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修真四万年 > 第1807章 一个热爱联邦的修仙者
  

  或许是错觉,黑夜明忽然觉得一阵古怪的倦意袭上心头,大脑中每一缕思绪都像是脱缰的野马般横冲直撞,还有无数纷乱的念头都冒出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是他数百年星海征战生涯中从未发生过的事情,隐隐是走火入魔的前兆!

  “终究还是老了吗,亦或是百年前那一战实在受伤太重,在一百年的颠沛流离中都没机会好好休养。”

  黑夜明暗自嗟叹着,“巅峰时期的我可不会这样,那时候,和几十个大千世界的最强舰队一起,参与帝国和圣盟的超大规模会战,即便激战持续整整一个月,一次次燃烧神魂和透支生命,都不会如此疲倦的。

  “现在,仅仅是剿灭星海边陲一些该死的野蛮人,居然就弄得焦头烂额……”

  他定了定神,思绪又回到眼前之战。

  燎原舰队、大白舰队和联邦的巨神兵,虽然战斗力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依旧没有触及他的底线,只是为了获胜究竟要付出多少代价的问题。

  但苏长发和吕轻尘……

  黑夜明心中一动,再次调取出了吕轻尘的脑电波和身体参数监控界面。

  此刻,吕轻尘被牢牢封印在一口钢铁棺材里面,倒吊在半空中,周身烙满了最残酷的封印,确保他每一束肌肉、血管和神经的异动,都会被黑夜明监控到,更别说大脑中泛起哪怕一道最微弱的涟漪,都会在主控晶脑上清清楚楚地显示出来。

  从被关起来到现在,吕轻尘的脑电波一直都异常平静,平静到黑夜明好几次都怀疑监控法宝是不是出了故障,不得不一次次调用更先进的晶脑和仪器,将吕轻尘的脑域和主控晶脑深度接驳到一起,确保脑电波反馈的灵敏性。

  不看则已,一看惊人,黑夜明吃惊地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吕轻尘应该古井无波的脑域活动指数,忽然像是火山爆发般一飞冲天,在短短1秒之内就突破了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乃至人类的极限!

  那根本不是人类的大脑可以激荡出来的波纹,简直像是有一颗超新星在吕轻尘的脑域深处爆炸,释放出无穷无尽的能量!

  “怎么可能

  “监控室那些家伙究竟在干什么,发生这样的事情,都不向我报告!

  “是晶脑出了故障,还是?”

  黑夜明将神魂激荡到了极限,操纵着一台台晶脑和一枚枚晶眼,同时接通了十几条通讯线路。

  但就在他准备召集大批人马去查探吕轻尘的情况时,那条奇峰突起的脑域活动指数曲线,却以同样陡峭的坡度下滑,一直坠落到了深深的谷底,随后变成一条没有半点儿起伏的直线。

  吕轻尘的脑电波归零了。

  理论上来说,这就是死亡。

  当然,有些修炼“龟息术”的高手可以将心跳、唿吸乃至脑电波等各项生理活动指数都降低到接近消失的程度,但现在有超过三十根探针深深刺入吕轻尘的大脑,他想要装神弄鬼,恐怕没那么容易。

  黑夜明心底浮现出了不祥的预感。

  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兵,对极度危险的本能反应。

  一道三维立体光幕在他眼前缓缓浮现,画面中,吕轻尘依旧倒吊在那里,轻轻摇晃着,看不出究竟是死是活,但原本看守他的修仙者们却一个个都七窍流血、口吐白沫,倒在地上,神经质地抽搐着。

  “该死!”

  黑夜明心里大叫一声,神念如八爪鱼般向四面八方扩张,想要召唤自己的下属。

  但所有神念都像是碰到了一层无影无形的墙壁,被狠狠弹了回来!

  紧接着,他眼前一黑,就像是一道无孔不入的黑幕缓缓降临到了周身,又似两个世界重叠到了一起,一个是他原本所在的舰桥,战术指挥囊的神经交互液里;另一个则是……则是一片古怪的黑色海洋深处!

  “似乎,黑风舰队遇上麻烦了啊。”

  略带讥讽的声音在他耳边淡淡响起,“需要我助一臂之力么?”

  这是吕轻尘的声音。

  黑夜明的瞳孔骤然收缩,拼命凝聚神念想要冲破黑幕,更是手舞足蹈想要引起舰桥上其他人的注意,但那些近在咫尺的下属,都像是和他相隔阴阳两界,没一个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而且,某种类似水母的黑色物质,从他脚下的“海洋深处”缓缓漂浮起来,从他的双脚开始,慢慢将他吞噬!

