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 > 第二十章 无忌求援

  
      魅惑术,一个几乎快要被李轩遗忘的技能,这个技能看似逆天,但却要视人的意志力而定,目前等级来说,成功率太低,除非刚出生的婴儿,正常人哪怕一个小孩的意志力,都足以抵挡魅惑术的侵袭,更别说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是以一直以来,李轩虽然不断在用,但却从没有成功过。
  
      这一次的成功多少让李轩有些意外,毕竟武青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武者,意志力更是远超常人,又怎么会轻易被魅惑?李轩思索片刻后,多少猜到一些原因。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魅惑术对于武青樱这种武者来说,绝不可能成功,不过此时的武青樱正处在人生最低潮的时期,恋人的背叛虽然痛楚,但还无法击垮一个人的意志,但自己的父亲在自己的眼前被自己的恋人击杀,这份打击,足以摧毁一个自小娇生惯养,没有经历过任何风霜的武林豪门千金的意志,甚至让她萌生了死志。
  
      此时的武青樱,正处于生无所恋的状态,意志脆弱到极致,再加上昨夜被李轩占有,虽然有着各种原因,但按照这个时代女人的观念,李轩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多少会有些不同,再加上李轩的霸道,种种原因结合之下,才产生这个意外。
  
      想清楚其中的原委,目光再次看向武青樱时,少了几分冷漠,多了几分温柔,想了想道:“从今天起,你就负责为我背刀吧,身份就如小昭一样,作为我的侍女,卫壁的事情你无须担心,我会让你亲手将他了结。”
  
      武青樱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生命中第一个也可能会是唯一一个的男人,心中突然生出一股难言的感动,原本心如死灰的心境仿佛突然被注入了新的活力,而自父亲死后,感觉世界失去了最后依靠的她仿佛重新找到了依靠,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这个刚刚经历了人生中最大疮伤的豪门千金突然生出一股不顾一切,扑进眼前男人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但这股冲动,却被她生生的止住了。
  
      逆境确实是能够促使人成长的东西,如今的武青樱,没有了以往豪门千金的浪漫情怀,更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世界的残酷和等级的森严,她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没有资格去享受那宽敞的怀抱。
  
      “只有一次,下不为例啊。”就在武青樱想要离开之际,李轩突然对着她敞开双手,脸上带着和眴的微笑。
  
      武青樱怔了怔,轻轻地将螓首靠在李轩结实的胸膛上,感受着内中稳健而有力的心跳,泪水终于无声的滑落。
  
      “公子,可以用膳了!”
  
      美好的气氛总会被人破坏,不过此刻面对这个破坏者,李轩却实在怒不起来,只能沉着脸恶狠狠地看着对方:“小昭,你是不是故意的?”
  
      武青樱也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触电般离开李轩的怀抱,有些慌乱的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襟,有些红肿的眸子对着小昭微微躬了躬身,轻声道:“青樱见过小昭姐姐。”
  
      小昭对着李轩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可爱的鬼脸,转身拉住武青樱的手摇头道:“青樱姐姐年龄比小昭大,该是小昭叫你姐姐才对。”
  
      “稍后再找你算账。”李轩路过小昭的时候,手指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弹了弹道。
  
      小昭可爱的皱了皱鼻子,跟武青樱一起一左一右跟在李轩身后,一同往外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比较平淡,光明顶开始了热火朝天的重建工作,李轩也开始将龙象般若功的功法复制多份,李山四将、穆清雅,明教高层乃至小昭和武青樱都各自获得了一份。
  
      龙象般若功想要臻至绝顶很难,但前期修炼速度还不错,可短时间内提升高层的实力,李轩算了算,自己在这个位面停留的时间还有十个多月,众人至少可以将这份功法修炼到第三重,力量体质提升30点,对于这些一流乃至顶尖高手来说,这份提升已经弥足珍贵了。
  
      小昭性格跳脱,不喜练武,除了将李轩的生活起居照顾的井井有条之外,更多的时候还是对一些新奇的物事感兴趣,加上李轩并不限制她的自由,很多时候兴致来了,还会跟着她一起疯,到最后,这个队伍中偶尔还会加上一个真正的千金小姐杨不悔,明教七颠十三峰上,到处都会响起小昭脚链与地面撞击发出的脆响声。
  
      武青樱则不同,也许是受到了父亲之死,恋人背叛的刺激,也许是经历了一次死亡,对生命有了新的认识,这位昔日的武林豪门千金,如今却一门心思钻入了武学之中,她的资质本就不错,加上每夜与李轩阴阳交泰,受李轩阳气滋养,进境不算神速,但也相当可观,高手算不上,但已经不下六大派一些杰出的青年弟子。
  
      不过这份平淡,却并未能够维持太久,随着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彻底打破了这份平淡。
  
      “教主,武当弟子张无忌求见。”一名烈火旗弟子飞奔至总坛大殿,对着李轩以及一众明教高层躬身道。
  
      “请!”李轩点头朗声道。
  
      “张无忌!?”杨逍剑眉一挑,对着李轩说道:“教主,您与此人有过接触,不知对此人观感如何?”
  
