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三世惊情 > B101
  ??

  那个被捞踢踢翻在地的人是捞踢手下的一个迅猛龙战士。今天,捞踢带着他的这群迅猛龙战士来到了“xx夜总会”。他们此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捞踢教训完这个迅猛龙战士后迈着矫捷的步子向别的地方去搜寻了。

  肖飞静穆地看着身旁的Rowling,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他无法平抑心中涌出的伤感,找了一个借口走出了夜总会。

  Rowling没有质问肖飞的那个借口,她只是对他微微一笑,目送他走出了夜总会。肖飞渐渐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Rowling的脸上余存的笑容久久地凝滞在那里,从她似水般晶莹的眼里渐渐能够看出许多失落。

  肖飞来到了街边一处阳光明媚的地方,他独自静静地坐在了一张长椅上。他此刻似乎尤为渴望阳光,渴望阳光照透他那渐渐冰凉的胸膛。

  他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在吐出那一圈烟雾后,他抬起头来看了看那轮蒸蒸日上的太阳。阳光灼痛着他的眼睛,这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

  他闭上眼睛若有所思后,埋下头又睁开眼睛看向了阳光里滚滚人流。他凝视着眼前匆匆而过的人们,他们的脸是陌生的,又好像是熟悉的。

  从他们行色匆匆的脸上,肖飞看不出他们内心丝毫的喜怒哀乐。渐渐地,肖飞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

  “飞,在想什么呢?”Rowling坐在肖飞身旁对他说。

  肖飞没有惊疑,转过头来看着身旁的Rowling。他默默凝视着Rowling的眼睛,脸上现出若有若无的笑容。

  被教训的迅猛龙战士坐在地上久久地一动也不敢动,捞踢对他做的这些似乎就是他的家常便饭。

  然而从他的眼神里你却看不到一丝恐惧和恨意,你所能够看到是一个战士做错事后的愧疚和对长官的那份永远的崇敬。

  捞踢走后,迅猛龙战士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圆锥形的的长尾巴。那尾巴滚圆粗壮,在地上只是轻轻一点,他整个人就直溜溜地挺立起来。

  挺立起来后,他仿着捞踢的模样,迈着矫捷的步子在舞池里继续溜达起来。突然,他停下步子转过身来,面色凝重地盯着身后的阿威看。

  “嘿,人类,你的一只脚踩着我的尾巴了!”说话时,他的两只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地直转。

  Happy得正在兴头上阿威被他的这句话给彻底惹恼了。他突然伸出一根指头,直直地戳着迅猛龙战士的鼻子,恶狠狠地说:“你……说……什……么……”

  迅猛龙战士的鼻子被阿威戳得直上下跳动,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这个喷嚏就像一个喷壶,喷得阿威一脸鼻涕。

  “卧槽!你他妈还有没有公德心呀?”阿威眯着眼睛急忙从口袋里摸出手纸擦拭着脸,口里不住地骂骂咧咧着,“卧槽!你他妈是不是人呀?一个喷嚏喷出这么多鼻涕!”

  迅猛龙显得很平静,他语气平和而低沉地对阿威说道:“嘿,人类,你的两只脚都踩着我的尾巴了!”

  阿威擦拭完脸上的鼻涕,连连“呸呸呸”地直向地上吐口水。

  收拾完自己后,阿威晃了晃脑袋,松了松筋骨,然后用手掩着耳朵凑近迅猛龙战士嘴边,摆出一副蛮横的样子:

  “什么……人类?……难道你他妈是畜生吗?……尾巴?……难道你他妈是恐龙吗?”

  刚说完这些,他突然一个惊厥,急忙向后退出好几步,摆出一副伤不起的模样,一只指头远远地指着迅猛龙:

  “我说,你他妈不管是人,还是畜生,或着还是恐龙,你他妈都要有公德心,不要再喷我一脸鼻涕啦!我可警告你,士可杀,不可被恶心!”

  对于阿威的辱骂和警告,迅猛龙战士并没有在意。他突然闭上眼睛,托起腮帮子在那里沉思起来。

  在一番捉摸之后,他慢条斯理地说道:“嘿,人类,我虽然是畜生,但你直接用畜生来称呼我显得太宽泛,不够精准。

  你这样直呼我恐龙,也不够完整,我虽然是恐龙,但那已是以前的事情了。恐龙只能算是我的姓氏。”

  以阿威现有的智商,他已然被眼前的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彻底给折服了。

  他忘了刚才一脸的鼻涕,凑到迅猛龙战士面前,惊诧着仰慕的面容,仰视着迅猛龙战士的下巴,乞求道:“这位老兄,能告诉我您到底是什么吗?”

  “嘿,人类,我不是老兄!”

  “这‘老兄’只是我们人类彼此之间的一种尊称。嘿,你别再文绉绉地咬文嚼字了,好吗?快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老弟!”

  “嘿,人类!你这话里有两个瑕疵:第一,我不是人类,所以不要用‘老兄’来尊称我;第二,我也不叫老弟。”

  听到这里,阿威简直快要崩溃了。他恨得牙直痒痒,他恨不得马上就扭断眼前这个人的脖子。

  但与此同时,他心里也直犯痒痒,那就是他非常迫切地想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

  此时他突然想起了妈妈的叮咛:

  “孩子,你小时候呀,有一次你的脑袋曾经被一头驴给踢过,还有一次你的脑袋还被门给夹过,所以以后做事时可要谦虚呀,如果脑子不够用时可要记得多向别人请教。”

  每每想起妈妈的叮咛,他便格外上心。

  他觉得做人要谦虚好学,要多听听别人的意见;做人也要有锲而不舍的倔强精神,就算别人不肯轻易地告诉你,也要一根筋地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他妈到底是什么?”

  “嘿,人类,你是问我的妈妈是什么吗?我的妈妈是恐龙。”

  “我他妈问的是你是什么?”

  “嘿,人类,你妈妈也想知道我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