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1240每个人的归宿


    所有的德国飞机在丢下了这枚炸弹之后,就开始急速转向,然后他们向着远处的海岸线飞去,一丝留恋的感觉都没有。地面上的日本防空炮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么多飞机飞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一个黑点逐渐靠近地面,它在秋田的城市上空缓慢的下降高度,降落伞随着阻力被拉开,整个炸弹的下降速度变得更加缓慢起来。防空警报的回荡中,一些好奇的日本平民看着那枚缓慢降落的奇怪物体,发出了嗡嗡的品评和议论声。

    然后,一道仿佛世界初生一般的光芒瞬间笼罩了一切,伴随着升高的温度还有刺破一切的光芒,附近的城市街道还有建筑物,以及抬头仰望天空,好奇的人们,一瞬间就都被蒸发干净了。

    大地沸腾起来,巨大的爆炸摧枯拉朽毁灭着一切企图阻止它肆虐的物体,包括坚硬的墙壁,地面,树木以及其他什么东西秋田市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三分之一的中心地带就成了虚无,而剩下的地方里,一半变成了寸草不生的废墟。

    当德国的飞行员们惊恐的看见身后的天空中,白云都因为爆炸改变了自己的形状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自己刚刚丢下的那个炸弹,拥有怎样毁天灭地的威力。有人在不停的划着十字架,还有一些人则默念着圣经里面的段落。

    22天之后,第二枚原子弹在日本新泻地区爆炸,彻底摧毁了这座并不巨大的城市,更让人惊恐的是,这枚原子弹的威力竟然比第一枚在秋田爆炸的威力更加巨大,一时间全世界都生存在第三帝国恐怖的核阴影之下。

    虽然加强了防空力量,并且努力安抚自己本国的国民,但是日本依旧无法有效的拦截万米高空上,来去自如的德国战斗机和轰炸机。即便有日本飞机可以冲到这个高度上进行拦截,可依旧无法和ta-152还有更强大的me-9作战。

    于是在秋田变成废墟之后不久,日本大本营又一次接到了新泻被夷为平地的消息……所有人都不再叫嚣什么毒气报复了,剩下的只有无限的沉默,还有少数顽固的军国主义疯子,敲击着桌子大叫玉碎决战的嘶吼声。

    10月8日,英王乔治六世在加拿大宣布退位,并且加入美国国籍。流亡加拿大的英国政府正式宣布解散。北部英国成为全世界唯一合法代表英国的政府,被其他英联邦地区所承认。

    10月12日,美国代表抵达以色列,然后辗转来到德国柏林,向德国递交了请求和谈的请求,两国之间的和平谈判正式开始。一天之后,也就是10月13日,中国正式宣布加入轴心国。

    ……

    风吹过广袤的草坪,带着一丝清凉钻入人的衣领,西伯利亚的10月,似乎已经可以感觉到寒冷的前奏了。一名背着行李的德国士兵站在那里,垂下的胳膊尽头,是一只制作精美的假肢手掌。

    “我说,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么?”带着假肢的男人对自己前面不远处,正在整理自己行囊的男人笑着说道:“怎么?是觉得我是一个没用的残疾了,想要自己开溜甩掉我这个包袱了?”

    “威廉!我知道你是一个合格的好兵,我和你一起战斗过了无数个****夜夜。”那整理自己行囊的男人抬起头来,脸上稀疏的胡茬掩盖了他真实的年龄。战场上的风沙让他显得老气横秋,可是这丝毫不能掩盖他至今没满三十岁的事实。

    他勒紧行囊上固定袋口的绳子,然后熟练的挽了一个结,继续说道:“正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所以我才想把你留在这里,战争已经结束了,威廉,真的,已经结束了!”

    “那你呢?你去做什么?到大兴安岭去收土产品么?”威廉笑着迈开步子,站在了那个虽然不高大,却健硕异常的男人面前:“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战友!你留我下来,不如用手枪打碎我的脑袋直接一些。”

    已经是德国伞兵团团长的博罗尔背起了自己的降落伞还有行囊,终于没有板住自己的脸,露出了一口白牙来:“那就走吧!一起去远东,看看那些日本人厉害,还是我带出来的伞兵更厉害一些!听说他们都不会投降?”

