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六十五章 青梅竹马


    “父王,你且回三皇子府邸暂且休息,容孩儿处理秦国公,再回来与你相谈。”苏羽向仙羽郡王告辞。

    仙羽郡王、夏林轩一家,全数被安排到三皇子府邸,重兵把守,安全无忧。

    苏羽则与三皇子,率兵追击!

    帝都郊外,斥候来报:“回禀三皇子,秦国公车马朝凤凰帝国逃亡!”

    三皇子当即下令,准备追击。

    “且慢!”苏羽立在马头,眺望远方,一双水晶眼瞳,催发极致。

    经受过剧变之后的洗礼,其双眼,已经从两里范围,扩大到五里范围。

    五里之内,一切风吹草动,细微变化,尽在掌控之中。

    “朝凤凰帝国车马,仅仅是掩护,是数位家丁在驾驶,秦国公及家眷,朝西北方向逃窜,三里之外,驾驶牛车,作村农打扮,伪装潜行。”苏羽眸光深邃幽冷。

    三皇子几乎毫不迟疑:“西北方向!加速追击!”

    斥候目瞪口呆,深感不信,人类眼睛,怎能观察到三里之外情形?何况,苏羽连对方衣着都辨别而出。

    但,半个时辰后,斥候信服。

    追兵当真拦截一辆牛车,车中只剩下难以行走的老弱病残。

    秦国公和秦枫以及重要家眷,登上一条靠近江流的大船。

    大船顺江而下,日行千里,他们尚无准备,很难追击。

    “秦老贼当真狡诈,看来早给自己留下后路。”三皇子轻锤大腿,暗暗恼恨。

    大船早已划离岸边,距离江岸,已有三百米之远。

    江水湍急,深不可测,难以横渡过去。

    隔着三百米,三皇子甚至能看到船头立着秦国公和秦枫,他们父子二人虽狼狈,却面含轻松,笑望无可奈何的他们。

    苏羽眸中冷光四溅,这对父子面容,他此生不忘。

    “传令下去,沿江郡城封锁水路,彻夜追查!”三皇子大恨,杀不了秦国公,他难以立威,对登上皇位,有几分不利影响。

    苏羽淡淡摇头:“没用,抵达郡城之前,他们定然会上岸,想必岸边早已准备好车辆,护送他们一路逃离帝国。”

    三皇子何尝没有想过?秦国公人老成精,后路必然规划完整。

    只是,就此放任他逃走,着实不甘。

    “不过,某些人觉得登上一条船,便可高枕无忧,未免贻笑大方!”苏羽徐徐站起身,立于马头之上。

    三皇子不解:“苏兄意欲何为?”

    “当然是上船拿人!”苏羽冷冷盯着远去船只。

    三皇子吃惊:“莫非苏兄有渡江妙计?此地水深浪急,小舟难行,唯有大船可追逐秦国公。”

    “呵呵,何须妙计,我一人便可!”苏羽长啸一声,轻点马头,飞掠江面。

    “苏兄快回!”三皇子吓了一跳,江水险恶,苏羽坠落其中,若不精通水性,恐难活命。

    然而,令三皇子瞳孔一缩的是。

    苏羽即将坠落江中刹那,脚尖轻点,宛若黑燕划破江面,脚尖点着滔滔怒江,踏波而行!

    蹭蹭蹭——

    江水湍急,怒涛狂卷。

    苏羽身影,宛若点水秋燕,轻灵无比。

    众人只看到,一片紫色人影,宛若一团浮动之光,飘零于江浪之上,留下一连串紫色残影,点水而行。

    “咝~~传闻之中的踏波点水?”

    “这......这真是人类可达到么?”

    数千追兵,齐齐震惊。

    三皇子深邃眸中,闪过异色,轻声呢喃:“点水飞流,宛若踏水飞燕,莫非......莫非这是皇室秘藏《浮光掠影》?”

    回想白启雄神秘赠给他功法,以及苏羽当场感悟,三皇子惊容更深,旋即面带苦笑:“皇室珍藏百年无一人参悟,你却仅仅花了半个时辰,看来,它一直在等你。”

    紫光流转,踏波而行。

    瑰丽奇妙,紫衣仙影。

    大船之上,惊骇如潮!

    秦国公、秦枫,面容骤降,骇然色变:“护驾!弓箭手!”

    奈何,苏羽身轻若燕,从容不迫躲避攻击,距离三丈之时,脚尖一点,带起一捧浪花,化作紫色魅影,旋转飘零夹板之上。

    铿锵——

    周遭侍卫,纷纷拔刀。

    苏羽负手而立,紫衣飘然,一双深邃黝黑眼眸,激射数道小剑。

    啊——

    啊——

    眨眼间,两排侍卫当场陨落,仅剩秦国公父子。

    苏羽回头,淡淡瞥一眼船舱内部水手:“划回去!或者,死。”

    嘎吱——

    大船转变方向,划回码头。

    秦国公面容惨变,自知死路一条,绝无幸存之理,双眸死死等着苏羽,因为过于用力,显得暴突,有几分狰狞。

    咬着牙,秦国公悲怒:“苏羽小儿!我秦氏家族因你一人而亡,本该协助大皇子登基皇位,本该家族繁荣,本该子孙兴旺,为何你要赶尽杀绝?”

    听着悠悠浪花声,苏羽神情悠然:“不要怪我赶尽杀绝,要怪就怪,当初你为何没给我活路。”

    “抢我女友,是我无能,留不住她的人,我可以忍。”

    “三番四次暗害我,是我无权无势,我可以忍。”

    “但寻人暗杀我,欲置我于死地,我无法忍受!”

