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透视极品妖孽 > 第1167章 你不配
  “没什么,就是不喜欢。”

  “我不能介绍这个理由。”

  “真要我说?”

  “说!”

  林风淡淡的瞟了古华老人一眼,然后吐出三个字:“你不配!”

  “”古华老人当场就有一种脱下衣服,光膀子和林风对着干的冲动,这个混小子竟然说自己不配但他师傅?

  自己好歹也是飞仙阙的长老,堂堂羽化境的圣主级人物。

  结果反过来竟然被一个小圆满的毛头小子给蔑视了?

  这特奶奶的,放眼整个昆仑界,多少人打破脑袋想要当他的徒弟,这小子竟然还看不起他?

  古华老人感觉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有种想宰了林风的冲动。

  “你可以滚了。”古华老人没好气的道,此时多看林风一眼都觉得冒火。

  林风无奈一笑,然后缓缓走出了古华老人的住处。

  隔天,林风便被一阵噪耳的铃声所吵醒,他睡眼惺忪的睁开双眸,问道:“喂,哪位?”

  “猜猜我是谁?”那头,便是传来一个女子娇媚轻浮的声音。

  “你?你不就是我二婶子家的三叔家的四舅家的五姑家的那个二傻子嘛?”林风冷笑道。

  “你讨厌!那么久没见,竟然这么调戏人家!”那头的女人娇嗔道。

  而随之这一声娇嗔,林风便是猛然觉得浑身冰凉,下意识的转过头望去,便是看到了睡在他枕边的舒岚投来杀人般的目光。

  林风顿时缩了缩脖子,没好气的道:“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可就挂了?”

  “你竟然忘记了人家的声音,真让人家伤心,想当初你我二人花前月下,郎情妾意,而如今你竟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那头传来幽怨的声音。

  闻言,舒岚眼中的杀意越发浓烈,就像是要将林风生吞活剥似的。

  “大姐,你别再耍我了好吗,一会儿真的要出人命了。”林风欲哭无泪的道,这女人到底谁啊,成心破坏他家庭和谐。

  “好了,不逗你了,我是小姨,你小子回来也不通知我一声,你个死没良心的。”宁婉一顿数落道。

  “我这不是忙吗?根本就来不及。”林风苦笑道。

  “那现在该有时间了吧?过来陪我喝一杯?”宁婉娇滴滴的问道。

  “好,你在哪?”

  宁婉便交代了一个位置,而后挂了电话。

  林风这才无奈的望向舒岚,苦笑道:“是小姨,故意逗我们呢。”

  舒岚撇了撇嘴,满心醋味的道:“你小姨真骚!”

  “唉,怎么还急眼了呢?她是小姨,你吃小姨的醋?”林风都懵了。

  “我可没那闲工夫!”舒岚傲娇的哼了一声,翻过身去,但阴沉的脸色明显诠释了她就是在吃醋。

  这也难怪她会多想,因为林风身边真的太多狂蜂浪蝶了,加上宁婉又和林风没有血缘关系,所以难怪她会多想。

  “那我和小姨喝酒去了?”林风试探性问道。

  “爱去哪去哪?”舒岚赌气的道。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

  “嘿!你还反了你,竟然敢给我脸色看!”林风当场就勃然大怒,一把压在舒岚的身上。

  舒岚当即脸颊绯红,恼羞成怒的道:“下去!”

  “下去?老子今天就偏要骑胭脂马!”林风怒斥道,然后便伸手探入舒岚的软软胸襟。

  半个小时,林风才心满意足的爬起来穿衣服。

  而舒岚则是气喘吁吁的瞪着林风,面颊一片潮红:“混蛋!”

  “再骂?再骂继续蹂躏你!”林风嘿嘿威胁道。

  舒岚果然就不敢再骂了,这要是再让这家伙疯狂下去,自己今天都不用上班了。

  林风便大步流星的出了自己的住处,去宁婉约定好的地方碰面。

  “大外甥!”

  进到酒店里头,大老远的宁婉就对林风招手,这一喊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客人的观众。

  林风顿时有些脸红,这个女人,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矜持吗?

  “怎么今儿个这么有空?”林风坐在宁婉跟前问道。

  “我天天都这么有空,到了我这个级别的人,只要每天躺在床上都能收钱,哪里用得着上班?”宁婉一脸傲娇的说道。

  “知道你厉害了。”林风淡笑道。

  “来,吃点什么,自己点。”宁婉将菜单递给林风。

  “那就先来两瓶八二年的拉菲漱漱口吧。”林风厚颜无耻的道,但不得不说,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真过瘾啊。

  “大外甥,拉菲已经过时了,真正的上流社会是瞧不上这种酒的。就那些爱装比的土老帽才经常拿这种垃圾来说事,你以后出入高档场所可不能这么说,别给你小姨我丢脸。”宁婉一脸嫌弃的道。

  “两万一瓶还垃圾?”林风目瞪口呆,而后嘴角抽搐。“万恶的资本主义。”

  既然宁婉已经开口了,那林风自然不会给面子,顿时点了一桌子分量少价钱贵的菜肴,开始大吃特吃了起来。

  在这么高档的酒店,林风却跟吃猪食一般风卷残云,顿时吸引来不少人的瞩目,同时传出一声声鄙夷的嗤笑。

  “哪来的穷光蛋,也好意思到这来吃饭,简直影响我们的胃口。”正当这时,一声蔑笑传来,一个衣着光鲜亮丽的男子冷嘲道。

  而在他身旁,几个女伴也跟着讥笑了起来,显然也很瞧不起林风。

  闻言,宁婉顿时眉头一皱,对方没有克制音量,这番话就像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一样。

  “就是,也不知道哪个乡村出来的,这种人是怎么进来的,一会儿该不会没钱买单吧?”

  “啧啧啧,这吃相,这家伙是饿死鬼投胎吗?”

  “哎哎哎,经理,把那个民工给我赶出去!”

  那个男子身旁的几个女伴都出言讥讽了起来,颇显尖酸刻薄。

  “一群白痴!”宁婉当即就要站起来和他们理论。

  但这时候的林风却抓住她的手,笑道:“你也说了他们是白痴,那和白痴一般见识的你,是什么?”

  如果换做以往,林风会让那个男子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但现在他的心境变了,踏入修真界之后,他整个人的气度都与众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