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55吃了暗亏


    德国威廉大街73号的总统府内的总统办公室,阿卡多正在面见兴登堡总统,解释这一次大德意志党的游行活动。

    “你这么做是在向我示威么?”兴登堡盯着阿卡多问道,他的话语间带着些许怒气:“还是说,你想要代替我,坐上这个位置?”

    阿卡多摆了摆手:“没有人能代替您,兴登堡总统,我们正在向对手展示我们的力量,足以震慑他们的力量!这样才能保证在今后的选举中帮助您稳操胜券。”

    “你究竟要干什么?阿卡多?鲁道夫将军,我给你的权力难道你还不满足么?”兴登堡皱着眉头继续问道。

    他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阿卡多,叹了一口气仿佛在自说自话:“要知道你现在才刚刚27岁,我在你这个年纪的官职还没有你现在官职的一半大,权力更是无法比拟。”

    他一边说一边抚摸着办公桌上的一个精美的摆件,说完又抬起头看了一眼阿卡多:“你难道想要统领整个军队,然后弄一个军政府来帮你实行独裁统治么?”

    阿卡多低下头,想了想才开口说道:“我并不是想要独裁,我是想要带着德意志这个饱受磨难的民主走向胜利!总统先生!我获取权力的原因是因为我需要更大的权利来执行我振兴德意志民族的计划!绝不是为了什么独裁。”

    “失去平衡的权力会把你推向另一个极端,孩子!你知道如果不通过正确的手段获得的权力终将走向灭亡!”兴登堡意味深长的感叹道。

    “如果有人掣肘,那么国防军的振兴就会遭到巨大的阻挠,这个时候不允许我们退缩,总统先生。”阿卡多立正说道:“我们要团结起来,打垮所有拦在我们面前的敌人。”

    “我不会交出我的权力!阿卡多将军,我将誓死捍卫我的权力!只有我,这个国家的总统兴登堡,才是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兴登堡闭起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这可不是兴登堡自我吹嘘,在33万德国正规军中,虽然阿卡多控制了接近10万人的主力部队,但是大多数国防军依旧是兴登堡总统的死忠,他们秉承了旧德国陆军不参与政治的传统,既抵触纳粹党的渗透,也不接受大德意志党的领导,游离于政治之外。

    “所以您才坚定的站在我身后支持我不是么?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都希望德国能强大起来!我们都希望国防军能天下无敌!”阿卡多郑重的说道:“西克特没有阻止我,您也没有阻止我,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是因为我们都有一颗热爱德国的心脏。”

    兴登堡沉默了,沉默了好久,最终他抬起头来看着阿卡多无奈的说道:“社会民主党的主席找过我,他和我说大德意志党是扰乱社会秩序的根源,并且恳求我不要支持提前进行国会选举,我答应他了。”

    “没有问题,我立刻通知克虏伯,让他和斯特莱斯曼停止这次游行活动。”阿卡多低头说道:“我向您保证过,大德意志党将无条件支持您的决定。”

    “很好!你比我想象的要知道进退。我很欣慰。”兴登堡站了起来,缓慢的走到阿卡多身前,有些步履维艰,年龄让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显得珍贵无比:“阿卡多将军,我也向你承诺,政府将秘密拨款550万美元用于国防军装备采购,另筹备100万美元作为国防军奖金对全军军官发放。还有什么要求么?”

    阿卡多立正敬礼,高高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抬高了自己的下巴回答道:“没有了!总统阁下!大德意志万岁!”

    对阿卡多的态度非常满意,兴登堡点了点头,摆了摆手示意阿卡多离开,阿卡多再次立正敬礼,才退出了总统办公室。

    在兴登堡办公室的门外,两个大德意志党的干部正等在那里,他们一个是组织部的部长图特,一个是宣传部的部长马特霍夫。两人看见阿卡多出来,立刻站起身迎了过来。

    “我要你们立刻调查清楚!这一次有人浑水摸鱼把事情搞得如此不可收拾,让我们差点成了兴登堡总统的敌人!要不是我在兴登堡那里知根知底,我们这次就全完了!”阿卡多等两个人一近身就狠狠的命令道:“三天内!我要详细报告!”

