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五十五章 一战成名
早知苏羽如此难缠,潜力如此可怕,当初怎么也不会动仙羽郡王!
  
      可事已至此,大皇子已经没有退路。
  
      他与苏羽之间的仇恨,乃是血海深仇,无法化解。
  
      苏羽那天地可鉴,日月可证的誓言,不杀大皇子,永世不为人的铿锵之语,至今仍回荡在大皇子心头。
  
      为今之计,只有阻止苏羽进入前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杜云天,如果你与他交手,切记,一定要下死手,不要让他有活命机会!哪怕是得罪圣域!”大皇子心中杀意凛然。
  
      杜云天皱了皱眉,徐徐颔首:“知道,与我交手之日,就是他的死期!”
  
      虽然圣门大会,严禁厮杀,但杜云天乃是最为杰出的天才,况且,烈火阁老还是他未来师尊,杀死苏羽,然后借口失手,谁敢追究?。
  
      三皇子暗淡双眸中,骤然浮现一缕璀璨之色,吃惊道:“林萧,这是怎么回事?”
  
      此前苏羽对战林萧时,寒冰风暴可没有如此强悍威力。
  
      林萧同样目瞪口呆,难以置信道:“难道,苏羽当时施展寒冰风暴时,还留着手?”
  
      三皇子悲惨内心,突然萌生一线希望,万一苏羽……
  
      振作精神,三皇子目光牢牢锁定苏羽。
  
      擂台之上,崇南飞越战越心惊。
  
      这一战,已经持续足足三个小时。
  
      以他的体力,都感到渐渐不支。
  
      反观苏羽,活蹦乱跳,比他还精神!
  
      “这小子是妖兽投胎吗?肉躯怎这么怪异?”崇南飞郁闷无比。
  
      蓦然间,交战中的苏羽,仿佛进入某种奇异状态。
  
      周身萦绕淡淡寒雾,一丝破茧重生的勃勃生机感,涌动内心。
  
      嗤啦——
  
      骤然间,苏羽从感悟中苏醒,睁开眸子,脚下大地嗤啦一声,被外泄寒气冻结为冰凌。
  
      一股前所未有强大,充盈苏羽周身。
  
      抬眸望向崇南飞,苏羽感激拜谢:“多谢崇兄成全。”
  
      崇南飞又气又好笑:“居然拿我当磨刀石!好小子!既然如此,崇某不再留手!”
  
      身为妖孽之王,崇南飞,不可能仅仅只领悟中等功法第三层大成。
  
      “小心,接下来才是我的成名绝技!”崇南飞神色肃穆,首度认真。
  
      “剑指天穹!”崇南飞低吼一声。
  
      双指并剑,宛若一道冷流长剑,斩碎云霄!
  
      空气爆鸣,呜咽不止,仿佛难以承受一剑之威!
  
      烈火阁老,苍老头颅,轻轻点了点:“上等功法第一层大成,比东麟第一层小成要强。”
  
      三十位督查,尤其是九川郡武宗学府,彻底松口气,满含骄傲。
  
      能作为妖孽之王,崇南飞自有过人之处。
  
      苏羽面含微笑,不惧反喜。
  
      “寒冰风暴!”
  
      这一脚,仿佛叩开了冰雪世界的巨门。
  
      冷冷寒风,呼啸八方!
  
      漫天雪花,飘零四海!
  
      迷人风雪,萦绕在苏羽身侧,模糊难辨。
  
      冰与雪的风暴,化作寒冰风暴,降临尘世!
  
      嗷——
  
      隐约中,似有龙吟,震颤满场!
  
      半个擂台,尽数被寒冰风暴覆盖,寒彻人心,冻结天地万物!
  
      烈火阁老,淡淡点评:“当场领悟中等功法大圆满,悟性还可以。”
  
      十二位督查,亦感到几分震撼。
  
      唯独方云,冷汗涔涔,心头懊悔之极,当初真该杀了苏羽。
  
      万一烈火阁老追查苏羽来历,他岂不是要遭殃?
  
      大皇子心头凝重数分,忍不住道:“杜云天,你有几成杀死他的把握?”
  
      杜云天眸光平淡,简短而冷酷吐出两字:“一剑即可!”
  
      擂台之上。
  
      剑指与苏羽大圆满一拳,发出最终碰撞!
  
      轰嘭啪——
  
      啊——
  
      崇南飞闷哼一声,身躯覆盖一层白花花的冰霜,连退十步之遥。
  
      苏羽依旧弥漫在一片风雪之中,同样退了十步左右。
  
      这一战,竟然是平手!
  
      苏羽竟然与一代妖孽之王平手!
  
      “怎么可能?苏羽连我都不如,怎么可能与崇南飞战平?”东麟捂着流血胸膛,目空一切的双眸,迸射着不信。
  
      郑一林眼神阴沉,他从未将苏羽当做对手,直到今日!
  
      三皇子眼眸重新闪亮,比之东麟时还要闪亮!
  
      某种程度而言,苏羽比东麟更强!
  
      崇南飞面含凝重,上等功法,竟被下等功法打了个平手!
  
