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圣墟 > 第七十四章 黄牛哭了

  黄牛思忖,仔细考虑,想以最准确的语言描绘出这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竞逐之地!
  它写下这样四个字,但像是不满意,最后又擦去,再次刻写。
  枷锁之地!
  还是四个字,可是考虑再三,它又一次抹去。
  圣殒之地!
  依旧是四个字,可它依旧摇头。
  绝望之地、曙光之地、百战之地、璀璨之地、恐怖之地、凋零之地……
  它不断的写,又不断的擦去,有些描述相互矛盾,颇为对立,显然它也很头疼,不知道怎么阐释清楚。
  “其实我也不知道!”最后,它终于停笔,留下这么一行字。
  什么意思,说了这么多,最后又都否定了?楚风很不满意!
  不过他已看出,黄牛没有欺骗,它在努力描述这个世界,但总觉得不够精准,不够全面。
  “我踏上这条路时还太幼小,一些繁琐的事印象不深,我只需记得在这里崛起,最终成圣作祖就行!”黄牛告诉他。
  “一条特别的路,可以通向这里?”楚风惊讶,这里面似乎有什么说法。
  “有很多条路,无数生灵各自踏上,但九CD要死途中,没几个能平安到达。”
  黄牛告知这些真相。
  洪荒巨山,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属于折叠空间,自始至终都存在,山中的凶禽猛兽属于“土生土长”,并非黄牛所说的上路的生灵。
  “你来自哪里?”楚风问道。
  黄牛不愿说,走到窗前,遥望星空,它开始出神。
  楚风看向大黑牛。
  大黑牛翻白眼,道:“别问我,我是土生土长的!”最后,它又补充了一句:“吾乃大力牛魔王是也!”
  楚风觉得,也就是他神经足够坚韧,不然的话,换成其他人遇到这两头牛,估计早已头大如斗。
  很长时间后,黄牛才回过神来。
  楚风想继续问,但它的谈兴已经不高。
  不过,黄牛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他一些事。
  “以后还会有其他厉害的生灵陆续赶来!”
  显然,它所说的生灵肯定不是现在洪荒大山中的那些,而是另有可怕来头。
  楚风很想知道,这片地界的机缘到底有多么的非凡,竟引得其他世界的生灵纷至沓来,不惜赴死。
  “在这里一年的收获抵得上其他地界十年、百年,怎能不疯狂?”黄牛写道。
  楚风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那意味着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造就出绝顶强者!
  这的确可怕,会让人疯狂!
  “你要找的究竟是什么?”楚风问道。
  “无尽天机,我要进化!”黄牛眼中非常热切。
  “比如?”楚风让它说的具体一些,了解的足够多,他才能规划好未来的路。
  既然已经踏上蜕变之路,他不想终止,想进化下去。
  “最顶级的花粉,成片的灵根,甚至传说中的几株圣树,还有其他……都可能在这里。”
  黄牛一口气写出很多,那些都是它想要的!
  这里有那么多非凡之物?楚风严重怀疑。
  战争曾经将大地摧毁,险些彻底化作废土,经过漫长的恢复,才又生机盎然。
  但是有很多植物都已经消失,缺失了不少种类。
  那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后,这片地界还能有多少所谓的奇药、灵根等?
  “哪怕冰封千年,火烧万载,埋葬地下深处千万年,它们也还在,终有一天会复苏,从枯寂中诞生,在灰烬下发芽,再次重现世间!”
  黄牛笃定,坚信它们会再现。
  “所以啊,本王注定会成圣!”大黑牛坐起,一副舍我其谁的霸道样子。
  自从看到黄牛霸占一张大床后,它也没什么形象了,每次来到楚风这里,都直接侧躺在沙发上。
  那么庞大的躯体,躺靠在上面,沙发嘎吱嘎吱响个不停,让人心疼。
  大黑牛走了,告诉黄牛,再给它最后三天时间,不然的话短期就别指望再去昆仑山了,会有大变故。
  一天、两天……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三天就过去了,可大木桶中的种子还是没有发芽,黄牛急了,因为到了约定的日子。
  “上路吧,去昆仑山,那里还会少的了奇异小树?要知道,那可是一处圣山,神话传说最多!”楚风开始赶牛。
  黄牛走来走去,心中烦闷,它知道大黑牛就要回来了,最后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它也知道,昆仑山肯定有神异小树等,但还是对三颗种子有种莫名的渴望。
  最后,黄牛眼冒凶光,蹭的一声窜了过来。
  “你想干什么?!”楚风戒备。
  黄牛一蹄子踹裂大木桶,直接将那枚绿莹莹的种子挖出来,而后向嘴里塞去。
  楚风大怒,要跟它拼命。
  黄牛快速在地上刻字:一人一半,我保证给你留半颗!
  它彻底失去耐心,决定吃掉种子,在它看来这也算是一种神秘果实。
  “你敢!”楚风向前扑,他比黄牛还在意种子,一直在期待,绝不能容忍“牛嚼牡丹”。
  但是,黄牛等不及了,直接下嘴。
  喀!
  当这种声音发出,楚风的心都跟着一颤,恨不得活煮了黄牛。
  然而,下一刻黄牛的表情让他惊诧。
  黄牛哭了!