    “真的这么巧?”威廉唐纳一愣,然后看向博罗尔,很是自豪的说道:“我们德国伞兵,也不会。”

    ……

    “呜……”长长的汽笛声,在小站的上空回荡,穿着黑色党卫军军装的士兵们,背着自己的行囊,登上已经向两侧弥漫起蒸汽的列车。这些士兵们大多数都在三十岁上下,清一色配着造型优美的mp-45新型突击步枪。

    在这些掷弹兵们登上列车的同时,火车后面托拽着的平板车皮上,一辆挨着一辆,用帆布蒙起来的坦克旁边,车组成员们正在最后检查固定坦克的那些缆绳是否存在问题。

    “我说,又要在列车上过夜了,真是一件让人难受的事情。”坦克的炮手靠在帆布上,映衬出这辆坦克的巨大还有厚重来。从外形轮廓上来看它不是豹式虎式坦克,而是加装了红外线夜视探照灯的虎王改进型。

    驾驶员一边用酒精炉烤着自己的饭盒,一边露出了回忆的表情来,他看向自己的车长,颇为怀念的说道:“还记得么?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连罐头都少的可怜,还要吃压缩饼干过日子呢!现在我们有了真的牛肉还有蔬菜,不错了!”

    年轻的车长没有理会自己的手下们在那里聒噪,他只是看向了远处的天空,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这个年纪连20岁都没有的大男孩,领口上佩戴着的竟然是一枚钻石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胸前佩戴着的各种奖章如同鱼鳞一般层层叠叠,证明了他肩膀上的校官军衔来之不易。

    “当年卡特连长带着我们这群人一起进入波兰……雷恩,我……许多人。结果你们不是走了就是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去远东。现在我要去为你们继续战斗下去了,等着我吧!在坟里躺着等我,或者站在家乡等我,等我带着荣誉去见你们。”马库斯小声的嘀咕着,说完了这些之后,就严肃的转身,对自己的手下们呵斥道:“给我仔细检查!这可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坦克!”

    远处的广播喇叭里,德语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开往诺门坎地区的列车,就要启动了!请站台上的人员小心!”

    ……

    战争似乎已经远去了,毕竟美国和德国之间的和谈都已经接近尾声,但是周围的一切还都倔强的坚持着战争时代的景象,就像固执的老人不愿意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一样。

    时不时还能看见潜艇浮出水面的大西洋海域,一艘轮船在海风的沐浴下,向着欧洲大陆航行。它的航速并不快,因为这场历时两年的战争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结束了,没有致命的鱼雷,没有呼啸而过的战机,剩下的就只有满身伤疤的人们,去适应自己新的生活了。

    一名脸上沟壑分明的男人拎着一只淡黄色的纯皮手提箱,他穿着一身体面的西装,脸上的表情却分辨不出他现在的心情。海风吹在他的身上,让他的衣摆抖动,不过他依旧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船舷的栏杆旁,注视着眼前的大海。

    战争已经远去了,或者说,对于这个男人来说,他不知道战争是否已经远去了。他有好几个名字,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来叫什么名字。不过他清楚的记得很多事情,那些发生在他身边的事情,那是属于他的故事,那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战争。

    曾经,他有一个上司,名字究竟叫什么已经不重要了,但是那个人有个很有名的代号,叫做“毒药”。而代号“乞丐”的他,就蹲在毒药的住所旁边,掩护这个潜伏在敌人心脏的上司。

    可是在那一天,毒药死了,就在他面前,死的难看而且卑微。他继续自己的使命,接过了毒药的间谍网络,兢兢业业的一直工作到两天前。现在,战争结束了,他这个已经获准退休的谍报人员,终于可以回自己的家乡看一眼了。

    身边的人不再是致命的敌人,不用每天装成另一幅模样,来欺骗所有和自己擦身而过的人这感觉真的很好,让人对即将到来的和平,有了那么一丝渴望。

    不过最让乞丐开心的,还是他终于可以,把毒药生前留下的一些遗物,送回到德国柏林去这是一个使命,一个他必须完成的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使命。作为一名长期潜伏在敌人内部的间谍,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了,这感觉让乞丐心安,让他能够站在那里任由海风吹拂着他的脸颊——

    给我自己的新书做广告:我们的世界大战>,求收藏,求推荐票,打赏留言都求!谢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了!今天夜里,龙灵骑士的这本我的第三帝国>即将完结,而下一本书,则将新生!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