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五十一章 巅峰之战
“寒冰风暴!”中等功法三层大成!
  
      呼呼——
  
      一腿之下,寒冰大作,冷风肆虐!
  
      前一秒还是春暖花开。
  
      下一刻则是冰雪天地!
  
      奇寒无比的风雪,环绕腿间。
  
      弹射而出之腿,宛若一条冰龙咆哮寒风与冰雪的世界!
  
      怒吼中,与奔腾而来的千军万马,悍然碰撞!
  
      铿啪擦——
  
      二人对撞!
  
      展离宛若野兽的双目,喷出惊骇之光!
  
      蹭蹭蹭——
  
      展离势若山岳的一腿,密布着厚厚的冰霜。
  
      刺骨冰寒,侵入体内四肢百脉!
  
      噗通——
  
      双腿冻僵,失去灵活性,倒退中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
  
      反观苏羽,静立原地,纤尘不染,仅有飘扬紫衣与一头写意墨发,于风中飞扬!
  
      姿态肆意,意气风华,绝强战影闪烁心间。
  
      二人高下立判!
  
      展离惊骇,一股无穷压力涌上心头!
  
      很显然,苏羽有完胜他的实力!
  
      苏羽淡淡瞥他一眼:“二皇子不行,推荐的选手,也不行,真令人失望。”
  
      一股羞辱充斥心间,展离无言以对,他的确不如苏羽。
  
      言毕,苏羽面无表情走下擂台:“我退出,切磋毫无意义。”
  
      战胜展离,他没有丝毫成就感,论实力,展离还不如三皇子的护卫林萧。
  
      观众台,则倒抽一口凉气!
  
      东麟是六重天可怕高手,稳赢张凌,并不意外。
  
      但苏羽,五重天小成,却一招战胜五重天巅峰的展离!
  
      论实力,展离还在张凌之上!
  
      “传闻,仙羽郡王的女婿,乃是一代妖孽之才,如今一见,果然不假!”
  
      “哼!这算什么?武宗学府你可知道?据说,他以白银之王的身份,同时镇压两代黄金之王,学府妖孽,亦被他一招击败!更有传闻,他领悟出可怕的圣意!”
  
      ……
  
      一时间,苏羽传闻,飞快传递他们之中。
  
      仙羽郡发生的事,帝国之人,更关注仙羽郡王本人,毕竟他是一代最强郡王!
  
      至于他的女婿,反而乏人问津,关于他的传闻,少之甚少。
  
      而今,苏羽露手,震慑全场!
  
      毫无疑问,他是杜云天、东麟之后,最强的皇室代表!
  
      大皇子,瞳孔缩成一根针!
  
      当日,仙羽郡王府,大皇子与苏羽正面交锋。
  
      苏羽奋死反抗,依旧被大皇子打得重伤濒死,可谓是不堪一击!
  
      然而,时隔多久,他已然能轻易击败自己这等层次的强者么?
  
      他潜力太可怕!
  
      一股莫名恐慌,涌上心头。
  
      这一刻,大皇子有些后悔,贸然动仙羽郡王,或许自己有些失误!
  
      收敛悔意,大皇子凝视着苏羽,心头杀意浓郁,此子不能留!
  
      圣门大会之后,以袭杀二皇子的谋反罪名,全帝国追杀,绝不容许他再活片刻!
  
