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五章 阵营任务
    似乎看出了李轩的疑惑,卢植笑道:“这件事情,我跟玄德以及军中大将都曾商议过,想要找到一个即可攻破广宗,又能将伤亡降到最低的计策,可惜……”

    “那卢帅为何找我?”李轩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卢植。

    “子扬,慎言!”卢植身边的男子微微皱眉,看向李轩的目光里,第一次透出一丝不满之色。

    儒家讲究尊卑贵贱,在这个独尊儒术的年代,贵贱尊卑早已融入这个时代人的骨子里,李轩这种态度,面对的更是当世大儒,名动天下的卢植,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

    李轩没有理会,而是继续看着卢植,他虽然从小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但接受的教育却是讲究人人平等的现代教育,甭管这种观念是否真的实现,但这种观念,却已经融入了那个时代所有人的骨子里。

    他尊敬卢植,不止因为他的地位和声望,更敬佩他的能力和心胸,但心底深处那份骄傲,让他无法如旁人那般卑躬屈膝。

    “玄德,无妨。”卢植挥了挥手,止住了男子的话头,目光微笑着看向李轩道:“宗盛去世前,曾跟我说过,子扬有大才,不但精于练兵,对于兵法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这月余以来,子扬表现虽平平无奇,但每战最后,所部伤亡最低,却是杀敌最多的一曲,卢某虽然迂腐,但也想效仿一回先贤,礼贤下士一回,只是不知子扬有何可以教我?”

    作为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把话说到这份儿上,用现代的话来讲,已经很给面子了,李轩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目光扫了一直站在卢植身前的男子,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就是刘备?不像啊。

    很好的将眼底那份兴奋中夹杂着疑惑以及淡淡杀机的神色隐去,沉吟了一番道:“不知卢帅可曾听过一句话?”

    “何话?”卢植饶有兴致的看着眼中闪烁着莫名光芒的李轩,这种光芒他很熟悉,年轻时的自己也曾有过,不过对于李轩的话更好奇。

    “最坚固的城池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李轩一边整理着思绪,一边缓缓地说道。

    “呜~”卢植轻锊着胡须,细细的品味一番,点头笑道:“话语虽然粗鄙,却一语道破兵法之玄机,与先贤上兵伐谋之论不谋而合,却不知道是哪位奇人所说?”

    “呃~是卑职在一部残书中看到的,只是书页已经残缺不全,书名也没了,不知出处。”李轩摇了摇头道。

    “却是有些可惜了。”卢植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目光却饶有深意的看了李轩一眼,这番话可说是漏洞百出,作为当世大儒,卢植涉猎之广,用博览群书来说也不为过,而且卢植对先秦乃至更早的文体都有所研究,却没有一种文体附和,找不到出处,那就是眼前这位少年英才所说了,对于李轩,更多了几分重视。

    李轩也没有在意卢植是否识破自己的谎言,继续道:“只要我们能够挑拨城内黄巾贼子内乱,相互攻伐,广宗城自能不攻自破。”

    “谈何容易?”立在一旁的刘备摇头否定道:“张角虽未逆贼,却极善蛊惑人心,如今广宗城更是逆贼巢穴,军民一心,此前我等也并非没有试过此策,却均以失败告终,平白折了不少细作。”

    “没有内乱,就给他制造内乱,没有矛盾,我们可以给它制造矛盾,计策本身并无高下对错之分,而在于方式时机是否恰当。”李轩摇了摇头,脑海中思绪也逐渐清晰起来。

    在这军营中,李轩绝对是最迫切结束这场战争的人之一,这段时间以来,脑海中也想过不少应付眼下窘境的法子,如今被卢植点名问话,初期的紧张不适之后,随着思路渐渐清晰,之前那些想法也在脑海中快速的串联起来。

    “不知子扬有何妙策?”卢植鼓励的看向李轩。

    “轩乃一介武夫,妙策没有,不过平日没事,倒是琢磨出一些法子,或许可以给卢帅提供一些思路。”

    “好,子扬快快道来,若真可行,破贼之后,我必向朝廷保举,记你一功!”卢植笑看着李轩道。

    “嘀~恭喜宿主触发阵营任务——剿灭黄巾,成功助卢植击破广宗,任务期限1个月,任务成功,奖励宿主功勋100w,本位面声望2000,军阶提升,并获得本位面特殊人物卢植好感;任务失败,朝廷将派出董卓接替卢植职务,并扣除宿主本位面声望200。”

