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九龙神鼎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尸皇皇后
    “人呢?”剑红娘悚然道。天籁小『说Ww』W.』⒉
  
      血观音亦是满眼不安,作为星宿海最强的势力,星辰阁中竟然没有任何生灵的存在。
  
      这绝对不寻常!
  
      他们离开两年间,一定生了巨大异变!
  
      嘛哄——
  
      冷不丁,突兀的怪异声响自星辰深处传来。
  
      剑红娘脸色微变:“是总阁主常年闭关之地!”
  
      咻——
  
      她立刻化作流光急行去。
  
      “等等我!”血观音身为星辰阁之人,对其感情最是深刻,亦立即赶赴而去。
  
      唯独苏羽摸了摸下巴,仰头望望那悬挂的紫色古星,不疾不徐跟在他们身后。
  
      唰唰——
  
      数息之后,剑红娘和血观音相继赶到。
  
      那里是一尊孤立于悬崖边的道观,松涛天籁,雾霭流岚,意境贴合自然,极具仙意。
  
      此道冠就是星辰阁总阁主常年闭关之所。
  
      剑红娘直奔道冠中最高的明楼。
  
      总阁主在此闭关,一闭就是三万年。
  
      “谁在里面?”剑红娘凝视着楼门大开的入口,冷冷道。
  
      楼内一片漆黑,黑得令人深感不安。
  
      嘛哄——
  
      异样的声音自黑黝黝的楼中深处传来。
  
      咚咚——
  
      与此同时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一尊若隐若现的身影,自黑暗楼中走出。
  
      “冰刀禁卫?”剑红娘认出此人,脸色一喜,放松警惕,快走几步上前,道:“生什么?总阁中为何空无一人?”
  
      吼——
  
      可忽然间,冰刀禁卫喉咙中出非人的嘶吼,整具身躯扑了出来。
  
      紫光映照下,剑红娘才终于看清他的样子。
  
      那哪里还是冰刀禁卫?
  
      他浑身溃烂,双眼血红凶狠,没有自我意识,如同一只靠本能行事的野兽。
  
      剑红娘大惊之下,拔出长剑:“剑问红尘!”
  
      一缕红色剑光穿透了冰刀禁卫的身躯。
  
      冰刀禁卫毫无知觉,身形毫无阻碍的扑了上去,一把将剑红娘扑倒在地。
  
      腥臭的嘴巴张开,露出锋利獠牙,猛然咬向她脖子。
  
      “尸变?”剑红娘震惊道。
  
      冰刀禁卫此刻的模样,不正是古典上记载的,三万年前被转化的尸族形态吗?
  
      按照古典所说,一旦被尸族咬中,强大的尸毒会立刻攻入被转化者体内,将其生机灭绝,并占据意识。
  
      危急时刻,剑红娘体表一震,散射出无尽的红色金光。
  
      “红尘剑气!”
  
      无数剑气出,将扑在她身上的冰刀禁卫震开。
  
      趁此机会,剑红娘倒退百丈。
  
      “血观音,快退!”她一边呵斥道,将血观音护在身后。
  
      血观音失神:“十大禁卫之一的冰刀禁卫沦为尸族……”
  
      吼——
  
      明楼黑暗深处,又传来惊天怒吼。
  
      同时冲出三道尸气滔天的尸体!
  
      “****禁卫!纵神禁卫!元武禁卫!!”剑红娘瞳孔剧缩,心头掀起了滔天巨浪!
  
      四大禁卫全部沦为尸族!
  
      她已无暇顾及总阁到底生过什么,而是该关心,自己还能不能活着离开!
  
      她在十大禁卫中是最垫底的存在,即便四大禁卫转化为尸族,整体实力有所损伤,可四对一,她绝非敌手!
  
      咔擦——
  
      冰刀禁卫怒吼,自掌间拔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冰刀,向着剑红娘就是一刀。
  
      庞大刀气夹杂极度冰寒,将空间甚至时间都冻结!
  
      剑红娘心中猛沉,果然,他们实力仍然保留!
  
      另外三大禁卫亦同时出手!
  
      最绝的是,他们保留了生前的默契,四人联手施展四道强绝神术。
  
      剑红娘顿觉生死危机,眼皮急跳动。
  
      “血观音,你快走!”她横剑身前,剑亦感应到主人的危机,不断剑鸣,爆出强大剑气。
  
      可惜如此剑气,抵挡一位转化的禁卫还好。
  
      四位,则远远不够!
  
      “四位大人,恕我无法奉陪,不能与你们一道沦为尸族!”眼看必死无疑,剑红娘横剑往上一抹,直逼脖颈。
  
      她的剑,不止可以斩杀身躯,灵魂亦能葬灭!
  
