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27危机


    1923年这是德国的一个灾年,这一年中,德国似乎从一开始就到处不顺。

    首先是法国入侵鲁尔工业区,导致整个德国重工业区几乎停止了生产,国防军的振兴计划严重受挫,也让德国已经崩溃的经济雪上加霜。

    德国马克开始大幅度贬值,贬值的程度让人震惊,等到德国总统埃伯特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手推车的德国马克才能刚刚足够买一条面包。

    趁着金融危机以及法国出兵鲁尔工业区的时候,德国的右翼分裂分子跳了出来,他们组织罢工,甚至进行武装暴动,阴谋夺取德国南部大州巴伐利亚,让整个巴伐利亚州自治。

    德国政府焦头烂额,还没有动员力量对巴伐利亚的右翼分裂分子进行镇压,更严重的事态又一次让埃伯特领导的德国政府处境雪上加霜。

    9月,就当右翼分裂分子越闹越凶的时候,左翼分子也开始大规模制造骚乱,动摇图林根州和萨克森州的统治,一时间似乎德国要被分裂成几个小国,法国入侵德国鲁尔工业区造成的动荡似乎比法国预期的还要好。

    “这是一个好机会!”西克特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坐在沙发上的阿卡多大加赞赏:“你的计划非常完美!国防军按兵不动果然要比对抗法国入侵得到更多的好处。”

    说完这句话,西克特就让阿卡多离开了办公室,因为上午的时候国防军要举行一次会议,再次探讨应该如何应对法国入侵鲁尔地区的危机。会议由兴登堡亲自主持,非常重要。

    当然,与会的大员们都是将军级别,所以阿卡多这样的小角色,是连参加的机会都没有的,虽然他从事的工作非常重要也不可替代,但是军衔上的差距和资历上的缺陷,让他无缘很多高层会议,他只能从西克特那里得到这些会议的记录副本。

    现在西克特很满意这次国防军在法国入侵鲁尔区时期采取的按兵不动政策,尽管他曾经一度叫嚣着用国防军的鲜血来保护德国人的城市。可是现在城市竟然被拱手让出,而西克特也没有下令国防军对法国进行任何行动。

    好处显而易见,英国在国防军总司令部内常驻的武官史密斯中校秘密的约见了西克特将军,隐晦的表达了英国人允许德国人略微扩充国防军的意思,表明了英国在此次鲁尔工业区危机中支持德国的基本立场。

    并且在之后的具体会议中,史密斯对阿卡多也做出了承诺,保证英国支持国防军拥有更多的机枪和自动武器,用来抵抗可能出现的国内****以及法国入侵。也就是说联军军控委员会里的英国人会对国防军的扩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变相的支持德国暗地里扩军备战。

    美国驻法国大使提出严正交涉,要求法国立刻撤出在德国领土上的所有部队,停止入侵邻国的疯狂举动。荷兰一直保持着和德国的友好关系,所以也在这次危机中谴责法国。

    在众多谴责的声音中,有一条声音的出现让全世界侧目,在遥远的亚洲远东地区,中国广州,刚刚改组完毕的中国国民党领导人孙中山发表声明,谴责法国入侵德国的行动,并且表示支持德国人民的反入侵斗争。

    “700门榴弹炮,1万挺马克沁重机枪,20万支步枪,400万发子弹,我们在远东的中国朋友终于还是上船了。”阿卡多看着报纸轻轻的笑道。

    “当然,还有他们欠下美国的大约3亿美元的贷款。这笔贷款让美国更加牢固的控制了中国革命势力,我帮中国提前抱上了美国人的大腿,又给了他们武器装备,想必即将到来的中原大战,蒋介石的底气会更足吧?”阿卡多轻轻抿了一口咖啡,放下了报纸。

    他看向了窗外,街上挤满了游行的人群,人们高呼着口号,走过国防军总司令部的大门,标语用红色的油漆涂抹,显得鲜血淋淋。横幅上写着:“混蛋政府!有国无防!滚出柏林!”

    “格尔!格尔!”阿卡多靠在窗棂上大声叫自己的助手:“外面的游行闹了有三天了吧?”

