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48日本客人
时光如水,转眼1925年又过去了一个月,到了1925年3月,随着国防军规模的日益扩大,最近阿卡多正在为如何秘密支撑如此庞大的国防军开支愁。
  
      因为有联军军控委员会的存在,德国政府无法把太多的资金用在国防军军费上,尽管按照1o万人的规模放的国防军经费已经足够养活2o万以上的正规军,可是因为实际拥有接近32万人,所以国防军的资金依旧捉襟见肘。
  
      阿卡多的大德意志党内部商人集团已经为德国国防军的复兴捐献了数千万德国马克,阿卡多的私人公司企业也为国防军无偿提供了接近1ooo辆汽车,3ooo辆摩托,可是这些装备分配给3o万士兵依旧是杯水车薪。
  
      而最近,因为蒋介石率领黄埔军校教导团组织第一次东征,因此向德国订购了2亿步枪及手枪子弹,另增加购买m25式钢盔3万顶,用作今后扩军使用,德*工业再次获得了资金,而这批装备的部分货款,中国方面将以德国稀缺的橡胶以及黄铜清算。
  
      在征战不休的中国,依靠美国英国等国家的贷款购买军火已经走进了死胡同,这些国家的银行里中国的贷款信用已经枯竭,多数情况下出于美国和英国政府的长远考虑,贷给中国一些资金,数额也已经不入从前那般巨大。
  
      而最支持中国国民党集团的德国国防军因为自身的展需要也没有多余的钱提供给远方的中国。毕竟德国自己的资金也非常紧张,长期拖欠法国英国的战争赔款,甚至拖欠本国公务人员的出差报销费用。
  
      所以中国的蒋介石和德国的阿卡多两人私下里电报联络,相互体谅对方的难处,于是就有了这种用橡胶和黄铜购买德*火的以物易物的军火贸易。
  
      就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关头,阿卡多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从日本帝国远道而来的外交官山下幸之助。
  
      “你好,山下幸之助先生。”阿卡多把见面的地点选在了克虏伯在柏林的一处私人公寓,因为这次会面是保密的,而且是私下里不带有官方性质的。
  
      “阿卡多将军您好。”山下作为日本外交大臣的得力助手之一,能被选出来到德国秘密谈判,自然是非常优秀的,他德语一流,而且礼貌之至,一见面就对着阿卡多9o度鞠躬,让人非常有好感。
  
      “山下先生,我们德国不流行鞠躬这种礼仪,下次见面你可以使用握手礼。”阿卡多笑了笑,对山下幸之助说道。日本人不会对一个中国人鞠躬,只会对着他们举起屠刀,相反日本人对着德国人鞠躬——还是要自强啊!
  
      “握手礼是平等关系中的礼貌礼节,但是在下这一次来,是有求于您的,所以在下不敢使用这种礼节。”山下幸之助低着头说道。
  
      阿卡多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不,山下先生,至少我们私下里可以做朋友不是么,你们日本人就是喜欢弄一大堆虚礼,我很不习惯。”
  
      “礼节就是礼节,怎么会有虚礼这一种奇怪的说法?”山下幸之助看着阿卡多问道。
  
      阿卡多哈哈大笑起来:“我的朋友,说实话,如果我没有实力,那么你就算对着我鞠躬也不会尊重我,相反如果我有让你忌惮的实力,那么就算你不和我握手,你对我说话也会颤抖,对么?”
  
      “阿卡多将军真是一个有趣的人,你似乎很了解我们日本人。如果不是您长着如此帅气的西方人脸孔,我甚至怀疑您是我们日本人。”山下幸之助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
  
      我靠!你才是日本人!你们全家都是日本人!阿卡多气愤的在心中骂道,骂完现这么说也不对,山下他本来就是日本人,于是阿卡多又在心中骂了一遍:你个xxx,你个大xxx!你全家都是大xxx!
  
