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吸收国运
    北信封地的封王,历来都是由东方皇室册封。』』天』籁小说WwW.⒉
  
      每一任封王的任期,只有一亿年。
  
      许多封王尚未坐化,就退休隐居幕后,镇守于祖地——太虚孤岛!
  
      他们任务只有一个,看守王鼎。
  
      王鼎若有失,大禹皇朝风云色变,国运不稳。
  
      作为封王,大厦将倾,同样难逃一死。
  
      耳听神秘老者之言,苏羽无奈一叹:“终究还是避不过这一关。”
  
      盗取王鼎后,退休封王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嗡——
  
      电光闪烁间,一尊浑身半透明,身体周遭环绕雷霆的灰袍乌古冠老者现身。
  
      他浑身沾染天地皇者之血,血中隐隐含着惊天邪气。
  
      左手中,还提着一颗狰狞无比的邪灵头颅。
  
      尽管已经死去,但谢凌透露散出的邪气,依旧可怕万分。
  
      “天地皇者级别的邪灵?”苏羽暗暗凛然。
  
      此前鬼泽中追杀北望亭的邪灵,是这一只吗?
  
      也难怪苏羽盗取北信王鼎时不曾受到阻挠,原来,镇守的退休北信一脉皇者,斩杀为害的邪灵去了。
  
      鬼门关前走过一遭的傲相飞快赶来,躬身道:“见过梨王先祖!”
  
      合欢圣女擦干嘴角神血,飞掠过来,跪地而拜:“合欢圣墟圣女,参见梨王!”
  
      果然是北信前封王!
  
      “生过什么?”梨王不怒而威,王者之气自然流露。
  
      傲相咬咬牙关,低下头,难以启齿。
  
      合欢圣女妙目一闪,指向苏羽,道:“回禀梨王,此人勾结尸族,盗取北信王鼎!”
  
      对于巨鼎里,苏羽弃她不顾之事,她耿耿于怀。
  
      “果然是尸族作祟。”梨王望了望掌中的邪灵头颅:“调虎离山计吗?”
  
      制造出对北信一脉的屠杀,引出镇守北信王鼎的梨王,趁机派遣尸族潜入巨鼎内,盗取北信王鼎。
  
      一切,都是有计划有阴谋的。
  
      “梨王,还请务必除灭这个尸族!”合欢圣女道。
  
      谁知梨王盯向苏羽,悠悠道:“年轻人,你若臣服,可以一死。”
  
      傲相猛然仰起头:“梨王先祖,怎可放过此人……”
  
      “住嘴!”梨王淡淡道,无形的气势压迫得傲相的头颅重新低下。
  
      “大禹皇朝立国之初,就秉承万流归海,但凡人才,肯入我大禹皇朝名下,皆可以一用。”梨王道:“他能两剑置你于死地,经验之极,这等人才杀了难免可惜。”
  
      傲相面露厉色。
  
      他不甘,怎么会败在区区一个青铜霸主手中!
  
      他可是半步天地皇者!
  
      “梨王,我不认可他的实力,借助强大非凡的神兵算什么?给我天地皇者的符篆,是否也意味我有高于普通天地皇者的实力?”傲相反问。
  
      梨王失望望了望他:“你败得不冤枉!到现在,你都没看明白他的神兵是何物!那柄神兵,给你也挥不出威力!”
  
      身为旁观者,梨王看得一清二楚。
  
      他凝视苏羽,道:“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不管你归属哪一方势力,哪怕尸族也好,若肯归顺我,既往不咎,并予以重任!”
  
      历经一亿年岁月,梨王更清楚人才的重要性。
  
      苏羽已经疲于解释是否为尸族。
  
      “归顺你的前提呢?不会仅凭我空口之言就相信我吧?”苏羽道。
  
      梨王摇摇头:“当然不,归顺我,需要在你灵魂中嵌入北信一脉的血引。”
  
      血引苏羽并不陌生,是控制敌人的方法。
  
      谁掌握血引,谁就能动血脉之力,一念间杀死苏羽。
  
      除非北信一脉的血脉从此断绝,否则从今往后,苏羽世世代代都要成为北信一脉的奴隶。
  
      这种掌控之法,比普通的掌控更加狠毒!
  
      “原来如此。”苏羽道。
  
      梨王道:“那么,你的决定呢?”
  
      苏羽一言不,重新握住王权龙尊剑,徐徐扬起。
  
      他用行动展示了态度!
  
      梨王长长一叹:“可惜了一个未来的璀璨星辰,就这样陨落了!”
  
