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都市全能英雄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鞑子的余孽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鞑子的余孽

  路飞的嚣张让在场的武林之人明白。路家并不是软柿子,这么多年,他们做了什么,对方都是一清二楚,之前不收拾他们,那不代表以后就可以逍遥法外了,路家对他们依然是有着制衡的能力存在的。

  而对于五大族来说,这无疑是苦涩的,路家的强大是他们不想看到的,颜家的强大同样也是如此,但是如果二者取其一,那么五大族宁愿去选择颜家,而不是路家,颜家的强大,再厉害,他也不过是武道家族罢了,武道家族在政治面前无疑是很渺小的。

  颜家这次被路飞这么一弄真的是颜面扫地了,不过这是他们自找的,怪不得别人,看他们不顺眼的多得是,路飞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五虎榜废除,那么就意味着颜无道什么都没有了,虽然有颜家这层身份,可是在颜家,他不是那么的讨人喜欢,甚至会非常的让人厌恶,讨厌的人远比喜欢的多,现在他被路飞恶意的针对了,是很多颜家人都喜闻乐见的。

  “啧啧,我早就说过了,不要这么的锋芒毕露,你就是不听,现在吃瘪了吧,你可是我们颜家第一个被路家人这么羞辱的存在,我如果是你,早就去选自杀,丢人,真是太丢人了。”颜守信在一边阴阳怪气的说着,其他既然还有跟着附和着,如果在之前,那是根本没有人敢这么做,自己可是下一任家主,可是经过了这么一个事情,下一任家主呵呵,还是算了吧。

  “你**的给老子闭嘴,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麻痹的。别给脸不要脸,倚老卖老,你这么厉害,你为什么不去制裁一下路飞呢,你不是自诩是得到了先祖的真传么,为什么在路飞面前,你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呢,**老子不理你,你还来劲了。”

  颜守信被颜无道一席话说的是哑口无言,不过他涨红的脸也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不是那么的好,被一个小辈如此的嘲讽,真的是让人有点忍不了。

  “你**的居然敢这么的嘲讽我,真以为你是族长的儿子,我就不敢揍你了,你这个混账玩意,今天我就替你那爹好好的教训一下你。”

  颜无道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比起颜守信还是差一点,面对对方的出手,而且还是先发制人,颜无道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一股无力感从心里蹿起,就在颜无道以为自己要被打的时候,一股更加磅礴的气势从远处传了过来,一下子就将颜守信给击退了。

  “不成器的东西,怪不得我们今天会栽在路家小辈的手里,你们如果真的继续这么下去,我们真的要完了,不过你们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算了,你们继续闹吧。”

  颜守约的话听起来非常的无力,甚至是疲惫,颜家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是人心不齐,不光是如此,同族之间相互打压排挤这种事情真的是屡见不鲜,这也是自己一直都很纠结的一点,如果把这些害群之马给踢出家族固然是可以得到解决,但是对于其他家族的人来说,会不会让他们心寒,家族的依靠还是这些人才的支撑,没有这些人只有空壳子,根本是没有一点的卵用。

  路飞的条件很苛刻,自己如果不答应,那么对于整个家族来说都是很悲剧的存在,如果路飞没有出现,并且没有见识过对方的身手,或许自己还会幻想一下和路家的对垒,可是现在,这种想法是完全的没有了,和对方交手,那根本是在找死啊,颜家这多年的底蕴如果败在自己的手里,那么自己真的是无颜去见列祖列宗了。

  但是如果答应了路飞,那么就意味着颜无道从此之后都将变成一个废人,一个笑柄,这会在无形间将颜家的声望打压到最低。

  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就真的要好好的思考一下了,可是无论怎么想,对于自己来说选择性都是很小的。

  路飞回到家,可是他在颜家的事情,现在已经传到了家人的耳朵里了,在京城库就是如此,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你如果弄了什么丑事,是别想掩盖下去的,,在京城这个地方,你想要隐藏什么秘密,那真的是很难很难。

  “小飞,你可回来了,今天你又去威风了,不过你做得对,隐宗的那帮宵小我早就看不惯了,现在他们死了,也算是为民除害,不过颜家人那边,对于你的条件,他们不可能答应吧,毕竟如果答应了,对于他们的打击是巨大的,这个打击他们似乎根本承受不起。

  奶奶洛心瑶看到路飞回家,马上就说了一大推,路飞也不只能是感叹这消息扩散的速度,简直比病毒还快。

  “被我碰上了,我也只不过是顺手罢了,”无论是隐宗还是鞑子,对于整个华夏来说都是只有害没有利的,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危害。

  “不过你还是要提防一下,我刚刚得到的消息,在西方还有鞑子的余孽存在,比起在国内的这些,他们的实力无疑是更强的存在,现在阿骨打和弘业被你给杀了,对于他们的打击是有的,但还是没有到,可以将他们给灭族的地步。”爷爷路远锋忽然提了一句。

  鞑子还有余孽在外面,这一点路飞早就料想到了,不过那些家伙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这些话路飞是不会说的,因为这么说,家里人肯定会说自己骄傲自满,可事实的确是如此,现在的鞑子,只有阿骨打那么一个人,还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其他的那些家伙,他们真是蛇鼠一窝,虽然他们在各方面的能力上都不弱,可没有真正的实力,这些东西都只是空中楼阁,得到了也会在顷刻间被人给掠夺的一干二净。

