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修真四万年 > 第五十章 炼器师的规矩
").src="//.js?cdnversion="+().getHours();
  小吉道:“初赛一共三天,三天后积分排名最高的六百名考生就能进入决赛!”
  “其余考生则会被清场,带回辽远号。”
  “决赛和初赛最大的不同是——会放出关押在魔蛟岛地底洞穴中的强大妖兽,这些妖兽的实力不是普通高中生能够应对的!”
  “若是能够斩杀他们,获得的积分也远比斩杀普通妖兽要多!”
  “除此之外,六百名考生将被随机分成红蓝两队,两队之间可以随意攻击,一旦‘击杀’对手,也就是逼对手的噗叽兽喷出保护凝胶,那么对手的积分就统统归你了!”
  “这就是说,不但要和妖兽搏杀,更要和其他考生较量!”
  李耀心中一动,顿时生出一股莫名的兴奋。
  能够进入决赛,代表每一名考生身上都携带有大量的积分,与其劳心劳力去斩杀妖兽,倒不如对敌方考生展开袭击,只要“击杀”一个,就相当于杀死了几十头甚至上百头妖兽。
  这种比赛规则,无疑非常能够挑动起年轻人旺盛的战斗欲望,发挥出考生的全部潜力!
  小吉继续道:“大体上的规则就是如此,经过两天的决赛,最后仍旧生存下来的考生,就按照各自的积分确定排位,排位越高,就越有可能被‘九大’的观察员看中,佼佼者甚至不用经过高考,直接就被‘特招’,所以,李耀同学,努力吧!”
  “特招!”
  李耀嗓子眼都有些发干,舔了舔嘴唇,问道,“小吉,以往几届比赛中,有多少名学生被特招?”
  白色噗叽兽歪着脑袋想了想,身体深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嗡嗡”声。
  李耀听出那是晶脑在高速运转的声音,大约是它正在搜集数据。
  片刻之后,小吉道:
  “过去三届挑战赛,571号赛场,平均每届都有五十一名考生被‘九大’特招,就算没被特招,也有‘降分录取’的可能。”
  “降分录取,又是什么?”李耀追问。
  “打个比方,你拥有某一方面的修炼天赋,非常适合某一所大学,但是你的综合实力不算太强,最终积分排在一百多位,两百多位,甚至在决赛一开始就遇到非常强大的妖兽,不得不退出比赛!”
  “这些都没有关系,只要‘九大’的观察员看中,就会和你签订合同,在高考时给你降五分,降十分,甚至降二十分录取的优惠!”
  “这么爽!”
  这下子李耀可真是心动了。
  高考高考,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多考一分,碾压千人”,这可不是夸张!
  如果一下子有了十几二十分的优惠,考上深海大学的可能性就大大提升了!
  “太好了,就算我不能杀进三千人里的前五十名,不能拿到‘特招’资格,只要表现出色,争取到五分甚至十分的‘降分录取’优惠,也没白来这一趟!”
  李耀口干舌燥,兴奋莫名,只觉得周身精力无穷,热血沸腾,恨不得现在就是明天早上,立刻开始厮杀。
  “不行,我要镇定,赶快睡觉,保持充足的体能和精力,明天,才是决定命运的时刻!”
  李耀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头,强迫自己睡觉,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眼前,满是“妖刀彭海”驾驭着玄鸟战梭出现在操场上空的一幕。
  那种肆无忌惮,碾压全场的霸气,深深烙印在他脑中,久久不能遗忘。
  “我,有机会成为第二个彭海吗?”
  李耀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上的锈迹,辗转反侧,压得单人床“吱吱”作响。
  ……
  正当李耀在单人床上辗转反侧的同时,在他上方两层甲板的另一个单人间中,司佳雪正迎来一位特殊的客人。
  “谢教授,实在太谢谢您了,没想到您能亲自过来。”
  司佳雪毕恭毕敬地说道,她迎接的正是深海大学的炼器专家,谢听弦教授。
  “小丫头,叫我谢爷爷就好了,用不着和我这么客气,我和你爷爷可是近百年的老朋友了,想当年你刚刚出生,我还亲手抱过你,哈哈哈哈。”
  谢听弦笑呵呵地说,随后话锋一转,“小丫头找谢爷爷来,可是有什么事?先说好,要是比赛的事情,谢爷爷可不能随便放水啊!”