    “是!”两个人知道阿卡多心情不好,只是点头应承了下来就不再说话。

    “通知克虏伯、斯特莱斯曼,下午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阿卡多一边向外走一边继续发布命令。

    “是!”组织部的图特应承道。

    阿卡多转头对跟在身后的辛德拉上尉说道:“给man公司的总裁办公室打电话,约个时间你亲自过去,就说资金已经到位,我们追加50辆p4型汽车。”为了保密起见,在国防军内部所有的装甲车辆一律称为汽车,只不过打头的字母有一定区别:b是指宝马公司也就是巴伐利亚器械制造厂生产的汽车;d是指戴姆勒公司生产的汽车;k是指克虏伯公司生产的汽车;而用123来区分机动车的大小。

    比如说b1就是指宝马摩托,b2就是指宝马小型汽车,d3就是指奔驰大型汽车,而p4型汽车,指的是秘密生产的p-2型坦克。

    “明白!”辛德拉上尉点了点头:“我一会回到总司令部就立刻出发。”

    对辛德拉上尉的办事能力,阿卡多还是放心的,虽然对她和安娜两个人的忠诚度问题还有待观察和证明,不过两个人的办事能力非常让阿卡多满意。

    找来克虏伯还有斯特莱斯曼两个人不是为了别的,而是要立刻下令停止大德意志党在柏林和德国各地的游行活动,并且对这次贸然发起的游行进行全方位的总结。

    等到两个人一来到办公室,阿卡多就沉着脸说道:“先生们,这次我们有些激进了,没有考虑到各方势力的反应,导致这次示威亮剑的行动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

    斯特莱斯曼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他们利用我们的行动来捧杀我们?本来我们并没有提前召开国会选举的要求!是这些混蛋栽赃!”

    “这次只是我们扩大党的影响的一次超级宣传活动,并不带有任何政治目的!更不要说要求国会提前选举这种愚蠢的要求了。我们还没有做好选举获胜的准备,怎么可能提这种要求?”克虏伯也皱着眉头说道。

    突然眼前一亮,阿卡多似乎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个人了?”

    斯特莱斯曼疑惑的盯着阿卡多问道:“谁?我们忘了哪个重要的人?”

    阿卡多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一摞文件中抽出了一个文件袋,打开之后在里面拿出了两张档案,还有一张粘在上面的照片:“这个人是纳粹党在柏林的负责人,名字叫做戈培尔,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他非常熟悉宣传工作,这次事件八成就是他的手笔了。”

    “纳粹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克虏伯开口问道,突然又笑了起来:“嘿嘿!真有意思!因为他们最有能耐的阿道夫?希特勒先生就是主席你亲自抓进监狱的对么?”

    “不光是这样。”阿卡多把档案丢在茶几上,皱着眉头说道:“他们正在做一年前我们做的事情,把水搅浑,好趁机达到壮大自己的目的。”

    “玩我们玩过的手段?这个戈培尔也不怎么样嘛。”斯特莱斯曼拿起茶几上的档案,随意翻了翻,然后又丢回到茶几上:“他真的有主席您说的那么厉害?”

    “不要小看他,至少他是一个足以让我们提心吊胆的对手。”阿卡多说道。

    “我最近正在准备对英国的外交攻势,我打算说服英国政府同意再次修改《凡尔赛条约》,将我们的军队扩编到20万人。这才是我最近工作的重中之重。”斯特莱斯曼很是不在意的说道:“对付这个可怕对手的工作就交给克虏伯副主席吧。”

    “我?我还有四个会议要赶去参加,事关几个大公司进口钢材以及橡胶等工业原料的分配工作,哪有时间对付这么一个没有名气的小人物。把这个家伙交给我们的宣传部长马特霍夫先生吧。”克虏伯也对这个戈培尔毫无兴趣,瞬间就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

    阿卡多很无奈,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如同他一般对历史有清晰的预见性。所以他也不能指望现在已经声名远扬的军火大鳄克虏伯以及著名的德国外交部部长斯特莱斯曼,对一个小党派的宣传员戈培尔有什么重视态度。

    “既然如此,我就推荐一个人,让她做马特霍夫先生的副手,对付戈培尔吧。”阿卡多无奈的说道,他只好尽量把事态往好的一方面引导。

    “谁?”克虏伯注意到了阿卡多用了她这个字,好奇的问道。

    “大德意志党党报的记者芬妮小姐!我对她策划的这次宣传活动很满意,帮我谢谢她,并且让她继续负责大德意志党的宣传工作吧。”阿卡多想了想说道。

    ...

    ...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