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七章 夜袭
    武进虽然有些不甘,但卢植作为这支平叛大军的统帅,一旦做出决断,就算他地位仅次于卢植,也无法忤逆,这不仅仅是因为卢植职位高过他的原因,更因为卢植的个人威望早已深入人心,就算自己反对,军中将领也没人会支持自己。

    “武安虽小,但想要攻破也不容易,此战于我军至关重要,乃此次战役成败之关键,不知何人愿为先锋,攻破此城?”卢植看着帐下诸将,微笑道。

    “卢帅,末将只需一万精锐,旬日之内,必可踏破此城。”一名魁梧的将领第一个站起来,洪声道。

    “卢帅,末将愿往,必取武安。”

    平叛大军是此次平叛主力,汇聚了东汉帝国大批精锐将领,除了少数划水党之外,几乎个个都是小有名气,能征善战的将领,没人怯战,况且这破城第一战,意义非凡,同样破城后所获得的功勋也绝对丰厚,是以卢植话一出口,顿时群情涌动,纷纷请战。

    李轩静静地站在大帐的角落,微笑着看着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对于这份破城功绩,说不心动,那是假的,但他更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短短时间内,从一个小小军侯,擢升到都尉级别,一只脚踏入大将门槛,已经糟了不少人的猜忌,如果这一次再把头功的机会给抢了,估计自己在这军营里的日子就难过了,而且就算论资排辈,在这中军大帐之中,自己也是话语权最轻的一个,卢植就算再欣赏自己,也得顾及一下三军将士的感受吧。

    武进坐在卢植的下手,同样没有去争,作为平叛大军中仅次于卢植的武将,此次平叛只要成功,就少不了他一分功绩,没必要跟这些部下去抢功劳,不过当他目光扫过一脸老神在在的坐在角落的李轩时,眼中凶光一闪,随即转身,对卢植抱拳道:“卢帅,我举荐一人,若由他领兵,此战必胜!”

    “哦?”卢植看向武进,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道:“却不知武将军所举何人?”

    “这人大家也不陌生,就是献出此策的北军都尉——李轩!”武进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笑意,回头扫了李轩一眼,朗声道:“李都尉既然建议攻打武安,想必心中已有腹案,由他率兵攻占此城,定可万无一失。”

    “卢帅不可,李都尉虽骁勇有智,但毕竟刚刚升任都尉,领兵经验尚浅,如何能担当此任?”武进话音落下,就有一名武将急不可耐的跳起来反对,这关系到自家前程,管你副帅不副帅的。

    “是啊,卢帅,北军都尉所部刚刚重建,甚至未来得及训练,战力堪忧,恐怕经不起大战!”

    一众将领众说纷纭,理由一个比一个充分,但中心思想只有一个——李轩不能去。

    卢植脸上露出为难之色,目光转向李轩询问道:“子扬,此战关系重大,你……可有把握?”

    李轩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迎向卢植关切的目光,心中微微一暖,深吸了一口气,躬身抱拳道:“末将愿立军令状,三日之内,必破武安!”

    虽然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明哲保身,急流勇退,计策是自己献的,以卢植的为人,大战之后,绝对不会少了自己的功劳,李轩此前,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但见整个帅帐中,除了卢植、刘备以及对自己心怀叵测的武进之外几乎人人都说不可,理由更是众说纷纭,不过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在这军营中根基太浅,论资历,莫说身为副帅的武进,就是这帅帐中,随便拉出一个,李轩可能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怎能将这头功的机会让给他?

    李轩自小挣扎在社会底层,骨子里有些自卑又有些桀骜,眼见众将群起反对,反而激起了心中那股桀骜之气,当下傲然起身,大大咧咧的应下来。

    反正等广宗城一破,黄巾也就基本完了,到时候这支平叛大军自然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义,大家各奔东西,一群龙套,你们就是看我不爽又能如何?

    “好,李都尉果然胆气过人。”武进看向李轩,眼中闪过一抹阴笑道:“不过军中无戏言,可敢现在签了军令状?”

    “自然。”李轩傲然应下,当下,武进也不顾卢植不满的神色,命人取来军令状,李轩当即签字。

    “不过如今三军需要防备张角逆贼反扑,却不知李都尉需要多少兵马?”满意的看了一眼军令状,武进目光看向李轩,脸上满是虚假的笑容,似乎早已忘了之前的不愉快。

    “具末将连日来打探,如今武安城中兵马并不足五千,且多为乡勇,守城将领乃黄巾军中一名小渠帅,名为李虎,颇有勇力,兵贵神速,末将想率本部人马,立刻出发,尽快攻占武安城。”李轩答道。

