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50一根缝衣针


    “当,当,当。”阿卡多的办公室房门被人敲响,阿卡多放下了手中的笔,伸了一个懒腰:“进来。”

    最近阿卡多可是忙坏了,他赶到巴伐利亚州参加了古德里安进行的最新一次的坦克攻击实验,然后对德国装甲部队的未来的装备进行了大胆的预测。

    预测的结果就是德国开始生产p-3型坦克,也就是后来著名的三号战车,不过因为技术问题,阿卡多将原来的三号战车做了一点点略微的改动。

    首先,他抛弃了原本准备装备到三号战车上的50毫米口径反坦克炮,转而直接安装了75毫米口径的短管炮,这种炮原本是用来支援步兵的。

    因为火炮变大导致了三号战车的炮塔迟迟不过关,因此阿卡多直接使用了无炮塔设计,也就是后世诞生的三号突击炮,只不过之前是从三号坦克上改进而来,这一次在他的影响下直接诞生了。阿卡多也没有吝啬,直接把这种坦克命名为“三号突击炮”而不是原本准备好的“三号坦克”。

    不过德国的设计师再一次和国防军的统帅们玩起了命名游戏,把这种武器命名为p-3型坦克——这是他们原本就起好的名字,他们不打算丢弃。

    与同一时期的法国坦克不一样,德国的p-3型坦克一诞生就拥有标准的4名坦克乘员,分别是车长,炮长,无线电员以及驾驶员。而这一时期的法国坦克大多数只有两名乘员:车长和驾驶员。

    而有了日本资金的帮忙,戴姆勒?奔驰公司已经开始量产这种奇怪的无炮塔战车,阿卡多的国防军在不久后就可以装备上这种非常优秀的超级战车。

    听到阿卡多让自己进来,敲门的人推开了阿卡多的房门,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阿卡多的亲信之一,官衔也跟着阿卡多水涨船高的国防军情报部门负责人加斯科尔中校。

    “大德意志万岁。”走进来的加斯科尔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用新式的军礼立正敬礼。

    “哦!加斯科尔中校,有什么事么?”阿卡多靠在了椅子上,问道。

    “远东传来的消息。”加斯科尔很是小心的说道:“一共两个,其中一个对于我们来说可能不是一个好消息。”

    “哦?”阿卡多一愣,然后看了一眼日历牌,这是他的习惯,有很多历史大事发生的时间他都记得,这一次他看到了日历上的日期是1925年3月14日。

    “第一条消息是3月12日,蒋介石先生指挥的部队只用了7个小时就击败了林虎所部,运用的武器大多数与我们有关,证明了这些武器的性能非常可靠。”加斯科尔说道。

    然后他看了一眼文件,又说道:“第二条消息是,3月12日同一天,蒋介石先生的领导者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

    “呼。”呼出一口气,阿卡多整理了一下略微复杂的心情,然后开口说道:“蒋介石的领导逝世并不是什么坏事,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和中国南部最有势力的人成为朋友了。”

    “去吧,帮我把刚刚到柏林的克虏伯先生请来。”阿卡多挥了挥手准备结束这次谈话了。

    “是!”加斯科尔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克虏伯是作为大德意志党副主席视察各地党员发展情况后,昨天夜里乘坐飞机赶回柏林的,大德意志党现阶段已经拥有党员超过70万,控制着德国不少超级企业和半数以上的国防军,可以说已经是德国最有权势的政党之一了。

    克虏伯来到阿卡多办公室的时候,阿卡多正蜷缩在沙发上睡觉,房间里能略微听见他那轻微的鼾声。

    克虏伯小心翼翼的转身,想要离开阿卡多的办公室,结果脚下的老旧地板不堪重负发出吱呀一声。

    阿卡多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了尴尬的克虏伯,有些迷糊的开口说道:“哦,克虏伯先生,您来了,坐,快坐。这一次你差不多环游德国,一路上辛苦了。”

    克虏伯轻咳了两声,摆手说道:“你才是真的辛苦,这个国家的经济你在背后算计,军事靠你一个人在发展,工业甚至政治外交你都在参与。”

    他看了一眼清醒过来的阿卡多,无奈的说道:“你愿意告诉我你一天里能睡几个小时么?”

