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六十六章 笑抿恩怨
姜雪晴伸出雪藕双臂,顺势勾住苏羽脖子,螓首埋在他宽厚肩膀。
  
      温暖厚实气息,包裹全身,前所未有的安宁,自从答应秦枫追求之后,首度安宁......
  
      一丝满足而陶醉微笑,不自觉浮现嘴角,身躯忍不住向温暖怀中靠了靠。
  
      苏羽略微皱眉,姜雪晴呼出温热气息,一丝丝女儿幽香钻入鼻中,令他略感不适。
  
      “苏羽,你还喜欢我吗?”姜雪晴嘴角含着微笑,扬起明眸,凝视苏羽星空深邃之眸。
  
      “我已有未婚妻。”苏羽直截了当回应,他不想和姜雪晴再度产生任何暧昧感情,那,是对仙儿的辜负。
  
      姜雪晴嘴角微笑依旧,苏羽回答并不意外,她没有失望,因为不曾期待过,只是难免轻叹:“你的眼中,你的心中,真的已经没有我。”
  
      重新靠在苏羽肩上,姜雪晴既有几分解脱,也有难以割舍的不忍,眼中却滚落酸涩泪水,嘴角却含着泪水,哭与笑,同时绽放在狐仙玉容,那一笑,凄然深深:“苏羽,对不起......我,后悔了......”
  
      一句对不起,一句后悔了,道尽姜雪晴洗尽铅华的幡然与悔悟。
  
      曾经骄傲而虚荣的少女,领悟人生真谛,悲戚后悔。
  
      苏羽心头一颤,耳听凄然泣音,心有不忍。
  
      姜雪晴只是十四岁少女,正是懵懂无知年龄,她犯下的错,是否可以原谅,是否可以给她一次机会?
  
      只是,脑海中闪过仙儿可爱俏皮,惹人怜爱倩影,苏羽摇头。
  
      他,不可辜负仙儿。
  
      “生命不可以重来,人生还能继续,晴儿,你好自为之......”苏羽平静叙说。
  
      姜雪晴娇躯轻颤,最后一丝侥幸,彻底湮灭。
  
      她心灵中,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紧紧抱住苏羽,抑制不住浑身颤抖。
  
      她忽然回想起,那一日,苏羽将他们定情信物扔在地上砸碎之后,她觉得自己失去什么。
  
      如今,她终于明白,她失去的,是她人生里最宝贵、最诚挚、也是最无法挽回的真情!
  
      “苏羽哥......”姜雪晴娇躯抽搐,哽咽呼唤着少年时代,她仰望他时的昵称。
  
      可惜,她再也回不到从前。
  
      回到三皇子府,姜雪晴被侍女们待下去安顿。
  
      下马前,姜雪晴仰望苏羽,雪眸残留涟漪,一缕绝然,浮现眉宇之中。
  
      回到府邸,苏羽立刻拜见仙羽郡王。
  
      二人几经大难,相谈甚多。
  
      凝望着仙羽郡王空荡荡的衣袖,苏羽心中凄然,这是为他和仙儿所牺牲。
  
      “父王,若有一日得到机会,我必定帮你寻来丹药,重新复原手臂。”苏羽暗暗打定主意。
  
      仙羽郡王慈祥微笑,抚摸着苏羽头:“傻孩子,起死人而肉白骨的仙丹,只在传说中,如何寻找?”
  
      苏羽不答,眸光坚定。
  
      迟疑许久,仙羽郡王深深凝视苏羽,郑重嘱托:“羽儿,我知道你修炼刻苦,但我希望你进入圣域之后,能更加刻苦,在此之前,不要生出寻见仙儿的念头。”
  
      苏羽眉毛一挑:“父王,这是为何?如今你平冤昭雪,重掌仙羽郡,我们自然该去凤凰谷将仙儿接回来,一家团圆。”
  
      仙羽郡王苦涩道:“仙儿娘亲,昔日乃是凤凰谷谷主之女,与我私定终生,悄悄逃离,至今凤凰谷尚不知仙儿存在。”
  
      “如今,仙儿身份曝光在凤凰谷,以她身怀其母亲的血脉,必然被重点培养,严加保护,焉能再将她还回我身边?”
  