      三皇子暗暗欣赏,不愧是苏羽,即便面对二皇子爪牙,心中怨恨,却依旧克制自己,并未暴露全部实力。
  
      杜云天冷冷注视苏羽一眼,不咸不淡点评。
  
      “展离腿法娴熟,融入自身气质,脚步声有震慑对手心灵之用,运用巧妙,战斗经验丰富,可圈可点,不错。”
  
      “至于苏羽,修为较低,底子薄弱,能战胜展离,胜在功法威力和领悟层次,此战能胜,侥幸成分居多,望戒骄戒傲,勤奋勉励。”
  
      一众人不动声色,杜云天乃皇室推荐的天才之中,最强者,自然有资格点评。
  
      只不过,对于苏羽的点评,难免偏颇。
  
      越级而战,或许不算稀奇,但越两级而战,则凤毛麟角,如此实力,在杜云天口中,却十分不堪。
  
      联想到杜云天与苏羽的立场,众人释然。
  
      苏羽耸耸肩,不动声色。
  
      杜云天自负狂傲,苏羽懒得计较。
  
      而且,其实杜云天所言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他实力突飞猛进,底子的确不够扎实,需要努力磨练。
  
      至于此战能胜,侥幸居多,苏羽不置可否。
  
      他仅仅只露出一部分实力罢了,若全力施展,碾杀展离不过是弹指间。
  
      东麟侧头淡漠望了苏羽一眼,声音冷峻:“勉强凑合。”
  
      苏羽淡淡一笑,充耳未闻,东麟此人,他没有结交之意。
  
      “哼!”向来只有东麟无视他人,此刻被苏羽无视,不由冷哼,冷漠收回眸光:“别在大会上遇上我!”
  
      闻听威胁,苏羽懒得计较。
  
      三皇子颇感无奈,东麟强则强矣,心性却刚斌自用,难以改变。
  
      接下来,擂台上连番上阵,另外十二位代表,悉数切磋比试。
  
      只是,有东麟、苏羽二人之战在前,后续几战,显得乏味无聊。
  
      ……
  
      细微晨光,刺破湛蓝苍穹。
  
      东方大日,耀眼盖世。
  
      阳光驱散暗夜,暖流四泄,流入心中,化作沸腾的热血!
  
      圣门大会,终于来临!
  
      嘎吱——
  
      尘封已久的圣门竞技台,时隔一年之后,正式开启!
  
      陆续等在外面的观众,怀揣激动之心,鱼贯而入。
  
      能容纳万人的观众席,一个小时内,全数爆满。
  
      擂台之外,全是不甘滞留之人,希望能空缺一个宝贵坐席。
  
      唰——
  
      帝都禁卫军,大批行来,将人群分开,挤出一条宽阔甬道。
  
      一批批人马,穿梭其中。
  
      绝大部分,均是天骄少年、少女,实力可怕无比。
  
      他们,就是来自十三郡的武宗学府!
  
      十三个武宗学府,每一个均派出最强十人参战,争夺圣门王冠!
  
      枫林帝国,地域何等广袤?疆域何等辽阔?
  
      妖孽天骄,何等之多?
  
      而今,聚集一堂,开启帝国巅峰一战!
  
      十三个武宗学府,陆续入场。
  
      备战席上,有提前为他们准备的坐席,与皇室席位,比邻而立。
  
      说来也巧,仙羽郡武宗学府,距离皇室席位最近!
  
      夏静雨入场之后,美眸密切环视,紧张寻找熟悉身影。
  
      刹那间,一袭紫衣映入眼帘。
  
      紫衣绝尘,飘然轻扬,黑发如墨,写意铺洒。
  
      英俊若神仙俊子,神才风流,气质绝尘。
  
      忐忑芳心,瞬间安宁,似乎只要紫衣人影安好,她便内心充盈满足。
  
      “他成功得到三皇子信任了。”凝望苏羽安静立在三皇子身侧,夏静雨芳心宁静。
  
      似是感受到目光,苏羽抬眸望来,眼中有感激,也有复杂。
  
      脚尖一点,化作白云落影,化作江浪浮萍,轻松写意,飘零夏静雨身侧。
  
      他想说些什么,可终究不知所言。
  
      夏静雨红唇微咬,螓首低垂,残霞如云,飞上脸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二人之间,有极为尴尬的过往与尚未兑现的承诺。
  
      一男一女,一个英俊风流,一个冠绝天下,并肩而立,几成靓丽风景。
  
      “那位仙羽郡的女子是谁?好生美丽,恍若画中仙子,看一眼,三日难忘。”
  
      “那位紫衣公子又是谁?神采非凡,不似人间男子,好想认识呀。”
  
      仙羽郡武宗学府诸位男子妖孽,内心如打破了醋坛子。
  
      想那夏静雨,何等绝世风华?何等美若天仙?
  
