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1231毒
    “在空中打败德国人,是不可能的事情,根据一些特殊渠道弄来的消息分析,德国人在飞机上似乎拥有绝对优势……我们的战斗机飞行员不能再消耗到6上战争里了,这是大本营所有将领的共识”一名6军航空兵的将领,靠在椅子背上,对着自己面前的同僚们开口说道。

    德国的Ta-152战斗机还有上面的那些王牌飞行员们,给日本6军航空兵留下了难以抚平的伤口。这些天空中翱翔的雄鹰,击落日本飞机就好像吃巧克力糖那样简单惬意。诺门坎上空的噩梦,一直到如今日本6航都没有醒过来——他们损失了大约1oo名熟练的战斗机飞行员,这差不多让日本在整个中国东北,都没剩下几个有实战经验的飞行员了。

    他的话音刚落,6军那边的人就开始大倒苦水。表情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整张脸上都写满了苦不堪言的表情:“6军的反击风险太大了,德国人的坦克比我们见过的最凶残的敌人坦克还要强大,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停下了进攻的脚步,不过无论是什么原因,我们都没有理由去主动挑衅他们。”

    比起6军航空兵来,6军被德国人留下的创伤同样深入骨髓,难以愈合:日本广泛装备的坦克竟然在1ooo米的距离上被德国坦克打了一个对穿,更让人恼怒的是夜战里日本守军丢了指挥部连指挥官都下落不明——有什么比在强项上被人打脸更加痛苦?想想日本被德**队抽脸就知晓答案了。

    海军将领坐在会议桌前,冷笑了一声没有开口说话。他已经懒得解释最近几天出现的可怕事情了:日本海海域出现了一支德国人的潜艇舰队,这支舰队击沉了数以百计的日本船只,已经开始让日本的经济还有至关重要的工业,受到了影响。

    那些被击沉的船只都运载了重要的物资,正因为日本家底比较薄,才物尽其用的利用起每一艘运输船来。而正因为这样,日本的这些运输舰,每一艘被击沉,都意味着难以估量的损失。

    “这会议是我们海军提议召开的……我们海军还没开口,你们6军就开始抱怨诉苦了?”冷笑了之后,这名日本海军的军官看了看参加会议的6军将领们,开口缓慢的说道:“最近海军被击沉的船只越来越多,我们的反潜力量还不够用,大家觉得如何是好?”

    “有什么好办法?我们6军的坦克还有步兵又打不到海上去,想帮忙也么有办法啊。”一名6军的将领脸上带着几分嘲讽的表情,对面前的海军将领说道。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日本海军将领的脸色立刻就变得不好看起来。原来在远东地区,日本6军节节败退的时候,日本海军还嘲笑过对方。海军最喜欢说的一句风凉话就是:“我们的战舰又开不到6上去,想帮忙也没有办法啊……”

    按照惯例,在一番冷嘲热讽之后,会议才能够进入正题。为的一名大本营的上将轻声咳了咳,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会议室内立刻就变得鸦雀无声起来:“希望大家精诚团结……为帝国的神圣战争,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互相拆台,那样只会成为帝国的罪人,被所有人唾弃!”

    “嗨!”所有开会的日本将领都站起身来,立正低头,回答了这位言者的话。

    这位为的将领就是东条英机,刚刚从大本营赶到大连,为稳定远东伪满战场,控制日本颓败的局势,他临危受命接过了这块烫手的山芋。

    带着圆圆的眼镜,这位大日本帝国对外侵略战争的积极响应和参与者,缓缓的开口说道:“大本营的意思,是让我们报复德国潜艇偷袭日本海的事件。我考虑了一下我们手中能够动用的力量,能够打败德国人的武器并不多。”

    “这实在是我大日本帝国的悲哀!堂堂大日本帝国,竟然在武器研上,全面落后于一个上一场战争完败的国家……这是一个奇耻大辱,希望在座的诸位都能够铭记于心!”说到这里,东条英机也感觉到有些懊恼,日本在战争武器上的全面落后,让这位战争狂人浑身上下都不太舒服。

