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六十三章 天凡圣域
苏羽动容,朝三皇子深深一拜!
  
      将他搀扶而起,三皇子眼眸残留着动容,叹息道:“你苏羽能为恩舍命,我一介将死之人,为何不能成全你一回?要感谢,就感谢这位异士吧,他才是真的付出生命。”
  
      苏羽对异士深深一拜,诚恳无比。
  
      若无他,仙羽郡王不会活到今日。
  
      “父王!”苏羽与仙羽郡王重逢,凝视他空荡荡右臂,苏羽心中酸楚,这条手臂,乃是为他和仙儿牺牲。
  
      仙羽郡王眼含热泪,抚摸着苏羽脑袋,哽咽不成声:“是我,对不起你……”
  
      苏羽摇头,余光瞥到白启雄和陈护卫的躲闪,眸光骤冷。
  
      “父王,让我先处理这二人再说!”苏羽怎会忘记,仙羽郡王落难,白启雄亦参与其中?又怎会忘记,陈护卫和白启雄对他千里追杀?
  
      白启雄张张嘴,苏羽却毫不留情打断:“事到如今,你以为我会原谅你们?”
  
      虽说他们二人受差遣,但对苏羽追杀乃是竭尽全力,绝非一句迫不得已可以解释。
  
      陈护卫面露悲戚,他不想死,所以咬咬牙,低喝一声,震断体内经脉,自废修为。
  
      “苏羽!”陈护卫跪地而道:“我有妻儿老小,请你放我一命,我自废修为,绝不会再为祸人间,另外,我全招,我乃是秦国公派遣追杀你的人,还有,姜姑娘被软禁在秦国公府中。”
  
      其实,陈护卫身份,苏羽还真不知情,只当是大皇子同党。
  
      没想到,暗杀圣门印记者,秦国公也参与其中!
  
      “呵呵……秦国公,还真是一颗毒瘤!”苏羽路过陈护卫,并未出杀手,冷眸盯着白启雄:“那么你呢?”
  
      白启雄目露不甘,他好不容易修炼到六重天巅峰,怎肯自废修为?
  
      “苏羽!我用一卷圣等功法交换,你放我一马……”他忌惮的自然是秋长剑,区区一个苏羽,还不放在他眼中。
  
      “算了,还是我出手,帮你废掉修为!”苏羽打断他的话,冷漠上前,他并不相信白启雄拥有圣等功法,只当是他苟延残喘拖延之计。
  
      白启雄气笑,昔日苏羽被他追杀千里,眼下依仗秋长剑,便信心爆棚?竟扬言废他修为?
  
      眸中精光一闪,白启雄道:“你若打不赢我,该如何?”
  
      苏羽淡漠道:“放你一命。”
  
      白启雄闻言大乐,长笑道:“哈哈!好!你若能打赢我,圣等功法,双手奉上!”
  
      “你没机会赢我。”苏羽淡淡道,上前一步,果断出手!
  
      “紫星神雷!”
  
      轰嘭啪——
  
      紫色雷火,宛若烈焰燃烧。
  
      映衬苏羽面孔,冰冷而无情。
  
      白启雄一拍腰间软剑,冷光若龙,散发寒冷剑芒。
  
      “清风剑歌!”
  
      咔哧——
  
      一拳一剑,轰然碰撞!
  
      蹭蹭蹭——
  
      白启雄虎口发麻,目含惊色。
  
      垂首凝望手中软剑,瞳孔一缩:“这是什么火焰?”
  
      只见,软剑与苏羽双拳短短霎时触碰,居然有融化迹象。
  
      苏羽暗暗点头,紫星神雷,重伤六重天大成绰绰有余,对付六重天巅峰,则略有不足,战平可以,若想胜欠缺火候。
  
      深呼一口气,苏羽融入奇妙韵律。
  
      外人眼中,苏羽形如画中之人,脱离于凡世,气质迥异。
  
      紫衣飘然,墨发轻舞,俊若神子面容,更添几分画中仙人气质。
  
      此时,苏羽并未模仿画壁中老者,苍天一指,而是双眼处于迷蒙之中,手掌往前轻轻一推。
  
      轰隆隆——
  
      啊——
  
      诡异一幕出现,白启雄周围竟也出现画意,好似,苏羽将白启雄强行拖入画境之中。
  
      随后,苏羽平淡一掌,将白启雄击得倒飞数十米之远!
  