      “所以羽儿,你想接回仙儿,实力必须快速提升,否则不仅难以接回仙儿,甚至还有性命之虞!”仙羽郡王道出惊天真相。
  
      苏羽惊愕片刻,旋即恢复凝重:“父王,凤凰谷是何种存在?里面高手有多么强大?”
  
      仙羽郡王摇首:“不知,我只知道很神秘,神秘得凤凰帝国,没有人敢说它的名字,那,是一个禁忌的存在。”
  
      禁忌的存在?苏羽呼吸凝重。
  
      可遥想仙儿音容相貌,苏羽绝然:“仙儿是我未婚妻,谁都无法将他夺走!如果他们想对付我,尽管来好了!我苏羽,绝不惧任何人!”
  
      一丝紧迫,凝聚苏羽心中。
  
      凤凰谷,一个禁忌存在!
  
      面对如此势力,他实力远远不够!
  
      “不愧是我仙羽郡王女婿,好!本王一生也只认你一个女婿,其他人,谁来都休想被本王认可!”仙羽郡王开怀大笑。
  
      二人聊至深夜,临行前,仙羽郡王最后提醒:“羽儿,专心修炼,勿要打听凤凰谷,尤其是圣域,以我们两国关系,贸然在圣域打听,对你有害无益。”
  
      枫林帝国与凤凰帝国遥遥相对,关系不好不坏,而圣域陌生无比,苏羽的确不应该胡乱打听。
  
      告别郡王,苏羽回到屋中休息,明日便要与秋长剑出发,前往天圣域,那又是怎样世界?
  
      蓦然,跨入屋中,苏羽嗅到一缕馨香。
  
      侧眸望去,墙角一支粉红色香茗散发猩红火光。
  
      苏羽并未在意,每日均会有仆人染香,驱逐屋中异味。
  
      虽然与平时气味略微不同,可三皇子府中,难不成还有贼人潜入不成?
  
      深吸了一口馨香气息,苏羽褪去衣衫,卧床而眠。
  
      迷迷糊糊,苏羽睡着。
  
      模糊中,隐隐有一袭倩影,在脸颊上轻轻留下湿润一吻。
  
      “苏羽哥,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真想还是那个单纯的少女,陪在苏羽哥身边,笑看天边晚霞,静听牧童笛声,静静望着,沧海与桑田。”
  
      “可惜,我回得到最初的地方,却回不到最初的时光,苏羽哥,再见了。”
  
      翌日清晨,阳光细微。
  
      苏羽迷蒙睁开双眼,只觉得脑海沉重。
  
      昨日迷糊,似是梦境,又似乎不是,不由环眸四视。
  
      扫过铜镜时,发现脸颊残留一抹嫣红的唇印。
  
      “姜雪晴......”苏羽心中明了,穿好衣衫在府中寻找她。
  
      可是,人去楼空,清晨时她便独自一人离开三皇子府,不知所踪。
  
      嘴角蔓延一丝苦涩,一丝空落,苏羽心中怅然:“再见了,曾经的恋人。”
  
      前方圣域时辰到。
  
      苏羽与三皇子、仙羽郡王、夏林轩告别。
  
      告别诸人,苏羽和夏静雨联袂离开,前方更大舞台。
  
      三皇子府邸。
  
      林萧不解:“主子,你明明已经暗中派人跟踪姜雪晴,掌控她行踪,为何不告诉苏羽呢?。”
  
      三皇子遥望天际,轻轻慨叹:“姜雪晴心有惭愧,不想被苏羽找到,苏羽心中另有所属,给不了姜雪晴未来,他们二人缘分已尽,见,不如不见。”
  
      ;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