    “嗨!”知道自己的指挥官提到这个的时候心情不好,所有的军官都再一次低头,齐声应承了东条英机的言。

    听到了手下们的回答,东条英机似乎很满意这种气氛,于是开口继续,说出了他主张的计划:“我思考了一下我们手里的武器,常规的武器看来都无法在战争中,击败德国人的武器装备了……所以我只能在一些特殊的武器方面下功夫……有幸的是,石井将军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方案给我,让我觉得使用毒气还有细菌武器,对德国进行报复,是完全可行的计划。”

    “将军阁下……您的这个计划,石原将军曾经考虑过……”一名6军军官听到东条英机竟然又打起了毒气还有细菌武器的注意,开口劝说道:“但是我们之前对苏联使用过这些武器,遭到了全世界的谴责,在国际上非常被动……”

    “八嘎!”东条听到自己的提议被人非议,大喝了一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他非常不愿意听到自己的提议被人否决的消息,更不要说还是用和他有间隙的石原莞尔的名义否决了:“现在,如果不使用我们的秘密武器,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扭转眼前的战局?”

    “可是将军阁下……这么做,会不会引起德国更剧烈的反弹?”一名海军军官看着东条,开口问出了他关心的问题来:“如果德国人派出更多的飞机还有坦克,更多的潜艇来攻击我们,我们要使用更多的毒气还有细菌武器么?”

    “是的!我们就使用更多的细菌武器还有毒气,来击退他们的挑衅!”东条英机恼怒的说道:“不打赢这场战争,我们就都要成为日本人民的罪人!天皇陛下也会因为我们蒙羞!所以这场神圣的战争,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打下去,一直到打败所有敌人为止!”

    说完之后,东条英机就拍了拍手,他身后的房门被卫兵推开,一名日本将军走进了会议室内。这个人就是被阿卡多打过的石井四郎,他笑着站在了东条英机的身后,对满会议室的人开口说道:“我的工厂会为神圣的大东亚战争生产足够多的细菌还有毒气炮弹,敌人即便是报复,在毒气产能上也比不上我们……我有信心,用自己研制出来的武器,帮助帝国取得最终的胜利!”

    “很好!诸君!希望你们也都拥有和石井君一样坚信我们最终会取得胜利……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陛下万岁!”东条英机站起身来,高举起自己的双手,大声的喊出了最响亮的口号。

    所有人都跟着举起了双手,高声的喊出了他们每天都要喊几次的口号来:“天皇陛下万岁!大日本帝国万岁!”

    ……

    德国,柏林,一栋不起眼的建筑物,门口没有挂着任何牌匾,也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就是中国驻德国的特使府邸。德国和中国在这场战争中一直保持着联络,这两个国家也是唯一没有进行互相宣战的参战国。

    门口,一名背着武器的德国党卫军士兵检查了前来送东西的德**官,然后示意可以放行。德**官就推开了虚掩的房门,走进了这栋建筑物内。

    “下午好!陈先生,陈女士……”看到这栋建筑物的主人,德**官彬彬有礼的微微欠身,竟然没有端起架子来,抬起胳膊行德意志举手礼。

    面前的这对中国夫妇穿着非常体面,女人因为年龄略显臃肿,男的穿着西装却略微有些秃顶。两个人是中国驻扎在德国负责互相传递消息的特使,虽然外表普通,却有着惊人的身份。他们俩一个是德语翻译,另一个是外交官,合作过很多年,从阿卡多起势就一直留在德国。

    “下午好!小加斯科尔先生。”女主人笑着开口,和走进屋子的德国情报部门头目的儿子寒暄起来:“喝红酒么?元上次派人送来一瓶,我们还没舍得开。”

    “不了!陈女士……我可没有胆量在工作时间里喝元送给您的红酒。”小加斯科尔呵呵一笑,然后将一份请柬递给了姓陈的外交官,接着开口说道:“元弄出了一个新的玩具,想要让大家都去看一看,毕竟这玩具很有意思,甚至连我都不知道它究竟会让未来变成什么样子。”

    “玩具?您这个德国高级军官亲自送请帖来,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要去哪里看元的新玩具呢?”陈女士和陈先生结婚多年,默契非凡,她一开口,就问出了陈先生想要开口问的事情。

    小加斯科尔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简单明了的开口回答道:“非洲!”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