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圣墟 > 第二十五章 空前繁盛
    楚风围绕左开了一圈,明显感觉他的脑袋大了不少,非常肿胀,前后挨了六次陪子,估计用彻底失忆了吧?
  
      “别再找上门来了,何苦来哉?”楚风曳。网
  
      不过,他琢磨着,下次左挎要再来的话,脑袋可能保不住了,什么大道至简,再被黄牛踹两蹄子的话,估计会直接变成烂西瓜。
  
      楚风对左俊全身上下检查了一番,尤其是通讯器,看有没有最新通话,很可惜,依旧一片空白。
  
      楚风猜测,左侩人联系后,多半会删除痕迹。
  
      这一次,他拎着左俊,一口气跑出去三四十里,将他扔在通向县城的断路上,再次返回。
  
      镇上恢复了生气,每天都有很多人去田地中劳作,现在已经播种下不少作物。
  
      按照一些老人的说法,这种气候最适合庄稼生长,若无意外,几个月就会成熟,可能是一场大丰收。
  
      故此,镇上人的笑容多了不少。
  
      突然,街上一阵骚动,很多人共同膛一个年轻人,他身上滚烫,不断蒸腾起白雾,整个人痛苦的叫着,挣扎着。
  
      “快,送到王老医师那里去!”
  
      有人喊着,神色焦急,一群青壮膛那个人,急匆匆,赶向镇上最出名的医馆。
  
      楚风回来后,正好见到这一幕,他赶紧跟了过去,看是否能帮上什么忙。
  
      “王攀,我的孩子,你到底怎么了?”年轻人的母亲赶来,扑倒近前,泪水簌簌的滚落下来,实在被吓坏了。
  
      这个名为王攀的年轻人,面孔都扭曲了,不断翻滚,几个成年人都快按不了,浑身滚热,散白雾。
  
      楚风见到,当即就是一惊,他若有所思。
  
      “大嫂,王攀在田地中吃了一枚果子,结果就成这样了。”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告知。
  
      最近,镇上不少人在种植,将田地都利用了起来。
  
      王攀家也有一块地,他今天在那里跟人一起开垦,休息时闻到一股清香,在远处的草丛中现一枚银色的果实。
  
      那株草十分普通,很常见,结果却结了一枚银灿灿的果实。
  
      王攀当时很口渴,闻着果香诱人,结果没忍淄吃掉了,可是时间不长就开始痛苦的在地上翻滚。
  
      人们七嘴八舌,将这些都讲了出来。
  
      王攀的母亲顿时大哭,满脸是泪,她害怕极了,唯恐自己的儿子死掉。
  
      “哭什么,孩子还没死呢!”王攀的父亲怒道,跟几个人合力,总算将他送进医馆,眼下抢救最要紧。
  
      几个成年人使劲按着都不管用,王攀的力量越来越大,竟要挣脱了,最终楚风上前帮忙,总算是让他不能动了。
  
      王老医师认真观察,借助仪器等帮王攀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
  
      “他的生命体征非常紊乱,有些激素在暴涨,情况不好,我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的病人。”王老医师满头汗水,他有些束手无策。
  
      “这孩子被谣言害了啊,肯定是信了报道所说的事,什么有人吃了一颗果实,变成银翅天神了,我看都是胡说八道!”有一位老人开口。
  
      “是啊,虽然最近各种怪事不少,但是有些是在荒诞,不能相信啊!”另一位中年人点头。
  
      楚风没有言声,只是静静的听着,他在观察病床上的年轻人,只有他知道,若无意外的话王攀会成为异人。
  
      王老医师虽然医术高,远近闻名,但是对王攀的确没什么办法救治。
  
      他面带愧色,告诉王攀的父母,他毫无头绪,目前只能先观察。
  
      王攀的父亲面如土色,他的母亲则又开始放声大哭,害怕不已。
  
      这一天,镇上的人都在嘱咐自己家里的孩子,看到那些奇异的野果,一定不要乱吃,不然王攀的事可能还会生。
  
      楚风没有回家,陪着王老医师,一同守着王攀。
  
      自从被楚风按左,王攀渐渐睡着了,不再折腾,但是身体却还在不断的颤动,白雾蒸腾,有些可怕。
  
      王攀的父母都没有睡意,眼睛都哭肿了。
  
      天蒙蒙亮时,被捆在病床上的王攀终于醒了,出痛苦的叫声,他想挣脱。
  
      楚风被惊醒,赶紧上前按。
  
      “我痛啊”
  
      在这个过程中,楚风眼睁睁的看着,王攀的腹部鼓胀起来,而后出噼啪声,像是骨节在延展,听的人毛骨悚然。
  
      在这个过程中,一团朦胧的白雾包裹着他。
  
      显然,王攀生了剧烈的变化。
  
      最终,他哀嚎着,痛吼着,惊动了附近所有人,镇上不少人赶到这里。
  
      半个斜后,王攀安静下来,白雾散尽,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跟见了鬼一般。
  
      王攀的腹部,多了一双手臂,呈银白色,看着很有力量。
  
      “啊,王攀你怎么了,身体还不舒服吗?”他的母亲惊叫,一下子扑了上去。
  
      王攀面色白,有点虚弱,告诉他的母亲,自己没事了,就是感觉很饿。
  
      “还说没事,你看多了一对手臂啊。”王攀的母亲又哭了,自己的儿子变成了怪物,让她伤心无比。
  
      镇上很多人都听闻消息,蜂拥而来,医馆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快,准备吃的!”王攀的父亲喊道,让亲戚邻居等帮忙送来一些食物。
  