      “那可不一定!”苏羽淡淡道。
  
      梨王摇头:“你若能完全掌握此剑,老夫自然奈何不了你,可惜,没有如果。”
  
      苏羽亦摇了摇头:“你误会了,我所说的并非剑术,而是……”
  
      在王权龙尊剑扬起的刹那,一枚玉诀从苏羽袖中飞出。
  
      玉诀咔擦一声碎裂,爆出轻微声响。
  
      一片青玉色的柔和霞光,照耀四方。
  
      “想走?”梨王灰袍猎猎,一掌拍向苏羽。
  
      可怖的天地皇者之力,凝聚成一个巨大手掌,拍杀苏羽。
  
      在天地皇者面前,霸主任何神术都是徒劳和多余。
  
      然而,苏羽身前的柔和霞光亦凝聚为一道掌印,与那拍来巨掌对了一记。
  
      砰——
  
      袭来的掌印崩碎。
  
      霞光巨掌长驱直入,拍在梨王身躯。
  
      梨王脸色一沉,袖袍连挥,将傲相与合欢圣女卷走。
  
      飞掠至安全处,梨王神色凝重:“双冠皇者?”
  
      柔和霞光回旋,形成一个偌大漩涡,仅容一人通过的样子。
  
      苏羽道:“小音,催动玉诀!”
  
      血观音早有准备,玉诀扔出,亦凝聚出一团柔和霞光。
  
      “给我回来!”梨王大惊,飞奔过去。
  
      奈何那柔和霞光蕴含双冠王者的伟力,他靠近不得,眼睁睁望着苏羽和血观音跃入其中逃走。
  
      “该死!”注视着消散无影的霞光,梨王惊怒交加:“他们早有预谋!”
  
      傲相脸色难看无比,北信王鼎居然真被夺走!
  
      “传讯皇朝出入口,封锁边境,不许放任何一个生灵入内!”梨王心情沉重无比。
  
      大禹皇朝镇压国运的王鼎失去一只,必会惊天动地。
  
      “立刻通知郡王,此事,需要告知东方皇室!”
  
      失去十分之一的国运,东方皇朝也必然震怒。
  
      “最后,调查那二人来历,务必追回王鼎!”
  
      对于最后一条,傲相目光一凝,喝道:“紫薇,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紫薇女皇低头,道:“是!”
  
      ——
  
      一个时辰后。
  
      大禹皇朝边境全部封闭。
  
      自那遥远的皇朝中央,急现九道天地皇者的气息,赶赴北信封地。
  
      同时,北信王,世子府邸。
  
      自称北信王府管家的妙龄少女,手握一封玉简,红唇紧咬:“我竟然看走了眼,真正的天才,不是紫薇,而是那个不起眼的人族!”
  
      “我不信他能击败北忘尘!我要亲自会会他!”
  
      ——
  
      霞光闪烁,苏羽与血观音现身一处密室。
  
      密室内,有四颗准备好的陨星。
  
      “二位终于来了,妾身恭候已久。”一名分外机灵的少女,自密室的一角钻出来。
  
      苏羽道:“你是……”
  
      少女甜甜一笑,取出身份令牌。
  
      “总阁禁卫令牌?”血观音惊讶,打量少女道:“莫非你是总阁主身边九大禁卫,剑红娘?”
  
      星辰阁总阁主身边,常年有九大禁卫护法。
  
      其中之一就是最近刚叛逃不久的贪狼。
  
      眼前少女竟也是其中之一。
  
      如此说来,此地也是总阁主亲手安排?
  
      总阁主早就预感到他们的处境,因此玉诀中除了有攻击招式外,还有传送之能。
  
      “呵呵,星辰阁当代小辈领军人物,血观音吧?久闻大名。”剑红娘道。
  
      她转而望向苏羽,仔细打量:“俊若尘仙,气度不凡,这位应该就是总阁主特别交代过要礼遇的苏羽苏公子吧?”
  
      苏羽颔,环视四周,道:“是总阁主命你在此等候的?”
  
      “正是,不知另外两位如何了?”剑红娘道。
  
      血观音气道:“别提他们了,两个叛徒!”
  
      “生什么了吗?”剑红娘问道。
  
      苏羽沉静道:“此地不宜久留,不出意外的话,追兵很快会来到这里。”
  
      “不用担心,此地我星辰阁经营多年,无人知晓。”剑红娘道。
  
      苏羽摇摇头:“不是还有两个人知晓吗?”
  
      “他们……真的叛变?”剑红娘有些难以置信。
  
      若真是如此,他们手中的玉诀,也能直达此地!
  
      “快走!”剑红娘当机立断。
  
      苏羽道:“你们退路可想好?不出意料的话,此刻的大禹皇朝边境,应当封锁了。”
  
      剑红娘傲然微笑:“你未免小看星辰阁了,后路我们怎会不准备好?”
  
