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意外跌出
    此人的神术,竟刚好克制住他们尸族的尸术!
  
      咔擦——
  
      猛然间,从地下窜起一颗百丈之粗的古老桃树。
  
      树上妖娆而坐一位曼妙的艳丽女子,她嘴角挂着丝丝笑容,与美丽的桃花相呼映衬。
  
      女子现身之后,隔空一抓,古老桃花树,枯老的枝丫如人的手掌一样,立刻死气青年禁锢住。
  
      死气青年浑身一震,死气和尸气同时释放,将枯枝给腐烂掉。
  
      但这片枯枝腐烂,另外一片枯枝又生长起来,根本不惧可怕的尸气和死气。
  
      “尸族的人,还不止一个呢!”曼妙女子正是赶来的合欢圣女!
  
      她指尖一弹,一根尖锐的枯枝刺入了死气青年体内,抽取他的精华。
  
      死气青年脸色剧变,不断挣扎,可越是挣扎,缠绕而来的枯枝越多。
  
      不过片刻的功夫,他就被缠绕成了一个粽子,被桃花古树疯狂的吸收精华。
  
      四人看得震撼无比。
  
      那等强悍的尸族,就这么轻易被合欢圣女制服?
  
      或者说,她的神术恰恰克制尸族。
  
      制服住死气青年,合欢圣女倩眸一转,落向苏羽,昔日妩媚绝伦的面孔,挂满冷笑:“你隐藏得也真够深,居然瞒过了我们所有人!”
  
      苏羽微微不解,她所指的隐藏是指什么?实力吗?
  
      他隐隐有一丝不好的感觉。
  
      “尸族!”合欢圣女冷峭喝道:“抓住他,我要亲自审问他!”
  
      血观音脸色剧变,辩解道:“苏羽哥是人族,不可能是尸族!”
  
      紫薇女皇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出言辩解。
  
      不知道为什么,内心里有一股力量在阻挠她,使她说不出话来。
  
      合欢圣女冷笑:“少邪亲口所说,还会有假?”
  
      她盯向苏羽,喝道:“你们三个,谁若不抓,视为尸族同党,待我吸干这个尸族,必将你们追杀到底。”
  
      一股半步天地皇者的可怕气息,扑面而来!
  
      三人心神剧颤,唯有血观音咬紧牙关,紧紧陪在苏羽身边。
  
      珞神则冷光一闪,盯向苏羽,道:“不管你是不是尸族,先拿下再说,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言毕,倩影一闪立刻出手。
  
      “九子连心!”苏羽尚未出手,九道血观音的影像一跃而上。
  
      珞神轻蔑冷嗤:“雕虫小技,破!”
  
      她指尖一点,一道强大非凡的光束一路破开所有的身影,直逼血观音本尊。
  
      “闪开!”苏羽一把将其推开,暗中动用天竺银竹果实,将那强大光束给吞噬掉。
  
      与此同时,一剑扫去:“魔由心生!”
  
      珞神刹那陷入迷幻之中,出现失神。
  
      合欢圣女轻喝:“醒!”
  
      她语调中带着奇妙的波动,专克心灵失神,让珞神刹那苏醒,及时避开一剑。
  
      “哼哼,不错的一剑,迷幻心神,趁机一斩,难怪你能击杀那么多的二级太虚兽!”合欢圣女戏虐道:“不过可惜,在合欢圣墟面前卖弄幻术一套,不啻于班门弄斧!”
  
      合欢圣墟的阴阳之道固然是主修之道,但衍生出的迷幻、破解迷幻一道,却也独步天下,少有人能及。
  
      “多谢圣女。”珞神心有余悸的呼口气,望向苏羽的目光多了凝重之余,杀心更重。
  
      “你找死!”珞神秀丽的面孔多了丝丝煞气,取出了一柄金色小剑,赫然也是北忘尘所赐的符篆。
  
      “去!”符篆小剑腾空,立刻斩向苏羽。
  
      苏羽归然不动,暗暗捏紧了果实。
  
      他不担心自己安危,担心的是到底该如何夺取这方巨鼎。
  
      一个强大非法的珞神就足够,再多一个半步天地皇者级别的合欢圣女,干扰之下,更是困难重重。
  
      金色小剑一路疾驰,斩向苏羽百丈之内。
  
      苏羽做好准备,小剑爆发出威力的刹那,就用果实吸收掉所有的力量。
  
      然而,令苏羽一惊的是。
  
      小剑即将靠近苏羽时,轨迹竟忽然变化,擦过苏羽,射向了合欢圣女。
  
      “爆!”与此同时,珞神念动咒语,催动了小剑。
  
      合欢圣女猝不及防,立刻被爆裂的洪荒之力吞没。
  
      啊——
  
      古老的桃花树轰然炸碎,合欢圣女的身躯更是炸成了无数碎片,只留下一声惨叫回荡在空中。
  
      合欢圣女死了!!
  
      珞神倩丽的面孔,露出诡异的笑容:“呵呵,圣女大人,我想你误会少邪的意思了,其实他指认的另外一个尸族同伴,不是苏羽,而是……我!”
  
      什么?血观音倒吸一口凉气!
  
      紫薇女皇亦是神色剧变,急忙退后,万分警惕的盯视她:“你,你竟然是尸族的人?你就不怕世子震怒吗?”
  
