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十二章 冲突
    “误会?”k哥转头,看向陈金云,一脸玩味的冷笑道。

    “是啊,一场误会,和气生财吗?以后k哥要有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尽管开口吩咐,绝对……”

    “啪~”

    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陈金云的话,k哥甩了甩手,看着一脸不解中带着一丝愤怒的陈金云,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k哥有事会用的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

    “啪~”

    同样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k哥嚣张的叫嚣,只是这一次比之前的更响亮,力道自然也更大,只是被打脸的却不是陈金云。

    k哥捂着瞬间大了一倍的脸颊,脑袋有些发蒙,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就在三天前,这张脸的主人还被他打得奄奄一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敢在自己的地盘动手,而且没有丝毫的留情。

    短暂的发蒙过后,屈辱愤怒的感觉瞬间将脸上不断传来的痛楚覆盖,眼中闪过一抹凶厉的神色,有些漏风的嘴艰涩的道:“小子,你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李轩悠然自得的收回了巴掌,在陈金云惊骇以及周围一众小弟呆滞的眼光里,冷哼道:“大家都很忙,没空在这里听你废话,把刚子给我交出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嗯,另外,我兄弟这耳光可不能白挨,来个十万八万的当做补偿吧。”

    “k哥,别动怒,我这兄弟这两天刚刚失恋,精神有些不正常,您别跟他一般见识。”陈金云此刻有些后悔带李轩一起来了,看着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的k哥,连忙掏出烟,恭恭敬敬的递上去,不过,就连陈金云也清楚,今天这事儿,想要善了怕是难了。

    “滚开!”粗暴的拍开陈金云递过来的烟,正当k哥准备再赏对方一个耳光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一只大黑脚丫子,狠狠地踹在他脸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踹翻个跟头。

    “给我打!往死了打!”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话来点缀了,道上混的,讲的就是一个面子,可今天,k哥的面子不但被李轩一个学生给打了,而且还被毫不留情的丢在地上狠狠地**了一番,这口气要是都能咽下去,那他k哥也不用再在道上混了。

    六个混混此刻已经成扇形将李轩两人围在中间,正待动手,眼前突然一花,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过程比k哥想象的还要快,不过结果却与他想象中的背道而驰,k哥甚至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六个气势汹汹的小弟就惨叫着飞跌出来,吧台被撞出一个大洞,一个小弟头下脚上的镶嵌在酒柜中,酒瓶被撞碎了不少,其中更有几瓶连k哥平时都舍不得喝的好酒,此时却跟廉价的自来水一般流了一地。

    不过此时,k哥却已经顾不得心疼那些酒了,此时看向一步步逼向自己的李轩,就像在看一个恶魔,双方的关系,似乎在瞬间掉了个个。

    陈金云呆滞的看着李轩一脸淡漠的走向惊慌失色的k哥,那种感觉很陌生,是他从未在李轩身上感受到过得感觉,就像一个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将军,又像一个掌控人间一切的人间帝王,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生命在对方眼中与蝼蚁无异,就连他,此刻看着李轩的背影,都不禁生出一股渺小的感觉。

    “我说过,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刚子在哪?放人。”低头俯视着这个一脸惊恐的混混头子,一只脚很自然的踩在对方偷偷摸向腰间的右手,李轩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杀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k哥将脸瞥向一边,作为一名有节操的混混头子,即使形势不如人,他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出一个混混头子应该有的骨气。

    “喀嚓~”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声伴随着k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李轩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如同魔咒般清晰的传入所有人耳中:“也就是说,你没用了?那现在是不是该算算我们的旧账了?”

    算账?

