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57荷兰的大商人


    长长的走廊里传来了皮靴踢踏地面的嗒嗒声,由远及近,走廊的一侧,匆忙的脚步声在外交部的房门外停了下来,外交部的房门被人敲响:“当,当,当。”

    “请进。”斯特莱斯曼正在和阿卡多还有卡尔?本茨几个人讨论如何在森林中建立工厂,以用来逃避联军军控委员会的检查。听到敲门声,他们只好暂停了讨论,把目光对准了门口。

    一个外交官急三火四的走了进来,然后在阿卡多等人面前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大德意志党万岁!主席先生,这是刚刚得到的消息。”

    他一边说一边把文件夹中的文件递给了阿卡多,然后恭敬的退了几步,等候在一旁。

    斯特莱斯曼等人围了过来,他们看到文件上的文字之后,全部都惊呆了:今天一早,法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向外交部送来的严重抗议,指责德国国防军在荷兰的几个船坞里秘密生产潜艇。而同一时刻,法国也对荷兰政府施加了压力,要求荷兰政府帮助法国查处秘密帮助德国生产潜艇的船坞,并且上缴这些船坞制造的潜水艇。

    “这次糟糕了,如果法国人有证据的话,我们就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斯特莱斯曼皱着眉头说道。

    卡尔?本茨眯起了眼睛,咳嗽了两声才用苍老的声音说了一句:“不太好办了。”

    阿卡多皱起眉头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我们不是防范过这种情况么?按照预案来执行吧。不过我觉得这次法国人虽然知道了一些消息,可是他们应该没有完整的证据链。”

    “为什么?”年轻的外交官忍不住问了一句。

    阿卡多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因为如果他们找到了决定性的证据,就不是外交行动了,而是军事行动——他们会第一时间冲进来把我乱枪打死。”

    那外交官脸色一红,低头不再说话了。

    阿卡多拍了拍他的肩膀,示以安慰,然后又开口说道:“到党总部去,通知宣传部的人在会议室等我,我这就过去给他们开会布置任务……”

    他又看向斯特莱斯曼:“外交部全力行动起来,否认任何法国的指控,把所有问题都推给法国方面,说他们是污蔑!”

    “给驻扎在荷兰海牙的邓尼茨发电报,让他立刻执行c计划,带领他的人立刻行动起来。”阿卡多回头对刚刚走进门口的秘书辛德拉命令道:“给总司令部的哈麦斯泰因将军打电话!叫他立即下命令,执行c计划!”

    卡尔?本茨作为这个c计划的拟定者之一,自然知道这个计划的内容。所谓c计划就是在国防军《冥王计划》暴露之后,用来掩盖事实真相的计划,这个计划包括很多个部分,比如说荷兰负责指挥的邓尼茨执行的c计划就是带领海军秘密建造的5艘潜水艇出海躲避,而哈麦斯泰因将军执行的c计划是暂时叫一部分国防军撤出营房解散躲避起来,迎接联军军控委员会的突击检查。

    布置完任务,阿卡多走到斯特莱斯曼的办公桌前,抓起电话来吩咐道:“给我接克虏伯工厂总裁办公室。”

    等到电话接通之后,阿卡多迫不及待的问道:“克虏伯,荷兰那边你布置的如何了?能不能应对一次外交危机?我们在荷兰的事情法国人知道了。”

    “该做的我已经都做了,结果怎么样就只能看荷兰方面的朋友们如何取舍了。”克虏伯在那边有些沉重的说道:“如果他们放弃那些投资转而倒向法国,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到那时候……”

    “到那时候,黑锅我会背!国防军的未来就靠你们了!”阿卡多接过话头来说道:“一切都不能停!我在的时候和离开之后都要继续!这是德国人民给大德意志党的使命!”