    脑海中响起系统的提示声,李轩微微一笑,随着思路的清晰,加上系统的提示,心态反而平淡下来,侃侃道:“张角如今所依仗者不外乎三点,其一,广宗城坚城之利,就算我军强行攻打也必损失惨重,此乃地利。”

    李轩缓缓地伸出两根指头道:“第二,刚刚截获我军大批粮草,短时间内不会出现粮食短缺之威,可以跟我们打消耗战,而冀州乃黄巾最猖獗之所,张角信徒更是遍布冀州,战事拖延越久,对我军越是不利,此谓天时。”

    “第三,广宗乃黄巾老巢,城内百姓大都是太平道信徒,可谓军民一心,此可谓人和!”

    李轩目光渐渐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贼酋尽占天时、地利、人和,对我军可谓极为不利,若想翻盘,必须设法扭转我军劣势,此处乃冀州,黄巾大本营,想要翻盘,必须逆转天时、地利、人和,我军方有胜算。”

    刘备闻言蹙眉道:“将军之前不是也说,此处乃黄巾发源之地,百姓无知,受逆贼蛊惑,人心向贼,如何利用?”

    李轩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扭头看向卢植道:“卑职听闻,最近冀州各处黄巾听闻广宗被围,正在从各处疯狂涌来,我军有不少兵力被这些蜂拥而至的黄巾拖累。”

    “不错。”卢植苦笑着点点头道:“我大军号称三十万,实则有大半被拖在外围,阻截各路黄巾贼兵。”

    “既然他们如此急切,卢帅何不让开一条通道,放他们过去?”李轩笑道。

    “荒唐!”刘备眉头一蹙,摇头道:“如此一来,岂不反而助长了贼军气焰?”

    “玄德公莫要将一城一地得失看得太重,凡事自有其两面性,冀州各路黄巾云集于此,那其他各处城池守备必然空虚,若我军此时派出一路精兵,将各处城池收复,再将各城粮草运出,一来可解我军粮草之危,二来吗,第一时间赶来的,必是张角心腹,若他们固守城池,与张角守望相助,无形中就形成一张大网,让我军成为一支孤军,但这些人一走,留下来的,未必全部忠诚于张角,若能降服一部分,变成我军助力,则张角天时之利不复存在。”

    “妙!子扬先生实乃大才!”刘备眼中闪过一抹惊异,抚掌笑道。

    “不止如此。”李轩摇摇头,反问道:“敢问卢帅,被贼酋劫走的粮草,够做我军几月军粮?”

    “虽然被烧了大半,却也足以支撑我三十万大军三月用度。”卢植苦笑道。

    “那若是六十万大军呢?”李轩继续问道。

    “这,节俭一些,或能支撑两月。”卢植沉声道。

    “若是百万大军又当如何?”李轩继续追问。

    “不出一月,必然粮尽!妙!妙!妙!”卢植乃当世有数智者,或许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李轩接连提示,很快想通其中奥妙,忍不住连说了三声妙,同时抚掌笑道:“如此一来,人和尽去,贼军虽有百万之众,坚城之利,却如独行于中原,广宗城破指日可待!”

    “卢帅英明,卑职也未想到如此全面。”李轩微微一笑,不轻不重的拍了一记马屁。

    “哈哈,子扬欺我!”连日来困扰在心头的巨石终于落地,卢植心中顿时轻松了不少,笑骂着指着李轩摇头笑道。

    “卑职不敢。”李轩摇了摇头,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能想出这计策,并非自己真的比卢植、刘备更聪明,只是他有着两人所不具备的,超越这个时代千年的眼界和见识,这种计策,在这个时代,绝对是顶尖谋士的象征,但在现代,各种小说中,这种东西几乎被写烂了,虽然有些小说中所谓的计策看起来漏洞百出,但也有不少乃至查阅了不少资料整理出来的精华,让李轩心中暗暗得意,看起来网络小说也并不全是害人的东西。

    “子扬莫要自谦。”卢植摇了摇头,看着李轩的目光透着满意的神色,微笑道:“时辰已经不早,子扬且下去休息,明日来大帐议事。”

    “喏,卑职告退。”李轩强压着心头的激动,大帐议事,可不是所有军官都能去的,毕竟军营中的日常训练防务还要有人执行,都尉以下将官是没有资格进入中军大帐参与决策的。

    (今天和明天有些私事要处理,只能晚上码字,无法保证数量,望各位大大见谅)

看过《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