  “我知道爷爷。'这些事情,路飞并没有对爷爷说,说多了只会让他们增添伤心罢了,自己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英国伦敦,一个会所里,一帮东方人正在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不过他们的打扮和一般的东方人不同,他们还是留着长长的辫子,穿着一身很特别的马褂,不过颜色不同。这些人都是鞑子的余孽。

  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手里拿着一张传真,递给了一个身穿黄马褂的家伙,那个家伙懒洋洋的接过去,酒精已经让他彻底的麻醉了,可是当看到这张传真上写的是什么的时候,这个男人一下子就醒了,完全没有了之前那副迷醉的样子。

  传真上只有几个字,“老祖宗已死。迅速撤离。”,老祖宗就是阿骨打了,这个家伙的年岁做他们的祖宗真的是绰绰有余,他不但是鞑子这里年龄最大的,同时也是实力最高的,和他同时期的老头存在的不少,但是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的,那是一个都没有,他是老祖宗,而其他人是老不死的,都是老字辈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这个身穿黄马褂的人叫做艾吉,他是鞑子外面余孽里的一个核心,从他身穿的黄马褂就可以看出他的核心地位,在鞑子的余孽里,艾这个前缀的人只有他这一个,这个前缀代表的就是他曾经是皇亲国戚,而其他的余孽,都不只不过是普通人罢了。

  因为只有阿骨打是身怀武功的,而且身手也是异常的恐怖,自己能够在伦敦这个异国他乡落脚,多亏了这位老祖宗,在他面前这些什么雇佣兵什么的,完全伤及不了他分毫,反而是被他干掉了不少。

  正是靠着他,自己才真正的在这里生活了下来,而且还生活的不错,比起一般的贵族来,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一切都是老祖宗给的,可是现在他死了,那么这群英国佬就根本没有什么戒备对自己了,如果他们再度出手对自己,自己肯定是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当年阿骨打将他们的什么黄金骑士给杀了不少,可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们暗中肯定是早就培养起来了。

  “怎么了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脸色这么看。“一个和艾吉长相差不多的男子将身前的金发妞打发到了一边来到了艾吉的身边,他是艾吉的弟弟艾祥,也是对方的左右手,能够在伦敦闯下这么一份基业。光靠武力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没有真正的脑子,那也是没用的。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老祖宗死了,我们要离开了也要。”

  咣当,艾祥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将手里的酒杯给跌落在地,这件事对于他的冲击有些大。阿骨打死了,那是个什么人,那根本就不是人,在自己眼里那根本就是一个神仙了。刀枪不入的存在,和他相比,西方的这帮吸血鬼,狼人什么的,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居然死了,这怎么可能,即使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将他置于死地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怎么可能,老祖宗怎么会死,他可是刀枪不入的存在啊。”艾祥根本是对于这个消息完全的不能接受,因为这个阿骨打对于自己来说,那就是一个支柱啊,他的存在,让自己即使在伦敦这个异国他乡也能放开手脚,可是现在他死了,一切都完了,都完了。

  “肯定是因为弘业那个白痴,那个白痴不是去参加什么颜家所发起的一个聚会了么。事情肯定是因他而起,老祖宗因为他而死了,比起我们,他才是真正值得去重视的人。”

  艾吉的话语里充满了不甘心。“什么了不起的,那个废物不就是金黄旗么,**的有什么了不起,还以为现在是几百年前,该死的,我早就知道这个废物会惹事,可是绝对没有想到老祖宗会因为而殒命。”

  艾祥和艾吉完全没有了玩闹的心思,现在抓紧收拾行囊从伦敦离开,才是正道,因为阿骨打死的消息肯定会传得很快,到那个时候自己想走都走不掉了。

  “二位主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霍华德那帮家伙又来挑衅了。”

  该死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艾吉和艾祥的脸都是很难看的,这个霍华德可是一个伯爵的儿子,将来也是会继承爵位的,而伯爵在西方国家里的地位是很高的,在上流社会里无疑是金字塔顶端的存在,毕竟公爵全欧洲也没有几个,而在它之下的伯爵也就是相当的稀有了。

  这个霍华德早就和自己结下梁子了,不过之前都有着老祖宗的威慑,他们这帮人是不敢有什么幺蛾子的,可是现在阿骨打死了。

  “啧啧,真的是风水轮流转,这是你们东方人的话,哦,不对,你们根本称不上是东方人,你们只不过是一帮丧家之犬罢了,一群在自己的领地里被赶出来的可怜虫而已。”霍华德的中文是很好的,起码你根本听不出来这是一个外国人说出来的,那真的是很正宗。因为他的祖母就是一位华夏人,而且是对鞑子有着深层厌恶的存在,所以耳濡目染的,对于鞑子,他的内心里也是很厌恶,尤其是这些年艾吉兄弟俩在伦敦是一点的不收敛。

  霍华德的话是很恶毒的,在之前他根本不会说出来,因为如果说出来,那么很有可能让他们的家族都承受灭族之灾,阿骨打的实力还是足够具有震慑力的,可是现在那个家伙已经死了,那威胁自然是没有了,此时不来挑衅更待何时。

  “该死的,霍华德,你**的不要欺人太甚。”艾祥忍不住心里的火气,什么时候霍华德这种可怜虫也会在自己面前盛气凌人了,怎么局面好像都反过来了,该死的。这种巨大的落差让艾祥一时之间根本不能去忍受,在阿骨打活着的时候,霍华德在自己面前就可怜虫。

  “呵呵,没有了那条老狗护着你们,你们就是一群废物,继续的叫嚣啊,该死的杂种,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你们别想活着离开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