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巫神纪 > 第七章 挑战
姬昊拉开了院门,就看到了正不耐烦的抱着双臂,站在门前不断摇晃身体的姬武。

    ‘咔’的一笑,姬武傲慢的低下头,俯瞰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更是瘦弱了许多的姬昊,大摇大摆的说道:“姬昊,祭祖大典上,我会打死你!”

    姬昊抬头看着姬武,一歪嘴冷声笑道:“昨天吐血的是谁?想要打死我?先把嘴巴里的血腥味洗干净!”

    姬武咬牙切齿的看着姬昊,恨得眼珠都快跳了出来。当着这么多族人被打得口吐鲜血,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尤其是姬昊的修为比他弱了一大截啊,被实力不如自己的人打伤,姬武都没脸见人了。

    “该死的混蛋!”姬武愤怒的挥动着大拳头,作势要给姬夏一拳。

    一个女人轻轻巧巧的从姬武身后转了出来,随手一拨拉姬武的胳膊,牛高马大的姬武就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十几步,差点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姬武很是委屈的大叫了起来:“阿姆,我要揍这小混蛋!”

    “唉哟?小混蛋骂谁呢?”姬昊双臂抱在胸前,看着面前的女人直笑。

    姬武还要开口喝骂,站在姬昊面前的女人已经厉声呵斥,吓得姬武闭上了嘴。女人眯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起姬昊,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冷笑道:“挺俊俏的娃娃……和你阿姆一样俊俏,但是这细胳膊细腿的,小心哪天就被山上的野物弄折了。”

    姬昊也上下打量着这女人,她比青茯要高出一拳,和清雅、淡然的青茯相比,这女人无论身材还是气质都要火爆得多,雄伟挺拔的胸脯,圆润挺翘的臀部,嫣红湿润的菱角形嘴唇,水汪汪妩媚的一对儿杏花眼,女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犹如曼陀罗一样危险醉人的魅力。

    “能弄折我胳膊腿的野物,应该这世上还没有。”姬昊直愣愣的盯着女人雄伟的胸部,啧啧惊叹道:“倒是阿婆你要小心。黑水玄蛇部的那群混蛋,这些天经常过来骚扰,阿婆你要是被他们抢走了,一个晚上起码有一百个黑水玄蛇部的男人来喜欢你!”

    女人的脸色骤然难看。‘阿婆’?她像部落里那些脸上褶子能埋人的老太太么?更不要说,姬昊最后一句话太恶毒了。

    “混蛋!你敢这么对我阿姆说话?”站在一旁的姬武怒声咆哮,双臂一阵光芒闪烁,重盾和大斧再次飞出,被他紧紧握在手中。

    姬武浑身煞气四溢,他正要冲姬昊出手,姬昊身后突然冒出了一颗硕大的熊头。胖熊人立而起,犹如一座山站在姬武的身后,浑身三尺长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浑浊的眸子里散发出浓烈的杀气,嘴角不断滴落粘稠的涎水,一声不吭的直愣愣的盯着姬武。

    “该……该死的!”姬武好似被巨蟒盯上的蛤蟆,胖熊散发出犹如实质的气息锁死了他的身体,让他丝毫动弹不得。浑身僵硬的姬武踉跄向后退了两步,差点双腿一软坐在地上。

    胖熊虽然胖得厉害,但是他毕竟是姬夏的战兽,实力无限逼近大巫境的凶兽,他散发出的气息哪里是姬武这小小巫人能够承受的?

    “哼!”女人伸手一划,细细的手指前发出刺耳的撕裂声,强行将胖熊散发出的气息撕碎。她冷眼看着姬昊冷笑道:“小崽子,你毛长全了没有?就知道男人和女人的那点勾当了?嗤,青茯啊,妹子我登门拜访,你就让一个小崽子在这里胡搅蛮缠嘛!”

