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圣墟 > 第七十章 期待

  黄牛底气十足,因为得到的这块土实在非凡。
  “赶紧拿出来!”楚风催促。
  黄牛精神十足,从身上的大布袋里取出那块土,小心翼翼地放在院中的石桌上,顿时吸引了楚风的目光。
  果然非凡!
  它晶莹透亮,不像是土块,倒像是一块玉石,非常剔透,最重要的是,它足有成年人半个拳头那么大。
  早先时,楚风得到过几块异土,只有指甲盖那么大,根本没法跟这块比,相差太远。
  仔细看,它不像是土,倒像是密密麻麻的玉石颗粒黏在一起形成的,非常通透。
  这块异土具有两种色彩,嫩绿与紫金缠绕在一起,发出莹莹光泽,颜色同碧绿的小树还有紫金松果对应。
  “比那几株草根茎下的异土强太多了!”楚风赞叹。
  奇异小树下的异土,对着阳光一照,有绿紫两种光透出,像是光焰在跳动!
  楚风吃惊,而后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黄牛咧嘴,傻笑个不停。
  他们都很期待,觉得这一次可以成功。
  “不知道三颗种子什么情况了。”
  楚风蹲下来,小心翼翼地扒开花圃中的土,上一次他将指甲盖大的异土埋了进去,滋养种子。
  算一算时间,又是好多天了。
  “略有变化!”
  潮湿的泥土下,那颗较为饱满的种子露出,依旧没有发芽,不过上面的绿意又增加了一些,带着生命气机。
  终究是没有蜕变,生出根须来。
  黄牛也凑过来,跟着一起仔细观察。
  “这一颗,其实变化也算很大了。”楚风说道。
  刚在昆仑山脚下发现时,它枯黄没有光泽,并且十分褶皱。
  现在,很多地方不再褶皱,被绿色斑纹缭绕,绿莹莹,有一种难以说清、但可被感知的奇异生机。
  种子上的斑纹十分特别,竟显得有些繁奥,鲜绿中带着说不清的韵味。
  楚风再次挖土,让人失望,另外两颗种子什么变化都没有,依旧死气沉沉。
  一颗乌黑,且干瘪,略微变形。另一颗呈紫褐色,扁圆,像是被压扁的。得到时,它们就这个样子,缺少生机。
  这两颗种子想生根发芽难度太大。
  “将异土都集中在一起,供第一颗种子用。”楚风决定这么做。
  黄牛点头,表示同意。
  有些麻烦的是,种子发芽生长需要时间。
  而白蛇在太行山,让人忌惮。
  黄牛消失了,它去找大黑牛,再一次询问这片区域是否还安全,因为它也不想种子生长时发生什么意外。
  它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告诉楚风,短时间内没什么问题。
  异兽中的王彼此最了解。
  “希望早点长出东西来!”黄牛希冀。
  因为,大黑牛告诉它,不久后将带它一路西行,前往火焰山,它时间不多了。
  “它真是牛魔王!?”楚风发呆。
  黄牛摇头,它不知道。
  所谓的火焰山,是毗邻昆仑山的一片火山区域。
  黄牛一直想进昆仑,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那株小树怎么样了?”楚风询问,扎根在昆仑青铜山上的小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神棍没有细说,只告诉我,日后可以带我去。”黄牛写道。
  楚风将那颗绿色斑纹渐多的饱满种子塞进拳头大的异土内部,而后埋进一个木桶里。
  早先的那几块指甲盖大的异土也没浪费,都放了进去。
  如果情况不对的话,他准备带着木桶走。
  浇过水,一人一牛就坐在这,眼巴巴的望着,恨不得它立刻生根发芽。
  可以想象,他们有多么的急切与渴望。
  楚风满怀希望,无比期待,也正是因为有这种寄托,他暂时没有服食紫金松子。
  他觉得,这颗埋在土里的种子或许能带给他惊喜!