      “啊!”她咬紧牙关低吼一声,就要将自己形神葬灭。
  
      可就在此时刻,一只巴掌竟极其突兀的伸出,一把握住了她举剑的右手。
  
      剑红娘心头巨震,何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靠近自己?
  
      更令她惊骇的是,此人握住她的右手,竟令她手掌动弹不得!
  
      纵然是与十大禁卫中最强的天足禁卫交手,她也没有如此狼狈过!
  
      “不急着死,还未到时候。”熟悉的年轻声音落入耳中。
  
      剑红娘身躯猛颤:“是你?”
  
      侧眸望去,不是别人,居然是苏羽!
  
      她无法置信,才刚刚突破黄金霸主的苏羽,有这般神通。
  
      松开手,苏羽望了望四位昔日禁卫,单手握住修罗剑,轻飘飘一剑。
  
      “魔由心生!”
  
      幻象笼罩全场,剑红娘亦不例外。
  
      当清醒过来时,令她倒抽一口凉气的一幕展现于眼前。
  
      四尊尸族无一例外尸分离!
  
      最重要的是,头颅全被从中切开一条裂缝,剿灭了意识,彻底死亡!
  
      无视她镇静的眼神,苏羽抖了抖剑上漆黑的尸血,道:“他们灵魂已被侵蚀,唯有斩灭灵魂方能杀死。”
  
      说完,负手徒步来到明楼前,淡淡道:“出来吧!”
  
      里面还有人?
  
      剑红娘和血观音神色一紧。
  
      但明楼中沉寂一片。
  
      “既然不愿现身,那只好请你出来!”
  
      修罗剑一扫,庞大的剑气竖着斩下,将明楼从中央一分为二。
  
      轰隆声响彻寰宇,尘埃漫天。
  
      一尊半蹲在地的黑色身影映入眼帘,他单手举着一大片坍塌的废墟,浑身释放出强大无匹的神力。
  
      那等神力之强,远胜剑红娘太多!
  
      “巅峰霸主的气息!”血观音一惊,但意识到苏羽的存在,反而松口气。
  
      剑红娘看到此人第一眼,却是心中剧颤:“禁卫领,天足?”
  
      她更为震惊的是,天足没有被转化!
  
      她脸色一喜,但旋即意识到不对。
  
      同在明楼中,为什么转化过的尸族不咬他?
  
      他又为什么躲藏,不现身相助?
  
      收回踏出的脚步,剑红娘脸色微沉:“天足领,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哏哏……”
  
      咔擦——
  
      天足一把捏碎掌中的废墟,抬起一对凌厉的眸子:“解释就是,你太蠢,连那个小子都不如!”
  
      剑红娘侧头一看,却见苏羽冷冷盯视天足,满眸鄙夷。
  
      “不可原谅者,唯背弃尔!”苏羽徐徐道,掌中修罗剑折射血红寒光。
  
      背弃……剑红娘失了失神,觉得有种做梦的感觉。
  
      星辰阁禁卫之,竟然早已被尸族收买?
  
      “呵呵,星辰阁作为星宿海最鼎盛的商业机构,难道就不明白,世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吗?”天足站起身,抖了抖浑身的尘埃:“古尸派早在多年前就渗透了星宿海文明的各处,各大中小型势力都有古尸派的人!”
  
      “我,只是其中之一。”
  
      耳听他亲口所言,剑红娘才颓丧一笑:“总阁主志在诛灭古尸派,可笑身边最信任的近侍却沦为古尸派之人!”
  
      “那要感谢总阁主常年闭关不出,对我时分信任,否则我本事再大,又怎敢在他眼皮底下与古尸派的人交易?”天足哈哈而笑。
  
      剑红娘满眸鄙夷:“呸!叛徒!”
  
      “哼哼……”天足阴测测的笑了笑:“很快,我们就再度是同伴了,就像冰刀他们四个一样。”
  
      “是你干的?”剑红娘怒道。
  
      天足负手道:“他们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来,他们可以与我平起平坐,一起为尸族效力,可惜却选择了最不应该的路,那么,我只能抹去他们的灵智了。”
  
      剑红娘握紧了长剑,道:“那是因为,他们忠于总阁主,不像你一样,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舍弃!”
  
      “少大言不惭的教训我!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天足哼了一声,往前踏出一步,巅峰霸主的强大气场,寻找笼罩而来。
  
      剑红娘只闷哼一声,却顽强站立。
  
      “咦?修为精进如此之快,已经快抵达巅峰霸主,追上我了?”天足诧异,不可思议道:“看来你受总阁主命令,暗中执行任务得到了天大的好处啊!”
  
