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嫡妃为后五小姐 > 第311章 故意透露身份

第311章 故意透露身份

  ����俩人下了楼,顶着凌霄玉寒异样的眼光缓缓地走向柜台。柜台前的掌柜的原先在拨拉着算盘算账,忽然抬头看见他们,立刻丢下手里的算盘和毛笔迎了出来,远远地就朝祁睿拱手作揖,他刚开口准备说什么,就被祁睿一个眼神给止住了。

  掌柜的弯着腰只暗中观察祁睿的脸色,不敢擅自开口。

  “我夫人住的三楼的那间房她不住了,你把租金给她。”祁睿牵着司徒颜的手,看向掌柜的。

  掌柜的听后微顿了一下,而后连忙应是往柜台里走去,“夫人稍等一下,小的这就把租金给您!”

  不是说好的房间不退不换的吗!现在店家怎么……怎么就这么轻易说把租金给他了。

  司徒颜眼睛眨巴了几下还有些不敢相信,而这个时候,掌柜的拿了银子出来递到了司徒颜的手边,“夫人,这是您交的五天的银子还有押金,您数数看对不!”

  祁睿松开了她的手,让她方便接下银子。

  司徒颜看着掌柜的手里的银子,没有一点欢喜的样子,她皱着眉头,一直就那么瞧着没有去接。

  银子给她了,她岂不是没有房间,那她就没有理由去拒绝她这个名义上相公的要求了,现在只能和身边这男人住在一起了!

  苍天啊,她怎么感觉自从遇见这男人后,她的运气就变差了,老天爷啥时候都不偏向她,事情都不按照她期望的发展了。

  这银子她能不要嘛,呜呜,她不想要,不想要和这男人住在一起。

  可惜,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不是她想不要就不要的了。

  她没有伸手接银子,祁睿替她接了,他扫了掌柜的一眼,说,“晚饭别送到二层了,就在这里吃了。”

  说着,他转身看向正巴巴瞅着他们的玉寒和凌霄,“就放在那里,另外,再加一壶好酒!”

  “是,小的这就去准备!”掌柜的见祁睿没有别的吩咐了,就利索地下去亲自去准备了。

  司徒颜在一旁冷眼瞧着祁睿和掌柜的互动,心里升上一股的疑团,她总觉得这男人和这店家看起来有什么不对,似乎这店家对他太客气了,不,是太恭敬了,不似正常的客人和店家的感觉。

  “我们去他们那里坐!”祁睿没看出司徒颜的反常,直接拉着她的手往他们那桌去。

  司徒颜一边随他走,一边侧脸看着祁睿,“祁睿?”

  这还是他们重新见面后司徒颜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很亲切,很像回到了失忆前。

  “夫人,有什么事儿?”祁睿偏脸瞅着她,嘴角含笑,目光十分的温柔。

  司徒颜虽然听他叫过自己很多次夫人了,可是,现在乍听着,还是觉得不习惯。

  “我倒是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你,你和这掌柜的是不是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你和这家客栈有什么关系?”

  要不这掌柜的怎么对他这么毕恭毕敬,她可都一直看着呢,还没有一个人像他这样,有这待遇。

  祁睿轻笑出声,“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司徒颜暗中撇嘴,但凡有眼睛的人都会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正常的好呗。

  “就感觉你和那个掌柜的之间……不像是简单的客人和店家的关系。”司徒颜轻声地嘀咕一声,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玉寒和凌霄身上。

  玉寒和凌霄见他们俩人过来了,连忙站了起来,“主子,您坐这里,夫人,您坐这里!”

  凌霄殷勤地将主位让出来给祁睿和司徒颜,祁睿拉着司徒颜让他坐好位置后,才坐在椅子上。

  凌霄在他坐好后,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只有玉寒还矗在一旁站着,他一双眼睛在主位上的俩人身上扫动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祁睿和玉寒的眸子对视着,对外人一向清冷的目光中缓缓地浮现出笑容来,“老先生,请坐,别客气!”

  “哎!”玉寒反应过来后应了一声,他堪堪地拉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而后正襟危坐地垂着视线一言不发。

  祁睿开口问道,“老先生,是哪里人士啊?”

  玉寒听后,反应了两秒钟的视线,回道,“就京城人士,祖籍就是京城的。”

  祁睿眉目一敛继续问道,“老先生似乎是没有京城人士的口音啊?”

  他是怀疑他的身份了?

  千万不能让他看出来什么不对,再顺藤摸瓜找出他和世子的关系,连累到世子。

  玉寒沉寂的眸子不由的散发出一抹紧张的神色,他定了一下心神,缓缓道,“公子……有所不知,我们玉家是世代为医的,我在很小的时候就习得了医术。因为年少轻狂不受教,所以就大言不惭地辞别了家人要去江湖行医,这背井离乡一走就是大半辈子,所以,老夫是一点家乡的口音也没有!”

