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邪皇圣传 > 第七百五十一章若馨出现

第七百五十一章若馨出现

  邪空望着黄粱生离去,心里暗松一口气,先前黄粱生按施秘术,想要摧毁他的精神,消耗他不少力量。

  若非他的灵觉强悍,只怕会受到重创,留下后遗症。

  “千邪空,你做得有些过火了。”九龙洞的老怪物淡然道。

  他的声音不温不火,听不出喜怒。

  邪空冷哼道:“难道还要我伸着脖子给他们砍?你们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吧!”

  他很不满,这三个老家伙只是替自己挡住黄粱生的一击,还是迫不得已为之,若非诸天大陆的天骄在旁看着,他们肯定都不会出手。

  三个老怪物环视众人,冷声道:“不管是谁,都不得再犯,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这件事不管怎么处理,他们都不好办,若非邪空的天赋太过恐怖,又拥有堪比三神境的战力,必会被他们的控制。

  无论是修炎还是邪空,都是两个棘手的人物,若是得罪了,睡觉都不会安稳。

  各族天骄哪里还敢有脾气,有邪空这家伙在,谁敢惹事?

  别人一生都要仰望的人物,却被他视做蝼蚁,除非活腻了才去招惹他。

  邪空强大而被人畏惧,但还是有很多少女投来仰慕神色,美眸异彩连连。

  三个老怪物匆匆离去,要去此处理这两件事了。

  “邪空,你的背景弱,受冷落很正常,要小心天圣院!”星飞潼提醒道。

  武锋被邪空所废,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天域还没有我惧怕之人,敢对我呼来喝去,便是这般下场!”邪空傲然道。

  轰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由小变大,出现在邪空头顶,还没等他抬头,直接被砸得趴在地面。

  那是一头毛发赤红的巨狼,其双眸如冰霜,面目狰狞,凝视着各道统天骄,发出低咆声音。

  在它的背部,盘坐着一道倩影,花容月貌,倾城倾国。

  她的眼睛明亮如水,如溪水般清澈,皎皎容颜像天上皓月,琼鼻轻皱,俏皮可爱。

  一缕缕青丝如瀑布滑落,映衬着鹅蛋型的俏脸,亦如娇花胜似雪,巧笑嫣然,似隔绝尘世的空谷走出来的人儿。

  纯净,美丽,圣洁都集于一身,使男子多看一眼都不愿挪开眼睛,少女则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

  众人看着少女骑着红狼把邪空压住,心脏都觉得要停顿了,那煞星刚才还废掉两个古代怪胎,竟有人这般对他,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可怕事情来。

  “诶,仙子,你的麻烦大了,劝你快跑吧。”有人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嗯?我为何会有麻烦,还要逃跑?”她轻启红唇,声音如丝弦悦耳,动听醉人。

  “因为你压着邪空了?”星飞潼指了指被红狼踩着的邪空,说道。

  他的脸色古怪,邪空刚说完狂言狂语,就被她的坐骑砸得趴在地面,形象全无,场面很戏谑。

  听说眼前的少女跟邪空有交情,但不知但何种程度,就算相识,也不可能会忍受被人用坐骑压着吧,何况还是心高气傲的邪空。

  “啥?邪空在这里?”少女雀跃问道,声音充满激动和喜悦。

  “仙子,你还是快跑吧,他刚才废了两个古代王者,迟了就怕你会逃不掉。”

  有人继续提醒道,只怪少女太美丽,若是被邪空糟蹋就太可惜了。

  少女充耳不闻,她推开红狼,顿时兴奋叫道:“邪空,你还活着?太好了!”

  众人无语,觉得这位仙子神经太大条了,好心提醒她,竟然不知道危险。

  他们看着少女的表情,都以为是崇拜邪空的人,可能还和邪空相熟,但不可能熟到随意践踏一个王者尊严的程度吧。

  “天道院的圣女,要注定悲剧了!”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邪空抬起头,吐了几口泥土,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嘴角微微抽搐。

  少女先是喜悦,随即俏眉竖起,抡起小拳头砸向邪空的脑袋,把他打得四脚朝天。

  星飞潼,张剑等人目瞪口呆,很难想象得到邪空会有一天被人揍趴。

  先前霸道无匹,俯视众人的王者,却被一个少女打趴了?

  她的速度并非最快,邪空不可能躲不掉,还是他和黄粱生战斗时受伤了,所以躲不掉?

  “说,既然活着,为何不告诉我,害人家伤心好一阵子!”少女薄怒道。

  邪空坐起来,拍拍衣服的尘土,道:“我本来想去找你的,但我还没那本事从飞仙大陆横渡星空,去到无量大陆。”

  他看着少女像要发怒,不禁缩了缩身体,道:“自从摩柯海分离后,我一直都很想念你。”

  少女闻言,面露娇羞喜色,道:“真的?”

  邪空认真点点头,他敢说不是吗?

