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巫神纪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一意孤行
    盘古姆大6,但凡自家族群有虚影烙印在蒲阪这口大鼎上的山精水怪,哪怕他们相距蒲阪亿万里,哪怕他们没有见到这口大鼎,不知道这里生的事情,他们无不觉得心头一阵阵沉甸甸的莫名压力袭来,天地之间好似多了一层无形的枷锁,让他们喘不过气。天籁小『『说WwW.⒉
  
      这种感觉,就好像坐在火山口上,看似平静的火山口内蕴藏了可怕的力量,只要稍有行差踏错,就会有无量火焰从地而起,将自己烧得灰飞烟灭。
  
      山精水怪们战战兢兢不可宁日,蒲阪周边的人族却是喜笑颜开,一个个热血澎湃的欢喜鼓舞。
  
      自从帝舜主动退位,让一个莫名其妙的帝勖上台后,整个人族就是一片愁云惨淡、乌烟瘴气。帝勖的倒行逆施,他身边一群公孙氏败类的胡作非为,让蒲阪的人族心头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霾,所有人都觉得人族前途无亮。
  
      因为心头有了阴霾,所以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畏畏缩缩,所以浑身精气神都不由得衰败衰退,蒲阪的人族子民,哪怕是那些年轻力壮的青年,也都变得谨小慎微犹如**十岁的老人。
  
      帝舜在位,蒲阪人族如朝日初生、气势雄浑直冲天际;帝勖上位,蒲阪人族气势一泻千里、整个族群变得暮气沉沉、死气森森,俨然一副衰败凋零之状。
  
      偏偏这口大鼎立足蒲阪之后,无数蒲阪子民还有蒲阪周边众多部族的人族子民看到了这口大鼎,看到了大鼎中的铭文,看到了大鼎表面从盘古圣人开天辟地起始,人族先祖披荆斩棘、筚路蓝缕的往事,早已冰冷的心脏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热血在血管中奔涌,热情在胸膛中沸腾,蒲阪无数人族子民一扫前些日子的阴霾,一个个满脸红光的笑着,大声的赞颂着人族的先贤、圣皇,大声的赞颂着自家的先祖。
  
      若有修成了法眼的大能站在高空望向蒲阪,在大鼎落下之前,蒲阪上空一片乌云弥漫,此刻却是一道红光冲天而起,辉煌炽烈不可一世的红光照耀周天,映得漫天通红。
  
      一道道强大、凝炼的人族念力冲上虚空,化为一道道肉眼依稀可见的流光不断注入大鼎。
  
      ‘嗡嗡’轰鸣声不断从大鼎中传来,大鼎得到亿万人族子民信念加持,逐渐有一道恢弘之光喷薄而出,大鼎对异族的镇压之力变得越宏大、镇压的疆域范围越广大。与此同时,大鼎和亿万人族子民心念相通,但凡见到这座大鼎的人族子民,都觉得这口大鼎就矗立在自己的心头,让自己的心境变得无比的稳定、坚固,外力再难动摇分毫。
  
      人族,拥有无穷创造力、拥有庞大群体基数的人族,只要人族的信仰不动摇,人族就是盘古世界最强大、最可怕、拥有最强潜力的族群!
  
      姬昊站在大鼎的一支鼎耳上,他感受到无穷无尽的人族念力呼啸着汇聚成河,大河汇聚成海,海啸巨浪一般的念力不断涌入大鼎。此刻他的气机和大鼎相连,这股庞大的念力化为一道澎湃沸腾的热流淹没了他的分身,姬昊留在天庭的本尊也感受到了这股强大不可思议的热力。
  
      纯粹、厚重、朴实、温和,人族子民的念力犹如一座座厚重的大山,绵延亿万里,没有锋芒毕露,却坚固无法摧毁。
  
      姬昊盘坐在神宫中的本尊笑了,这股浩浩汤汤破空而来的热力注入了他的神魂空间,屠灵尊主留在他神魂空间中困扰他多时的神魂风暴突然平息,大量的神魂碎片出尖锐的哀鸣声,在这股热力的冲刷下以百倍、千倍的度在急崩解。
  
      姬昊有盘古钟,有一量劫的圣人法力,有无量天地功德,有大道磨盘无上道法……
  
      这一切的力量联合在一起,对这些血色的神魂风暴也只能慢慢的磨灭、慢慢的摧毁。偏偏无量人族念力汇聚成海,自然激的热力一次冲刷,就将这些难缠的血色神魂风暴打得溃不成军。
  
      妙哉,伟哉,委实不可思议!
  
      无数弱小的人族子民,他们的信念力量居然如此神妙、强大,不愧是盘古世界气运之主!
  
      感受着神魂空间中急崩溃的血色神魂风暴,姬昊本尊不由得放声大笑,这些神魂碎片的崩解,让他的道胎变得越来越强大,他对大道的感悟越精深,他的道行、法力也在水涨船高!
  
      站在大鼎一支鼎耳上的姬昊分身也放声大笑起来,他用力的捶动鼎耳,大鼎出高亢的轰鸣,一**雄浑、炽烈的力量席卷天地,和亿万人族的欢呼声遥相应和,震得天地间霞光万丈、一切邪祟都被席卷而空。
  
      敖昊等出战救援的龙族也出了高亢的龙吟声,他们身上屠龙秘术带来的邪毒在急的崩解,伤势在快的愈合。他们感受着地面上那犹如海啸一般的人族欢呼声,他们出的龙吟声不是因为惊喜,而是因为惊骇!
  
      渺小的人族,居然能有如此声势!
  
      饶是大家都是盘古苗裔,敖昊等龙族战士也不由得为人族突然爆出来的这股可怕的力量耸然动容!
  
      同样神色大变的还有站在行宫中的帝勖,他呆呆的倾听着四面八方无数‘蝼蚁子民’出的欢呼声,感受着虚空中那犹如海啸一般奔涌的无形巨力,他感到自己的宝座似乎都在摇摇欲坠!
  
      “这群该死的贱种,他们怎敢如此?没有我的命令,他们怎敢欢呼?怎敢欢笑?他们怎敢不对我欢呼?他们怎敢不是为了我而欢笑?”帝勖歇斯底里的怒吼着:“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想要造反么?他们怎么敢?他们是反对我么?他们一定是在反对我!”
  
      手中金戈猛地一刺,随手将身边一名跪在地上的侍女刺死当场,帝勖厉声喝道:“传我命令,召集所有愿意服从我命令的兵马,消灭所有悖逆我的人!无论他们出身哪个氏族,出身哪个部族,是否圣皇后裔……不服从我的,全部杀掉!不论男女老幼,全部杀掉!”
  
      行宫密室中,十几位道人盘膝而坐,他们听到了帝勖的命令,却丝毫没有制止他的意思。(未完待续。)

看过《巫神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