  说完,他紧张地看着祁睿,生怕他露出一丝怀疑的样子来。

  司徒颜眼眸在他们俩人身上转了半天,突然间见玉寒表情有点不对,她眸光微动,端起了桌面上放着的茶壶缓缓地给祁睿倒了杯茶水,朝他展颜一笑,“说了半天你也该口渴了,喝点水。”

  祁睿淡笑地看着司徒颜,眼眸中温柔似水,他在她的期许下端起了茶杯,浅浅地喝了起来。

  玉寒见祁睿不用那样的利眼打量他了,心里暗缓了口气后也端起了茶水喝了起来。

  “没看见你点的什么菜,你是之前和他们都吩咐好了?”司徒颜怕祁睿再对玉寒问东问西的,便没话找话和他扯着话。

  祁睿嘴角含笑,“恩,事先吩咐他们准备了。”

  看来,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会和他共进晚餐。

  “哦哦!”司徒颜轻抿了一口茶水后,忽然一本正经地看着祁睿,“我嘴巴可是很叼的,你点的菜要是不合我胃口,我就不吃了!”

  “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若是不想和我一起吃东西,就算我给你准备的是满汉全席,你都有借口不吃。”和她做了半年的夫妻,她的性子他还是能摸得准的。

  司徒颜眼神闪烁,“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我怎么可能因为不想和你吃东西就去说谎呢。”

  “会不会……一会儿就知道了。”祁睿与司徒颜略有些心虚的眼神平视,“一会儿菜上来了,若是你扒拉了两下,说东西不好吃就放下筷子不吃,不就说明了一切吗!”

  司徒颜,“……”

  她怎么有一种石头搬起来砸自己脚的感觉。

  司徒颜听完他的话后,端起茶杯快喝了两口水,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心事。

  祁睿静静地低眉看她浅笑,眼神宠溺。

  凌霄看他们这样,心里由衷的高兴,而玉寒看着,只觉得心悬的更高没着落了。

  盛儿的丈夫看上去是那么的爱她,若是他知道了盛儿这么久没有寻家人的内幕,凭他的身份,一怒下迁怒镇远侯一族或者说安城全城百姓轻而易举。

  这男人那么精明,若是他想知道什么,从盛儿那里三言两语地就套出来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好好地叮嘱她一番比较好。

  “几位客官,小的给几位上菜了。”这时,掌柜的拿着酒壶过来,他的身后跟着几个机灵的小厮端着托盘还另有两个长得标志的小丫头跟在一旁候着。

  祁睿抬头看了掌柜的一眼,轻轻地点了下头。

  掌柜的连忙错开身子让身后的小丫头过来,两个小丫头手脚麻利地将桌面上的残羹剩饭收拾了一下,掌柜的拿着干净的抹布反复地擦了几下后,才将位置让出来让小厮上菜。

  司徒颜和玉寒就瞧着清一色的釉彩碟盘摆上了桌面,他们桌面上的菜色似乎和别的桌不太相同,似乎花样更多了一些,模样更加精致了一些。

  “公子夫人请慢用。”菜品摆好后,掌柜的恭敬地对他们说。

  祁睿使了一个眼色,掌柜的又鞠了一躬后带着众人离开。

  这是皇家向来钟意的、寓意富贵吉祥的牡丹图案的官窑瓷器!

  看到这上好的官窑出现在他们餐桌上,玉寒觉得证明这男人身份的证据就摆在了他的面前,他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祁睿黑眸在紧盯着碗碟的玉寒身上溜一眼后,快速移开落在了眼前的菜肴上,他拿起了筷枕上的做工精美的錾花银筷子夹了一筷子菜肴放在了司徒颜面前的碟盘里,“尝尝看,这里的万福肉和家做的味道一样吗?”

  别说司徒颜已经饿了许久肚子里是一点油水都没有了,就是她之前天天大鱼大肉的吃着,现在见到这长得像花儿一样的万福肉也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几乎,她将心里的那点排斥忘了个干净,眼中只有那色艳味香的佳肴。

  “那我就不客气了。”司徒颜说着,就夹起自己碗碟里的菜肴咬了一口,五福肉做的很好,很香却不油腻,让她胃口大开,祁睿见她喜欢吃,又给她夹了一块,两块都进了她肚子后,他又转手给她夹起了别的东西。

  俩人之间虽然没什么言语,但是一动一静中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默契,玉寒若有所思地沉下眼帘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仰头将酒水一饮而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