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修真四万年 > 第九章 咸鱼和鞋
    正是放学时分,校园里难得的轻松时刻,林荫小道上飞扬着欢声笑语,天空中,不少豪华私家飞梭缓缓降落,是来接孩子的家长,也有不少学生和李耀一样,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向校门走去。
  
      正要走出校门时,李耀忽然感觉身上一紧,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面前:“你叫李耀,刚才和司雪佳在一起的就是你?”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周身好像有一万根针在刺,心跳瞬间加速,一股寒意从尾椎骨一路冲到了天灵盖,这个人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他就像被毒蛇盯住的老鼠,根本动弹不得,连吞一口唾沫都变得无比艰难。
  
      “是赫连烈,是‘赤霄二中第一高手’赫连烈,这次完蛋了!”李耀心中惨叫,有心想要解释,却连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赫连烈随随便便地站着,右手捧着一台晶脑,正在埋头演算一道应用题,根本不拿正眼看李耀,随口道:“不用怕,我当然知道凭你这样的货色,不可能和小雪怎么样,这一次就算了,我懒得收拾你。”
  
      手指轻点光幕,换了下一道题,赫连烈继续道:“不过,眼下正是‘百日冲刺’的紧要关头,我和小雪都是要冲击‘浮戈城高考第一名’的人,在这段时间里,我不希望再有一些不三不四的垃圾,去骚扰小雪,让她分心,听懂了吗?”
  
      李耀眼睛眯了起来,死死咬住牙齿:“你说我是垃圾?”
  
      赫连烈头也不抬,淡淡道:“不要误会,我不是故意针对你,在我看来,你们这些‘普通班’的杂鱼,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
  
      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他终于抬起头来,扫了李耀一眼。
  
      只一眼,李耀的胸口就像是被重锤狠狠一击,忍不住倒退两步,剧烈咳嗽起来。
  
      赫连烈冷哼一声,满脸不屑,转身离开。
  
      李耀弓着腰,咳得像只大龙虾,连眼泪都咳了出来,好半天才直起身子,喘着粗气,死死盯着着赫连烈离开的方向。
  
      “该死!”
  
      “难道这年头,只要长得高大威猛、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剑眉星目,又出生在富豪家庭、身家百八十亿,还拥有超强的修炼天赋和霸道强横的实力——就可以这么嚣张?”
  
      ……
  
      半个小时之后。
  
      “亏了亏了,这次真是亏到了姥姥家,为了给司佳雪修晶脑,竟然得罪了赫连烈,早知如此——肯定要加价啊,起码二十万才够本!”
  
      “还有赫连烈这个王、八、蛋,仗着自己是有钱人,每天把天材地宝当成饭来吃,强化药剂当成自来水喝,又有冥修高手帮他壮大神魂,武技大师帮他锻打体魄,才把灵根开发度提升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竟然这么狂妄!垃圾?我不是垃圾!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真正的炼器大师,把你打成猪头,塞进垃圾桶!”
  
      回家路上,少年孤孤单单走着,咬牙切齿,表情如同入魔,不时将路边上的小石子,狠狠踢飞。
  
      赫连烈的出现,让他清楚认识到自己和修炼天才之间,究竟有多么大的差距,也让他明白,“考入九大精英联校,踏上修真之路,成为炼器大师”这个梦想,实现的机会究竟有多么渺茫。
  
      李耀脑海中,浮现出了在异梦中曾经反复看到的一幕场景,似乎是电影画面。
  
      那是一个穿着红背心的年轻人,竖起眉毛,瞪大眼睛,大声说道:“做人如果没梦想,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分别!”
  
      一直以来,这一幕都深深刺激着李耀,让他在梦想的道路上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想起,在异梦中,红背心年轻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别人的回应是:
  
      “你连鞋都没有,那不就是咸鱼一条喽?”
  
      李耀站定,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脚。
  
      他穿的是一双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基础款练功鞋,因为平时疯狂修炼,早就过度磨损,不但鞋底花纹都磨秃,就连左边的鞋尖都磨出一个大洞,露出了脏兮兮的大脚趾。
  
      他想起刚才看到赫连烈脚上穿的,是一双最新款的修炼鞋“超星九代”,用最坚韧的妖兽皮手工精制,表面附着强度极高的耐磨鳞片。
  
      据说在鞋底的夹层中,还有深海魔鱼的鱼鳔炼制而成的气囊,不但能增加弹跳力,还能保护腿部关节,光是这一双鞋,就要卖好几万!
  
      在千军万马你死我活的高考战场上,还有无数富豪子弟和赫连烈一样,穿着“超星九代”,坐拥无穷资源!
  
      自己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能够在这场残酷的血战中,拼掉这些人,脱颖而出,梦想成真吗?
  
      李耀的心格外迷惘,步子也格外沉重,前方的路似乎很长,很长。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分,他才挪出主城区。
  
      前方有一座晶轨大桥,专供“超高速晶轨列车”通行,穿过桥下的涵洞再走一里地,就是朝阳新村。
  
      这里是郊区,比较荒凉,很少有人来往。
  
      李耀正准备穿过涵洞,耳边忽然传来尖锐的轰鸣,眼前光芒四射,是一列晶轨列车正要通过大桥。
  
      李耀忽然站定,揉了揉眼睛,朝桥上望去。
  
      刚才灯光射来的刹那,他似乎看见,在大桥上站着一个人!
  
      这可是专供列车通行的轨道大桥!
  
      “超高速晶轨列车”是被誉为“国之重器”的联邦十大超巨型法宝系统之一,时速最高可达两千里以上,而且为了防备妖兽的破坏,在每一列晶轨列车上都装备有最高级别的防御法阵,高速冲击之下,破坏力绝不逊色于高阶修真者的全力一击!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超高速晶轨列车通常都在距离地面几十米高的专用轨道上飞驰,轨道四周还有封闭禁制——这家伙是怎么爬进去的?
  
      没错,李耀看清楚了,在轨道大桥上,的确站着一名老者。
  
      这是一个很古怪的老头,白发苍苍,容貌古拙,就像是李耀曾经在博物馆中看到过,几万年前出土的人俑。
  
      可是他的身上,却焕发出浓郁到极点的“气息”,即便相隔上百米,李耀似乎都能听到他强烈的心跳。
  
      碰!碰!碰!
  
      就像是一柄巨锤,不断轰击着铁毡!
  
      和他浩瀚如海的气息相比,赫连烈的压迫力简直弱得可怜,两者的区别,比太阳和萤火虫的差距还大——而且李耀还有一种感觉,和赫连烈的故作声势比起来,这名老者压根就没有主动催发气息,自己感受到的,不过是他无意间满溢出来的一丝波动,只是冰山一角!
  
      老者身上穿着一套简单朴素的粗布法袍,简直像是从四万年前古典修真世界走出来的一样!
  
      “喂——”危急关头,李耀可顾不上这老头究竟是疯子还是什么怪人,眼看列车即将驶来,他手舞足蹈,大声呼叫。
  
      老者对李耀的呼喊充耳不闻,继续打量前方不断扩大的灯光。
  
      他似乎对周遭的一切都十分好奇,特别是铺在大桥上的晶轨和呼啸而来的晶轨列车,更令他脸上浮现出一种顽童发现新玩具的欣喜之意。
  
      下一秒钟——

看过《修真四万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