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1232终身难忘
    “立正!”在非洲亚历山大港的码头上,阿卡多走下悬梯的时候,一名德**官挥舞着指挥刀,对着仪仗队高声的喊道。他穿着党卫军的礼服,高昂着自己的下巴,摆出了最自信的站姿,迎着阿卡多将指挥刀树立在了自己的面前。

    “元阿卡多?鲁道夫万岁!”码头上站着整整三排手持毛瑟步枪的仪仗兵,当他们看到阿卡多的时候,全部都双手紧握钢枪,对着自己的元敬礼喊道。喊声散向地中海的海面,随着温和的风逐渐远去。

    “元……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乡,很高兴我可以再一次回到这里。”隆美尔作为6军元帅,是第二个随着阿卡多走下悬梯的人,他穿着6军元帅礼服,带着体面的白手套,手里还捏着象征着他权力与荣耀的元帅权杖。

    比起在北非作战的时候,隆美尔略微胖了一些,也更显年轻起来。他一边跟着阿卡多走下悬梯,一边对着码头上,前来迎接他的老相识们挥手致意。

    站在码头上的弗里德里克将军高举着自己的右手,对着元阿卡多立正行礼,他作为几个月前元钦点的第三帝国驻埃及的北非占领区最高总督,掌管着整个第三帝国在北非境内的控制区还有所有军队。这位曾经随着隆美尔在北非东征西讨的将军,现在已经是北非地区最有权势的人之一了。

    “我的元!虽然知道有关‘条顿骑士’的运输文件,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您会亲自来北非观看秘密武器的实验……接到命令的时候太过匆忙了,甚至我连接待您的规章都没有来得及看完。”弗里德里克看见阿卡多回礼,赶忙开口解释道。

    接待的规格实在太过寒酸了,除了临时调集了码头附近驻扎着的党卫军士兵,临时客串了一回仪仗队之外,弗里德里克将军甚至连红地毯都没有来得及准备,就现自己要站在码头上,等元乘坐的游轮靠岸了。

    行动计划太过保密了,以至于很多地方上的官员都没有接到元赶往非洲的消息。如果不是阿卡多现在脸上挂着微笑,甚至弗里德里克将军都要以为,因为匆忙的原因,怠慢了元这位非洲实际统治者的行程。

    “我的将军!我很高兴能够在您作战过的地方和您握手。”阿卡多伸出了自己的手,和弗里德里克的手掌握在了一起。他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说话的声音也非常柔和:“能见到为我征战的勇士,真的是一件让人非常开心的事情。”

    “还记得他么?”元停下了脚步,然后回过头来,在随行的无数人员之中,一下子找出了穿着没有军衔服装的蒙哥马利,开口对弗里德里克将军问道:“你们在这里为各自的国家而战,现在我和二位都站在这里,却在为了世界的和平而努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不是么?”

    “蒙哥马利将军……很高兴在亚历山大再一次见到你。”弗里德里克将军对面色尴尬的蒙哥马利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微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随行的记者们没有浪费这个瞬间,他们按下了快门,记录下这种难得一见的时刻。

    跟在元身后的,除了6军元帅隆美尔,党卫军头目莱因哈特?海德里希之外,还有意大利的特使,加里波第元帅的族弟。当然,还跟着中国特使陈先生和陈女士,以及法国维希政府的外交部长。

    本着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原则,6军元帅勃劳希契还有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普以及其他国家的政要脑,将会在一个小时之后,搭乘飞机降落在亚历山大港机场。

    “呜!”护航的驱逐舰拉响了悠长的汽笛,然后开始缓慢的转向。护航的战斗机也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降落在附近的机场。护送元绝对不是一件可以马虎的事情,在意大利上船的时候,甚至现场被党卫军全部占领了,根本没有给意大利人留下半个欢迎的位置。

    “通知弗库曼将军,让他到开罗来见我。”阿卡多对弗里德里克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之后,就背着手,在仪仗队热切的目光中,走向了码头另一端,等候在那里的汽车。几个党卫军士兵已经检查了阿卡多要乘坐的汽车,甚至连细小的角落都没有放过。