    格尔走进阿卡多的办公室,点头说道:“是,闹了差不多有三天了。而且人也越来越多!看起来政府那边受到的压力不小。”

    “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不来国防军司令部这里游行么?”阿卡多笑着问道,没有回头。

    格尔愣了愣,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太弱小了,根本没办法抵抗敌国的入侵!所以没有人责怪我们。”

    “弱小?没办法抵抗?不!格尔,我们在阿尔卑斯山脉的秘密基地里藏了200门大炮,所有军队几乎超编2倍,入侵的法国部队只有一个师,我们完全有力量消灭它。”

    “那,那我们为什么不反击?为什么不把那些该死的法国佬赶出去?”格尔有些震惊,他虽然跟着阿卡多办了很多事,但是却没有办法知道德国究竟武装到了什么程度。

    “因为一旦国防军参战,我们的战斗力就会被发现,世界都将站在法国那边,对德国的军控永远不会解除,德国的枷锁《凡尔赛和约》就会一直存在。”阿卡多解释道。

    他想找个理由说服自己,所以只好把一部分军事机密告诉给格尔听,他的压力太大了,需要有人分享。

    他苦心经营国防军,却不能在敌人入侵的时候放一枪,为了将来的发展壮大,他必须带头放弃入伍时候的誓言,违背那句“用自己的鲜血保卫自己的国家。”国防军没有抵抗,没有流血,甚至都没有流汗。

    “大人们总有大人们的道理,可是我们只想要为国家尽一次忠而已。”格尔红着眼睛说道:“上一次我们败得不明不白!这一次我们有能力反击,为什么却看着那些杂种祸害我们的家园?”

    “我们足以打赢这场战争,却也注定无法打赢下一场战争!用德意志百年的国运赌一次,让你们尽忠职守?”阿卡多有些愤怒的看向格尔少尉:“我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以后我们能不让敌人骑在我们头上拉屎么?”

    “对不起!阿卡多中校!您的努力我是知道的!所以请您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保卫我们自己的国家?”格尔立正敬礼。

    “给我5年的时间,5年之后你将看见答案。格尔少尉!如果5年后你看不见希望,那么请你用枪打碎我的脑袋,因为我也发过誓,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不惜献出生命,可是至少今天,我没有做到。”阿卡多苦涩的说道。

    “中校!我相信您!这5年的时间里,您将是我格尔效忠的主人!我将为您付出一切!”格尔郑重的说道:“希望您能让德国再一次强大起来!”

    第二天的上午,西克特让格瑞斯少尉把阿卡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惬意的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阿卡多说道:“就在刚才,埃伯特代表他的政府打来电话,邀请我去参加一个特别会议。”

    “您去就是了,想必他们也该做出妥协了。”阿卡多眯起眼睛扬起嘴角说道。他终于等到了,等到了国防军真正崛起的时机。

    “最近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德国国防军有两个胆子,武胆要看西克特,文胆要数阿卡多。”西克特看着低眉顺目的阿卡多脸上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心情大好:“你都已经被人提到和我并列的高度了,所以我还真不好意思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西克特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笑着说道:“走吧!就让你这个国防军文胆帮我出出主意,看看政府里面那些傻瓜们到底要找我们谈什么!”

    阿卡多随着西克特走进政府大楼会议室的时候,埃伯特正被几个政客围住说着什么,现在的政局一团糟,没有人对现任政府抱有希望。不过作为这个政府的各级官员,还是希望可以力挽狂澜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权力。

    埃伯特总统在用手帕擦汗,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局势会恶化到现在这个程度,看见西克特还有阿卡多走了进来,立刻拨开了围着自己的人群,走到了西克特的面前。

    “德国马克开始大幅度贬值,情况非常糟糕。右翼分裂分子阴谋夺取德国南部大州巴伐利亚的统治权;左翼分子也开始大规模制造骚乱,动摇图林根州和萨克森州的统治。”埃伯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显得有些绝望。

    西克特站在那里,没有说话,阿卡多只好上前扮演西克特的狗腿子形象:“这些国防军已经知道了!总统阁下,情况确实很糟糕。那么,您希望我们做些什么呢?”

    “我只想知道,国防军现在站在哪边?会和我们站在一起么?将军阁下?”埃伯特用祈求的语气对西克特问道。

    “总统阁下,国防军站在西克特将军这边。”不等西克特说话,阿卡多就微笑着说道。

    ...

    ...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