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72联合参谋部


    “我觉得不能让他掌握更多的权力了,他太年轻,做事容易冲动,我们不能把德国的未来交给这种毛头小子。”一名有着浓浓眉毛的老将军靠在椅子背儿上说道。

    他的身边,一个一身崭新中将军服的中年人显得不屑一顾:“我们都老了,他做到了我们很想做,但是却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应该支持他。”

    “还要怎么才算是支持他?他的所作所为放在我年轻的那时候,都够绞死他几十次了!我们没有追究,还给了他越来越大的权力。”一名留着白色大胡子,头顶中央已经秃了的老上将拍着桌子说道。

    “不过他最近的几次外交做的相当成功,我们不能因为他做了一些出格的事情,就无视他做出的贡献,德国因为他正在逐渐强大起来,这是我们大家都希望看到的。”坐在首位上的兴登堡总统眯着眼睛说道,他最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有些喘息。

    “哈麦斯泰因将军坐在总司令的位置上还是让我们大家都放心的,也能给阿卡多少将一些压力,让他做事情有所顾忌!”最开始说话的浓眉老将军想了想说道。

    “恩!我们不能随便就更换国防军总司令,哈麦斯泰因是我们的人,在关键的时候还是靠得住的,没有必要更换。”开始还反对他的中年将军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控制的部队正在减少,不能再给他实权了。”

    “如果你们不放心,把海军交给他吧,看得出来他是少有的人才,精通很多多兵种的作战,把海军交给他,我没有意见,而且海军只有不到两万人,这个奖励我们负担得起。”坐在桌子的角落里,德国海军的实际掌权者雷德尔海军中*将开口说道。

    中央秃顶的老将军哼笑了一声:“哼,你倒是舍得下本钱!《冥王计划》的海军部分让你这个海军司令翻身了,你就这么卖命支持阿卡多那个小小的少将?把你手中所有的力量都给了他?”

    “注意你的言辞!”最开始说话的浓眉老将军有些恼怒的说道:“我们在讨论的是如何处理阿卡多?鲁道夫少将的问题,这和雷德尔中*将有什么关系?”

    “还能怎么处理?我们给他晋升成中*将?笑话,你见过不满28周岁的德国中*将么?你去国防军看一看!四十岁的上校有几个?五十岁的少将已经是少壮派了!你让我们这些贵族如何自处?对着一个比他们儿子都年轻的将军敬礼?”秃顶的老将军越说越愤怒,拍着桌子抱怨道。

    “不要在我面前拍桌子!这一辈子只有一个人能拍我的桌子,那就是皇帝陛下!”兴登堡睁开眼睛,缓缓的说出这么一句,屋子里立刻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敢大声说话。

    “国防军现在所有的演习计划全部都是经过他的手制定的,超过一半的武器装备是他下令采购的,未来的发展纲领也是他在几年前就提出并且逐步完善到现在的……”讲话似乎对于兴登堡来说是一件非常消耗体力的工作,他很缓慢的说完了一段话,停下来深深喘了几口气。

    然后他环视了一下手下的将领们,这些人多数都跟随着他征战四方,是他嫡系中的嫡系:“我们都老了!总有一天要把手中的权力交给身后的年轻人,我们要做的很简单,只是为德意志选好这些接班人就够了。”

    “我就是一名中*将。”中年将领站起身说道:“可是我自知没有阿卡多将军做的好,所以让我给他敬礼没有什么丢人的,如果他能带领我们走向胜利,我就对他敬礼!敬他普及到军队里的德意志礼!”

    “那这一次就这么办吧。”兴登堡点了点头,在秘书的搀扶下缓缓站起身来:“以我的名义,晋升阿卡多?鲁道夫为国防军中*将,负责筹建统管海陆空三军的国防军联合作战参谋部。他任首位三军联合作战参谋总长。负责筹建和整编国防军海陆空三军部队。”

    哗啦,整齐的一声,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齐刷刷的立正敬礼:“是!”