      “难道那些报道是真的,你们看,王攀真的生了异变啊!”有人小声道。
  
      现在,王攀彻底大变样,原来还有些微胖,可现在很瘦,多了一对手臂,而且皮肤都由过去的黝黑变得白皙了。
  
      最终,王攀吃了很多肉食,而米饭更是一碗接着一碗,总算填饱了肚子,不再感到饥饿与虚弱。
  
      在吃饭的过程中,他的两条银白手臂也在动,不断向嘴里填食物。
  
      人们看的惊奇不已。
  
      最后,王攀走出院子,挥动那对银白手臂,感受着自身的变化,他心头有些沉重,毕竟这样变得有些像怪物了。
  
      砰!
  
      他愤愤的捶了一拳,结果惊的许多人眼睛差点瞪出来。
  
      医馆的院子中,有一块景观石,结果被他用力一拳砸的龟裂,几道裂痕非常深与长。
  
      估计再来两下,这块石头就会散掉。
  
      “天啊,这得是多大的力量啊?!”人们惊呼出声。
  
      “报道是真的,那些奇异的果实竟然真的能让人异变,这简直是人啊。”有的年轻人羡慕不已。
  
      这一日,镇上许多人外出,在田地的草丛间,在山林外,寻找各种野果,以年轻人为主,他们仿佛看到了一扇神秘的大门。
  
      许多人都想接近,迈入那扇门中。
  
      两天后,王攀身体稳定了,再去医馆做检查,身体许多数值异常。
  
      尤其是,那一双手臂非常坚硬,一般的刀具都割不破,力量十分强大,抵得上数名成年人合在一起的力量。
  
      王攀由略胖彻底瘦了下来,并且肤色也向银白转化,按照王老医师的推测,他的异变可能还会持续下去。
  
      “我儿子拥有了凡的力量,按照报道中的说法,以后可能成神。”王攀的母亲逢人就说。
  
      她怕别人说自己儿子是怪物,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事实上,很多人在羡慕,就是一些成年人外出时,也都在镇外尝试寻找奇异的果实。
  
      这两日,楚风除了进行特别的呼吸法、练拳,就是利用通讯器搜索各种报道,观看那些奇异果实的消息。
  
      最近几天,网络上出现各种消息,关于异果的报道暴增。
  
      因为,接连数日,并非一两人生异变,而是有很多人,来自世界各地!
  
      又过了一天,楚风再次搜寻报道,现人数更多了,不少城镇相继出现,稍微大一些的地方,总有那么一两人生异变。
  
      有人估算了一下,从现有的报道看,变异的人数已经过万!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而且还只是已知的,可以想象,如果算上那些没有报出来的,可能会多上几倍。
  
      网络上沸腾,难道说一个神秘的大时代真的要到来了?
  
      变异的人都拥有自然的能力,有的人能飞天遁地,有的人可以融化金属,还有的人身入岩浆而不死
  
      举世皆议,一片欢腾。
  
      人们感觉,一个大世或许要开启了。
  
      有些人的能力堪比神话时代的生物,实在有些可怕。
  
      无论怎么看,现在给人的感觉都是,异变的人不断增加,许多人有了自然能力,如神再现,可谓空前繁盛。
  
      晚间,一则报道出现,有一些异变的人去天神生物集团,挑战银翅天神,然而,结果很恐怖。
  
      那些异人联手,结果都被银翅天神一个人横扫,挡不一击,这个结果震动了四方,天下各地皆惊。
  
      原本躁动的异人,逐渐冷静了下来。
  
      虽然同样是异变,但是,各自的实力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最早觉醒的那些人似乎格外的强大。
  
      稍后,又有报道出,金刚一个人横扫了某一个异人组织,击败数十人,再次引巨大轰动。
  
      至此,人们明白,最早出现的那几个异人,银翅天神、金刚、火灵、白虎王,他们如今的地位不可撼动,仿佛已站在金字塔顶端。
  
      有传言称,他们的背后都有神秘大势璃持,提供各种资源,包括各种奇异的果实,使他们越来越强。
  
      楚风看完这些报道后在沉思,未来究竟会怎样?
  
      他没有异变,不曾得到奇异的果实,目前他只是在进行那种特别的呼吸法,一个人默默的练拳。
  
      他不再理会那些,自己慢慢变强就是,等到练成牛魔拳,他准备进太行山,看一看能否得到什么。
  
      突然,通讯器出轻鸣,有人找他。
  
      “林诺依。”
  
      楚风很意外,自从分手后,林诺依就再也没有主动找过他,今天为什么?
  
      

看过《圣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