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章 三国民兵1级
    昏昏沉沉中,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随着意识逐渐恢复清醒,昏迷前的记忆不断在脑海中闪现。

    “刘广亮!”眼睛霍然睁开,刺眼的光线让他泪水不自觉的往外涌,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同时手搭凉棚,朝四周看去。

    随着视线逐渐恢复,李轩脸上愤怒的表情逐渐被惊讶所代替,此时的他,正站在一座古朴而雄伟的城池之上,放眼往城下看去,这座城墙,少说也有十层楼那么高,自城墙往下看,依稀能够看到下方城门口的位置负责守卫城池的守卫,从这里看去,像极了一排排蚂蚁。

    “影城吗?”这是李轩意识清醒后的第一个念头,李轩也没听过那座历史影城有十层楼这么高的雄伟城池当背景的,不过他虽然听说过影城的存在,但毕竟没有身临其境过,大多是在电视上看过,无法做出准确的估量。

    “嘿,哥们儿,这是哪儿?”有些摸不着头绪的李轩扭头看向一个古装打扮,手中攥着一把叉子的汉子,胳膊顶了顶对方问道,看打扮,不像什么战士,倒像是一个农夫,手中那把叉子更像是一把粪差,究竟是哪个穷逼剧组,连装备都寒碜成这样?

    但随即,李轩愤怒的发现,自己的打扮跟眼前这位农夫大叔打扮竟然惊人的相似,粗布麻衣,手中也是一杆两角叉,脑袋上还裹着一条汗巾,难道自己昏迷期间,被人当成临时演员给带到这里来了?

    农夫大叔神色漠然的看向李轩,李轩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形容这张脸,中规中矩,没有一丝活力,粗糙的脸庞上,带着一种沧桑感,但这些都不是重点,李轩惊讶的发现,在对方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灵性。

    灵性这个词有些飘渺,但只要是个活人,哪怕是个瞎子,眸子里也会带些色彩,或欢乐,或悲伤,哪怕是冷若冰霜也好,总会有一种让人感觉是同类的灵性,但眼前这位汉子的眼神,让李轩有种难言的感觉,就像面对太平间的尸体一样。

    对着一个活人,却生出一种面对死人的感觉,这种感觉无疑很诡异。

    “军机重地,不得喧哗。”农夫木木的看了李轩半晌,直到把李轩看得浑身发毛,才用一种机械的声音对李轩说道。

    并不是说对方的声音如同金属摩擦一样难听,而是对方的话语中没有丝毫语气存在,就像将一句话拆成一个个字然后依次说出来一样,那感觉,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不管问几次,回答都大同小异,不信邪的李轩又问了问另外几名同样打扮的农夫,依旧是同样的回答,这个时候,就算再蠢,李轩也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头了,想要转身离开,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的双脚就像在这里扎了根一样,根本不听大脑的指挥。

    “什么情况!?”李轩只觉得背后一股凉气冒起,迅速扩散向全身,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可是这具身体却仿佛不受自己大脑控制一般,连这个本能的动作都无法做出,在外人看来,还是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与周围的农夫根本没什么区别。

    突然,李轩感觉脑海一热,同时一道信息钻入脑海:

    宿主:李轩

    性别:男

    职业:民兵1级

    属性:力量1,体质1,敏捷1,精神1

    天赋:唯一型隐藏天赋——帝王金龙,可通过击杀特殊人物,获得其龙气成长

    当前位面:混乱三国

    位面任务1:成功通过一场战役,并存活到最后,成功奖励位面兑换点200

    位面任务2:成功进化成为一名真正的将领(备注:本位面为0级游戏位面,普通兵种和人物没有任何智慧,想要获得真正的自由,只能努力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将领,才能挣脱命运的枷锁);成功奖励位面兑换点500,天赋帝王金龙等级+1

    位面任务3:加官进爵,任务奖励将视最终官爵而定。

    什么意思?

    李轩心中闪过一抹不安,虽然不知道眼下发生了什么事,但以李轩多年游戏经验来看,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不妙啊!

    民兵是什么?

    运输粮食器械,战斗的时候拿来消耗敌人的箭矢,即使最终胜利,也是十不存一,如果不幸战败的话,更是拿来丢弃的兵种,绝对是骨灰级的炮灰,什么是炮灰?有些游戏经验的人都知道,就是在战斗中一召一大把,每次战斗都会变成灰灰的那种。

    至于升级成为将领?