      “不过,仅此而已了。”天足气势再度猛变。
  
      剑红娘招架不住更为强大的气势,脸色一红,喷出一口神血,洒满大地。
  
      “在巅峰霸主面前,玄晶霸主以下皆蝼蚁!”他气势一震,将血观音和苏羽也笼罩其中。
  
      血观音脸色瞬间煞白,尽管有过几次直面巅峰霸主的机会,但在他们面前仍然毫无招架之力。
  
      “咦?你果然有些不同!”天足盯着风轻云淡矗立的苏羽,既有惊讶,也有忌惮。
  
      苏羽耸耸肩:“经常有人这么说。”
  
      “哼,不就是精通异族文字么?大概是你学会了一些奇怪的异族神术吧!”天足不以为然:“装神弄鬼还可以,在绝对实力面前就要现原形了。”
  
      “踏天!”他踏出一步,立刻汇聚成可怖的雄浑意境,碾压苏羽。
  
      在苏羽的感知里,似是天塌下来一样,令人神魂剧颤。
  
      苏羽淡淡笑了笑,褐色瞳眸逐渐化为银白色,并射出两道银色火焰。
  
      两道火焰融合为一,化为一只银色火鸟,啾的一声无视雄浑意境,钻入天足体内。
  
      天足猝不及防,体内迸射出无穷的银光。
  
      表情中浮现几番挣扎,便浑身一软。
  
      银色火鸟叼着他的灵魂飞了出来,飞回苏羽身前。
  
      前后不过一息,方才不可一世的禁卫领,转眼魂魄被拘禁!
  
      剑红娘错愕当场,如同梦幻。
  
      天足居然一个照面就被人擒住?
  
      望着苏羽的背影,她有种错觉,仿佛看到的是总阁主!
  
      天足惊恐交加:“你干了什么?这只火鸟是什么东西?”
  
      嗤——
  
      火鸟通体火焰闪了闪,烧得天足痛吼不已:“快住手!住手!”
  
      此火对灵魂有无与伦比的克制作用。
  
      “我问你答,我们离开后生了什么?”苏羽问道。
  
      天足略一犹豫,火鸟立刻释放出火焰,烧得他求饶不已:“我说,我说!你们刚走,总阁主就动星宿海文明所有力量,组建生灵联军,杀入古星,可结果……”
  
      他没有说下去,眼中闪躲。
  
      苏羽淡淡道:“我猜,结果是尸族早有准备,设下埋伏,生灵联军伤亡惨重,因为有你这个内奸,向尸族通风报信,对吗?”
  
      天足辩解道:“我,我没有……”
  
      “生灵联军现在如何?”苏羽道。
  
      天足忙道:“只是伤亡许多而已,他们在上面。”
  
      上面?苏羽仰头望了望,瞳孔微微缩了缩。
  
      被困在古星吗?
  
      “星宿海已经被你们全部占领了?”苏羽目光一寒。
  
      天足畏惧:“除了紫梦神竹,其余三域都被占领。”
  
      南海、北海和星辰阁,全被尸族占据!
  
      “几位皇者伤亡如何?”苏羽道。
  
      “除了杀帝皇者陨落外,其余皇者都无碍。”
  
      他死了?苏羽脸色微沉。
  
      一位天地皇者陨落非同小可,说明对方至少有足以灭杀天地皇者的强大存在或者神术。
  
      “谁杀的?”
  
      闻言,天足目露深深的敬畏:“蓝月!”
  
      “谁?”血观音走过来,狐疑道:“你说的蓝月,与星辰阁驱逐的蓝月,不是同一个人吧?”
  
      星辰阁的蓝月,在她眼中不值一提。
  
      “是她!星辰阁昔日成员,蓝月!”天足畏惧不已:“星辰阁被攻破,也是她的功劳,是她率领数位尸王屠杀星辰阁,将留守星辰阁的所有成员全部灭杀!红叶分阁的阁主,被她亲手凌迟处死,对分阁的其余人,也无所不用其极。”
  
      说到这里,天足哆嗦了一下,仿佛当日血腥而恶毒的场面浮现眼前。
  
      “我自问背叛同门,杀害同胞,可以用畜生形容,但和蓝月比起来,呵呵,我简直太高尚了,至少我都给了他们一个痛快,但蓝月,她的手段,令人指!”
  
      红叶分阁阁主忌惮苏羽,将与其有仇的蓝月驱逐。
  
      谁也没想到,蓝月会屠灭红叶分阁,还是以天足都胆寒的血腥手段,恶毒折磨死他们。
  
      “等等!蓝月何德何能,可以率领尸王?”血观音不信道。
  
      天足敬畏道:“你们离开太久,不知道也正常!现在的蓝月,不再是普通人了,而是尸皇白起的皇后,月皇后!”

看过《九龙神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