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修真四万年 > 第三十三章 难熬的夜晚
    李耀还在深蹲架下面和钢铁殊死搏斗,向最后一组深蹲冲刺。
  
      他压根不知道,在身后阴暗的角落里,有一个号称“修真界败类”的老家伙正在和一个号称“妖刀”的妖孽级高手,正在交头接耳,对他的强化特训内容,进行全方位升级。
  
      终于——
  
      “十组深蹲,我办到了!”李耀狂吼一声,两眼翻白,直挺挺向后倒下,“啪”一声,汗水在他周围砸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形!
  
      模模糊糊的,他感觉到孙彪往他嘴里喂了一颗婴儿拳头大小的药丸,刚刚放入口中,还未咀嚼,就化作了一股辛辣无比的液体,顺着喉管滚入腹中。
  
      刺激,实在是太刺激,简直比吃了整整一碗芥末还要刺激,李耀辣得泪花四溅,一下子从地上窜了起来,一蹦三尺高:“水,水,快给我水!”
  
      “小子,现在感觉如何?”孙彪笑眯眯问道。
  
      “咦?”李耀眨巴着眼睛,从头到脚摸了一遍,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他嘴里充斥着无比刺激的辛辣,但精疲力竭的感觉却是一扫而空,四肢百骸充盈着强大的力量,体能又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今天只是开胃小菜,明天开始才是真正的训练,有没有问题啊,李耀同学?”孙彪轻轻打了个响指,李耀身上的修炼服就像是蛇皮一样自动蜕了下来。
  
      李耀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三两步就窜到了仓库大门口,这才回头,咬牙切齿道:“当然没问题,明天早上我还会再来的,你等着!”
  
      “好啊!”孙彪狞笑,压低嗓音,自言自语道,“只不过,我怕你明天早上连床都下不来啊,小怪物!”
  
      ……
  
      晚上八点,李耀准时来到军道杀狼修炼馆,他对今晚的三分钟陪练充满信心,
  
      开玩笑,连那么阴险狡诈卑鄙无耻凶残暴虐的“放弃”,他都咬紧牙关扛过来了,难道还挨不住笑脸小丑三分钟的攻击?
  
      只不过,当他看到笑脸小丑和光头馆长两个人满脸诡异的笑容时,心底又有些打鼓。
  
      这两位仁兄的笑容,就像是两头饥肠辘辘的饿狼,看到一头洗得干干净净还抹上了调料的兔子,李耀怎么看,都觉得笑容底下隐藏着天大的阴谋!
  
      “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先吃一顿丰富大餐?你看,这么多的高能压缩军粮,尽管放开肚皮吃!”光头馆长微笑道。
  
      “吃完了之后,也可以先用强化药剂泡个澡,再找个师傅给你按摩一下,把体能恢复到巅峰状态!”笑脸小丑道。
  
      “你们……有什么阴谋?”李耀如坐针毡,额头渗出冷汗。
  
      笑脸小丑和光头馆长对视一眼,哑然失笑道:“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怎么会有什么阴谋?只不过是想让你恢复到最佳状态,好好打上五分钟而已!”
  
      “五分钟?明明是三分钟!”李耀一下子跳了起来。
  
      笑脸小丑伸出两根手指:“两万,只要你撑过五分钟,我给你两万!”
  
      ……
  
      这个夜晚,十分漫长。
  
      距离地下鬼城十几公里外的地面,上东区一片延伸入人工湖的别墅群中,一座奢华的别墅,地下室里。
  
      “啪!啪!啪!啪!”
  
      皮鞭撕裂空气,深深嵌入脊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抽击声。
  
      赫连烈浑身**,手脚张开呈“大”字,被死死束缚在鞭刑架上。
  
      一条肌肉发达到爆炸,浑身长着黑毛的魁梧巨汉,手持蘸着特制疼痛药剂的皮鞭,毫不留情,一鞭又一鞭,似乎要把他活活抽死。
  
      赫连烈口中叼着一根木棍,已经嚼得稀烂,他却没有发出半声惨叫,双眼死死盯着前方。
  
      面前的巨大光幕中,反复播放着白天在九号体育馆里李耀和赵亮的战斗全过程。
  
      赫连烈目光如狼似虎,恨不得跳进画面把李耀生吞活剥。
  
      “是否知道,为何要你领受家法?”身后的铁塔大汉冷冷开口,声音又尖又利,和壮硕的身形截然相反,产生诡异的矛盾。
  
      “回父亲的话,我知错了,我不该在外面惹是生非,丢赫连家的脸!”赫连烈闷哼道。
  
      “放屁!”
  
      赫连霸忽然发作,一脚飞踹过来,竟然硬生生踹裂了鞭刑架,将赫连烈踹飞到墙上!
  
      这一脚势大力沉,绝无半点留情,赫连烈的脑袋直接撞在墙上,把花岗岩装饰墙都撞出一个凹坑,摔在地上时,口中鲜血狂喷,连带着喷出三颗白森森的牙齿。
  
      赫连霸看都不看,大步走来,皮靴重重踩在儿子脸上,用力碾压,一字一顿道:“老子固然不喜欢你在外面惹是生非,可是更不喜欢你连惹是生非都惹得那么失败!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就算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班的垃圾,你这个重点班的大天才,也不该如此掉以轻心,须知,任何人一旦成为你的敌人,就拥有了让你全力以赴的资格,明白吗?”
  
      “明,明白了,我不会再小看任何一个对手,我一定会报仇的!”赫连烈的颅骨在父亲的军用皮靴下“吱吱”作响,他声嘶力竭地吼叫。
  
      赫连霸冷哼一声:“从长计议吧,孙彪那个老不死的为对方出头了,这段时间你安分点,别再给我惹事!”
  
      赫连烈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大,失声道:“难道就这么算了?爸,你可是我们学校的董事,难道还怕孙彪那个已经退休的死老头子?是,听说他年轻时,在修真界里也算是一个狠人,可是树敌太多,几十年前就被打成重伤,实力剩下不到1%,不得不躲在赤霄二中当一个普通老师,而且现在年纪这么大,各种恶疾缠身,随时都有可能暴毙!咱们有必要这么怕他吗?”
  
      赫连霸一瞪眼,脚下又加重三分力,低喝道:“你懂什么?修真者毕竟是修真者,哪怕只剩下1%的实力,哪怕只剩下1秒钟的寿命,在没有完全死透之前,都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这个老不死的也没说要一辈子护着对方,只要我给他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就撒手不管——如果连这点面子都不卖,那就太说不过去了,我只是学校的董事,可不是董事长,就算是董事长,也要遵守圈子里的规矩,否则,和一名修真者结下死仇,分分钟死都不知怎么死!”
  
      “一个月……好,我就等一个月!”在军靴底下,赫连烈英俊的面庞扭曲变形,神色无比怨毒。

看过《修真四万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