  黄牛跟百爪挠心似的,走来走去,每隔一会儿都要到木桶前观看片刻,这导致楚风都跟着闹心了。
  忽然,楚风的通讯器响了,是他母亲打过来的。
  “妈!”楚风接通。
  通讯器那一端,他的母亲非常焦急,都快哭了,很急切的问他是不是还在青阳镇。
  现在,外界都快炸开了,一片沸腾,因为太行山的动静闹的实在太大,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各地。
  一条大白蛇足有数百米长,连导弹都炸不死,横行太行山,杀死数千名异人,震惊世界各地。
  这已不是一国一地的事,传遍各国。
  可以说,影响太大了,这是天地异变以来发生的最严重的一次大事件。
  世界各地都在谈论。
  “妈,我没事,你放心好了,我马上就会去找你们。”
  楚风不断安慰,甚至说了善意的谎言,比如,告诉他们自己早已离开这里,在另一地的同学家中。
  很长时间后,他才结束通话。
  随后,楚风浏览各种新闻报道,果然外界已经喧沸,这件事的影响实在太大了。
  白蛇的少量照片被传到网上,那么庞大的蛇躯直接绞断山峰,破音障,横空而行,实在震撼人心。
  再加上亲身经历过这一役的异人口述,讲解经过,举世皆惊。
  人们忧心忡忡,白蛇的出现,源于太行山一直有它的传说。
  而国内不却这样的传说,甚至有的地区传闻更离奇,更可怕,难道那些地方都藏着传说中的生物?
  国外也不能安宁,因为世界各地有不少神秘传说,真要一一成为现实的话,那简直要吓死人。
  楚风看了很久,直到太阳落山,他才放下通讯器。
  “楚风,出大事了,救命啊!”
  就在这时,周全惊恐大叫着,闯进楚风家的院子。
  他满脸苍白,一副很恐惧的样子。
  “出了什么事?!”楚风大吃一惊,很明显周全遭遇了什么,眼神有点散,像是被吓坏了。
  黄牛十分警觉,直接跃上墙头,朝着太行山方向张望,它怀疑是不是那条大白蛇出现,冲向这个方向了。
  “晴天霹雳啊,噩耗!”周全在那里嚷着。
  “你哥哥出意外了?”楚风知道,周全有一哥哥,一直在外,由于现在很多地方的道路都断了,至今都没有能回来。
  “不是!”周全摇头,他颤抖着,指着他自己,道:“是我出事了。”
  什么情况至于这样失态?楚风狐疑的看着他。
  “我的犄角又长出来了!”周全哀嚎。
  不久前,那两根犄角断掉,他觉得解脱了,恢复了正常。
  可是,吃完楚风送给他的两粒松子,睡了一觉后,他发现头皮发痒,断角竟开始重生,又冒出一小段。
  楚风无语,这算什么大事,他其实早有预料,周全多半会恢复过来。
  黄牛很生气,还以为白蛇杀到了呢,险些给他一蹶子。
  “不就是两根犄角吗,没什么大不了!”楚风拍了怕他的肩头安慰道。
  周全顿时泪流满面,道:“不是两根犄角啊,真是那样的话,我也不会这么着急。”
  “你们看,又多了一根,现在是三根犄角了!”他掀开自己的大背头,指着头顶。
  果然,除了断角重生外,在头顶最中央那里,又出现一支新角,笔直向上,跟梳了根朝天辫似的。
  “怎么多了一根?”楚风也快无语了。
  周全仰头,无语问苍天,原本的两根犄角都让他很烦了,谁能想到现在变本加厉,又冒出第三根!
  楚风颇为同情,第三根犄角如果“太平点”也行,居然跟朝天辫似的,太另类了。
  黄牛咧着嘴在那里笑,还凑过来,摸了摸周全的第三支角。
  周全气的想咬它,都这个时候了,这头无耻的牛还在嘲笑。
  “哞!”
  黄牛低叫了一声,在地上刻了一行字,这是好事,明确告诉他,以后或许可以在牛氏家族中有一席之地。
  “你,走开!”周全气的牙疼,将摸他头的那只蹄子拨开,带着愤懑,跑回后面那座宅院去了。
  夜晚,楚风跟黄牛在院子中坐着,似是在赏月,其实是在盯着木桶,真恨不得立刻出现奇迹。
  “有人!”
  突然,楚风警觉。
  事实上,黄牛也早已发现,它而今实力涨了一大截,直觉更加敏锐。
  “你躲起来,不要出来!”
  楚风说道,并快速将院子和房间整理了一遍,避免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暴露。
  明月高挂,夜晚很静。
  楚风的家在镇子的最东边,挨着一片果园,大片皎洁的月辉洒落,这里一片洁白,非常安谧与宁静。
  一个女子身材修长,踏着月色而来,她极美,在如水的月光下,身上有一层朦胧的光晕。
  林诺依,竟然是她来了。

看过《圣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