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北信封王
    跃出巨鼎,苏羽横渡孤岛,来到太虚门前。
  
      门外,北忘尘傲相独居一方,昂首俯瞰天地。
  
      感应到太虚门动静,俯眸而望:“咦?这么快就出来?是逃出来的?”
  
      咻——
  
      苏羽裹挟血观音和紫薇女皇闪出太虚门,降临而出。
  
      “是你?”傲相面带不愉,在他预料中,苏羽应该是最先被解决掉的一批垫脚石。
  
      没想到,他能活着逃回来。
  
      旋即定睛一看,发现不止他,血观音亦被带出。
  
      更重要的是,他颇为看中的天之骄女紫薇女皇也被带出来。
  
      提前离开太虚门,视为弃权。
  
      紫薇女皇失去竞争太虚潜龙的资格!
  
      “怎么回事?”傲相怒视紫薇女皇,不怒而威。
  
      紫薇女皇红唇张了张,但望一望近在咫尺的苏羽面庞,道:“我主动弃权。”
  
      “不像你的作风。”傲相冷冷摇头。
  
      紫薇女皇低下头道:“紫薇有负世子期望,甘愿受罚。”
  
      仰头望天,傲相低沉而沉缓道:“不战而屈是本世子最痛恨的行径,按本王的规矩,应当逐出世子府!”
  
      闻言,紫薇女皇脸色一变,恳求道:“恳请世子开恩!紫薇错了,紫薇不想离开世子身边!”
  
      那恐慌神色,没有丝毫作假。
  
      看得苏羽和血观音一片陌生。
  
      她真的还是他们所认识的紫薇女皇吗?
  
      沉吟良久,傲相徐徐道:“好,可以为你破例一次,但,想要继续跟随我的话,就去生死崖历练,如果能活着回来,我再考虑重新收留你,否则,哪里来哪里去!”
  
      生死崖?紫薇女皇脸色微白,眼神里藏不住的恐惧。
  
      但她依然咬咬牙:“好,我去!”
  
      一侧的血观音,看得心生恼火,一把扯住紫薇女皇的衣领:“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变成这样?”
  
      昔日骄傲的女神,而今却低声下气的请求收留。
  
      她向来都将紫薇女皇当做追逐目标,无法接受紫薇女皇的变化。
  
      紫薇女皇淡漠望了她一眼,向傲相道:“世子,实不相瞒,我们昔日都来自同一文明,紫薇想送两位昔日朋友一程。”
  
      “准了!”傲相挥挥手,他眼中只有强者,对于苏羽这样主动弃权的失败者毫无兴趣。
  
      甚至,连此前对他的杀心,都烟消云散。
  
      这样的弃权者,不值得他花费心思。
  
      “走吧!”紫薇女皇面无表情在前,带他们进入鬼泽。
  
      直至送到鬼泽外围,紫薇女皇顿足。
  
      她拔出冰剑,向地上划出一道丈长的裂痕,阻隔在她和苏羽之间。
  
      “我们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了。”她赫然是划清界限!
  
      苏羽早就觉得紫薇女皇异常,此刻划清界限,他反倒不那么震惊。
  
      倒是血观音冷笑:“你疯了!真的疯了!”
  
      “我没疯。”紫薇女皇神色清醒:“我不过是知晓了过去的自己,何等无知和渺小而已,应该说,我是清醒了!”
  
      “那么星宿海文明迫在眉睫的尸族危机怎么办?你师尊雪域皇者怎么办?”血观音道、
  
      紫薇女皇神色淡漠:“对于你们而言,星宿海文明的危机比天还大,可在大禹皇朝的角度来看,不过是沧海中,一朵忽略不计的浪花被破灭而已。”
  
      “曾经我也被束缚在小小的星宿海文明中,如今见识了大禹皇朝,见识了北忘尘这样的人中之皇,方才幡然醒悟,昔日的自己何等狭隘,目光局限于小小的星宿海,局限于师徒关系。”
  
      一番冷漠无比的话,令苏羽震惊。
  
      到底她经历了什么,变化如此之大!
  
      沉吟良久,苏羽道:“我不觉得大禹皇朝就是一切,更不觉得北忘尘就是人中之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的选择未必明智,但我尊重你的选择……看在你帮我们脱身的份上!”
  
      “谢谢!”紫薇女皇傲然:“帮助你们,只是将过往人情一笔勾销!另外,我相信我的选择,追随北忘尘,会让我走得更高更远!
  
      “呵呵,难道他能比苏羽哥还要优秀?”血观音嗤之以鼻。
  
      紫薇女皇摇摇头,念叨北忘尘的名字,饱含憧憬:“不,你永远不明白北忘尘的强大,最初我也觉得,苏羽是我平生仅见的最强天骄,可直到见过北忘尘本尊才知晓,天底下竟有那样无敌的天骄之皇!”
  
      “在他面前,任何所谓的天才,都显得非常廉价,包括苏羽!”
  
      她正是被那样的北忘尘深深折服,改变了信仰。
  
      苏羽深深凝望她,道:“最后问你一次,是跟我走,还是留下来?”
  