      “心性纯良,守诺重义,颇有侠风,只是为人有些优柔寡断。”李轩笑着摇了摇头道:“而且这位无忌兄弟内力不俗,更机缘巧合之下,与我一同参研过乾坤大挪移,虽然不知他进境如何,但想必应该不在我之下。”
  
      “哦?”杨逍有些惊讶的看了李轩一眼,以他对李轩的了解,这位新任教主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手腕也颇为厉害,只是几天的时间,就让明教上下对他无有不服,不过骨子里却十分骄傲,能得他如此赞誉,倒是让杨逍对张无忌高看了几分。
  
      “不过六大派刚刚退去,张无忌去而复返,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教主还要小心为上。”杨逍认真道。
  
      “张无忌是我外孙,武当派也是名门正派,难不成杨左使信不过我不成!?”殷天正有些不满的看向杨逍,两人以前就素有嫌隙,杨逍性情高傲,殷天正却是性如烈火,一言不和大打出手这几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好了。”李轩挥手阻止道:“杨左使也是一心为公,并无冲撞鹰王之意,不过无忌兄弟的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他此番前来,怕是出了什么变故。”
  
      “鹰王,天鹰部负责监察情报,最近武林中可有什么大事发生?”李轩转头,看向殷天正道。
  
      “回禀教主,老夫此次前来,就是为了与教主商议此事,具各地传回的情报,此次围攻我光明顶的各派,都在中途接二连三遭到不明人士的袭击,几乎全军覆没,不知所踪,如今江湖中盛传是我明教下的毒手。”殷天正面色一肃,沉声道。
  
      “此次无忌来此,恐怕为的就是这事。”李轩沉声道,眼中却闪过一抹蠢蠢欲动的神采。
  
      因为自己的切入,张无忌无缘教主宝座,不过因为身份的关系,自己不像张无忌那样在正邪两道都有亲戚,自然没有理由去插手六大派的事情,如今他正愁如何切入剧情,张无忌的到来,却为自己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教主似乎早有预料?”杨逍有些好奇的看向李轩。
  
      “不错。”李轩点点头道:“成昆既然投身元庭,此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恐怕幕后真正的黑手就是那位绍敏郡主乃至整个元庭,我们最终双方罢手休战,显然并不附和元庭的利益,以对方这么多年的准备来看,显然不会就此罢休,如今看来,对方出招了。”
  
      “教主是说,此次出手对付六大派的人,可能是蒙古朝廷?”殷天正瞪眼道。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李轩眼中闪过一抹傲气道:“放眼当今天下,能同时对六大派出手,而且手段如此干净利落,不留痕迹的,除了我们之外,恐怕也只有元庭才有这份本事了,我们既然没有动手,那幕后凶手不是他们又会是谁?”
  
      “教主睿智,我等自愧不如!”杨逍眼中闪过一抹惊叹,这一次却是语发真诚,也许只有这样的教主,才能带领明教走向真正的辉煌。
  
      “武当张无忌到。”随着一声高喝,张无忌背着一道身影飞奔而至。
  
      “李大哥,无忌请求李大哥出手相救!”人还未到,张无忌的声音已经远远传来。
  
      “无忌,教主面前,不得无礼!”殷天正白眉一轩,厉声喝斥道。
  
      “无妨。”李轩挥了挥手,止住殷天正的怒喝,看向张无忌背上的殷梨亭,微微一叹道:“无忌兄弟,殷六侠怎么了?”
  
      “李大哥,六叔他是被少林的大力金刚指所伤。”张无忌在两名烈火旗弟子的帮助下,将殷梨亭安置在一张座椅上,对李轩道:“此外我武当派此次遭遇大批高手袭击,更中了对方的圈套,如今大师伯、二师伯、四师伯、七师叔还有大批随行武当弟子都落入敌手,无忌恳请李大哥及明教各位前辈能够不计前嫌,出手相助!”
  
      “实不相瞒,我等也正在商议此事,无忌兄弟,先喝口水,将你武当派遭遇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李轩沉声道。
  
      “好。”
  

看过《位面穿越之帝王之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