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修真四万年 > 第七十章 妖星
    在“吞噬”了大约十几枚欧冶子的早期记忆碎片之后,李耀十分惊讶地现,一枚原本是普通彩色的记忆碎片,竟然也变得流光溢彩,光芒闪烁!
  
      意识潜入进去查探,却现原本只能旁观的记忆,也能自由操纵,反复观摩!
  
      这一现,更坚定了他的信念,只要他的神魂逐渐壮大,原本无法利用的记忆碎片,总有一天都可以变成最鲜美的“食物”,被他彻底吞噬!
  
      从这一刻起,李耀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他就像是一个最贪婪的窃贼,无意中现了一座富可敌国的宝库,一头扎进金银财宝之中,偷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想过要离开。
  
      欧冶子的早期记忆,被他翻了个底朝天,偷了个一干二净。
  
      在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操练中,《一百零八手披风乱锤法》,深深烙印在了李耀的神魂之中,再也不会遗忘。
  
      而在现实世界里,时间也在飞快地流逝。
  
      眨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
  
      魔蛟岛上生的意外,导致了九名选手惨死,一名选手身受重伤、陷入昏迷。
  
      这是联邦历年极限挑战赛中都不多见的惨剧。
  
      因为这场惨剧,比赛草草收场,而调查也随即展开,很快就弄清楚是因为一名选手违规携带兴奋剂入场,结果被一头妖兽抢走,注射之后,生了惊人的变异!
  
      不过这名选手在第一时间就被妖兽杀死,用生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而卖给他兴奋剂的商贩在得知此事之后,居然畏罪自杀,为整件事画上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在对这个商贩的地下作坊进行了周密检查之后才现,他所出售的“鬼龙7号兴奋剂”,甚至都不是真正的鬼龙7号,而是用好几种兴奋剂、强化药剂的残渣调制出来的混合物,天知道里面到底有些什么成分。
  
      也只有妖兽强横的身体才能承受这种“假冒兴奋剂”的摧残,若是那名学生注射下去,只怕当场就爆体而亡了。
  
      在整件事中,最让人惋惜的,除了九名惨死的考生之外,就是身受重伤、陷入昏迷的李耀了。
  
      浮戈城当地新闻媒体以《一闪而逝的妖星》为题目,出了一系列的评论文章。
  
      “李耀同学原本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刚刚在极限挑战赛中创造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成绩,受到九大精英联校的共同关注!”
  
      “这样一个年轻人,应该拥有光辉灿烂的前途,却因为一场意外,过早地失去了踏入修真界的机会,他的大脑受到诡异的精神攻击,松果体几乎被完全撕裂,灵根开度跌到7%,这几乎是小学低年级孩童的程度,即便他能够苏醒,恐怕也无法再修炼了!”
  
      文章用十分惋惜的语气说道。
  
      而在各大论坛中,网友对此的评论就五花八门得多了。
  
      不少人纷纷为李耀惋惜:“太可惜了,如果不是这场意外,只怕他已经被九大精英联校特招了吧,现在就太惨了!”
  
      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幸灾乐祸,尖酸刻薄地说:“谁叫他要这么嚣张?把整个蓝方指挥中心都一锅端?一下子把几十个人踢出局?很厉害啊!这下好了,一场意外,就把他打回原形!”
  
      不过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天大的新闻都只能热闹三天,更何况高考将至,大家疯狂修炼都来不及,谁还会一天到晚关注别人的新闻?
  
      不就是一个天才陨落了吗?
  
      联邦这么大,每天都有不少强者、天才,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或者走火入魔,或者被妖兽吞噬,或者在宗派暗斗中悄无声息地死去。
  
      和他们一比,李耀又算什么?
  
      在热闹了几天之后,魔蛟岛上生的意外很快就沉寂下去,李耀这个“一闪而逝的妖星”,也被大家遗忘了。
  
      ……
  
      一星期后,浮戈城第一医院,重症加护病房。
  
      一个巨大的金属医疗舱,外面镌刻着一圈又一圈的灵符,组成一座巨大的符阵。
  
      符阵周围还镶嵌着上百枚乳白色的晶石,微微震荡,散出令人宁神静气的波动。
  
      李耀一动不动地躺在医疗舱内,白色被单下的身躯显得格外瘦弱干瘪,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额头还贴着一张镇魂安神的灵符。
  
      在灵符之下,他的眼皮疯狂跳动,沉浸在一场无比激烈的梦魇之中。
  
      赵树德和谢听弦站在床位,听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讲解李耀的病情。
  
      “李耀同学的身体并无大碍,但是他被一头变异巨目猿的精神攻击所伤,灵根完全撕裂,脑域陷入无比混乱的境地!”
  