    既然事情已经完全确定下来,会议也就宣告完毕,兴登堡先行由秘书扶着走出会议室,而其他人也三三两两的散去。

    “28岁都没满的三军统帅,德国的国防军会成为世界的笑柄的!老元帅他,毕竟是老了啊。”一边向会议室外的走廊挪步,秃顶的将军一边皱着眉头对和他差不多年纪的浓眉将军抱怨道。

    “比起这个,我倒是更加担心大德意志党在军队内的扩张,我不害怕一名国防军中*将,我害怕的是一名控制军政大权,失去权力约束的独裁者。这个人一旦犯错,德国就将万劫不复了。”浓眉的老将军叹息了一声说道。

    “索姆河会战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比我看得远,我只是个武夫,没有你那么多弯弯绕,不过我就是看这个阿卡多不顺眼,小小年纪凭什么成了高级将领了?我这个中*将可是拿命换来的!老子打仗的时候他还是个大头兵!妈的……”那秃顶大胡子的将军骂骂咧咧的陪在浓眉老将军身边越走越远,声音也逐渐听不清了。

    中年将军看着他们两个走远,停下了脚步等雷德尔走到并肩,才开口询问道:“我听说你和阿卡多中将两年前就认识了,交情还很不错,有时间我做东,大家一起吃个晚餐?”

    这世界上永远都不缺少聪明人,亲眼看见阿卡多的崛起势不可挡之后,这位掌握着德国莱比锡和德累斯顿附近国防军两个师指挥权的中*将终于决定提前选择了,有的时候人生就是一场豪赌,赌赢了那就飞黄腾达,赌输了那就万劫不复,不过要赌就要提早下手,因为雪中送炭才能捞到好处,而锦上添花就容易被秋后算账。

    博克中*将就是一名聪明人,他知道自己能够顺利晋升成为国防军中*将,都是依靠阿卡多的《冥王计划》扩充了国防军人数。他在1920年还是一名国防部参谋,上校军衔,短短5年的时间就随着阿卡多的扩军脚步成为了一名国防军少壮派中*将。

    原本他决心用普鲁士的忠诚回报提携他的兴登堡总统,可是当他发现兴登堡老迈的身躯即将倒下的时候,另谋出路的念头就在心头挥之不去了。而比较了各个势力之后,他决定把一生赌在新崛起的阿卡多?鲁道夫集团。

    “这没有问题,阿卡多将军一直很希望认识一下博克将军,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雷德尔一愣,这次会议参加的人员里只有他一个人和阿卡多来往密切,也只有他大张旗鼓的为阿卡多讲话,如果不是他代表了海军的意见,很可能他都不会被叫来。

    “谢谢!我那里珍藏了一瓶法国玛高堡的葡萄酒,有些年头了!晚上到我家来!我让玛丽准备她拿手的沙拉和浓汤。”本着择日不如撞日的原则,博克不打算浪费这次机会,他想要立刻建立起和雷德尔之间的友谊。而他的家在柏林,而不是在他军队指挥部的驻地德累斯顿。

    雷德尔也本着拉拢结交的目的,很是愉快的点头同意道:“当然。我很乐意前往!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个酒虫,听说哪里有美酒就不舍得离开了。哈哈哈哈。”

    他大笑着跟随着博克向前走,然后改小了声音又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阿卡多将军,还有大德意志党副主席斯特莱斯曼先生今天晚上都可能有空,不如叫上他们?”

    “当然可以!完全没有问题!”博克笑的更加开心了,能够直接认识阿卡多,那今后在阿卡多的麾下,自己至少和雷德尔是一个级别的了,好处自然不会少,于是他又说道:“既然能邀请到那么多贵客,只是吃沙拉还有浓汤就怠慢了,我这就赶回去打电话,让佣人多选一点上等的牛排,再准备一只烤鸡。”

    傍晚的时候,阿卡多还有斯特莱斯曼以及心腹默克尔还有杰林耐克?卡西亚等人,跟着雷德尔来到了博克在柏林的家中,几个人有说有笑的一直聚到了晚上八点多才散去。

    第二天,博克就秘密的加入了大德意志党,并且急匆匆的赶回到了德累斯顿的指挥部,开始部署任务,准备接收阿卡多秘密调拨给他的装甲车还有新式火炮。

    而且他更是在他麾下的团长级别会议上,也就是国防军第9和第10师团长以上军官参加的例行会议上,亲自宣布不再干涉部队内部大德意志党的发展。这个消息传回到柏林,兴登堡听说了之后,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十几分钟都没有说一句话。

    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刚刚发布命令,成立统管海陆空三军的国防军联合作战参谋部,由新晋升的阿卡多?鲁道夫中*将出任首个三军联合作战参谋总长。

    第一次,阿卡多控制的部队,在人数上占据了国防军的一半以上,也就是说,即便是兴登堡有心撤换阿卡多,他也没不会得到国防军如同之前那样的支持了。

    ...

    ...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