      “留下。”紫薇女皇言简意赅,果决道。
  
      “好!”苏羽不做任何劝说,拉着血观音,转身踏入鬼泽,再也没有回头。
  
      紫薇女皇望着他们,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最后被一缕绝然与无情取代。
  
      “最后,提醒你们一件事,我的师尊雪龙皇者并非如你们所想象那么简单。”紫薇女皇道:“师徒多年,我从未靠近过他一丈之内,每当要靠近时,他都会想办法拉开距离。”
  
      耳听她的提醒,血观音不放在心上,暗暗鄙夷,背叛星宿海,还不忘诋毁师尊。
  
      唯有苏羽心有所动,记在心中。
  
      “多谢。”苏羽取出青铜车,消逝在鬼泽深处。
  
      太虚门外。
  
      合欢圣女拎着奄奄一息的珞神和死气青年,道:“世子,抓住两个尸族!”
  
      北忘尘冷哼:“最近几万年,附近的文明圈都不太平啊,尸族之影时隐时现,连我大禹皇朝都出现了尸族!他们混入北信王鼎的目的,是盗取此鼎?”
  
      “是!”合欢圣女道。
  
      北忘尘目露寒光:“鼎可安好?”
  
      “并不好,已被盗走。”合欢圣女面色沉着。
  
      北忘尘瞳孔微缩:“你说什么?是谁盗走?”
  
      “苏羽!”
  
      他?北忘尘明显怔了片刻,旋即勃然大怒:“追!”
  
      他脸色阴沉无比,竟然有人在他眼皮底下,将重要的北信王鼎带走!
  
      合欢圣女眼角浮现丝丝冷笑,进言道:“世子,用我的桃花宝鉴吧,他遁速再快,也比不过此物。”
  
      “立刻出发!”傲相道。
  
      一朵巨大桃花绽放,盛着二人直奔向苏羽。
  
      数日后,苏羽沿着来时的路,轻车熟路的狂奔,短短几日就跨过了一月的路程。
  
      再有半月时间就能离开大禹皇朝。
  
      “此地就是遇上北信王府九世子北望亭的,也不知他现在如何。”血观音回忆道。
  
      分明才过去没几日,却像度过了数年之久。
  
      苏羽目光微微闪烁,他记得,北望亭曾说,他们在天空城遭遇到了邪灵攻击。
  
      那些邪灵的目标,就是北信王鼎!
  
      而今看来,混入其中的少邪、珞神就是邪灵之一。
  
      但,那只天地皇者的邪灵在哪?
  
      思考间,苏羽似有所感,释放苍天之眸探查身后,脸色不禁微沉:“果然追来了!”
  
      目光转了转,苏羽调转青铜车方向,直奔鬼泽最危险的中心区域。
  
      “苏羽哥,是追兵吗?但鬼泽中央地带可不是闹着玩的,没有谁敢横渡中央。”
  
      鬼泽被称之为有去无回的恶地,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中央地带的可怕。
  
      “正因如此,才有一去的必要。”苏羽目光微闪。
  
      两日后,堪堪抵达鬼泽中央地带,一朵桃花盛开在前,并迅速繁衍,将百万里山河化为一片******的幻阵。
  
      “咯咯,又落入我掌中了!”合欢圣女妩媚娇笑。
  
      苏羽神色淡漠,丝毫没有奇怪。
  
      以他们的实力和随身法宝,追上苏羽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
  
      傲相冷视苏羽,浑身杀气澎湃:“不用求饶,因为求饶也没用!自古以来打北信王鼎的生灵,不是死了,就是在死的过程中,你也不例外!”
  
      “需要我协助吗?”合欢圣女道。
  
      傲相冷冷道:“我战斗时,不需要外人,站一边去!”
  
      傲相目空一切,双手抱在胸前,脚掌落地,盯视着苏羽:“你有两个选择,活着的时候归还北信王鼎,或者死后我来拿。”
  
      “有区别吗?”苏羽道。
  
      傲相傲然一笑:“当然有!前者可得到本世子亲自一掌,送他上路,而后者则是承受我无数掌才死的。”
  
      一个痛快死,一个痛苦死。
  
      这就是傲相给苏羽的选择。
  
      不论如何,都难逃一死。
  
      摇了摇头,苏羽道:“你本尊亲至或许还令我有几分忌惮,但区区一相的话,也许有些不够看了。”
  
      “狂妄!”傲相道:“在我面前,你没有狂的资本!”
  
      苏羽不动声色收起修罗剑,转而取出了王权龙尊剑。
  
      剑体一出,立刻迸发出可怕无比的龙威。
  
      经过龙珠内龙力的淬炼,苏羽掌握王权龙尊剑更加轻松。
  
      虽然依旧挥剑艰难,却远胜往昔。
  
      “斩!”苏羽运用浑身气劲,斩出半式。
  
      但,即便是这半式,竟爆发出天地皇者亲临的恐怖威能!
  
      “啊!”合欢圣女猝不及防,被庞大的龙威吞没,当场死亡!
  
      即便是傲相,亦是咬牙支撑,满腔怒吼:“你有何资格配上那等神剑?给本世子拿来!”
  
      傲相果然强悍无比,竟硬顶着龙威,逆势而上夺取王权龙尊剑。
  
      苏羽无动于衷,只是手腕往下稍微一划,更为磅礴的龙威爆发出来。
  
      噗——
  
      终于,傲相再难承受,吐血崩飞。
  
      苏羽眸子里含着冰光,握剑追上去迎头一斩。
  
      这一斩,必然要将强大非凡的傲相给剿灭!
  
      但,千钧一发时刻,竟从斜地里,弹出两根手指,诡异的在王权龙尊剑上一弹,便将势不可挡的一剑给挡回。
  
      同时,异常苍老的声音飘入耳中。
  
      “年轻人,盗王鼎,杀北忘尘,未免没将我们北信一脉历代退休的封王放在眼中吧?”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