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道骨镇尸
    她隐藏的修为,竟是如此强大!
  
      怪异的是,如此实力为何甘愿成为北忘尘的幕后之宾?
  
      更为怪异的是,以她实力,竟未曾成功的猎杀到一头三级太虚兽!
  
      对此全然不知的苏羽,与血观音抵达北信王鼎百万方圆内。
  
      透过苍天之眸,百万之内情景尽收眼底。
  
      死气青年立在两具尸体前,徐徐收剑,剑尖滴露着残留神血。
  
      珞神和紫薇女皇则并肩追杀死气青年。
  
      当然,苏羽不会忽略,已有数位入围的强者,潜伏王鼎之侧,对苏羽和血观音虎视眈眈。
  
      啾——
  
      刺耳尖锐破空音打破沉寂,终于有按耐不住的入围者,选择对苏羽和血观音出手。
  
      数量密集的雪白色火星,忽然袭向苏羽。
  
      苏羽不假思索握剑横扫:“魔月回旋式!”
  
      弧形剑气横扫而出,将密集白色火星阻挡片刻。
  
      血观音妙目一闪,双掌迅速结印:“普度众生!”
  
      慈悲之光自她体表向四周散射,停滞的火星全数熄灭。
  
      簌簌——
  
      密林深处立刻传来几声轻微动静,是他们出手不顺选择逃遁。
  
      苏羽冷眸凛冽:“魔由心生!”
  
      魔焰汹涌而下,将四方万丈之内的生灵尽数拉入幻境中。
  
      嚓——
  
      紧接着,均被无所不至的长剑横扫、切断。
  
      待满目尘埃落定,狼藉的断枝枯木里,果然躺着两三尸体。
  
      其中一具死透,另外两具奄奄一息,失去反抗能力。
  
      苏羽摸了摸眉心,已有两道小鼎印记,成功度过第三项考核。
  
      “剩下两个交给你处理。”
  
      血观音感激一笑,随即脸色寒冷,果断处决他们。
  
      既然是他们先动手,她自然没有心慈手软的必要。
  
      不久,她的额头也出现两个小鼎印记。
  
      收起修罗剑,苏羽目光眺望向近在咫尺的北信王鼎,道:“只剩下我们了。”
  
      死气少年,珞神和绝艳女子,以及他们二人。
  
      总共五人。
  
      不同于以往只有排名前三者才能进入北信王鼎感悟,此次任意猎杀两人者,都能入内。
  
      原因,大概是第三项考核过于残酷,才额外宽限。
  
      “走,进入北信王鼎看一看。”苏羽道,不仅仅只为其中的感悟,还要试探一番,能否从内部出手,将北信王鼎弄到手。
  
      运用太极阴阳翼,刹那两人来到王鼎之前。
  
      巨大无比的王鼎,站在它面前,左右上下均看不到尽头。
  
      如此巨大之物,寻常的洞府世界连盛装都困难。
  
      “进!”苏羽身影闪动,来到王鼎上方。
  
      王鼎之上有一尊青铜色的顶盖,封锁住了上方,只有一扇光影之门存留。
  
      苏羽和血观音共同踏入光影门内,额头上两枚小鼎印记立刻生出感应,投射出两道小鼎投影,印在光影之门。
  
      光影之门适才暗淡下去,露出一方五彩明光的洞口内。
  
      磅礴的玄妙国运之气如大浪席卷,令人心生敬畏。
  
      两人一步跨入,成功进入了北信王鼎。
  
      四周景象变换,当他们睁眼时,入目的是一尊青铜雕像。
  
      巍峨巨大,立在五彩明光环绕的中央。
  
      雕像面相威武,气度不凡,隐隐给人莫大的压力。
  
      “大禹皇朝开国初代君王!”血观音眸光闪烁,目露敬畏与钦佩:“一手之力开创大禹文明,又锻造九鼎镇压皇朝国运的传奇人物!”
  
      苏羽简单扫了扫,目光就落在青铜雕像的双手。
  
      他双手呈捧状,像是捧着什么东西,但仔细看,双手间空空如也。
  
      “是差了什么吗?”苏羽微微疑惑。
  
      但不管怎么说,来到了北信王鼎内部,是该想办法收走此鼎。
  
      四处观察一番,苏羽分外无奈的发现,北信王鼎内部形似空间世界,根本无从着手。
  
      唰——
  
      就在这时,外界忽然变化,陌生的气息涌入。
  
      一尊浑身死气的青年,传送入内。
  
      他也成功进入了!
  
      目视此人,苏羽略含警惕,围猎太虚兽时,此人曾经遥遥看了他一眼,眼中饱含杀气。
  
      并且,此人苏羽还觉得有些熟悉,仿佛是在哪里见过。
  
      死气青年出现后,也是四方观察,当察觉到苏羽和血观音时,先是一惊,随后脸色一寒,杀气毕露。
  
      “苏羽哥?这人怎么回事?”血观音双手结印,一边问道。
  
      既然到了北信王鼎,意味考核结束,怎么此人还一副杀性不减的样子!
  
      苏羽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我们的任务,容不得阻碍。”
  
      他取出了修罗剑,遥遥指向对方。
  
      死气青年怀抱黑铁剑,冷峻而笑:“人族,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没想到,当初的一重天洞府界尊,如今竟已成为太虚潜龙的有力争夺者,若女王知晓,不知该作何感想。”
  
      他果然认得自己!
  