  黑夜明大惊失色,拼命催动神魂,但神魂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污染了,怎么都激发不出平时的力量。

  “没用的,在黑风舰队进行四维空间跳跃时,我已经在你的神魂和黑色漩涡号的主控晶脑深处,都注入了一些小小的‘礼物’。”

  吕轻尘的轻笑声从黑色深海的四面八方传来,“就连一万年前星海帝国的远征军统帅血神子,都不忍拒绝这样的馈赠,你又何必白费力气呢?”

  黑夜明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事到如今,这名帝国老将反而冷静下来:“你是吕轻尘,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你师父苏长发背叛了帝国,而你却没有背叛联邦,你们统统都舍弃了修仙大道么?”

  “呵呵,我是吕轻尘,仅仅是……吕轻尘。”

  黑色深海中再次传来声音,“至于我师父苏长发,非常遗憾,他老人家很久以前就已经陨落了,你在灵网中看到的是假象,或者说,是我师父的数据库而已。

  “背叛联邦?当然没有!看看正在你眼前发生的一切吧,联邦的战士是多么英勇,联邦的舰队是多么雄壮,这样的联邦是多么强大,多么高贵,多么不可战胜啊,我怎么会背叛这样伟大的祖国,反而去投奔外强中干,江河日下的帝国呢?”

  “这么说,我彻底中计了……”

  黑夜明眼底闪烁着痛苦的光芒,片刻之后,那光芒又锐利起来,咬牙道,“不对,你的力量如此邪恶,这不是修真者的路数,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刚才已经说了,我是一个热爱联邦、热爱人类文明的修仙者。”

  黑暗深海中,吕轻尘平静地说道,“如你所见,现在的星耀联邦就像是早晨七八点钟的太阳,多么纯净,多么光明,多么强大,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它的崛起。

  “但太阳升起到最高空时,终究会往下坠落,任何一个新兴势力在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都不免会沾染各种无药可救的弊病和陋习,慢慢腐朽和蜕变,最终变成它曾经鄙夷和斗争的样子,英雄杀死了恶龙,英雄变成了恶龙,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宇宙中的资源或许是无限的,但人类可以采集和有效利用的资源却永远是有限的至少和人类以几何级数膨胀的人口和**相比,是远远不够用的,只要这个矛盾无法解决,今天的星耀联邦再光明,再纯洁,再强大,又有什么用呢?

  “在通往星海中央的路上,在逐渐扩张、统治三千大千世界的过程中,它注定会遇到许许多多的问题,要面临各种各样痛苦纠结的抉择,并且在这些两难的抉择中,一步步变成它昔日所厌恶和反对的样子,变成……另一个帝国。”

  “你究竟想干什么?”

  黑夜明奋力挣扎道,“既然你自称是一名坚定的修仙者,更对联邦的未来如此悲观,那现在就投降帝国吧!不,不是投降,而是和我们黑风人联手,我们两家联手的话,绝对能撼动帝国的政治格局,甚至、甚至将整个帝国、整片星海都掌控在我们手中!”

  “没错,明帅说得极有道理,我亦是这么想的,也正是在这么做啊!”

  吕轻尘微笑道,“只不过,既然两家要结盟的话,势必需要一个‘盟主’吧?倘若明帅是真心实意说出刚才那番话,那就彻底放开你的神魂,不要再拒绝我的馈赠,让我将真正的大道,统统注入你的神魂核心处,然后我们一起,去改造联邦、革新帝国,从万恶的盘古文明手中,拯救全宇宙吧!”

  “你,你的大道?”

  黑夜明瞪大了眼睛,喉咙深处发出“嘶嘶”声,“修仙2.0理论?”

  吕轻尘并不回答,顾自说道:“我信仰修仙大道,但所谓信仰并不是固执的,僵硬的,一成不变的,而应该是在现实矛盾中不断变化和发展的,是随时要自我革新和升级的!

  “看看你们这些自称信仰修仙大道的家伙把,在星海中央被圣盟人打得像是丧家之犬般到处乱窜,哦,不是‘像’,你们就是丧家之犬,连老巢‘黑风界’都没了。

  “到了星海边陲,来征服区区一群野蛮人,却在修真大道的光辉照耀之下,被打得焦头烂额,一塌煳涂。

  “这样食古不化、故步自封、僵硬呆板的修仙大道,真的可以代表人类文明的未来吗?

  “明帅,问问你的道心吧,倘若修仙大道真是宇宙间唯一的真理,为何此战会打得如此乱七八糟?你们现在的表现,还真是给‘修仙大道’四个字丢脸啊!”(未完待续。。)u

看过《修真四万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