      噗——
  
      白启雄张嘴喷出一口血,腑脏传来毁灭剧痛!
  
      其胸膛塌陷一个掌印,肋骨断裂数根,触目惊心!
  
      “你!!!”白启雄惊骇欲绝,同样是圣意,为何如今威力较之曾经暴涨数倍不止?
  
      苏羽从迷蒙中清醒,脑海中明悟更为深刻。
  
      灵魂融合之后,苏羽曾隐隐察觉,似乎曾经执着于模仿壁画老者圣意,乃是误区。
  
      模仿,终究是小道。
  
      任何模仿,再成功,也终究是相似,无法超脱束缚。
  
      所以,苏羽大胆尝试,在沉浸圣意中时,融入自己招式,不再单纯模仿老者苍天一指。
  
      效果出奇惊人,威力平添数倍,超乎苏羽想象!
  
      收敛状态,苏羽冷冷射向落败白启雄。
  
      曾经白启雄在他眼中,乃是高不可攀的可怕强者。
  
      而今,却落败于他掌中。
  
      苏羽并没有多少成就感,见识过秋长剑九重天可怕实力,他的眼界,已然不停留在六重天巅峰!
  
      唯一缺憾时,他与圣域无缘,若无机遇,终生难以触摸更神秘层次,再难与顶尖天才交锋。
  
      密室中,秋长剑大马金刀而坐,身前依次并列八人。
  
      “你们之中,按照比试排名,谁是最强者?”秋长剑直截了当询问。
  
      八人互相望了望,比试因为苏羽变故,尚未完结,排名并未出现。
  
      似乎意识到此点,秋长剑叹口气:“那么好吧,你们各自施展最强招式。”
  
      夏静雨询问:“大人,按照规定,我们八人都有资格进入圣域,考验孰强孰弱,有何区别?”
  
      “问得好。”秋长剑打量夏静雨,心中赞赏。
  
      烈火阁老淫威震慑万人,唯独此女勇于道出真相,可见她外表虽柔弱,内心则刚强坚韧。
  
      此刻提问,切中要害,足见慧心玲珑,秋长剑回应:“你们有资格进入圣域不假,却未必有资格,成为圣徒。”
  
      圣徒?就如同秋长剑一般?
  
      “圣域分为两部分,天圣域和凡圣域,凡圣域,收录天下一切英才,由九大阁老管理,指点他们提升修为,历代积累下来,足有数千人,乃是常人所知的圣域。”
  
      “而天圣域,只收录万中无一的旷世奇才,乃是人间圣王名义弟子,获得圣徒称号,享受最优资源,地位凌驾于凡圣域弟子之上,凡圣域弟子但凡为非作恶,生杀予夺,都在天圣域弟子一念间,明白么?”
  
      秋长剑斩杀烈火阁老一幕,深刻他们脑海之中。
  
      地位崇高若烈火阁老,生死只在天圣域一名弟子心念间。
  
      天圣域,才是真正的圣域,进入天圣域,才算真正成为人上人!
  
      郑一林眼含炽热:“大人,请问每一届有几人可进入天圣域?”
  
      “几人?”秋长剑嘴角掀起一缕讥讽:“你应该问一问,几届才有一人可以进入天圣域。”
  
      什么?几届才出现一人?天圣域收录门槛之高,超乎绝伦。
  
      “好了,开始吧,施展最强武学。”秋长剑道。
  
      先是来自武宗学府四位入围妖孽,施展各自所长。
  
      秋长剑纹丝不动,星眸平静,不置一词。
  
      直到东麟出手,秋长剑才悠悠点评:“一般,凡圣域中,属于中下之流。”
  
      东麟好悬没吐血,他在帝国,好歹是排入前四存在,乃当代天之骄子,可在凡圣域,竟然只属于中下之流!
  
