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三国召唤女将 > 六百五十:关中大迁移

六百五十:关中大迁移

  上庸城中,丁立笑着向王兰英道:“有你这位猛将过来,我这里可以无忧了。”

  王兰英拱手道:“主公,羌人势大,听说他们动员了各部落近十万人马东来,若是他们都到了这里,只怕打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请主公下令,让末将出营,先斩杨无敌的头回来,报与主公!”

  丁立哈哈大笑,道:“我不怕他们来,就怕他们不来!”

  王兰英有些愕然的看着丁立,一旁的荀攸解释道:“王将军,羌人为祸久矣,但是稍败既降,后而复叛,我军一直不能将其全歼,而今匈奴、鲜卑之祸稍解,只余下这些羌人,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只要他们到了,就可一网而净,那西陲之地,十年将无祸矣。”

  王兰英有些疑惑的道:“那……我们这点人马,如何能应付他们十万大军啊?”

  丁立笑道:“我们只是一个饵,只要我们在这里,羌人为了好处,就会源源不断的过来,但是……西军应该也就快到了。”

  王兰英这才醒悟,笑道:“看来主公是在布一个大局了,那兰英就等着主公收网的时候,再与那些羌奴一战。”

  丁立又勉励了红娘子一番,然后让他们下去休息,此时他城中有粮,又不在意城外的敌军,就那样舒意的等着羌人过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羌人一部一部的赶来,十万大军把整个卢氏给围了个水泄不通,只还没有开始攻城,而丁立也不许诸将出战,每日就在屋中,看着地图,目标就是西羌的部落的老巢,他在等着上杉谦信的消息。

  上杉谦信在接到彻里吉进兵的消息之后,立刻下令秦良玉、关老夫人、关月、徐妙锦、张凤仪等人逼近西城,防备关羽出后,又命羌万花、直江兼绪二人率织田信奈、田川松、本多小松、迷失哈、单飞龙、杜壆、弥加等人率大军立刻向着卢氏进发,要确保丁立的安全,上杉谦信知道,京中已经派不出人马接应丁立了。

  上杉谦信自率源小巴、王鲜芝、合答安、庞德四将向羌寨进发,留庞柔、吴兰二人,驻守西军老营。

  上杉谦信带着七千人连夜向着羌寨进发,走了一天之后,就到了羌人的老巢,这里是巴山的西边,山脚之下,羌人百姓安居在此,平静安祥的生活着,夕阳之下,人们赶着牛马回来,寨子门打开,欢声笑语响起,一阵阵肉香飘了出来。

  汉军就停在山坡之上,向下望去,把一应景像都尽收眼底,合答安眼中露出不忍的神色,上杉谦信一眼看到,淡淡的道:“不忍心吗?”

  合答安先是长吸一口气,随后点头,的确不忍,这里虽然生活的苦了一些,但却是他们生活了几代的家园,这一次之后,他们就要流离失怕,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过上这样安定的生活了。

  一旁的王鲜芝生怕合答安激怒了上杉谦信,急忙道:“上帅不杀他们,已经是照顾他们了,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他们都该去死!”上杉谦信回头看着王鲜芝道:“对不对?”

  王鲜芝尴尬的站在那里,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上杉谦信轻声道:“我是匈奴人,你们知道汉高祖立国之后,一直到武帝朝,大汉边民有多少死在匈奴之后吗?”

  后面众将皆都摇头,上杉谦信接着道:“是不知道,还是不敢说啊?”

  庞德突然开口道:“昔略九郡,皆悉屠城,子女匠人,掠而走之。”

  上杉谦信回头看一眼庞德道:“这是陇中诸郡的记载吗?”