      可是,为了苏羽,竟然不惜自毁贞洁,听闻夏府主还有意收纳苏羽为女婿,将小女下嫁给他。
  
      此传闻,着实为苏羽增添不少仇恨。
  
      “苏羽,你乃皇室代表,来我仙羽郡武宗学府干什么?也不避避嫌?”方轻舟脸色阴沉。
  
      其父亲作为仙羽郡武宗学府督查,此次圣门大比,自然要到场。
  
      方轻舟虽然没有资格参与,可也被父亲带来观战,希望通过观摩,对他修炼有益。
  
      前几日,方氏父子与夏林轩等人汇合。
  
      方轻舟当即得到传闻,夏林轩要将夏静雨下嫁给苏羽!
  
      此消息,对他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追问之下方才得知,洁身自好的夏静雨,与苏羽同床共枕,仅仅只为包庇他!!
  
      这让方轻舟难以置信,他内定的女人,竟被别的男人睡了!
  
      可是,苏羽今非昔比,实力在他之上,又是圣门印记者,方轻舟怒归怒,却远不敢如曾经那般狂傲。
  
      此刻,低声呵斥,实则色厉内荏,心头发虚。
  
      据说四重天巅峰的二皇子,被他狠辣灭杀,此等泼天大胆,放眼帝国,谁人敢比?
  
      他真有些害怕,苏羽杀心大起,将他也灭杀。
  
      闻言,苏羽侧头望去,深邃眸中,迸射一缕寒光,冷冷道:“怎么,你有意见?”
  
      感受到杀意,方轻舟背脊发凉,缩缩脖子,却不敢顶嘴。
  
      父亲不在身侧,他不敢造次。
  
      方轻舟的服软,令好些妖孽撇嘴。
  
      “欺软怕硬的孬货!在武宗学府里张扬狂傲,对我等妖孽也动辄呵斥,可在苏羽面前,倒像狗一样,犬吠一声就缩了!”
  
      夏静雨鄙夷更浓,方轻舟之流,着实令人厌恶。
  
      夏林轩将一切看在眼中,眸中依旧残留着愤懑,提醒道:“苏羽,你毕竟已非仙羽郡武宗学府学员,交战之前,不宜多作停留,以免有串通之嫌。”
  
      苏羽回头望去,他来此地之后,皇室诸多成员,一直暗中盯着他,充满戒备,隐约有几分不信任。
  
      点点头,苏羽凝望夏静雨,迟疑半晌道:“静雨,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夏静雨芳心咚咚跳动,脸颊滚烫通红,声如蚊蚋:“恩……”
  
      唰——
  
      苏羽折身跃回皇室之中。
  
      闻听苏羽口中的“静雨”,不远处郑一林眉头微皱,极为不喜。
  
      少黎冷道:“哼!真嚣张,离开学府,还惦记夏学姐,竟然开口称她‘静雨’,真当自己已经是夏府主女婿?”
  
      静雨,乃是夏静雨要求苏羽这么喊的。
  
      苏羽已非学府学员,不再是她学弟,喊学姐不合时宜。
  
      况且,二人交情匪浅,以名相称,并不稀奇。
  
      “不知所谓的东西!人都快死了,还令人讨厌!”郑一林眼神阴沉数分,苏羽的处境,众人有目共睹。
  
      他有命进帝都,恐怕无命活着离开。
  
      当他转而望向夏静雨时,眸子深处,闪烁一缕爱慕。
  
      ;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