      毫无疑问,东麟与天圣域无缘,乃至凡圣域中也仅属于一般层次。
  
      随后,崇南飞出手,秋长剑星眸依旧平静:“还行,凡圣域中等之流。”
  
      崇南飞苦涩,凡圣域都属于中流,自然与天圣域无缘。
  
      夏静雨银牙微微咬了咬,他们中,她修为最为低微,恐难入秋长剑法眼。
  
      想了想,夏静雨鬼使神差想到苏羽所传授圣意,不如剑走偏锋尝试一番。
  
      轻呼一口气,夏静雨心神沉入梨花月下的一日,好似躺在苏羽怀中,安详而宁静,充实而温暖,尽情施展苍天一指。
  
      嗤啦——
  
      一指划过天穹,独特韵律,衬托夏静雨宛若画中仙子,不可方物。
  
      秋长剑星眸一亮,面容首度凝聚一丝笑意:“不错,圣意精粹拔尘,蕴含天地磅礴之势,气吞万里山河,瑰丽奇妙!总算不虚此行,找到一位天圣域资格者。”
  
      “你叫什么名字?”秋长剑面带微笑,语气亲切。
  
      “夏静雨。”她一头雾水,这样就进入天圣域?
  
      “好,夏师妹,准备一日,处理完凡世杂物,明日随我回天圣域,我们又多一位同伴。”秋长剑眉飞色舞,心情舒畅。
  
      什么?八人齐齐一惊,夏静雨竟进入天圣域?
  
      一切只因为夏静雨展现圣意?
  
      仅剩的郑一林,面露喜色,抱拳哈哈而笑:“恭喜静雨,看来你我还将同处天圣域,望日后互相扶持。”
  
      他心花怒放,原来圣意才是衡量天和凡的区别,他郑一林同样领悟圣意,有资格进入天圣域。
  
      如此说来,日后他还将与夏静雨长久相处。
  
      想那天圣域,遥远而神秘,人生而地不熟,夏静雨一女子,自然忐忑难安,他和夏静雨来自同一地域,自然会向他靠近,寻求互相扶持。
  
      朝夕相处间,日久生情,夏静雨迟早会对他动心,愿意嫁给他。
  
      念及至此,郑一林心情畅快,前所未有激昂。
  
      苏羽啊苏羽,你赢了我又怎样,夏静雨终究还是属于我的女人,你,就留在凡间仰望吧!
  
      夏静雨秀眉微蹙,无奈轻叹。
  
      秋长剑面露惊疑,不由期盼:“怎么,你也领悟圣意?快,施展出来。”
  
      郑一林内心傲然,面上谦虚,凝重施展圣意。
  
      一团光线扭曲他身体,轰出十拳,每一拳均被光影错乱,难辨虚实。
  
      心情澎湃施展完,郑一林仰头望向秋长剑,面容骤然僵硬。
  
      秋长剑期盼之色,早已烟消云散,星眸中回荡着浓浓失望:“一般,凡圣域中下之流。”
  
      此评价,如遭电击,令郑一林缓不过神,吃吃道:“可……可我也领悟圣意,夏静雨能进入天圣域,为何我只够资格进入凡圣域?”
  
      闻言,秋长剑星眸冷淡:“圣意分品级,上中下三品,夏师妹圣意,乃是不可多得的中品圣意,加以培养,冲击人间圣王希望不小,你无法与他相提并论。”
  
      圣意还有高下之分?
  
      郑一林目瞪口呆,一颗心从天堂跌落地狱,支离破碎,苦涩呢喃:“原来,我领悟圣意,只是下品。”
  
      岂知,秋长剑毫不留情冷斥:“下品?你也太高看自己圣意,你的圣意,连下品的皮毛都不算,但凡在凡圣域修炼一两年,都会领悟到你目前水准。”
  
      什么?连下品的皮毛都不算?郑一林如遭一盆冰水,将他浇得通体冰寒。
  
      秋长剑摆摆手:“好了,你们都退下,夏师妹一日之后随我进入天圣域,其余之人待命,十日内,自会有凡圣域之人带你们走。”
  
      言毕,秋长剑起身。
  
      “秋师兄,我向你推荐一人,他定然能令你满意。”夏静雨展颜一笑,笑容清丽脱俗,仿佛四月春花,明丽动人。
  
      秋长剑剑眉略挑:“哦?是何人,令夏师妹如此推崇?”
  
      ;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