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之眼 > 第七十四章 天生反骨的唐大少
  

  阿罗抄着手斜靠在车头,眯眼望着这帮手持凶器的壮汉,嘴角挂着一丝冷笑。【Www.feiSuzw.coM 飞】曾经受过严格训练的他根本不会畏惧这十来个拿家伙的货色,在他眼这等乌合之众就当是一群活动的沙包。

  遇到这种阵仗若换做普通人早已经吓得不知所措了,但偏偏唐国斌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好战份子,就是见到对方手里拿着家伙也浑然不惧,反倒开始兴奋的搓起手来。

  “哈哈!这下想走都走不成了。”唐国斌大笑着从车座后摸出条全钢双节棍准备下车,一回头蓦然见到后座上的徐青正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忙问道:“青子,你这是打给谁呢?”

  原以为徐青会说是打给王老,没想到小徐同学翻了个白眼道:“还能是谁,警察叔叔呗!”

  唐国斌一头热汗,连忙按住了徐青的手掌,急道:“好兄弟,你不想打架在车里呆着就成,千万别打电话报警啊!”

  本来就跃跃欲试的唐大少还真怕徐青打电话报警,好不容易碰上个学以致用的机会不就泡汤了么?

  徐青皱眉道:“你们俩能打得过这么大一帮子?只怕到时候想报警都没机会了。”

  唐国斌不由分说一把抢下了徐青手机,把电池拆下来放进兜里,嘿嘿笑道:“你小子瞧好吧,看哥来耍一回双节棍。”说完把手机一抛,开门走下车。

  为首的大汉正是被叫做东北佬的张德利,这家伙老家黑龙江漠河县,在海军陆战队服役四年,复员后来江城打混,凭借着以前部队里学来的东西和强健无比的体魄,很快就在道上混出了些名声,手下笼络了一批敢打敢拼的狠角色,成了这几条街面上的一股势力。

  平时除了看场子之外张德利还收了一批专门提篮子碰瓷的小弟,每月也有一笔不错的进项,倒在地上马候就是其一。

  张德利一见冷眼相对的阿罗心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那股子凌厉铁血的气势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对方很可能是从部队里出来的高手。

  在社会上滚了这么些年,张德利当初的锐气早已消磨得所剩无几,为人处事也变得圆滑了许多,今天这档子事他本没兴趣亲自来的,只因为马候在电话里提了一句,打他的绝对是个有钱的主,这才让张德利起了捞一笔的心思,带着一帮小弟气势汹汹的跑来找场子了。

  唐国斌下车就直接冲到块头最大的张德利面前,双节棍一摆兜头盖脸抽了过去,他就是来打架的,先发制人才是王道。

  张德利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在了阿罗身上,料不到突然蹦出这么个愣头青举棍就打,好在他这些年并没有丢下手上的功夫,脚下一滑步避开了棍头,从身旁的小弟手顺了条水管指着唐国斌用东北话骂开了。

  “麻痹的,你是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小孩崽子,想干仗是吧?”

  唐国斌一击无功,顺势把双节棍横扫出去,蓬一声击了一个小弟的鼻梁,顿时血花飞溅,痛得那货捂着脸蹲了下去。

  “奶奶个腿儿的!整死你这小孩崽子!”

  张德利勃然大怒,抡起水管照着唐国斌脑门劈下,小弟都被人打了脸,搁谁也忍不了,今晚这一仗干定了。

  他身后的小弟们见老大动手一个个凶相毕露,抡起手的水管向唐国斌身上招呼过去。阿罗没想到唐大少竟会如此生猛,面色一凛纵身加入了战圈,两个对上十来个,半点也不含糊。

  唐国斌一条双节棍耍得虎虎生风,那些手持水管的汉子们没近身就被撂倒了好几个,阿罗劈手夺过一条水管和张德利斗在了一处,两人走的都是刚猛路子,两条水管拼得火星四溅,在夜色格外耀眼。

  徐青呆在车里看了一场精彩的械斗,唐国斌双节棍耍得那叫一个棒,十分钟不到,地上倒了一片翻滚痛嚎的混混,除了和阿罗放对的东北佬之外所有混混都失去了战斗力,这厮把双节棍夹在肋下,好整以暇的靠在一台机车上当起了观众。

  和阿罗对战的东北佬渐渐落了下风,后背上挨了两记狠的,要不是他身板结实换了普通人早就趴地上哼哼去了,看来陆战队出身的尖兵和特战队退役的精英相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两人手的水管在激烈碰撞下已经成了曲尺,张德利力气不如阿罗,再加上有伤在身,勉力支撑了几个回合又被一水管磕在了腰上,捂着腰踉跄两步,阿罗侧身一记鞭腿扫在了这货脖子上,直接将他抽昏了过去。

  啪啪啪……露天烧烤广场上的食客们欣赏了一场全武行,不知道是在谁的带动下鼓起了掌,顿时掌声叫好声响成一片,久久不息。

  唐国斌意犹未尽的撇了撇嘴道:“一群脓包,本少爷都没过到瘾。”

  徐青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喊道:“墨迹个屁啊!打够了快过来开车。”

  阿罗驾驶路虎开道,用车头的保险杠直接把挡在前面机车推开,两车飞驰离去,只留下满地痛呼连天的混混。

  唐国斌把徐青送到了汇景花园门口,反复叮嘱了几遍才开车离去。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徐青见别墅里只剩下几点幽暗的灯光,估摸着所有人都已经睡下了,轻手轻脚拎着皮箱进了们,打开了客厅里的灯,却发现王老正坐在沙发上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

  “师傅,您怎么还不休息?”徐青走到沙发旁坐下,把手的皮箱随手摆在茶几上。

  ㊣(5)王老微微一笑反问道:“吃饱喝足了?”

  徐青点头嗯了一声,王老从怀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放在茶几上,淡淡的说道:“这里有一篇正阳功你先练着,有一件事情为师须得和你说清楚,唐小子天生反骨,此功切不可传他,熟记之后即刻毁掉。”

  “师傅,天生反骨这种事不靠谱吧!”徐青有心为唐国斌辩护,他认为这些所谓的命相之说根本缺乏依据。

  王老神色一凛道:“人耳廓皆短,脑后反骨外突,行路轻飘不实,唐小子不但反骨天成,还是副十足的短命相,如无身俱大气运之人庇护绝活不过三十岁,练正阳功须童子身,否则便会血崩而亡。”

  看无广告,全字无错首发小说,飞-,您的最佳选择!

看过《透视之眼》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