    既然点明攻打武安,李轩自然造就做过探查,武安城中情况包括城主性格都有个大概的印象。

    “呵呵,以两千破五千,李都尉既然有此信心,某也不多言了,在此预祝都尉马到功成!”武进冷笑一声,原本准备在兵马配给上刁难一番,但李轩只带本部人马,已经是最低极限,总不能让人家一人跑去攻破一城,那就太明显了,见无可挑剔,也只能皮笑肉不笑的嘲讽两声。

    李轩只是冷笑一声,也不多做解释,当下告别卢植,点兵出发

    ……

    武安城处于黄巾,虽然距离卢植大军很近,但中间还隔着一座安平坚城,虽然这段时间卢植平叛大军对冀州各部黄巾造成极大压力,但武安城始终稳如泰山,毕竟论级别,它不过是一座县城,根本不可能遭到汉军的注意,李虎武力不错,不过黄巾将领,包括张角亲封的那七十二路渠帅,也大都是有勇无谋之辈,李虎作为一名龙套将领,自然逃不过这龙套的命运。

    安逸久了,武备松懈也是正常,原本武安城还有一万驻军,不过自从广宗被围之后,各城黄巾纷纷赶赴广宗支援,李虎自持勇力过人,加上武安长期处于安逸状态,觉得根本不用这么多部队驻守,很慷慨的命自己的副将带走一半驻军去驰援广宗。

    这天傍晚,李虎例行公事的巡视了一番城墙,眼见跟往日一样并无异状,将守城之事安排给手下之后,早早的回屋歇息去了,生活在这个年代,即便在繁华的洛阳城里,晚上除了抱老婆滚床单之外,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作为一城主将,李虎自然不可能每夜跟普通士兵一样呆在城墙上傻站,家里的黄脸婆虽然不怎么样,但吹了灯其实也没什么差别。

    寂静的夜空下,几名黄巾弓箭手如木桩般站立在城头,虽然有月光,但别说城外,就是城墙上也很难看清五步之外的人在干什么,但这些守卫依旧忠诚的执行着李虎的命令,这种情况,也只有在这种原始位面中这种ai极低的士兵身上能够看到,如果放到现实中,别说普通士兵,就算所谓的精锐,这个时候估计也已经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聊天唠嗑甚至偷偷睡觉摸鱼了。

    寂静的夜空里,视线中似乎突然出现几点极其明亮的寒星,弓箭手疑惑的将目光聚集在这几点特别明亮的寒星之上,瞳孔渐渐放大,耳畔隐隐听到极其细微的破空之声,死亡的阴影笼罩在心头,那几点寒星,分明是破空而至的箭簇反射出来的月光,张嘴想要出声示警,却惊骇的发现无法发出声音,体内的力量如同潮水般涌向喉咙然后迅速消散,本能的伸手摸向喉咙,一支冰冷的箭杆不知何时已经倒插在他的咽喉处,血水混合着气泡不断从咽喉处涌出,无奈中夹杂着不甘的将目光看向乌黑的夜空,意识也逐渐消散。

    “箭法练得不错!”拍了拍李风的肩膀,李轩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脖子,看着从城头倒栽下来,已经开始冰冷的尸体,满意的道。

    他的身后,两千名士兵肃然而立,在月光下透着一股难言的萧杀之气。

    看了看高耸的城头,李轩摇了摇头,有时候城墙建的太高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自己这两千来号人已经摸到了城下,城上竟然连点反应都没有,不是那些黄巾不用心,这个世界的兵种根本不会懂得偷懒摸鱼这么高深的技术,要怪只能怪城墙太高,再加上夜色阻隔,视线从上边看下来,除了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照计划行事!”李轩挥了挥手道。

    “喏。”李风答应一声,从背囊中取出一支李轩特地从军中匠师那里打来的带着倒钩的箭矢,箭矢的尾部,紧紧地挂着一根长长地绳索,被盘在李风的肩膀上。

    “咻~”特制的箭簇带着凄厉的破空声腾空而起,不过这次的目的却不是杀人,箭矢飞归早已被悄悄肃清的城头,在空中微微一滞,城下李风猛的一拉绳索,箭矢在退回的过程中,倒钩准确的扣在城墙垛的缝隙里。

    “城门打开后,不可恋战,立刻冲向城主府与我会合,若我等未到,先将贼酋击杀!我不在期间,部队暂由李山负责指挥。”李轩拉了拉绳索,扭头对着李山再次吩咐道。

    “喏!”李山三将狠狠地点了点头答应道。

    “我们走。”李轩拉了拉绳索,对着肃立一旁的李林说道,城门之战极为关键,手下风林火山四将虽然已晋级为武将,但武力并不高,为了尽快攻占此城,李轩也只能亲自出马,当下带着李林以及几名精挑细选出来的顶级士兵顺着绳索朝上爬去。

看过《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