    为了让这一次秘密武器,也就是德国核武器的实验震撼更多的盟友,促进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并且让那些现在还抱着骑墙心态的人,都认清现在的局势。阿卡多决定尽可能的让全世界都知道,德国已经拥有改变战争进程的力量了。

    “元阿卡多?鲁道夫万岁!”在阿卡多钻进汽车的时候,所有迎接的人群再一次举起了自己的胳膊,在码头上如同密密麻麻的树林一般,看上去蔚为壮观。这些士兵还有军官都是阿卡多最忠诚的拥护者,他们甚至愿意为了元去死。

    汽车经过街道的时候,两端的建筑物都在重建着,一些倒塌的不算太严重的建筑物上面还布满了弹孔,有些碎裂的玻璃还在用布料遮挡着。当地人在道路两边,用迷茫的眼神看着经过这里的车队,巡逻的德国士兵们同样站在那里,叼着香烟给这些大人物们乘坐的汽车让路。

    有些带头的士官们会对着汽车敬礼,不过大多数士兵都只是好奇的看着经过自己身边的汽车。他们没有得到元到达亚历山大港的消息,更不知道经过自己身边的车子里,坐着的是那个他们成天赞扬或者辱骂上无数遍的元阿卡多。

    所有基层的小人物们都是最现实最善变的,他们可以因为得到了一份补给过来的肉罐头,在胸口画着十字架赞扬阿卡多简直就是上帝就是神明;他们也可以因为在战场上被敌人的火力压制,身边到处有敌人横飞的子弹,而把动员他们走上战场的元骂成魔鬼混蛋——这完全取决于他们的心情,时效性很强。

    阿卡多坐在汽车里,跟随着地面的起伏不平轻微的摇晃着。比起柏林平坦的马路,还有街道两侧那些富丽堂皇的建筑物来,显然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地方还只能用贫穷落魄来形容。威廉大街上楼房已经修到数十层高,直入云霄;非洲的黄沙漫天之中,最高的建筑物上还满是斑驳的弹孔,墙壁上面的鲜血甚至都没有擦干净。

    两个当地的孩子站在狭窄的十字路口边,满脸稚嫩的对着经过的车队抬起了自己的胳膊。他们带着戏谑的表情模仿着德军行德意志举手礼的动作,一直到被家长愤怒的抱走,离开了危险的街头。

    一些显眼的建筑物上,挂着德国的万字国旗,鲜红的旗面在风中微微抖动,黑色的万字在白色的圆圈内鲜明庄重。这些旗帜代表着这里的归属,就如同当年这里到处都悬挂着大英帝国的米字旗一样理所当然。

    不过,值得大家欢喜的是,至少这里的战争已经过去,繁华终究会回到人们的身边。随着时间的推移,亚历山大港在重建,一切苦难对于活下来的人们来说,只是已经只是过去的伤痛,还有逐渐美好的未来。那些真正悲惨的人们,此时此刻还挣扎在战争的水深火热之中,能不能活着都无法保证。

    至少这里,已经远离了战争……阿卡多想到了这里,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身边陪同着他的弗里德里克将军,缓缓开口,随意的问道:“只要我们打通前往印度的道路,这里就会再一次成为交通枢纽,也会繁华起来,对么?”

    “是的!我的元!曼斯泰因元帅正在努力稳定自己的防线,为夺下伊朗还有印度做好准备!事实上那里的英美守军已经不剩下什么像样的力量了,唯一让我们停下来的理由,就是漫长的补给线了。”弗里德里克是战将出身,所以提起战争来,立刻变得对答如流起来。

    “时间有限,你立刻给弗库曼将军准备直升机……我没有等待的习惯,让他尽快赶到开罗。”阿卡多说着将自己的眼睛闭了起来,然后淡淡的对弗里德里克吩咐道:“避免夜长梦多,而且我也等不及了,等不及看那些人目瞪口呆的表情。”

    弗里德里克将军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元,然后疑惑的满脑子都是猜测,猜测究竟“条顿骑士”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秘密武器,可以让元如此期待,又会让各国的政要们,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来。

    “别看了,我知道你很好奇。”阿卡多甚至都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就猜到了弗里德里克将军现在的表情,他微笑着闭目养神,老神在在的说道:“你也会目瞪口呆的,到时候你就会现我期待的武器,绝对值得所有人终身难忘。”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