    ‘嗤嗤’一笑,女人的袖子里一片灰蒙蒙的烟雾喷出,向着姬昊的面孔喷了过来。

    姬昊闻到了刺鼻的药草味道,一眨眼的功夫,姬昊从中分辨出了腐骨草、断肠草、碎经草等七种剧毒药草的味道,同时还有另外几种毒花的气息太过于仓促,无法分辨出来。

    身形一晃,姬昊带起一道狂风向后急退。

    胖熊狂啸一声,嘴里喷出一道狂风,勉强挡住了灰色烟雾的侵袭。但是女人手指一挑,灰色烟雾化为两条长蛇,笔直的向胖熊的鼻孔钻了过去。

    “姜媱妹子,你知道的,我只会救人的药草,害人的药剂我是不懂的。”青茯轻声叹息着,大片绿色烟雾从屋子里喷出,瞬间裹住了两条灰蛇。‘嗤嗤’声不绝于耳,灰色、绿色雾气相互吞噬融合,很快就变成了无色无味的白烟随风飘散。

    姜媱的脸色骤然一变,她冷声笑道:“青茯,想不到你从大巫境跌落后,药剂上的本领还有长进了?”

    青茯没吭声,姬昊站在胖熊身后,拉着它屁股上的长毛不许它冲出去攻击姜媱,冷声笑道:“我阿姆就算巫力修为跌落了,她依旧是药剂一道上的天才,一心一意为族人治病解毒,药剂上的本领有长进,自然是应该的。”

    姜媱轻轻一笑,妩媚的向木屋里叫了一声:“姬夏大兄,妹子亲自登门拜访,你就让一个小崽子来应付我么?”

    姬夏没吭声,只有青茯清清淡淡的说道:“姜媱,你这是登门拜访,还是上门挑衅呢?有什么事情,等祭祖大典上摆开了说吧。就算你要和我比试药剂,也放在祭祖大典上如何?”

    姜媱‘嗤嗤’一笑,眼波流转中,她狠狠的向姬昊看了一眼,曼声说道:“那就依青茯你说的,祭祖大典上,我们姐妹一定要好好亲热亲热。毕竟,我家姬枢就要是火鸦部的战士首领了!”

    姬昊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沉声说道:“我阿爸姬夏,才是火鸦部的战士首领。”

    姜媱抿着嘴向姬昊嫣然一笑,细长的腰肢一扭,十指突然一划,带起几条墨绿色的寒光向姬昊抓了过来:“小家伙嘴挺硬的?你阿姆没教你要尊敬长辈么?”

    寒光呼啸,扑面而来的凌厉寒风逼得姬昊睁不开眼,姜媱的爪子还有数尺远,劲风已经在姬昊脸上磨出了浅浅的血痕。劲风中更有一股刺鼻的腥味袭来,姜媱的爪子上显然淬了剧毒。

    姜媱是巫祭,而且是实力突破到了大巫境的巫祭。

    姬昊睁不开眼,只能疾步后退。

    青茯突兀的闪身到了姬昊面前,她张开嘴,一颗拇指大小白色玉珠放出蒙蒙白光,从她嘴里喷出,重重的砸在了姜媱的掌心。

    姜媱怪叫一声,双手好像被火烧一样急速后退。贪婪的看了白色玉珠一眼,姜媱冷笑道:“木生珠?好宝贝……可惜青茯你的巫穴也被破了,你也是一个废物了。祭祖大典上,我等着你!”

    一把抓住姬武的肩膀,姜媱身体炸开,化为数十条火光迅速隐没。

    青茯张口吞回木生珠,纤细的身体微微一晃,嘴角一缕血丝突然垂了下来。

    姬昊睁开眼,看着青茯嘴角血迹,黝黑的眸子骤然变成了赤红色,然后迅速淡了下去。

    屋内传来了姬夏沉重的声音:“昊,肚子饿就进来把东西都吃了。”

    顿了顿,姬夏冷声道:“真欺负上门来了?真把我姬夏,当做废人了么?”

    姬昊没吭声,只是走回木屋,抓着白斑尯蟒大口大口的吞食起来。

    ***

    推荐票,推荐票,请给《巫神纪》多投推荐票咯!!!

    ;

看过《巫神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