    陈金云眉毛一跳,虽然不知道这k哥跟李轩之间有过什么过节,不过以他对李轩的了解,那得势不饶人的性子,这k哥怕是有苦头了。

    “那天,打我打的很爽吗?几天不见,变胖了不少,来,让小弟帮您整整容!”李轩说着,也不等k哥反应,反手一巴掌,一声响亮的耳光声中,原本另一半完好的脸面也高高肿起来。

    “呦,不怎么对称呐,不好意思,k哥,这是小弟的失误,来,我再帮你整整。”说完,右手再次高高扬起,作势欲打。

    “够了,我错了。”间不容发之际,k哥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气,双手抱头,跪在李轩面前,声音中已经带上了哭腔:“大哥,老大,你是我祖宗,小弟知错了,你的朋友真的不在我这儿。”

    混混是种现实而矛盾的生物,特定条件下,他们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活,但大多数时候,他们也只是一群欺软怕硬的社会渣滓,对付普通老百姓,他们会耀武扬威,但同样,他们也颇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真谛,平日里他们把面子看得比生命都重要,但真正遇上无法匹敌的敌人时,所谓的面子却会被他们像最不值钱的垃圾一样丢弃。

    李轩疑惑的看向陈金云。

    “人是他们抓的没错。”看到k哥低头,陈金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他还真怕这混混头子死撑到底,世界太疯狂,现实变化的太快,让他一向自认为迅速的反射神经有些跟不上现实的节奏,原本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在来之前,已经有了几套腹稿应对,但现在,原本准备好的几个计划还没有施行就已经在李轩这种近乎野蛮的行为下宣告流产了,让他松口气的同时,心中也生出几分难言的别扭感。

    “k哥,你说我该相信我兄弟呢?还是该相信你呢?你让我很为难呐。”李轩点点头,转头看向面色因痛苦而扭曲的不成样子的k哥,脸上带着一丝毫无诚意的无奈表情,同时目光却不怀好意的打量着k哥那肿的面目全非的脸。

    “真不关我的事,我也只是个跑腿的。”看着李轩那不怀好意的目光,k哥快哭了,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横了,但至少还讲点道理吧,但眼前这个学生仔,根本没有丝毫道理可讲,而且下手贼狠,k哥到底是多年老油子,知道遇上这种人,你越犟,只会吃更多的苦头,当下竹筒倒豆子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k哥看似风光,但在楚华市地下世界的圈子里,也只是个跑腿看场子的货色,上不了大场面,这次的事,是道上一位大佬的公子看上了雷刚的女友严玉,这两年国家打黑打的严,一开始也不敢过分,只是想凭正规手段博取佳人芳心,奈何严玉和雷刚感情不错,加上这小子风评不怎么好,屡次遭拒绝之后,耐性也逐渐磨光,最后想出了这个损招。

    而k哥这一伙人正是背后这位公子的马前卒,说是跑腿的也不为过。

    这位黑公子倒也煞费苦心,查过雷刚和严玉的背景,都是普通工薪阶层家庭,十万块,别说他们一个学生,就是两家一起,急切间也凑不出这么多钱来,而即使对方报警,十万块的敲诈案也引不起上面的注意,稍微活动一下就可以轻松化解,反而对方不得不考虑他们的报复,这也是他们敢这样肆无忌惮扣人的原因。

    “嘶~”陈金云倒抽了一口凉气,即使他长袖善舞,但平日里接触的也大都是学校里的一些人物,谁能想到,这一次背后的人来头这么大,如果只是k哥之流,他还能想办法解决,但事情关系到这样的大人物,而且对方的目的显然不是那十万块钱,这就让他有些犯难了。

    “老三,你先回去吧。”李轩悠然的为自己点上一支烟,回头看着一脸阴晴不定的陈金云道,这件事,显然已经超出了陈金云的承受范围,如果是以前,遇上这种事,李轩也只能缩卵了,不过现在,心中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一般。

    “轩子,你……一起回去吧,这事儿再商量商量,我还有些朋友,说不定能帮上忙。”作为李轩三个室友中关系最铁,同时也最了解李轩的陈金云,一看李轩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连忙说道,现实就是这么无奈而残酷,有些事,尽力就好,把自己搭进去,就有些蠢了。

    “放心,我有分寸。”李轩摆了摆手,对趴在地上,脸上露出解气笑容的k哥道:“你,跟我进来,有些事我还要好好了解了解。”

    “轩子……”看着李轩头也不回的背影,陈金云张了张嘴,最终却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转身离去,只剩下一脸愕然的k哥以及满地装死的小弟面面相觑,直到李轩再次出声招呼,才苦着一张脸,挪着龟速般的步子跟着李轩朝吧台后方的休息室走去,那表情,就像古装剧中即将上断头台的死刑犯一般,要躲悲惨有多悲惨。

看过《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