  “你少装可怜,赔我的种子!”楚风逼近。
  “呜……”黄牛抹眼泪,真哭了。
  并且,它用一只蹄子捂着嘴,不断的揉,满脸痛苦之色,最后直接将种子吐出,落在地上。
  黄牛泪眼汪汪,张开嘴,居然流血了,它摸了摸牙齿,撕心裂肺的痛!
  地上,一枚绿莹莹的种子,完好无损,连牙印都没有留下,也没有染血,很干净。
  楚风赶紧冲过去,将它放在水龙头下面,一口气洗了十遍!
  而后,他警惕着,防备黄牛,将种子收了起来。
  “别想再吃!”他警告。
  黄牛一听这话,又哭了,吃毛线啊,牙都快掉了,还敢啃它?!
  它赶紧漱口,洗净血迹,跑到镜子前不断的照,总算放心,牙没有断,也未裂开,只是牙龈出血而已。
  楚风确定,它不敢吃了,终于放心,并且笑呵呵,主动将种子放到它眼前,道:“要不你再试试,看一看能否咬破。”
  “哞!”
  黄牛怒了,要跟他对练大力牛魔拳。
  楚风赶紧躲避,道:“又不是不回来了,记住,真要是在昆仑看到成片的灵根,将所有异土都挖回来,到时候三颗种子肯定能生根发芽。”
  黄牛闻言,重重地点头。
  同时,它很生气,一颗破种子而已,让它受伤了,等真正长出来,它不仅要得花粉,还要将根茎、叶子等都吃个干净,一定要报仇!
  “牛犊子,到底还走不走?”大黑牛来了。
  楚风早已藏好种子,不敢让这头牛知道。
  黄牛点头,决定上路。
  “我告诉你,昆仑山都快杀成尸山血海了,都是一些老东西。知道我为什么跑路吗?因为不想掺和,你要是跟我去的话,只能见机行事,别跟个二愣子似的向前冲!”大黑牛告诫。
  楚风吃惊,昆仑山这么惨烈?大黑牛说的好听不想掺合,其实是跑路了,估计这次是因为吃下松子又进化了,它想杀回去。
  黄牛点头,神色严肃,表示知道。
  而周全一家人早已准备好,眼巴巴的望着呢,已经下定决心要西行。
  “保重!”
  “再见!”
  楚风送行,他们互道珍重,希望各自平安。
  天下开始乱了,谁都不知道会怎样,是否还能相见都不好说了。
  当日,西方再次震动,因为又发生一起大事件,一只魔犬出世,横行一座小镇中,将那里化成人间地狱。
  它拥有两颗头颅,踏着岩浆而行,喷吐毒液,走在镇中,简直是世界末日一般。
  整座小镇都被岩浆焚毁,无一人逃生,数千人全部死亡。
  这引发轩然大波!
  随后,拥有两颗头颅的犬王横行那片地带,一日内连毁两城,造成可怕的恐慌。
  两座小城,虽然人口皆不足十万,但接连被毁,影响太大了,无人能逃生,这只犬王极度凶残。
  据闻,这只狗年岁很大,没有蜕变前,有人在野地中看到过它守着两株小树,那个时候人们对所谓的异果还不知呢。
  现在回想起来,那两株小树太非凡。
  一株小树通体乌黑,另一株小树鲜红如血,都结着果实。
  那时,异变才开始,普通人根本不了解。一位中年人路过那里,出于好奇拍下小树与老狗的照片。
  并且,他尝试将狗赶走,觉得发现了植物新种类。
  当时老狗发狂,跟他拼命,中年人无奈退走,想去找人挖走两株小树,结果回来时果实不见了,那只狗也消失了。
  “天啊,两株小树被挖走,最后都枯死了,那只犬王在追踪挖树人的踪迹,一路杀了过去!”
  最后,人们得出这样的结论。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大灾难,西方再次调动兵力,对犬王围剿。
  结果,它凶性大发,又屠杀两座小镇,而后逃进洪荒大山中,就此不见。
  西方,人们忧心忡忡,不少人都生活在恐惧中。
  接下来,西方一处高地,出现另外一头凶兽,不容外人闯进那片领地,它发出人类的语言警告,胆敢冒犯者杀无赦。
  西方接连出现几头兽王!
  很快,其他地区也都有类似报告出现。
  印度出现一头白象王,统领上万头异兽,实力庞大无比,震惊了世人。
  这很突然,早期竟无觉察,等到发现时它早已成了气候,周围聚集大量异兽。
  蒙古大草原出现一头银狼王,呼啸天地间,万兽颤栗。
  西伯利亚……
  ……
  一时间世界各地接连出现兽王、禽王,形势仿佛在一夜间严峻到极点,许多城镇突然面临巨大威胁。
  至于国内,那就更复杂了。
  龙虎山、武当山、嵩山、终南山、崆峒山、峨眉山都出现恐怖生物,彼此厮杀,也跟人类中的大势力激战,争夺灵山。
  这才多少天?整片世界都变了,格局在被改写。
  各地都有血雨腥风在上演!
  楚风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青阳镇,前往北方的那座巨城——顺天。
  他将异土收进石盒,并将三颗种子埋进土中,方便带在身上。
  “咦?!”
  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种子与异土放入石盒后,竟散发出生命精气,有绿光腾起。
  “什么情况?!”楚风心中剧震。
  石盒来自昆仑山脚下,原本就是收藏三颗种子用的。

看过《圣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