  庞德点头道:“正是,不过……不是高祖朝,而质帝朝的事。”

  上杉谦信看着众人道:“听到了吧?这事离着我们还不远呢,亡我祈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亡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汉武的时候,我们匈奴人被打得悲苦凄惨,但是中原百姓却得了一片安息宁静,若是中原不乱,我匈奴人也不能再这般横行。”

  说到这里,上杉谦信用马鞭子向前指去,冷声道:“你们知道那些欢笑的妇女,她们亲手摔死过多少无知的汉人婴孩?那些撑起一个家的铮铮男儿,刀下又有多少汉家亡魂,就是我,当年也发过一个誓,屠尽汉人,让匈奴人的草原,一直延伸到长安城去,我不为别的,在我看来,只有把草原铺到长安,才能让我们族人再不受到汉军的杀戮。”

  上杉谦信的话停顿了一下,大家都知道她是一个话少的人,不知道今天如何会说这么多的话,不由得都向她看去。

  上杉谦信接着道:“若不是主公把我收服了,我现在还在边庭杀人呢!你们记住,怜悯别人可易,但是怜悯你的敌人,就是在伤害你的族人,我们可以不用刀,但首先要让我们的敌人放下刀,不然我们就是在用我的命,为敌人试刀!”

  庞德听得神往,道:“上帅说得正是,我在马家军的时候,我们打得羌人不敢进犯,这样一来,我们和羌人就能平安相对,但是我们军马只要有一点不济,就会立刻被他们杀上来。”

  上杉谦信指着下面道:“我们把他们迁走,十年时间,他们和汉人就能融到一处,可是我们要不迁走他们,十年之内,他们会杀死多少汉人?一个是流离失所,一个是亡命破家,你们觉得我们该做什么?”

  合答安被上杉谦信说动了,拱手道:“是末将无知了!”

  上杉谦信苦笑一声,道:“这些都是主公对我说的,我现在说这些,也是在安慰我自己!不然的话,我……想到我的族人,就会下不去手的。”说完回身离开。

  王鲜芝轻拍合答安道:“你啊,上帅做我们主将,向匈奴人、羌人下手,她的族人也是在背后骂她的,偏你还挑动了她的心事。”

  合答安愧疚的道:“都是我的不好。”

  庞德古怪的看着他们,半响才嘀咕道:“就是女人事多,若都是男人,杀下去就了完了!”只是他身边都是女将,徒招来几个大白眼。

  第二天早上,羌寨刚刚苏醒过来,那些人还没有来及开始劳作,汉军分成五路,从山上冲了下来,呼啸如风,大旗飘摇,所有的羌寨的人都被震动了,随后早起的女子奸叫起来,男儿都从寨子里冲了出来,提着刀箭,马不上鞍就向上爬,庞德冷声叫道:“射!”随着将令,箭如飞蝗一般的向着这面射了过来,所有要上马的羌人都被射下马去,庞德一马当先,一刀把羌寨的大门都给劈开了。

  上杉谦信冷声道:“把所有羌人都赶出来,但有反抗,不论男女一律斩杀!”

  汉军如狼似虎的冲了进去,把帐蓬里的羌人都给扯了出来,羌人性烈,不管男女都不是肯受人控制的,十人之中,倒有七、八人反抗,西军多是匈奴人,残暴如火,只要有反抗的立刻抽刀就杀,片刻工夫,个个帐蓬之中,都有鲜血流溢,死尸抛出,残叫声和悲嚎声四下散开。

  上杉谦信从马上下来,手上握着宝剑的剑柄,冷冷的看着。

  羌人被都赶到了羌寨的空地上,排列开来,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汉军,合答安向一步,冷声道:“所有羌人听着,立刻离开你们的赛子,从今天起,你们将被迁移到关中,只要老老实实的跟着走,你们就可以活着!”

  这些羌人惊怔的看着合答安,一个长老排开人群到前面,厉声说道:“这里是我们生活了几辈子的地方,我们……,”

  卟!铁器入肉,让人牙酸的声音响起,那长老就倒在地上,痛苦的看着王鲜芝,合答安略一失神,接着道:“还有反对的吗?”

  羌人愤怒的向前冲了过来,一个壮汉大声叫道:“和他们拼了!”一个汉军伍长抬手又是一刀劈去,把那个壮汉劈翻在地,一刀没死,那壮汉狂叫着,跳起来还要动手,汉军伍长又是一刀过去,二次劈翻了他。

  羌人的愤怒已经遏制不住了,不顾生死的向前冲来,就在这个时候,上杉谦信一扬手,戒杖刀飞出去,就标在那些羌人的面前:“再有一人擅动,所有羌人受累,男子超过刀柄者,杀!女子皆为妓奴!”