    “昨天我睡了大约5个小时,所以今天我的状态很好,刚才只是有些头晕所以在沙发上休息一下。”阿卡多笑了笑,他今年还没过生日,按照常理他还没满27岁,可是他的工作量大约是三个国防军上将的总和。

    “你应该适当的休息一下,我建议你最好找一个私人秘书,规划好你一天的生活,不然的话你的作息时间简直糟透了,我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克虏伯听后撇了撇嘴说道:“你需要我介绍一个么?男的女的都行。”

    听到克虏伯在女的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阿卡多无奈的笑了笑才开口说道:“好了,克虏伯。我知道我现在还没抽出时间去相亲你们都很着急,我想最近我应该能给自己抽一天时间出来。”

    “好吧!你总是把话题岔开。”克虏伯跟着阿卡多一起笑了笑,然后说道。他或者说他们这个商人集团确实需要一个人在阿卡多左右,充当一个无人取代的重要联络人。

    阿卡多拍了拍脸颊,赶走了最后一丝困意,想了想说道:“克虏伯,我们的《缝衣针计划》执行的如何了?”

    “我还以为你不打算问这个问题了呢。”克虏伯一脸的早知如此的表情,很是随意的说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如此关心这个秘密计划,说实话我个人并不看好这个计划。”

    “所以我才值得你们追随,对么?”阿卡多看着克虏伯坏坏的笑道:“不然你凭什么支持我?”

    克虏伯点头:“我非常相信你的眼光,事实证明你至少在武器制造方面还有工业生产方式上有着无以伦比的天才头脑。你给我提供的方案让我节省了数百万美元,这也是我无条件相信你的前提之一。”

    “哈哈哈哈。你可真是坦白。就没有别的什么原因了?”阿卡多大笑了几声,刨根问底。

    “当然有别的原因了。不过就说不太清楚了,比如说我个人很欣赏你,再比如说类似赌博的情绪之类的。”克虏伯挥舞着双手想要表达清楚自己的感觉。

    “好了,好了!克虏伯!别人都说你没有幽默感,不过我觉得你很幽默。到此为止吧,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还是说说《缝衣针计划》吧。”阿卡多笑着说道。

    克虏伯想了想,才开口说道:“从大上个月,我和一些完全可靠的商人开始囤积美元还有英镑。当然还兑换了一些日元还有法郎,不过并不多……这些钱大约有2000万左右。”

    他显然对这些钱不再投入生产感到可惜:“你不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有些人已经开始抱怨了。”

    “我说过,我们并没有损失,只是没有盈利而已。”阿卡多皱着眉头说道,他有点恼怒这些大资本家们的喋喋不休了,这些人唯利是图,总是自以为是的对阿卡多的一些政策指手画脚。

    克虏伯无奈的摊手:“将军,您毕竟不是个传统的商人,在我们的世界里,钱放在那里没有盈利就是损失。”

    “我又没让你们永远留着,我们只要坚持到1929年,就可以了。”阿卡多很是自信的说道、

    “恕我直言,阿卡多。即便是1929年真的出现什么事件,我们只要在1928年准备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提前这么久呢?”克虏伯有些不解的问道。

    “提前一年容易被那些资本大鳄看出苗头,影响我们的操作。我知道我们的资金很有限,一旦那些美国财阀发现了我们的企图,那我们就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阿卡多说道。

    他看了一眼克虏伯:“而且我们要在账目上瞒住所有人,包括自己人,这些钱都不能记在明面上,所以只好提前几年积攒下来。”

    “这件事我决定站在你这边,无条件的支持你。”克虏伯想了想说道:“1928年底,这笔款项会与计划保持一致,达到并且超过150亿美元。”

    “谢谢。”阿卡多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了,有了克虏伯带头支持,缝衣针计划绝对可以顺利实施。

    “不要急着谢我,我是有要求的。”克虏伯笑了笑说道:“听说国防军最近正在量产p-3型突击炮?”

    这些资本家鼻子可真灵。想到这里阿卡多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戴姆勒?奔驰公司的一间秘密生产车间里,已经有10辆准备交给国防军了。”

    “克虏伯公司应该承担一部分生产责任,对么?主席阁下。”克虏伯仿佛在征求阿卡多的意见一般,开口问道。

    “这没问题,不过等克虏伯公司的全新4号战车生产出来之后,也希望克虏伯先生可以给奔驰公司分一杯羹。”阿卡多最后也不忘给自己的公司分些好处。

    “合作愉快。”克虏伯笑着说道。

    “合作愉快!”阿卡多也跟着笑了起来。

    ...

    ...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