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四十章 沾点运气
  

  操纵解石机的是个三十岁壮男,眉宇间竟和收钱的小老头有几分相似,听到徐青的话一脸不悦的小声嘟囔道:“就这块破石头要是能解出翡翠我吃了它……”

  声音不大,却被蹲在旁边泼水的徐青听了个清楚,笑答道:“你想吃我还舍不得呢,要不待会出了翡翠你捡块边角料填填肚子?”

  壮男讪讪一笑,把毛料换了个位置固定好,锯片沿着画线稳稳按下了。【WwW.FeiSuZw.CoM 飞】

  啪嗒!

  又一块废料被切下,依旧是白茫茫一片,暗黑色的裂绺也变得格外清晰可辨,壮汉不屑的歪了歪嘴,在他看来这块料子必垮无疑,继续接下去纯属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徐青手脚麻利的冲洗了一下切面,催促道:“换砂轮,擦石啊!”

  壮汉正是摊主人的儿子,听到这话心里一阵不爽,没好气的说道:“一块闷头货当半明料解么?你懂不懂赌石的?”

  徐青冷声道:“你不用管我懂不懂,花了六十万买的石头,怎么解随我高兴。”

  站在一旁的小老头自知理亏,上前在壮汉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骂道:“磨蹭个屁,不干活给老子滚回家奶孩子去。”

  “哈哈哈……”围观的人群一阵爆笑,还有人戏谑道:“奶孩子他也没那硬件啊!”

  唐国斌笑着凑趣道:“不是有奶瓶么?胸口挂两个硬件就有了,人家超生游击队就用那玩意……”

  “哈哈哈……”又是一阵爆笑,壮汉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苦笑道:“擦,擦还不行么?”说完麻利的换上砂轮,动作熟稔的擦起毛料来。

  不可否认壮汉的确是个解石的好手,砂轮和切面之间的碰触轻重相宜,摩擦声竟然形成了一种特殊的节奏感,过了两分钟左右,一层白雾被擦了出来。

  壮汉双眼一亮,抬高手柄兴奋的喊了一声:“快,浇水。”徐青淡然一笑,舀了一瓢水沿着切面浇下。

  嗤嗤!砂轮拨开了白雾,现出一抹温润的金黄,围观的人们霎时间也兴奋起来。

  “好漂亮的鸡油黄!”

  “高冰种鸡油黄……青子,你小子神了。”孟士诚兴奋的欢呼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了徐青肩膀。

  “哈哈哈!就知道你小子和幸运之神有一腿,待会不帮哥选块好料子削死你。”唐国斌一张脸笑成了煮熟的狗头,鼻子眼睛都挤一块了。

  薛老目光灼灼紧盯着那抹迷人的鸡油黄,终于忍不住上前抚摸石料,打赌的输赢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按照赌约这块是要卖给他的。

  壮汉见这老头突然把手伸到了砂轮底下,着实吓了一跳,急道:“老爷子,劳驾你让让,我还要继续解石呢!”

  薛老这才回过神来,依依不舍的抽回了手,拉着徐青走到了一旁。

  “老头子认输了,按约定这块料子解出来我出双倍价钱收购。”

  徐青摸了摸鼻子,笑道:“双倍价钱我说过不卖的,您忘了我后面提的条件么?”

  薛老眼神一黯,他确实已经答应了条件,这小子早说过自己不差钱,薛老性格怪诞,但守信重诺也是出了名的,于是摇头一叹道:“算了,把紫罗兰料子和电话给我,后天这个时候会带着东西来找你。”

  徐青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正色道:“我说双倍价钱不卖,但您要是给个实价我还是能接受的,因为这东西只有到了您手里才能发挥出它的价值。”

  薛老猛的一愣,随后明白了过来,这小子分明就是在成全自己,到了他这把年纪雕琢物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所以他起了封刀的念头,这次来交易会就是为了选几块极品翡翠完成最后的封刀之作,眼前这位素未平生的小伙子质朴豁达,让他心涌起一股感动的热流。

  “小伙子,谢谢你。”

  薛老由衷的道了声谢,这个谢字他已经有十来年没说过了,眼前的小伙子绝对当得起薛大师一谢。

  “呵呵!小意思,咱们还是去看看掏石头吧,这块鸡油黄说不准还有惊喜呢!”徐青咧嘴一笑,和薛老一起返回了解石机旁。

  擦石的工作临近尾声,一块纯粹的高冰种鸡油黄现出了它诱人的身姿,当最后的底座被利落解出时,薛老指着上面的活灵活现的云纹激动万分的颤呼道:“金佛踏云,是金佛踏云啊!”

  嚓嚓嚓——

  砂轮空转了一阵停了下来,众人满头雾水的望着双眼泛红的薛老,谁也不知道‘金佛踏云’是怎样一种奇物,不过从老爷子喜极而泣的模样不难看出,这块高冰种鸡油黄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金佛踏云,没想到老头子有生之年能有幸雕琢这等旷世奇物,封刀无憾,天意啊!”薛老用颤动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块黄翡,口喃喃自语着,两行浊泪顺着脸颊潸然落下。

  徐青只能苦笑着上前安慰道:“老爷子,这玩意都说好卖给您了,可别太激动了,拖回去爱怎么雕都行……”

  薛老抹了一把泪,站起身来,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道:“如果老头子说买不起这块料子你还会给我雕么?”

  这话一出口,惊愕的不止是徐青了,一旁的孟士诚惊得长大了嘴巴,薛老身为世界级顶尖玉雕大师,身家过亿,居然会说出买不起料子的话来,足可见这块鸡油黄何等珍贵。

  徐青呆了呆,随后露出一个很阳光的笑容道:“您喜欢只管拖回去雕㊣(5),到时候成了便宜点给您就是了。”

  薛老肩头一颤,咬牙道:“好小子,老头子也不占你便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信得过老头子就跟我走一趟,有话到时候再说如何?”

  徐青很光棍的一摊手:“您管饭我就去!”

  “哈哈哈!管饭,管你一辈子都行,我总算想到了能买下这块料子的东西了,哈哈!”薛老朗声大笑,竟又流下两滴泪来,再看向徐青脸庞时,眼多了一抹慈爱之色。

  管一辈子饭?徐青脑子里有些懵了,心说,这老头还真敢说,就他这年纪能活十年八年的顶天了,难不成以后问你儿子要饭票去?

  孟士诚上前拍了拍徐青肩膀笑道:“兄弟,还不快拜师,薛老琢玉的手艺就算是给你学到三成就一生衣食无忧了。”

  “拜师?”徐青也不是笨人,一提点立刻明白了薛老的意图,心说,敢情这老头想用雕玉的技法来抵这块黄翡的价钱呢,不过就是他肯教我也不一定有时间学,算了,反正这块黄翡在他手里也不至于埋没,价钱低点也没所谓了……

  “小伙子,拜师的事情不忙,先跟我一起回去坐坐吧!”薛老见到了徐青的犹豫,再次发出了邀请,他相信只要见过雕琢的物件,这小伙子定然不会拒绝拜师的事情。

  徐青一点头:“好吧,我们就去您家里蹭饭。”薛老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上前就把那块鸡油黄料子抱在了怀,再也舍不得撒手。

  闲聊了一刻钟左右,一辆加长红旗牌轿车远远开了过来,停在了薛老面前。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