      耳听对方道出“女王”二字,苏羽瞬间想起在何地看过此人。
  
      星宿海文明,北域雪国的某个玄冰空间。
  
      当时初次发现女尸冰棺,此人就追出,却莫名的半途退去。
  
      “原来是你,尸族!”苏羽凝眸道。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不远千万里,专程前来追杀自己。
  
      “奉大人的命,提你人头回去!”死气青年拔出黑铁剑,剑体环绕强大无比的死气。
  
      苏羽冷哼:“不管是谁派你来的,既然来了,就别想再走!”
  
      修罗剑一抖,浓烈的魔焰瞬间燃烧。
  
      两人剑拔弩张之际,又有两道陌生的气息涌入。
  
      不是旁人,正是珞神和绝艳女子。
  
      珞神现身后,立刻捕捉到死气青年的气息,凝视着对方拔出的黑铁剑,道:“尸族独有神兵,玄骨黑铁剑!难怪世子叮嘱我,务必诛灭你,原来是看出你尸族的身份!”
  
      轻哼一声,珞神取出一面粉色桃花镜,隔空一照。
  
      死气青年被照射到,浑身立刻如被烫到,冒出浓浓的黑烟。
  
      眉头一皱,死气青年闪避开,冷喝:“不要碍事,与尸族作对的下场,你应该明白!”
  
      珞神神色庄严,娇叱:“诛灭尸族,人人有责!紫薇,我主攻,你寻找机会动用世子所赐神符,务必剿灭此人!”
  
      “是!”绝艳女子道。
  
      她余光扫了眼苏羽和血观音,又迅速收回。
  
      复杂之色溢于眼眸。
  
      血观音凝视她,亦满眸复杂:“紫薇女皇!”
  
      绝艳女子,自然是跟随当初少女离开,加入北忘尘幕后之宾的紫薇女皇!
  
      一个跟随北忘尘,从云中梯行来。
  
      一个无依无靠,独走鬼泽。
  
      不同的路,终点却是一样。
  
      就连此刻要对付的敌人,也是一样!
  
      血观音嘴角一勾:“呵呵,看来我们的路,并没什么不同。”
  
      当初那位少女管家曾言,她从此的路,与他们不同。
  
      而今看来,并无不同。
  
      当然,血观音不会忘记,这一路行来,没有苏羽,她早在第一项考核就淘汰,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
  
      所以望向苏羽的背影,眼神格外温柔。
  
      紫薇女皇亦有许些不甘,曾经的血观音,连她一半都不如,现在却平起平坐。
  
      她深深望了眼苏羽,唯有这个深不可测的男人,才能带着一个负担,一路强闯到此。
  
      一股不舒服的感觉萦绕心间,她想说什么,但大敌当前,压下胸中之话,轻喝:“先灭尸族再说!”
  
      四对一,还是有珞神这样能够灭杀三级太虚兽的顶尖强者在内。
  
      苏羽和血观音彼此对视一眼,亦同时出手!
  
      “魔由心生!”
  
      “普度众生!”
  
      “道骨镇尸镜!”
  
      “陨星冰劫!”
  
      太虚潜龙最强的数人,同时出手,那场面足以撼天动地!
  
      就是三级太虚兽在场,也要惊吓而退。
  
      死气青年手持玄骨黑铁剑,死气充盈的面庞,挂满冷色:“呵呵呵,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尸族无上尸术!”
  
      嗤啦——
  
      玄骨黑铁剑忽然冒出无数的白色火焰,黑剑白火,搭配起来分外玄妙。
  
      “尸山血骨!”
  
      一剑扫去,无尽的白色火焰铺天盖地卷向四面八方。
  
      苏羽的魔焰,血观音的慈悲光,珞神的镇尸镜光,紫薇女皇的寒冰,竟在白色火焰中瞬息燃烧为虚无。
  
      恍惚间,四人都看到了无数的尸山血骨,将它们释放的招式吞噬掉。
  
      “紫薇!”珞神脸色剧变,急喝道。
  
      紫薇女皇颔首,郑重取出一支金色小剑样式的符篆。
  
      内含可怕的洪荒之力!
  
      是天地皇者一击的符篆!
  
      小剑嗖的一声飞离巴掌,化作一道金光,斩向死气青年。
  
      那一剑,一往无前,不斩灭目标绝不回头。
  
      哪怕目标并非自己,苏羽四人亦感受到那种心灵震颤的渺小之感。
  
      此剑面前,他们绝对逃不过一死。
  
      然而死气青年,神色冷傲:“天地皇者亲至,我还忌惮三分,但区区一张符篆,能奈我何?”
  
      “尸域无疆!”死气青年一把将玄骨黑铁剑插入地下,以剑为中心立刻出现无尽的尸气,形成一片黑沉沉的死寂地带。
  
      这一式,苏羽白毛尸的“无尽尸域”有一区共同之妙。
  
      金色小剑射入其中,立刻被黑色的尸气腐蚀、消磨。
  
      一往无前的小剑逐渐失去目标,最后渐渐腐烂,成为一张染满尸气的废纸。
  
      这一幕,看得在场四人眼皮直跳。
  
      仅凭一己之力就抗衡了天地皇者一击?尸族的神术,未免太诡异、太可怕!
  
      “接下来,轮到我了!”死气青年狞笑一声,玄骨黑铁剑释放出恐怖万分的死气。
  
      死气之浓郁,稍微吸一口也足够让普通的青铜霸主丧命。
  
      若一剑斩出,威力又该是几何?
  
      众人心头狂跳!
  
      但就在这时,又一股陌生的气息涌入。
  
      死气青年附近生长出一颗又一颗的桃花树。
  
      烂漫灿烂的桃花,竟主动吸收在场的死气,自行腐朽,凋零。
  
      但桃花又成片的绽放,周而复始的大片吞噬死气。
  
      气死青年脸色终于变了:“什么人?”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