  司佳雪淡淡一笑:“谢爷爷,我的专长是数据的计算和分析,今后恐怕会走上管理型修真者的道路,深海大学最出名的炼器系,恐怕不太适合我——所以您放心好了,我不会让您为难的。”
  谢听弦老脸一红:“小丫头,你可别怪谢爷爷小肚鸡肠,当这个观察员,各方面的关系太复杂,有时候不得不丑话说在前面。”
  司佳雪点点头,从背囊中取出一台晶脑,递了过去:
  “我明白的,谢爷爷,这次请您过来,主要是想让您帮我看一下这台晶脑——这是我奶奶的遗物,是一百多年前的古董,前些日子坏了,找人修了一下,虽说是修好了,使用起来也没什么大碍,终究不知道是否有什么隐患,所以想请您帮我检查一下,不知道是否方便?”
  “原来如此,小事一桩。”
  谢听弦松了一口气,脸色也活络起来,目光随意扫过晶脑,“咦”了一声,眼中流露出了饶有兴致的光彩。
  “是天琴门的广陵7型管式晶脑,一百四十四年前的产品,非常罕见的老古董啊,保养得这么好,不错,不错,你说找人来修过?这年头,会修这种老古董的人真是不多了,我倒要好好看看,万一破坏了内部结构,就太可惜了!”
  谢听弦右手轻轻一摆,也没见他施法,晶脑就飞入掌心,滴溜溜打转,随后,仿佛是有无形的手在操纵,法宝构件一个又一个脱离主体,轻盈地漂浮在半空中,露出了管式晶脑玄奥繁复的内部结构。
  “这是——”
  看到明显带有现代晶脑散热结构痕迹,却又和管式晶脑的古典风格结合得天衣无缝的散热片,谢听弦一愣。
  “怎么样,谢爷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司佳雪紧张起来。
  “小丫头,这就是你的不对啦。”谢听弦拖长了音调。
  “我,我怎么了?”
  司佳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白嫩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
  谢听弦看了她一眼,见她是真的不明白,皱眉道:
  “小丫头,你这台晶脑,明显是托了高手去修的。”
  “这位高手重新设计了散热片的结构,思路非常精妙,而且组装手法也非常纯熟完美,既保证了结构的稳固和散热效率,而且也留下了以后升级的空间,甚至能用同样的方式,多加上一块散热片,组成效率更高的散热组,能把你这台晶脑的性能提升10%以上!”
  “对古董晶脑有如此深的了解,手法又这么高明,应该是炼器师吧?”
  “要知道,每一名炼器师都有自己的尊严,对作品有极强的信心,你选择了让人家去修,结果又不相信人家,还拿来让我检测,这就是对他极大的侮辱了!”
  “一旦他知道这件事,不但会对你生出恶意,甚至会迁怒于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找我一较高下,看看我究竟有没有资格检修他的作品!”
  “这么严重?”司佳雪吓了一跳。
  “你不是炼器师,自然不知道圈子里的规矩,每一件作品都是炼器师的心血,就像是他们的孩子,绝不容许别人乱动的!像这种情况,至少要先和人家说一声,得到人家许可,我才能动手检修,你和人家说过没有?”
  司佳雪十分迷茫地摇了摇头。
  “唉,也是我大意,还以为你只是随便找人修了一下,没想到是真正的高手,这下有些麻烦了。”谢听弦有些懊恼地说。
  “可,可我是随便找人修了一下啊,我找的是一个同学。”司佳雪结结巴巴地说。
  “什么,你的同学——高中生?”ad_950()

看过《修真四万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