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神荒龙帝 > 第七百一十三章 走?
??凌飞的眸光一闪,赫然发现了在他这卧室正门,门口赫然有着一个身穿紫色衣衫的娇俏女子侧立。
  瞧这模样,这女子似乎已经等待许久。
  当凌飞的眼睛睁开,那女子似乎有所感应,她便是迈动着莲步,向着凌飞所在的竹屋款款而来。
  见此,凌飞调整了一下气息便从卧榻之上一跃而下。
  当凌飞落地,一个身穿紫色衣衫的女子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此时紫兰正满脸好奇的打量着凌飞。
  “气血如龙,眸光炯炯有神,精气之饱满远超同境界的修者!”紫兰在略微感应了一番的凌飞气血后,便是不由露出惊讶之色,她眸光上扬,凝视着这个陌生的男子,说道,“你怎么恢复得那么快?”
  在她那眼睛当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就在昨天晚上,她可是清晰的感应过凌飞的气息,那时候这个男子明明是极为虚弱啊!
  “呵呵,不小心就恢复了。”见这女子如此诧异的盯着自己,凌飞摸了摸鼻梁一笑,而后他眸光上扬,也开始打量眼前的女子,道,“是姑娘您救的我?”他略带诧异,他依稀记得自己昏迷前遇到的女子似乎不是眼前这位。
  “不,您是我家小姐所救,我只是照料了几天罢了。”紫兰嫣然一笑。
  “你家小姐?”凌飞微微点头,旋即拱手道,“不管如何,此次多谢你家小姐和您的照料之情了。”
  “呵呵,公子客气了,若不是公子突然出现,让我家宗主化解了危机,惊退了敌人,我们朝山宗此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起来,该谢的是我们。”紫兰玉手伸出,一副略带愧意的样子。
  “惊退了敌人?”凌飞眸光一凝,道,“我倒是有着那么一丝印象,似乎那山间有人大战,不过却不知是怎么回事,姑娘能否详细说来?”对于他此时的处境,以及附近天地的格局,他也想早点了解一下。
  “也好,还请公子坐下来听紫兰慢慢说来。”紫兰向着凌飞伸出玉手,便是迈动莲步走向正厅内。
  两人落座。
  “不知这里是哪里?”首先,凌飞询问道。
  紫兰眸露诧异,不过在想起眼前这男子从天而降的场景后,也就霍然了,当下她嫣然一笑,说道,“我们这里位于南荒最南部的边陲之地,是距离神魔海最近的区域南天边陲,此地一共有三大势力,分别是我朝山宗,其次便是南山剑崖以及那天幽冥火宗,就在三天前,那南山剑崖……”
  紫兰向着凌飞将这里的局势和三天前的事情简单的说来。
  “南天边陲!看来我是进入了神荒了。”凌飞心中暗忖,便是开始仔细聆听这片区域的局势。
  “若非公子出现,只怕我家宗主已经被诛,所以,还请公子受小女子一拜!”说到最后,紫兰起身,便是向着凌飞施礼,这丫头倒是显得知书达理。
  “紫兰姑娘无需客气。”凌飞连连伸手,同时他心中也是心思电转,“看来这朝天宗局势不妙啊!”
  宗主被袭击,从而重伤,如今没有了强者坐镇,这个门派只怕是岌岌可危了,这让凌飞微微皱眉。
  “那贵派有什么应付之法?”凌飞在微微皱眉后,那眸光上扬,瞅向对面的紫兰说道。
  “如今我家的少宗主正在闭关,她准备冲击道宫境,好主持大局,至于我家宗主……”说到最后,紫兰那眼睛当中不由露出几分担忧,三天前莫云宗主被袭击,那伤势真的太严重了,想要短时间恢复几乎不可能。
  而一旦在这期间有敌人来犯,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凌飞心中也就有数了,这个门派的前途堪忧,想要改变局势,多半难了。
  “凌公子放心,我家小姐说了,若是她无法冲击道宫境,便让我带着你离开此地,不过如今你伤势已经恢复倒是可以自己离去了,你若要离开我朝山宗,我们不会留你,只求您不要将我宗门的虚实告诉他人就是了。”似乎知道凌飞心中的担忧,紫兰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眨动,旋即带着几分淡淡的忧伤说道。
  “哦!”闻言,凌飞倒是露出几分惊讶之色,这朝山宗的少宗主闭关之前居然还对他做了安排。
  看来这个少宗主也是一个有情有义之辈啊!
  这倒是让凌飞一时迟疑了起来。
  若是朝山宗的人无情无义,他走了也就走了,可对方也算是一个人物,他这么走了于心不安。
  “呵呵,凌公子无需有所顾忌,我家小姐说了,您对我朝天宗有恩,本就是我们欠你的,所以您此时走了我们也不会多说。”紫兰淡淡一笑,说道,“不过只求您先别急着离开,免得被南山剑派看出了我朝山宗的虚实。”
  此时的她虽然带笑,可心中更多的是苦涩。
  如今的朝山宗真的达到了一个随时要被人覆灭的程度了。
  若凌飞是道宫境,或者是归墟境的修者,紫兰自然是想恳求他出手相助。
  可眼前这男子自己也只是神府境而已,所以她并没有要强留凌飞的意思。
  毕竟,面对南山剑崖几尊道宫境强者,凌飞留在这里也只是徒受牵连罢了。
  不过为了朝山宗的未来着想,她自然也是想凌飞多呆些时日,哪怕是一天也好。
  “哈哈,紫兰姑娘深明大义,凌某甚是佩服,不过此时我伤势未愈,还需要在贵派静养一些时候,待得我伤势好了些,自然会离去。”凌飞一笑,对于这紫兰姑娘的大义,他也是有些敬服。
  一个女子罢了,在这种危机时刻居然还会想着他这个外人。
  “伤势未愈?”闻言,紫兰连翻白眼,眼前这凌飞明明气息强大,生龙活虎,才刚刚突破啊!
  这也叫做伤势未愈?
  当然,转念一想,紫兰也是明白,这是凌飞故意如此说,也就是隐晦的答应她暂时不离开朝山宗。
  “如此,紫兰就代替我朝山宗的弟子谢过凌公子了。”紫兰心怀感激,再次向着躬身言谢。
  因为此时的朝山宗太需要时间了。
  若凌飞离去,南山剑崖必然会马上来犯。
  到了那时候,重伤的宗主能应付吗?
  所以紫兰也很想能为少宗主多争取些时间,让她冲击道宫境。
  哪怕是多一天也好。
  毕竟,多一天,也就是多一个机会。

看过《神荒龙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