    一字一句,恍若黄钟大吕,震颤秦国公内心。

    谁能想到,大皇子庞然大势,毁于一旦,只因为一个曾经卑微的小人物?

    谁又能想到,一代秦国公,家族灭亡,只因昔日族中子弟贪恋女色,得罪一位平民?

    如果可以时间重来,秦国公势必严加管教族中弟子。

    可惜,一切都晚了!

    秦枫心中悲戚,更多是不甘。

    昔日他一根手指头便能碾杀的蝼蚁,如今却主宰他与家族命运?

    “苏!羽!”秦枫双眼发红,悲吼而道:“你以为自己赢了吗?”

    拍拍手掌,两名护卫架着一位女子,站在船舷边缘。

    女子双手绞在背后,脚下绑着有一块巨石,只要推下去,她将沉沦大江,香消玉殒。

    女子年约十四,容貌惊人美丽,恍若古老书卷中走出的狐仙,清秀唯美,一眼难忘。

    此时,狐仙少女形容憔悴,明亮双眸,涌动悲哀涟漪。

    凝望着滔滔怒江,她反而露出解脱的自嘲微笑。

    自从来到帝都,她始终遭到软禁,无法出入房门一步。

    那一刻起,她就明白,自己在权贵眼中,仅仅只是一个筹码,一件道具,一枚棋子。

    曾经,她天真以为,嫁入豪门,便荣华富贵,万万人之上。

    时至今日,才幡然醒悟。

    闻听动静,侧眸望去,苏羽紫色仙影映入眼眸。

    芳心微跳,姜雪晴双芒刺痛,嘴角含着自嘲,轻轻收回目光,一滴酸涩眼泪,滚落面颊。

    回想与苏羽过往种种,姜雪晴展露凄然惨笑。

    为了荣华与富贵,她冷酷斩断与苏羽情丝,自认为,这才是成熟的为人之道。

    历经诸多变迁,她才明白,那时的自己何等幼稚与天真?

    放弃真情,选择金钱,多么无知,多么任性才会如此作为?

    她已无颜再见苏羽,甚至,生命最后时刻,最不愿意见的人,就是苏羽。

    因为愧疚,因为悔恨......

    “苏羽!我秦枫得不到的东西,你也休想得到!推她下去!”秦枫狞笑,仿佛得到报复快感,哈哈大笑。

    噗通——

    姜雪晴被推入怒江之中。

    苏羽眼眸平静,紫影飞掠,浮光掠影,宛若一道惊鸿划过江面。

    堪堪坠入江海之中的姜雪晴,被她拉回。

    唰——

    回到大船,苏羽滴水未沾,姜雪晴浑身则是冰冷江水。

    时值初冬,江水正寒,姜雪晴娇躯瑟瑟发抖。

    哗——

    解下紫云避尘衣,披在姜雪晴身上,解开其手脚束缚。

    不再看她一眼,苏羽飞掠船舱之中,处决残存护卫。

    最终,只剩下秦国公父子。

    “苏羽小儿,老夫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秦国公自知死路一条,反而认命。

    苏羽摇首,眺望即将在岸的三皇子,微微一笑:“不用!自有人处决你们。”

    三皇子帮助苏羽颇多,他曾承诺,若夺得王冠,助他夺取皇位。

    如今,将秦国公交给他,由他处置,对他夺取皇位裨益很大。

    蓦然间,苏羽腰间一紧。

    一双玉手从背后,抱住苏羽。

    一具冰冷湿透,瑟瑟发抖娇躯,贴在背后。

    小声的啜泣,嘤嘤响彻背后,仿佛无助的人,抓到生命最后一根稻草,紧紧抱着苏羽,不肯放开。

    “你是何意?”略略皱眉,苏羽正欲暗劲震开姜雪晴。

    “我冷。”姜雪晴语调凄然,固执抱住苏羽。

    略一犹豫,默默一叹,苏羽终究收敛暗劲,一缕缕真气,悄然渡入姜雪晴体中,驱走寒气。

    直至上岸,姜雪晴亦抱着苏羽手臂,不肯放开。

    三皇子略有深意打量姜雪晴,如果没记错,她应该就是曾经抛弃苏羽,改投秦枫的女子,姜雪晴。

    传闻,她曾是苏羽心上人,如今回头是岸,欲要重新回到苏羽身边么?

    三皇子暗暗摇头,且不提苏羽重情重义,绝不负秦仙儿,以苏羽如今功名,姜雪晴已然难以配得上他。

    身为武者,姜雪晴难以在修炼上追逐他,注定难以走到一起。

    “给她牵一匹马。”三皇子吩咐。

    姜雪晴螓首深埋胸脯之中,抱紧了苏羽胳膊,坚决摇头:“不用,我只跟苏羽一起。”

    苏羽微微皱眉,心有厌恶,事到如今,死死纠缠便以为我会重新接受你?

    欲将其推开,耳畔传来姜雪晴幽幽之音:“我自知无颜见你,不会祈求你原谅,更不会纠缠你,只是,能让我多在你身边一会吗?看在,我们曾经青梅竹马的份上。”

    青梅竹马?

    苏羽灵魂深处,传来一丝悸动,与苏羽灵魂彻底融合之后,一些隐藏在灵魂深处细微感情,同样被苏羽接纳。

    心中一软,苏羽叹口气翻身上马,一把将姜雪晴拉上,抱入怀中。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