭加勒有些无奈,他不得不把自己面对的问题翻译成这些将军能听得懂的话。

    他指了指地图,用手指用力戳着法国和德国的边境地区,那里法国的领土上有一个绵长的细线:“议会刚刚通过了修建马奇诺防线的议案,军费的大部分将会使用在建立这条保证法国永远不会被入侵的超级防线上,你们设想的攻击计划,根本不会得到允许。”

    “那么,先生,如果我们将这个计划做一点点小小的修改呢?”角落里,一个上校举起了自己的手:“我们只派出一个师,用德国拖欠我们的战争赔款作为理由,占领德国重要的工业基地鲁尔地区呢?”

    他上前一步说道:“我们可以借此达成两个目的:第一,最近联军军控委员会得到消息,德国正在秘密扩充自己的军队,显然他们不甘心上一次的失败,我们完全可以毁掉他们重新武装的根基!那就是鲁尔工业区;第二,如果德国反抗,那么就会暴露他们的军事实力,这样他们就会立刻引起英国的警惕,这样一来我们的行动就不会被英国敌视了,对么?”

    “说的有道理,戴高乐上校,这样一来我们的计划就稳妥多了,我们出兵少,就不会引起英国政府的敌视和反感,只要我们的外交部门坚持住一周时间,德国就会屈服。”一位将军站起身说道。

    戴高乐上校皱起了眉头:“将军,我想我们不能如此乐观的估计情况,我预计至少这个行动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收到预期效果。我们必须做好德国国防军不反抗的准备。”

    “不反抗?那我们就占领鲁尔区,用那里的产品弥补我们出兵的费用还有战争的补偿款。”将军冷笑了一声。

    戴高乐还要再说什么,可是已经被总理先生打断了,因为总理彭加勒迫不及待的想要答应这个规模较小的行动方案,毕竟这和当初决定出兵几十个师的计划相比让人舒服太多了:“完全没有问题,将军阁下,我会说服议会,同意军方的这次行动。”

    “但愿德国人和我们的将军们一样愚蠢。”会议结束的时候,戴高乐对自己的副手感叹:“一旦这个计划失败,德国重新武装自己的脚步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了。”

    入侵德国鲁尔工业区的行动计划被议会通过,法*队立刻开始动员起来,后勤部门开始为参加行动的前线部队配发后备弹药以及油料。

    “铃!铃!铃!”德国国防军总司令部情报科,加斯科尔少校拿起了电话,几秒钟后,他的眉毛就拧成了一团,接着他用他那浓厚的普鲁士强调下命令道:“再有这个方面的情报,直接把内容呈报阿卡多上校。”

    然后他匆匆挂上了电话,拿起帽子扣在脑袋上,就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上了楼,来到了一间关闭着房门的房间前,门上挂着一个小木牌,上面写着“特别事务办公室”。

    加斯科尔整理了一下装束,然后郑重的敲响了房门。听到里面说道进来,才推开了房门,然后一脸热切的看着面前坐着没有抬头的男人,用脚后跟磕出了咔的一声,立正敬礼:“阿卡多上校!情报科有重要情报向您汇报!法国人行动了!”

    其实阿卡多论起军衔只比他大了两级,而且并不是加斯科尔的直属上级,毕竟名义上来说情报科直接对西克特将军负责,按理说加斯科尔不应该如此对待阿卡多。

    不过阿卡多一手创建了德国现在的情报部门,呕心沥血的打造了现在这个几乎无孔不入的德国暗影部队,让德国的情报部门有了一个后世如雷贯耳的大名盖世太保。

    而加斯科尔少校,就是经过阿卡多一手培养,暗中提拔,对阿卡多敬如神明的衷心部下。

    所以西克特一直非常满意的德国国防军情报科部队盖世太保,其实一直是阿卡多掌控的重要力量。

    “法国人行动了?”阿卡多抬起头看着自己激动的部下,微笑了起来:“他们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我们的机会来了!”

    “上校先生,和您预计的完全一致,法国人准备入侵鲁尔地区,我们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把第4师和第6师部署在了鲁尔区附近,这次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吃掉法国的入侵部队。”加斯科尔觉得阿卡多的深谋远虑无人匹敌,他竟然在危机的一开始就成功预测出了法国人的行动内容。

    “不需要了!a计划搁置,下命令执行b计划,我立刻向西克特将军汇报此事,这一次,我要用这个陷阱埋葬很多人。”阿卡多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回去吧!下次不要随便过来找我,被西克特将军发现了什么,你就可能位置不保了!”

    加斯科尔离开后,阿卡多拿出了准备好的计划书,夹在腋下来到了西克特的办公室。

    “看看你做的好事,法国人果然行动了!你知道战争一旦爆发,我们就会被彻底消灭么?”西克特皱着眉头看着一脸轻松的阿卡多,佯装生气的责备道:“说说看,你有什么计划!”

    “战争不会爆发!因为国防军不会进行任何抵抗!”阿卡多笑了笑说道:“抵抗是自发的,是鲁尔工业区人民发动的!不是我们国防军。”

    眉毛一挑,西克特立刻就明白了阿卡多的用意:“一石二鸟的妙计!不愧是阿卡多上校。”

    “将军不也早就已经这么想了么?不然也不会把作战能力最强的第1师还有第17师按在原地,半分调动的迹象都没有。”阿卡多很是轻松,根本看不出来他已经向法国以及德国内部几个敌人同时出刀了。

    “第一,国防军无力反击,证明军费还要增加。德国政府陷入危机,需要军方支持,这是我们赚了;第二,法国政府和英国政府出现裂痕,军控委员会受到了沉重打击,我们浑水摸鱼更容易了。”西克特看着阿卡多:“我越来越觉得当初选你作为我的副官是正确的了!”

    “至少,对于国防军来说,是无比正确的!”阿卡多看着越来越提防着他的西克特将军,说了这么一句。

    ...

    ...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