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29午夜的谋划

  
      西克特有些气急败坏的绕着屋子走来走去,阿卡多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屋子里的挂钟发出滴答声,让寂静的夜晚显得有些吓人。时间就随着这沉闷的气氛不断流逝,一点一滴悄无声息。
  
      大约一小时之前,国防军出动了三个连的部队,秘密逮捕了总统办公室里仅有的三名秘书。
  
      第一个秘书被抓起来的时候还躺在床上熟睡,国防军冲进去的时候他连裤子还没有穿,结果只是穿着一条白色内裤被国防军的士兵架着拉上了卡车。
  
      第二个秘书在酒吧喝得一摇三晃,哼着小曲走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家已经被国防军部队围了个水泄不通,当他被凶神恶煞的士兵按在墙上搜身的时候还大声叫喊:“我是总统秘书!我要见总统先生!你们给我等着!”
  
      第三个秘书也没能逃走,他睡在情人那里,可惜国防军通过他的好友找到了那个情妇的房子,把他和他的情妇一起抓回了国防军总司令部,两个人都被五花大绑——国防军的士兵只带了一副手铐,所以为了不区别对待,只好用绳子。
  
      结果已经出来了两个了,第三个秘书当天带着情人去参加朋友聚会,至少有二十个男男女女证明他们当天有不在场证明,获得清白的秘书被安置在一个客厅里,并且由两名国防军士兵“照顾”。
  
      第一个秘书那一天和七个赌友轮流打麻将,也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他甚至交代了他自己因为输了钱被老婆毒打的经过,看着他那痛哭流涕的脸,就算问他小时候偷没偷过东西,他都会如实招供。
  
      第二个秘书因为醉酒,现在仍然在审讯科的审理中,不过听说这个二秘书是个酒鬼,因为是埃伯特的侄子才被安排到总统秘书办公室,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草包。
  
      西克特和阿卡多正在等待审讯的结果,可是他们已经差不多知晓答案了,能三更半夜进入总统秘书办公室的人,除了三个秘书之外,就只有总统先生本人了。
  
      “埃伯特没有必要出卖我们!那时候我们只是他的一个附庸而已!我们还靠着他拨来的款项生存,他出卖国防军有什么好处?”西克特不解的看着阿卡多,像是在问阿卡多,也像是在问他自己。
  
      阿卡多站起身,脸色有些难堪,他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出卖德国,所以我打算亲自去问问。将军阁下,我这就去审讯室听听那个酒鬼怎么说,您有兴趣一起去么?”
  
      西克特哼了一声,拿起自己的军帽,在阿卡多之前走出了大门,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国防军审讯科的审讯室——这个科室设在总司令部,用来审问重要犯人,不过和总司令部的办公区不在一个大楼,中间隔着一个警卫营区。
  
      两个人带着各自的警卫员在幽暗的路灯下前行,不远处刚刚调来的103团士兵正在跳下卡车列队,他们奉命驻守国防军总司令部,以便在可能爆发的政变冲突中保卫这里。
  
      当西克特推开审讯室房门的时候,一名军官正在向吊起来的第二个秘书脸上泼冷水,已经是11月了,天气非常寒冷,一桶冰冷的水泼到了那人脸上,果然听到了那人大声的叫喊声。
  
      看见西克特还有阿卡多走进来,士兵和军官都立正敬礼,那人听到了声音,也用迷迷糊糊的眼睛看向了门口这边,发现了进来的西克特还有阿卡多两人。
  
      “将军!救我!将军!”被吊在半空中的人大叫起来:“我是总统的秘书西曼!你见过我的!”
  
      西克特看着西曼秘书满身污渍一脸冷水的狼狈模样,有些不忍的闭起眼睛,没有开口说话,反而是一旁的阿卡多一边摘掉手上的皮手套,一边用冰冷的语气开口问道:“西曼先生,我希望你还是告诉我们想知道的事情。”
  
      “可是你们什么都没问我啊!”西曼很无辜的说道。
  
      “……”阿卡多有点不好意思,刚才的气势也消失到九重天外了,他回头:“你们还没开始问?”
  
      “第三审讯室和前面的审讯室不一样,一般我们都是先打一会再问,长官!”一名军官上前解释道:“这样犯人才容易回想起自己做过的事情。”
  
      “不必了!”阿卡多看着酒鬼西曼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道:“直接问吧。”
  
      军官点了点头,来到西曼面前,拿起文件来看了一眼,问道:“你曾经在你的办公室两次给联军军控委员会打电话!内容是什么?”
  
      “什,什么内容?”西曼有些结巴的说道。
  
      就连阿卡多都听出了西曼言语中的慌张,更别说一屋子的审讯专家们了。
  
      没有废话,两名军官冲上前去,对着西曼的腰部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惨叫声立刻就充满了整间屋子,一旁的西克特似乎松了一口气,找了个凳子坐下,盯着自己的手下拷问西曼。
  
      “求,啊……求求你们!啊……不要!啊……不要打了……我!啊……看在上帝的面上!啊……我说!我说!”西曼只挺了大约2分钟,就把晚上喝的酒还有胃里出的血都吐了出来,然后他就惨叫着准备招供了。
  
      军官和士兵一停手,他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都说了出来:“不要……不要再打了!那天埃伯特跟我说,他受够了国防军的要挟和蛮横,他打算削弱国防军的权力,让国防军放弃一部分《冥王计划》。”
  
      他喘了喘气,继续说:“他不想全面阻止冥王计划,只是想把国防军的发展控制在他的掌握之下,所以他觉得阿卡多是一个威胁,准备除掉阿卡多。”
  
      他看了一眼西克特将军,发现西克特脸色非常难看,辩解道:“我和埃伯特不是叛国!我们没有想过出卖国家!我们只是想让军队收敛一些,好省下更多的钱来复兴德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