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巫神纪 >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龙生……九子?
    聚精会神,不敢有任何大意,姬昊分身化身火海,将巫弼整个困在了里面。
  
      盘古钟发出一声声轰鸣,放出道道混沌之气,将方圆百里的虚空裹得和茧子一般,巫弼一次次的挥刀重击,血色刀光对龙族有着无比恐怖的杀伤力,却始终无法奈何姬昊分毫。
  
      缠斗了许久,在囚牛和敖白的呵斥下,规模庞大的龙族大军远远的布下了一座禁锢大阵。这些龙族战士不敢近前和巫弼厮杀,他们只是掀起了漫天碧波,重重叠叠的水波叠加在一起,化为一个硕大无朋的巨大囚牢,将姬昊和巫弼纠缠的战场裹在了里面。
  
      一丝丝阴柔至极、无形无迹的寒气从水波囚牢中悄然透出,姬昊没有受到这座龙族禁锢大阵的半点儿影响,但是不知不觉中,巫弼挪动闪烁的速度越来越慢,他身上逐渐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片,更有一层极其细碎的电光在他身体表面浮现。
  
      数十名负责掌控大阵的古龙王突然齐声呐喊一声,数以万计的龙族战士齐齐喷出一道电光,无数条电光汇聚在一起,骤然凝成了一条头发丝一样细小的电光狠狠劈在了巫弼身上。
  
      龙族恨急了巫弼,对他手中的血色长刀却又忌惮无比,这一击他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丝毫没有留手。看似细小的电光猛地爆开,无数条可怕的电流横扫周边千里虚空,无数条电光狠狠的轰在了盘古钟上,直震得盘古钟‘咚咚’作响。
  
      姬昊分身修为不够,饶是有盘古钟护体也被震得风中落叶一般翻滚着飘走。
  
      被龙族大阵锁定的巫弼则是惨嚎一声,他的大半个身体直接气化湮灭,只有一颗头颅和大半截脖颈勉强维持完好,手中血色长刀被电光不断轰击,打着旋儿向一旁飞出去老远。
  
      “夺下他!”搂着重伤的敖白,囚牛脱不出手去争抢这柄血色长刀,他急忙大吼了一嗓子。
  
      龙族大阵中,一条背生双翼体长千丈左右的应龙长啸一声,他身体一晃化为人形,背后一对儿巨大的翅膀急速的拍打着,身体荡起一条残影瞬间穿梭虚空,弹指间就到了血色长刀旁,一把握住了刀柄。
  
      姬昊分身好容易稳住了身体,他定睛看向了出手抢夺长刀的应龙,突然他看到那血色长刀的刀柄怪异的蠕动起来,应龙的手掌刚刚握住刀柄,就有无数尖锐的血色倒刺从刀柄中骤然冒出。
  
      应龙密布着细小龙鳞的手掌被血色倒刺轻松刺穿,血色长刀微微一颤,就听应龙嘶声惨嚎,他的一条手臂骤然变得干瘪枯萎犹如万年木乃伊一般。
  
      巫弼仅存的那颗头颅嘶声尖笑起来:“天下人都能使用这柄刀,唯有你们龙族的摸不得。谁摸,谁就死!”
  
      囚牛、敖白还有无数的龙族战士齐声咒骂,手掌被血色倒刺穿透的应龙嘶声哀嚎着,凄厉的吼声中充斥着无穷尽的痛苦和绝望。难以想象,是何等剧痛才能让一头骄傲、狂野的应龙发出这样的吼声。
  
      巫弼尖锐的笑着,头颅化为一道黑气急速冲出,瞬间没入了应龙的七窍。被血色长刀吸附手掌的应龙毫无反抗之力的看着巫弼没入自己身体,随后他魁梧高大的身躯也快速的干瘪塌陷了下去。
  
      短短一个呼吸间,一头年龄超过三万岁的古应龙化为大片灰尘飘散,吸收了应龙体内大半精血,一团黑气弥漫,巫弼在狞声怪笑声中重新凝聚了魔体,反手一把抓住了血色长刀。
  
      “这刀,果真不错……嘻嘻,你们龙族在这刀面前,简直就和一群鸡崽子没什么两样。”巫弼高高举起血沉沉的长刀,面孔扭曲的向着四周面色惨淡的龙族战士狞笑道:“龙族?嘿嘿,屁!”
  
      囚牛、敖白气得脸色发青,敖白转过头去看着姬昊厉声喝道:“姬昊……助我族夺下这柄……”
  
      敖白的话还没说完,囚牛突然大吼一声,搂着重伤动弹不得的敖白向前猛的一扑。囚牛这一扑直接破碎了虚空,在高空中撞开了一个直径百丈的空洞,下一瞬间他就从姬昊的身边冒了出来。
  
      “孩儿们当心……闪开!”囚牛的话刚刚出口,刚才站在他身边的十几头龙族将领就齐声哀嚎,身体打着旋儿向一旁飞了出去。他们身上同时出现了深达内脏的惨厉伤口,大片血水不断从伤口内喷出。
  
      “嘿,嘿嘿,嘿嘿嘿!”
  
      怪异的笑声传来,淡淡的黑色水雾弥漫开,一条扭曲的十几丈高的人影在黑色水雾中缓缓浮现。巫弼拎着血色长刀一个闪身到了那高大的人影旁边,皱着眉头看着那人冷喝道:“不是说好了,你们瞅准了机会给他们一个狠的,起码也要歼灭龙族大半势力才行么?这么着急现身,做什么?”
  
      黑色水雾逐渐弥散开来,水雾中的魁梧身影怪声怪气的说道:“看见他们,就忍不住出手了……囚牛,赑屃……嘶,好想咬断你们的脖子,畅饮你们的血浆,挖开你们的胸膛,把你们的心脏当点心!”
  
      姬昊分身额头的道眸突然张开,一道金光喷出,狠狠击打在了淡淡的黑色水雾上。
  
      ‘嗤嗤’声中,黑色水雾被高温金光蒸发,金光击打在了黑色的身影上,被他用一只手掌轻松的挡了下来,但是水雾散去,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个人影的模样。
  
      通体黑色鳞甲,那种死气沉沉的黑色,犹如霜雪覆盖下的黑色戈壁滩的那种黑色,黑暗无光、死气沉沉,让人心头沉甸甸的黑色。黑色的鳞甲,龙头而人身,龙头上有十几根修长的龙须子,额头上的龙角和囚牛、敖白头上的多枝桠的鹿角不同,而是尖锐的圆锥状角。
  
      囚牛、敖白额头上只有一对儿龙角,这厮的额头上却矗立着六根尖锐的、散发出黑色寒光的尖角。
  
      不仅如此,这厮的肩膀、手肘、手腕、膝盖、脚踝处等等重要关节处,都有尖锐的黑色骨刺生出。
  
      大体上这厮看上去和半龙半人形态的囚牛、敖白相差仿佛,但是他整体气息却格外的狰狞、凶狠。
  
      若说龙族是瑞兽,那么这厮就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大凶之兽、大灾之兽。
  
      “噬心……你这杂碎什么时候溜出来的?”囚牛、敖白同时怒骂了起来。
  
      “唷……连句大哥都不叫么?囚牛,赑屃,嘿嘿,当年没揍死你们,真是太可惜了。”
  
      姬昊愕然……噬心?‘大哥’?(未完待续。)

看过《巫神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