      心中虽然如此想着,但是阿卡多脸上依旧挂着微笑:“我们德国人不喜欢拐弯抹角,请问山下先生这一次来德国,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现在朝鲜半岛在日本的统治之下,莫不是从那里把一些喜欢往自己家认东西的习惯带回日本了吧?阿卡多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我知道你为什么事情而来,你不说,我也不说,看谁能沉得住气。
  
      “实不相瞒,在下这一次来德国,是为了远东局势和贵国与支那之间的贸易而来的。”山下幸之助再次对阿卡多低下了脑袋。
  
      有求于人的时候低三下四,捅刀子的时候可是稳准狠啊。阿卡多挑了挑眉毛,然后略微沉思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中国市场是非常庞大而且诱人的,我想任何一个国家的企业都很想和慷慨的中国商人做生意,我们德国也不例外。”
  
      “恕我直言,阿卡多将军,贵国和中国正在进行军火贸易,最近我们得到情报,有一艘满载着弹药的德国大力神级运输舰在广州卸货,这给我们大日本帝国在支那地区的战略带来了影响。”山下幸之助有些愤愤的说道。
  
      “这是从哪里来的消息?我们确实为中国提供了不少军火,可是最近向中国卖武器的事情我可不太清楚,你们确定消息准确?”阿卡多假装糊涂,看着山下幸之助问道。
  
      山下点头:“我们在支那有我们的情报渠道,这个消息非常准确,我们甚至知道孙中山和蒋介石的国民党部队实际拥有9oo多门大炮而不是外界宣称的1oo门,另外他们向各地军阀出售了接近5oo门大炮。”
  
      山下看了一眼阿卡多,然后说道:“而这些大炮,大多数都是德国克虏伯公司生产的先进榴弹炮。蒋介石还私藏了几十架飞机,正在广州附近秘密修建机场,我还要继续说么,阿卡多将军?”
  
      真该把那些汉奸和卖国贼绞死,阿卡多恨恨的想到,日本人能在中国获得所有想要的情报,这些情报准确程度让人惊讶,德国卖给中国的大炮总数甚至是飞机数量日本人都已经知晓。
  
      蒋介石的那些反间谍部门究竟是做什么吃的?他们竟然如同脱光了的女人一样在日本人面前毫无秘密可言。阿卡多觉得还不如他自己打开那些和中国秘密买卖的武器清单当着日本人的面读一遍。省的日本人把中国的实力想象得过于强大。
  
      “山下先生,我说过,德国确实卖过部分武器到中国去,你们的国家也无权干涉我们的商人进行对外贸易。这些贸易包括军火生意。”阿卡多有些不悦的说道:“就算是联军军控委员会,也无法阻止我*火商的盈利行为。”
  
      “日本可以和德国展开合作,包括很多方面的合作。我们可以购买比中国多很多的军火和物资。”山下拿出了自己这次带来的最大的筹码。
  
      “我们完全可以赚取更多,如果我们继续卖中国武器,而你们也会买我们的武器用来压制中国,这是两份钱,对么?”阿卡多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购买你们的武器?我们大日本帝国可以自己生产武器!”山下激动的反驳道。
  
      阿卡多冷笑了一声:“你们?你们的武器不行,我们德国的武器才是世界上最好的。”
  
      真特么解恨啊!就好像前生的时候说日本车不好总是酸溜溜的一样,可是如今说日本汽车武器不好总是带着一股理直气壮的味道!爽!真爽!
  
      “如果大日本帝国的海军加强对支那东南沿海地区的巡逻,抓捕可疑的走私船只,碰巧抓到了部分贵国的运输舰,该怎么办呢?”山下威胁道。
  
      他看了一眼阿卡多,冷笑了一声说道:“经过核对之后,克虏伯公司或许根本就没有生产过这批被我们查获的德*火。联军军控委员会就能介入这件事了。”
  
      “哈哈哈哈哈。那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到我这里做什么?”阿卡多大笑了一会才说道:“我可以派车送你去,离这里不远,大约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能去我早就去了!山下幸之助气的牙根痒痒,但是还不能把话说出来。日本情报部门从中国走私德*火的情报里顺藤摸瓜,知道英国美国苏联都被德国的利益链绑在了一个战车上,如果日本挑明这件事,就是断了德英美中苏甚至包括荷兰等国家的财路——这和找死有什么分别。
  
      “那么,请问阿卡多将军,怎么样才能让德国停止对中国的武器出口呢?”山下离开沙的屁股终于又坐了回去,无奈的看着阿卡多问道。
  
      “不要总是想着中国的问题,日本其实在遥远的西方也有自己的朋友对么?”阿卡多笑着说道,脸上挂着虚伪的笑容。
  
      “是的!阿卡多将军,您就是大日本帝国远在西方世界的忠实朋友。”山下说完这句差点恶心得自己吐了出来,幸亏他是个外交家,一个合格的外交家。
  
      “那么,朋友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对么?”阿卡多继续问道。
  
      “是的!完全正确,阿卡多将军阁下。”山下有点哭笑不得。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中国武器问题,好好的谈一谈吧。”阿卡多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山下幸之助很无奈,只好也跟着伸出了自己的手,与对面伸来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