  原来少女正是若馨,为天道院圣女,但知晓她真正身份的人很少,皆以为她是天道院的天才弟子罢了。

  “算你还有点良心!”绝美容颜如鲜花怒放,美眸眯成月牙,笑容甜美。

  众人望着这一幕,皆是无语,邪空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气焰,对若馨惧怕的很。

  原本以为若馨会遭殃,但他们都想多了,把邪空揍得没脾气,整个天域也没谁了。

  “若馨仙子,好久不见!”星飞潼凑过来打招呼,笑容温和。

  他察觉到若馨隐藏着一股非常强的力量,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你们来凤垌山脉做什么?”若馨好奇问道。

  “自然是……”

  星飞潼刚要解释,却看见邪空表情古怪,他的身体微微颤抖,咬着牙像是忍受着痛苦,却又不能表露出来。

  “难道是来幽会的?”若馨转过头看着邪空,笑容愈发灿烂,双眼却弥漫着怒气。

  凤垌山脉最出名便是飞凤流沙和山间桃林绝色,也是道侣来游玩的圣地。

  邪空来凤垌山脉,不是和狐狸精幽会又是什么,她可是听说邪空身旁经常会红颜知己相伴,都是倾城绝色的明珠丽人。

  她的双指紧紧掐着邪空腰部最柔软位置,邪空咬着牙,猛的摇头,道:“才没有,我只是来悟道的。”

  “可我听说你有个心上人,好像叫楚心然,你可是为了她鏖战诸强,连命都不要。”

  若馨的手指加大力度,邪空倒吸两口冷气,虽说他的体魄强横,但若馨一身怪力,所恰的位置是所有男人的痛,无垢肉身也顶不住。

  “我只是报恩,只为还楚风浩的恩情!”邪空解释道。

  他欲要挣脱邪空若馨的手而不得,痛得牙齿打架了。

  “真的?”若馨将信将疑,双眼紧紧盯着邪空的眼睛,像是要看出什么!

  邪空趁机伸手握住她那洁白无瑕的玉手,眼睛透着真诚的神色,道:“你还不愿意相信我吗?”

  若馨与他对视,玉手被他紧紧握着,感受着那力道和温度,俏脸顿时浮现一抹娇羞,低头道:“那就相信你一次吧。”

  她欲要挣脱而不得,邪空紧紧握着她的双手,害怕她又掐自己的腰部。

  若馨察觉到周围古怪的表情,俏脸更加红润了,她抬起眼眸娇嗔瞪了邪空一眼,道:“还不放手。”

  “原来邪空和天道院圣女还有这层关系,连邪空都能治得服服帖帖,圣女可真够厉害!”黄腾龙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

  他所认识的邪空,高傲,霸道,冷傲,睥睨天下,但在若馨面前,一点脾气都没有,这算是一物降一物吧。

  “若馨圣女是动了情,但邪空就未知了!”许明月说道。

  “哦,怎么说,如果邪空不动情,又怎么能忍受若馨圣女那般对他?”张剑问道。

  许明月摇摇头道:“邪空的眼神就像夜空般琢磨不透,谁清楚呢!”

  “在摩柯海,都发生什么事了,我想知道你都去哪里了?”

  邪空转移话题,问道。

  “等会再告诉,我赶了几天的路有些累了,先休息一下。”若馨道。

  “好!”

  邪空随着她离开,各族明珠青俊望着两人背影,有羡慕嫉妒,表情各异。

  一个冷漠如冰的绝世天骄,竟为她而卸下所有冷漠,只为她展现温柔,一个倾城倾国,如清水芙蓉,纯净无瑕的少女,却对他深情款款,两人并立远去,羡煞旁人。

  星飞潼和伏天紧随其后,看着他们,表情非常古怪。

  凉风吹拂,红狼匍匐,邪空靠着它,它的眼里充满鄙视,但没有理会他。

  此地幽静,树叶婆娑,若馨枕着邪空的肩膀,沉沉睡去,呼吸均匀,嘴角浮现一抹甜美笑容。

  嘘

  星飞潼看着两人,本想问邪空接下来准备,却被他阻止了。

  邪空指了指若馨,像在说她已睡着了,不要吵醒她。

  星飞潼和伏天对视,两人苦笑,相对而坐,开始静心修炼。

  看邪空的情况,他们知晓就算飞凤流沙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挪移一步。

  邪空静静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眼里流露出前所未有的柔和,嘴角微微翘起,时间宛若停止。

  夕阳缓缓落下,折射出柔和余晖,若馨伸伸懒腰,美眸缓缓睁开。

  “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若馨揉着眼睛说道。

  “快要到夜晚了,我们去看飞凤流沙吧!”邪空道。

  若馨点点洁白下巴,她看着邪空高出自己半个头,小嘴噘得老高,都能挂着水壶了。

  “听说你被十几个家伙围攻,那是怎么回事?”

  她看着邪空的眼睛,看见他恢复光明,心里非常开心。

  “事情都过去了,仇我会报,但我更想知道摩柯海经历了什么?”邪空问道。

  他感应到若馨所隐藏的力量非常强大,肯定是得到奇遇。

  她的气息已是三魄境圆满,就快要突破三神境了。

  “我啊,经历的事情多着呢?”若馨慢慢道来。

  原来他们被怪物袭击,若馨把邪空等人推回海面,被一股力量拖回海底的庙宇。

  她在庙宇呆了数年,得到传承,习得庙宇镌刻的无上古经,实力大涨,直到她达到三魄境,才得以回到天域。

  最近她感应到自己给这邪空施的保护禁制被消耗了,便匆匆赶来飞仙星,确保他没事才放心。

  “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凤垌山脉的?”邪空问道。

  “不告诉你!”若馨吐了吐粉舌,俏皮道。

  星飞潼和伏天很无奈,两人不断摇头,这年头单身真不好受,总会受到打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