    哈,虽然任务中提出来就一定有可能,但一个炮灰中的炮灰最终升级成一名将领,这个几率有点悬,中**彩的话或许会容易点。

    “呜~呜呜~呜呜~”

    就在李轩对着脑海中那些信息莫名其妙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悠长的号角声,李轩疑惑的回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但就在这时,耳旁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破空声,还伴随着几声什么东西被割裂的声音。

    “噗~噗噗~”

    好像有什么液体溅在了脸上,粘粘的,热热的,站在他身旁,那名死人脸的农民大叔,这一刻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胸口还插着两根箭杆,鲜血不住的从箭杆与身体的缝隙中喷溅出来。

    李轩有些发呆,本能的认为这是假的,但那股扑面而来的腥气,地上那一滩还冒着热气的血液以及那到死都不知道名字农夫一脸呆滞的望着天空的表情,无一不告诉他,这一切的真实性。

    “嗡~”

    就在李轩发呆的时候,空气中传来一阵嗡鸣,仿佛蝗虫过境的声音,同时一片黑影,笼罩了整个城头,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在城头,李轩的视线中,那些之前还像标枪一样敬岗爱业的民兵们,此刻已经乱作一团,没头苍蝇一样在宽阔的城墙上乱跑,最后挤成一团。

    “噗噗噗噗~”

    密集的利箭入肉声中,李轩呆滞的看着挤成一团的大批民兵被密集的利箭无情的洞穿身体,冰冷的尸体无力的倒地,鲜血很快汇聚成一条腥红的溪流,泥泞了整个城墙。

    一阵难言的恶心感和恐惧感在心中纠缠在一起,生于和平年代的他,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李轩觉得喉咙有些发痒,想要呕吐,但身体却无法做出这种反应,只能呆呆的像根木桩一样站在那里,无神的看着眼前人间炼狱般的场景。

    “嗡~”

    那如同蝗虫过境一般的声音再次升起,李轩心头打了个颤,终于回过神来,同时惊喜的发现如同生根一般扎根在地上的双腿这一刻竟然能动了,来不及多想,就地一滚,滚到了城墙垛下面,下一刻,密集的箭杆如同稻草一般倒插在城墙的地面上,最近的一根,距离他的脸庞不过一尺,甚至能够感受到箭杆不甘的在空气中震颤。

    李轩不敢抬头张望,甚至不敢动一动,只能如同一只鹌鹑一般瑟缩在城墙垛的后面,奋力的往进挤,恨不得将自己挤进城墙垛里。

    一拨又一拨密集的箭雨不断地攒射在城头,李轩也不知道持续了几波,破空的箭雨才渐渐地稀疏起来。

    “呜~呜呜~呜呜~”

    又是一阵抑扬顿挫的号角声,李轩听到一阵整齐而沉重的步伐声,惊慌中,不忘回头看去,正看到一队队身披薄铁甲,一手持刀,一手持盾的士兵排着整齐的步伐迅速朝前线走来,那整齐的步伐,带着一股莫名的律动,仿佛每一步都踏在自己心脏上一样,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让李轩连呼吸似乎都迟滞了几分。

    “嗡~”

    又是一波箭雨袭来,但跟之前的民兵不同,这些刀盾手从容的将大盾举起,在城墙上迅速汇聚成一块,形成一片密不透风的盾阵。

    李轩只觉得眼前一暗,接着就是一阵叮叮当当密集的声响,应该是箭簇撞击盾牌的声音,然后眼前一亮,这些刀盾手竟然主动撤去了盾阵,让李轩心中不由一阵紧张,不过初期的恐慌之后,胆子也大了不少,虽然还有些惊慌,但至少没有像鸵鸟一样将脑袋抱在怀里缩成一团。

    此刻李轩的位置不错,是一个射击死角,箭雨无法波及到这里,此刻还有闲心去观察情况。

    一队队手持弓箭身披薄甲的弓箭手不知何时出现在刀盾手的后方,面无表情的弯弓搭箭,也不瞄准,对着天空就是一阵狂射,无数箭矢迅速在天空汇聚成黑压压的一片,当达到最高点时,如同一道道细小的流星一般向城池的下方呼啸而去。

    刀盾手+弓箭手,简单的配合却是许多战略游戏中最经典的配合方式。

    李轩此刻大脑恢复了正常,在确定生命暂时无忧之后,看着城墙上的部队有条不紊的对敌人进行还击,李轩狠狠地吸了几口夹杂着腥气的空气,这他么到底是什么世界,普通弓箭手竟然能把弓箭射到十层楼这么高,还保持着那样恐怖的威力?

    如果真的是游戏的话,那按照惯例,双方对射之后,接下来就该肉搏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李轩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可惜这身体不知怎么回事,虽然能够做一些简单的动作,但像打颤这么高难度的细微动作却无法通过肢体表达出来,在外人眼里,他还是一个呆呆的民兵,不过现在李轩也顾不上想这么多了,有了这个念头,他突然感觉这城墙其实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看过《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