  羌人一下被镇住了,惊恐愤怒的看着上杉谦信,上杉谦信又向前走去,冷冷的看着那些羌人,她的目光冷电如刀,看得那些羌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

  上杉谦信走到戒杖刀前,用手抚着刀柄,冷声道:“只要不反抗,你们就可以去关中为民,得到汉人教授,学习如何种田,你就能吃上粮食,但是只要有人反抗,立刻就死,而且是全族都死,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就是这一族的罪人!还有谁动!”

  没有人敢动了,女人搂紧了自己的孩子,男人护住了自己的女人,愤怒畏惧的看着上杉谦信。

  “把男女孩童分开!所有孩子跟着由我们的兵士带着,男女左右分行!”王鲜芝大声下令,汉军的兵士立刻冲进去,把孩子从大人的怀里抢了出来,爹吼娘叫孩子哭,整个羌寨都乱成一片了。

  “我数一二三,再有阻挡的,先杀孩子!”

  在上杉谦信的叫声中,所有人都把孩子放开了,悲痛欲绝的看着被汉军隔离的孩子,上杉谦信从那些孩子的身边走过,目光在那些孩子的身上扫过,随后道:“只要你们听话,三岁以下的孩子,明天就可以回到母亲的身边。”

  羌人女子大都眼前一亮,希冀看着人群之中的孩子,上杉谦信又道:“这里有还在吃奶以及不能离开大人的孩子,都捡出来!”

  兵士抱着那些孩子走了出来,羌人女子又都惊恐的看了过来,上杉谦信又道:“你们现在开始收拾,只要在一柱香之内,把你们的东西收拾好,你们现在就可以把这些孩子给抱回去。”

  所有的羌人女子都动了起来,那些羌人男子倒是想要拦住着她们,但都被汉军给拦住了。

  一支香点了起来,哪果有人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香比寻常的香要长上几分,这是上杉谦信故意给他们做得手脚。

  一柱香才燃了不到一半,那些羌人女子就把自己家里不多的财富收拾好了,出了帐蓬,重新排队。

  那些羌人男子眼看不走是不可能了,不由得躁动起来,一个老者走出来几步,叫道:“你们让我们离开这里,我们的牛羊呢?”

  合答安道:“所有的马都充入军中,给你们作价,到了关中之后,这笔钱会发给你们,至于牛羊,你们愿意带走,就带着吧,于路之上,只要军中食用,就会补给你们钱财。”

  没有人再敢说什么了,就这样被汉军赶出了他们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茫然的随着汉军向走去。

  上杉谦信早就调了几路府郡兵过来,这些羌人被赶到指挥地点之后,就被府郡兵押着,向着关中行进,而上杉谦信他们则转向第二个寨子,二十天的时间,上杉谦信带着人马把白马、参狼、屈男等数十个羌人部落的族人都被强行迁离,西羌部落被迁移一空,能找到的羌人都被充实到人口大量散失的关中,西羌整个被搬空了,进入关中的羌人被以家为单位,分散开来,进入了汉人居住区,受尽屈辱,后世的史学家大力批判,把关中大迁移和欧州的羊吃人,美州的西行血路并为一谈,但是他们没有看到,自关中大迁移之后,再也没有出现羌人和汉人的大战。

  上杉谦信看看羌人已经被搬得差不多了,传令凉州上下,各级州府,全力搜寻羌氐、匈奴等人,送往关中、并州等地,安排完毕之后,带着人马一路向东,径向卢氏赶去,十天之后,军马就到了西城境内,正要向前行进,一路人马拦住了去路,当先一将,金甲绿袍正是关羽。

  “请上帅出来说话!”关羽把大刀交给身后的兵士,冷声叫道。

  汉军小校急忙回报,上杉谦信眉锋一挑,冷声道:“果然不出主公所料,刘备当真动了!”

  庞德拱手道:“上帅,小将愿请将令,当关某回报!”

  上杉谦信微微一笑道:“不必,有人来对付这个关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