      烈火阁老,淡漠点评:“崇南飞虽然修炼上等功法,可惜火候不够,苏羽中等功法大圆满,火候极深,加之肉躯似乎有些不凡,与之打平,在情理之中。”
  
      这一战,崇南飞缺点暴露出来,那就是好高骛远。
  
      中等功法尚未大圆满,就修炼上等功法,结果两头均为修炼到极致,以至于被苏羽战平。
  
      “我认输。”崇南飞坦率走下擂台,仗着境界压制和功法压制,竟然依旧战平,某种层面而言,他已经输了。
  
      “多谢崇兄成全。”苏羽抱拳感激。
  
      崇南飞没好气瞪他:“别高兴太早,待会十强角逐,我收拾好状态,重新与你一战。”
  
      以他实力,进入前十不难,并非一战落败,就失去前十资格,他还有机会杀入前十。
  
      “九号苏羽胜!”裁判赞赏宣布,能击败崇南飞,毫无疑问,苏羽有进入前十资格。
  
      如此一来,已经能够成为圣域弟子。
  
      若苏羽放弃报仇,在最终的十强排名赛中,全部认输投降,同样是十大圣门天才,完全足够进入圣域,进入亿万武者心目之中的圣地,他日必成一代绝世强者!
  
      只是,不杀大皇子,苏羽永世不为人。
  
      而今既然有机会在眼前,他不愿意等太久,夺取第一名,斩杀大皇子!
  
      大皇子胜券在握之心,早已碎裂。
  
      一丝忧虑,浮现心头。
  
      万一苏羽打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念头,不与杜云天交手,主动认输,如此一来,苏羽仍旧是前十的圣门天才,可以进入圣域。
  
      一旦他躲进圣域修炼,修为有成,日后再出来寻仇怎么办?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苏羽修为有成之后,前来暗杀,大皇子纵然身为国君,亦未必能安然存活。
  
      “不行!必须让他与杜云天交手,必须让他死在圣域之前!但,该怎么让苏羽非交手不可呢?”大皇子眸子渐渐眯起来,一丝冷光闪烁。
  
      “他不是恨我么?那就让他更恨一些,让他不顾一切想借圣门大会第一名的承诺杀我,这样,他就不得不与杜云天交手!”一丝恶毒微笑,浮现大皇子面容。
  
      冲身侧心腹叮嘱几声,心腹立即跑开。
  
      半日后,三皇子一位心腹,悄悄报信。
  
      林萧看罢,悚然色变,慌忙递给三皇子。
  
      只一眼看罢,三皇子霍然色变,怒容密布:“他!他怎么敢这样!”
  
      内容上,只有一行字:“仙羽郡王,将于今夜提前被处决!”
  
      这是三皇子安插在天牢中的密探,悄悄传出的消息。
  
      林萧惊怒道:“一定是大皇子,感受到苏羽威胁,决意提前将仙羽郡王处决,永绝后患!”
  
      恰在此时,十强争夺赛结束,优胜的十位圣门天才,在众人羡慕中回到备战区。
  
      他们有半个小时休息时间,然后将进行最终一战!
  
      苏羽回到三皇子身侧,察觉到三皇子凝望自己的眼神,隐隐带着几分同情,饶是林萧,同样低下了头颅,不敢正视苏羽。
  
      一缕不妙之感涌上心有,苏羽凝声道:“三皇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迟疑了片刻,三皇子沉声道:“苏羽,希望你听完不要激动,保持克制。”
  
      “仙羽郡王……今晚可能就要处斩。”三皇子难掩无奈。
  
      大皇子暗中软禁重病父王,把持朝政,三皇子想救仙羽郡王,有心无力。
  
      通常而言,朝廷斩杀要犯,往往是白日午时,此刻连夜问斩,可见大皇子行事匆忙。
  
      “什……么?”苏羽如遭重击,顿时觉得天地旋转,乾坤倒逆。
  
      仙羽郡王,要被问斩?
  
      自从得知他还活着,苏羽一颗几近冰冷的心,渐渐有了希望。
  
      然而,今夜仙羽郡王就要问斩?
  
      突如其来消息,沉重撼击着苏羽心灵。
  
      按照计划,夺得圣门王冠,堪堪来得及灭掉大皇子,然后为仙羽郡王平冤昭雪。
  
      但是,今夜就问斩,将他计划全数打乱!
  
      岳父……今夜就要问斩?这个念头,令苏羽内心世界轰隆震动!
  
      “苏羽!振作!”三皇子轻喝一声,令苏羽从震撼中回过神。
  
      苏羽双瞳之中,重新密布神采,一股空前寒意,迸溅而出!
  
      “大皇子!!”苏羽一双眸中,迸射着滔天杀意,杀意极深射向大皇子!
  
      嘴角勾着淡淡讥讽,大皇子好整以暇,无视苏羽的杀意。
  
      唰——
  
      数道身影,挡在大皇子身前。
  
      他们乃是大皇子的六重天贴身护卫,足足有三人之多。
  
      杜云天闪身而来,目露轻蔑:“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躲在众人保护中,大皇子悠然自得,偶尔射来一缕嘲讽目光,意思是,你能奈我何?
  
      未来的国君,身侧高手如云,苏羽奈何不得他分毫!
  
      极力克制即将冲昏的头脑,苏羽努力保持克制,强压鱼死网破的念头!
  
      理智,战胜满腔恨意。
  
      现在动手,等同蔑视圣门,不用大皇子他们出手,圣门之人也会将苏羽当场斩杀!
  
      深呼几口气,苏羽胸膛剧烈起伏,显示着内心无穷愤怒与杀意。
  
      回想当日,仙羽郡王为了救他和仙儿,替他们一死,被烈焰吞噬,临死前,苍凉的呐喊,回荡心头。
  
      一缕悲愤弥漫眸中。
  
      同样的惨剧,苏羽,绝不让它再度发生!
  
      ;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