      很快,他们离开密室。
  
      密室之外就是一望无际的虚无。
  
      原来,密室就建立在大禹皇朝边境。
  
      只不过,边境处并无出口。
  
      剑红娘取出通讯玉诀,道:“我们立刻要离开。”
  
      不久后,玉诀受到了回讯,是苏羽略感熟悉的声音。
  
      “老夫受你们好处多年,自会为你们摆平,过来吧,悄悄放你们离开。”
  
      剑红娘微微一笑,领着苏羽等人来到了北信封地入口处。
  
      此地,是苏羽等人来时的入口。
  
      受到入口检察官刁难的事历历在目。
  
      入口封闭,两侧分外冷清,四下无人。
  
      “快过来!”冷不丁,自入口的偏处探出一个鬼头鬼脑的老者,极为警惕的向他们招了招手。
  
      苏羽一看此人,不由得愕然。
  
      当初与轩知一同检查入口的,还有一位白袍老者,正是眼前之人。
  
      星辰阁多年的经营还真没有白费,入境检察官都能够收买。
  
      白袍老者带领他们来到入口一角,那里有一道人为开凿的小裂缝,刚好能够容许一人出入的样子。
  
      若是遮掩住,则丝毫察觉不出来。
  
      看来,这老家伙并非第一次做这种事。
  
      这条裂缝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不知他收了多少好处,又如眼前这般,放过多少有问题的人出入大禹皇朝。
  
      而整个大禹皇朝,出入口无数,里面又有多少检察官是他这样?
  
      至少尸族能混进来,必然有检察官内外勾结。
  
      心中一叹,苏羽等人通过裂缝离开,利用准备好的两颗陨星,进入了茫茫虚无。
  
      “前辈,有一事相问。”苏羽道。
  
      剑红娘道:“请说。”
  
      “尸族,到底有多少?”苏羽问道。
  
      在巨鼎中,死气青年和珞神的对话可以看出,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尸族,而且他们并非来自星宿海。
  
      剑红娘神色微变,有丝丝恐惧,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尸族也分很多,未必只有我们星宿海才有。”
  
      这样么?苏羽想起了失踪,至今不知所踪的帝尸和白毛尸,还有那藏起来的第二尸王,不死童子。
  
      心头阴翳重重!
  
      ——
  
      他们驶入虚无不久后,那处密室果然出现两道霞光漩涡。
  
      走出两人,一前一后,不是别人,正是梨王和傲相。
  
      “晚了一步!”梨王环视四周,脸色一沉。
  
      傲相道:“放心,边境封锁,他们逃不走的,我们掘地三尺也要将他们找出来。”
  
      梨王淡淡道:“能留下这样的密室做准备,你觉得他们会没有后路?让人放开边境吧,已经没有必要再封锁,我们直接去星宿海文明即可。”
  
      ——
  
      与此同时,大禹皇朝边境。
  
      一颗悬浮在悬崖边缘的陨星上,盘膝而坐一尊蛟人身的蛟龙族强者。
  
      他浑身落满尘埃,宛如石化。
  
      蓦然间,他陡然睁开双眸,咧嘴而笑:“小子,你终于出来了!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狞笑中,蛟龙架势陨星急消逝在虚无。
  
      残留的是浓浓的天地皇者之力。
  
      ——
  
      苏羽驾驭陨星,直飞星宿海文明。
  
      他取出紫金木匣,开启后,露出了一尊五彩之气环绕的小鼎。
  
      “这就是大禹皇朝镇压国运的王鼎吗?”剑红娘满眸震惊:“真想不到,你们竟然夺取了王鼎!嘶,就是三位阁尊出手,也不见得能够得手!”
  
      苏羽摇头道:“不过是我们修为低,不易引起北信一脉警惕罢了,算不得什么。”
  
      盯着北信王鼎,苏羽目露好奇之光:“太虚潜龙前三名者,都有机会进入王鼎中,借助国运修炼和参悟,那所谓的巨大王鼎,其实应该只是这尊小鼎的外壳而已,不知我们如此近距离靠近此鼎,修炼起来会如何?”
  
      血观音亦心脏砰砰跳动,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唇边。
  
      大禹皇朝一行,多次受到打击,血观音对力量的渴望远曾经。
  
      现在给她任何变强的机会,都不会放过。
  
      “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试试吧,吸收大禹皇朝的国运,总不见得是坏事!”
  
      然而,一旁的剑红娘却急忙阻止,凝重道:“不可!”
  
      血观音诧异道:“为什么?”
  
      剑红娘阻止了他们,适才松口气,凝眉道:“若吸收国运,你们此生,都完了!”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