      珞神扭头看她一眼,呵呵冷笑:“可怜的人,已经被北忘尘洗脑成奴隶了。”
  
      她懒得理会紫薇女皇,脚尖一点,将轰碎的桃花古树给震开,露出了一尊屹立在其中的身影。
  
      死气青年!
  
      他除却精华略有损失外,并无任何伤势。
  
      珞神道:“刚才局势不明朗,唯有对你出手,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如今合欢圣女这个隐患除掉,珞神才敢以尸族身份对待。
  
      死气青年道:“同是尸族之民,没关系,我还要感谢你救命之恩,不知你是哪一派尸族?”
  
      珞神看了看苏羽,又看了看血观音,神秘一笑:“为防万一,你还是先灭口,我们再聊聊吧。”
  
      死气青年咧嘴一笑,望向苏羽:“呵呵,苏羽,没想到吧!”
  
      苏羽是真的没想到,珞神竟也是尸族的人!
  
      现在,两个极其厉害的尸族,掌握眼下的局面。
  
      苏羽心念转动,难道就此放弃吗?北信王鼎如何夺取尚无头绪啊!
  
      然而正在此刻,珞神却走向了青铜雕像,打量道:“大禹皇朝开国之君,一代雄才,可惜遇上了我们尸族,开创的文明注定要沦为我们尸族前行的踏脚石!”
  
      说着,飞掠到雕像的双手前,道骨镇尸镜往那捧状的双手一照,惊奇的一幕出现。
  
      本是空空如也的双手间,竟多出了一个紫金色的匣子。
  
      匣子内,溢出浓郁无比的彩色光明。
  
      那,就是大禹皇朝的国运!
  
      “呵呵,这才是真正的北信王鼎啊!”珞神目露贪婪之色:“主人炼化此物,可用大禹皇朝的国运冲击双冠皇者!”
  
      恩?死气青年扭回头,盯视此物。
  
      珞神警惕,似笑非笑:“你我皆有各自的任务,若耽误了,你我都不好过。”
  
      闻言,死气青年一犹豫才放弃北信王鼎,专注于苏羽。
  
      “苏羽,你可以受死了!”
  
      苏羽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他,而被那小鼎给吸引。
  
      原来那才是真正的北信王鼎!!
  
      苏羽大喜过望,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过,珞神已经开始取走北信王鼎。
  
      她小心翼翼挑开紫金匣子,一尊巴掌大小,释放着五彩明光的小鼎映入眼帘。
  
      她手掌一吸,就要吸走小鼎。
  
      苏羽相隔甚远,又有死气青年阻隔,一时片刻抢夺不得。
  
      砰——
  
      可突然间,珞神被一条粗壮的枯木给弹飞。
  
      “谁?”珞神定住身影,大惊失色。
  
      死气青年亦被惊到,扭头一看,脸色瞬间难看之极!
  
      自青铜雕像下面,长出一颗更加古老的桃花树,树顶,屹立着本该粉身碎骨的合欢圣女!
  
      苏羽瞳孔缩了缩,加上这一次,她已经是第二次莫名其妙的复活!
  
      “你没死?”珞神大吃一惊。
  
      合欢圣女脸色冰寒,处于暴怒的边缘:“呵呵呵,你那位尸族同伴也这样惊奇过,所以他被吸干了精华,你也一样!”
  
      咻——
  
      无数枯老的枝丫抽向珞神。
  
      珞神脸色剧变,惊呼道:“快救我!”
  
      死气青年一咬牙,拔出玄骨黑铁剑斩断一部分枝丫,喝道:“你我联手!”
  
      不联手的话,连逃都逃不掉!
  
      合欢圣女怒道:“送你们一起下葬!”
  
      同时,她目光射向苏羽,喝道:“尸族是所有生灵的共敌,之前误会你,我会弥补你,现在助我一臂之力,诛灭两个尸族!”
  
      血观音嗤之以鼻:“哼!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坚信苏羽哥是尸族吗?”
  
      想起她此前的自大,对比此刻的态度,血观音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合欢圣女道:“闭嘴!没问你!”
  
      血观音气怒,正欲反驳,却被苏羽摁住肩膀,道:“她说得没错,大敌当前,私人恩怨还是暂时放一放。”
  
      拔起修罗剑,苏羽挺身而上:“魔由心生!”
  
      一剑斩下,无尽的魔火将所有人都笼罩,包括合欢圣女。
  
      合欢圣女气怒:“你怎么连我也……”
  
      “不好,你要盗取北信王鼎!”她忽然意识过来。
  
      但苏羽却已趁机闪烁到青铜雕像前,连通紫金匣子一起,将北信王鼎收入九碧灵珠。
  
      “我们走!”接着,苏羽运转空间之力,将血观音和紫薇女皇挪移到身前,立即动用太极阴阳翼瞬移逃走。
  
      合欢圣女恼怒:“你敢耍我!!”
  
      她想追逐,但眼前还有两个尸族没有解决,只能将一腔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给我死!”
  
      无穷的枝丫铺天盖地,将他们徐徐包裹,最后裹成两个粽子,挂在桃花树上。
  
      合欢圣女犹不解气:“该死的小子!我就不信,你能逃到哪里去!”
  
      他能逃出太虚门,难道还能逃出北忘尘掌心?
  
      虽只有一尊傲相,但也绝非苏羽能匹敌。
  
      至少合欢圣女自认,远远不是傲相的敌手!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