      “他的身体为了保护大脑,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深度睡眠’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的大脑就像是一个黑洞,正在疯狂地吸收奇经八脉,四肢百骸中的能量,你们看,即便我们不断往他身体里注射强化药剂和高能营养液都无济于事。”
  
      “他的大脑在一秒钟之内,就能消耗常人大脑一个月甚至一年所需的能量!”
  
      白大褂叹息着说。
  
      赵树德深深皱眉,问道:“顾医生,以你的经验来看,李耀同学究竟什么时候会醒过来?还有,他的灵根撕裂,灵根开度只剩下7%,醒来之后,有多少几率能恢复?”
  
      白大褂苦笑一声,道:
  
      “赵校长,实在惭愧,李耀同学的情况,是我踏入修真界这么多年来都没有遇到过的!对他动攻击的巨目猿,是注射了兴奋剂之后产生突变的变异体,可是这种兴奋剂根本是乱七八糟的劣药,没人知道具体的成分,也不知巨目猿的精神攻击究竟被扭曲到了何种程度,更不知对人脑会产生什么后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只有等了!”
  
      赵树德脸上的阴郁之色越来越浓,有些失望道:“顾医生,你是浮戈城屈一指的冥修师,对精神领域的造诣很深,连你都不知道?”
  
      白大褂道:
  
      “人脑,是最复杂玄奥的器官;精神领域,更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神秘世界!”
  
      “修真文明展到今天,我们对人体已经了如指掌;但大脑,仍旧是不可窥探的禁区!”
  
      “我也尝试过进入李耀同学的脑域,却被一股狂暴的力量阻挡,差一点就走火入魔——看来那种兴奋剂一定十分厉害,将巨目猿的精神攻击强化到了极致!”
  
      “在这种情况下,谁都不知道李耀同学何时能够苏醒,运气好,有可能明天就醒;运气不好,也许一辈子就‘深度睡眠’过去,也未可知。”
  
      顿了一顿,又道,“不过,这种身受重伤导致松果体撕裂,灵根开度大幅下跌的案例,在近三百年间,倒是也有几百例,绝大部分人在灵根撕裂之后,都变成了无法修炼的废人,只有极少数人能恢复,最多七八个吧,所以,你若问我李耀同学是否还能修炼,我的回答是——概率不过1%!”
  
      赵树德长长叹了口气,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他走到角落,打开了手腕上的微型晶脑,光幕中出现一名温文尔雅的中年人,正是赤霄派长老“周隐”!
  
      “没希望了?”周隐一看赵树德的表情就猜了出来,淡淡问道。
  
      “是的,医生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即便醒来,重新修炼的可能性也小于1%。”赵树德十分可惜地说。
  
      周隐点了点头,神色不变:“是有些可惜,不过没办法,修真界就是这么残酷,每秒钟都有无数天才诞生,每秒钟也有无数天才陨落。要成为修真者,天赋、勤奋、人脉、运气,缺一不可,他是天才,可是少了点运气,又能怪谁?从现在起,原本准备投放到他身上的资源,全都收回来吧,我记得你们学校的赫连烈和司佳雪都不错,把那些资源,给这两个人吧!”
  
      “是,一切都听周长老安排,对了,这个李耀和赫连烈在魔蛟岛上又闹出一些误会,赫连董事很不高兴,万一李耀醒过来了,他们……”
  
      赵树德试探性地问。
  
      周隐十分温和地笑了笑,道:“我原先看好李耀,是把他当一个值得培养的好苗子;可是眼下,他已经成了废物,和我还有什么关系?他的事情,不用再和我说了。”
  
      “我明白了。”
  
      赵树德关闭晶脑,走到白大褂身边,随口道:“既然连顾医生都如此说,那我也只好静观其变,顾医生,我先走一步了——谢教授,您怎么说?”
  
      谢听弦犹豫片刻,道:“我再等等。”
  
      赵树德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在踏出房门的一刹那,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医疗舱内的李耀。
  
      赤霄二中校长赵树德的眼神变得无比冰冷,就像在看一袋垃圾。

看过《修真四万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