    “大德意志党万岁!”克虏伯在电话那头说道:“我们等消息吧!胜负还不可知。”

    阿卡多放下电话,带着斯特莱斯曼等人赶往坐落在威廉大街上的大德意志党总部,在那里他们见到了早就等着他们的马特霍夫还有芬妮。

    “废话也不用多说了,有什么对策吗?”阿卡多一坐下就开门见山的发问,目光在马特霍夫还有芬妮的脸上转了一圈。

    “我们必须澄清这次事件,立刻在报纸上反击!法国人这是诬告!是栽赃!”马特霍夫气愤的说道。

    芬妮则是玩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扬起嘴角笑着不说话。

    “芬妮小姐,你有什么好的提议么?”阿卡多看到了芬妮的神情,不由得皱着眉头问道。

    “好的建议暂时还没想到,不过我建议至少不要这么急着犯错误。”芬妮冷笑了一声:“在报纸上澄清?马特霍夫部长你是怎么想的?我们的报纸难道是军方的代言人么?用得着我们出面澄清?我们用什么来澄清?你要去国防军档案室把所有的机密文件都翻出来么?”芬妮一连串的发问,直说的马特霍夫哑口无言。

    “芬妮小姐,够了!马特霍夫部长也是太着急了而已,他忠心耿耿是全党上下都知道的。”阿卡多打断了芬妮的话,然后接着问道:“说重点,我们可以怎么做!”

    听到阿卡多只提起忠心耿耿,却没有说别的什么,那也就是变相的说明马特霍夫能力方面确实不如他对大德意志党的忠心耿耿了。不过这还是让马特霍夫松了一口气,因为原本他只是一名报社编辑,只是因为加入大德意志党比较早,并且一直是阿卡多的死忠,才被安排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他不需要别的才能,只要保持自己的忠心耿耿就可以了。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拿法国人欺人太甚来说事,激发起德国人民的抵触情绪,给大德意志党造势,而国防军那边,我觉得只能等下一步的结果出来才能考虑对策,我们现在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芬妮想了想说道。

    “很好!就按这个计划施行吧。”阿卡多起身说道:“立刻展开煽动工作,让人们抵制法国商品,上街游行,配合斯特莱斯曼那边的工作,逼迫政府站在我们这边。”

    ……

    与此同时荷兰政府也正在召开紧急会议,来讨论法国这一次提出的严重抗议。

    “先生们,海牙的ivs公司被法国人发现了,这次泄密给我们的外交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危机,我们需要立即解决这次事件,避免它继续影响我们的外交策略。”一名老政客颤颤巍巍的发言,让整个会场都安静了下来。

    “法国人有点太过分了!我们又不是战败国!凭什么让我们交出制造潜艇的技术和设备?”一名年轻的荷兰政府官员皱着眉头说道:“他们把自己当成世界领袖了么?”

    另一名头发中央有些秃顶的政客反驳道:“现在法国政府比较强势,我们没有必要为了弱小的德国得罪强大的法国。”

    “那么荷兰的利益要怎么算?法国强大,所以他们就可以任意摆布我们的决定,拿走我们的金币还有技术是么?”这名年轻的荷兰官员有些激动:“这是侵略!红果果的侵略!”

    “哼!我看你是收了德国人的好处才这么说的!”那秃顶的政客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应该为整个荷兰人民负责!”

    “不要污蔑同僚!”一名脸上留着大胡子的中年官员拍着桌子吼道:“我们是应该代表整个荷兰的利益,而不是做法国人的走狗!难道法国人要你的老婆,你也交出去么?”

    “你……”那秃顶的政客站起来准备骂回去,周围的官员政客却是笑成了一团,场面有点混乱不堪。

    “肃静!这里是高级会议!不是菜市场!”刚才首先发言的为首老政客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一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整个会场瞬间鸦雀无声。

    老政客环视了所有的人,然后咳嗽了两声,才继续颤颤巍巍的说道:“既然大家都不能说服对方,那就用最民主的办法来裁定吧!进行举手表决。”

    ……

    英国使馆门外,阿卡多钻出了汽车,安娜提前下车等候在一旁,等阿卡多钻出了汽车就伸手帮他把汽车门关上了。阿卡多摘下了皮手套,掸了掸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走向了这栋古老建筑的大门。

    英国使馆里走出了一个微笑着的穿着上校军装的中年人,非常热情的拥抱了阿卡多:“阿卡多将军!好久不见!您来我这里做客,让我非常开心。来来来!里面请。”

    “史密斯上校!”阿卡多也非常绅士的点头致意:“确实好久不见了!最近一切还顺利?”

    “日本在远东的扩张得到了遏制,大英帝国在中国的利益得以延续,所以我升职了!”史密斯上校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肩章,得意的说道。

    “那么,我现在有了点小麻烦,你愿意告诉我英国政府的态度是怎样的么?史密斯上校先生。”阿卡多突然停住了上楼梯的脚步,盯着史密斯上校问道。

    ...

    ...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