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邪皇圣传 > 第九百二十章将军

第九百二十章将军

  摩柯海,风浪平静,黑暗强者留在这里搜寻邪空的尸首,它们不敢潜进海底,又不得离开。

  当年它们没能击毙邪空,把他的尸体带回去,便是犯了错误,如果不找到邪空的尸体,它们永不得回去。

  黑暗统领心里非常憋屈,摩柯海景象诡异,当时的情况,它们都催动祖血了,结果把邪空轰进海底。

  它们像往常一样搜索着海面,忽然间海水沸腾起来。

  摩柯海底,邪空仍在沉眠,神珠闪烁圣光,道韵弥漫,他的气息均匀,脸色变回健康肤色。

  他的眼角忽然抖动一下,眼眸缓缓睁开,随即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

  摩柯海面爆炸,水柱沸腾,一道青衣身影横掠而出,苍穹颤动。

  “邪皇传人!”黑暗统领冷漠注视着邪空,眼神阴翳,它们第一时间是想要攻击他,但手脚却无法动弹,如陷入泥沼中。

  “好强的灵压!”

  它们的神魄颤动,绝望的情绪涌出,那恐怖灵压,远远超越他们,那股强横力量的笼罩下,逃亡的勇气都没有。

  他是怪物吗?明明受到重创沉沦摩柯海底,却强势归来,实力更加恐怖。

  邪空侧头,轻瞥一眼黑暗强者,吐出一口气,淡然道:“死了你们都不放过,真是执着呀!”

  黑暗统领张了张嘴,还没能说话,身体的血液沸腾,体魄爆炸,化成血雾洒落海面。

  天地肃然一清,邪祟皆灭,邪空伸伸懒腰,诡异消失于原地。

  他掠出摩柯海,感受到圣陨地的法则力量降落,朝着他镇压而来。

  “真无趣。”他稍稍抬掌,苍穹的法则力量被强行击散,圣陨地发生异变,一只长满鬃毛的手臂探出,朝着他抓来。

  “囚徒妄想逞凶!”

  邪空屈指一弹,那只手臂瞬间遭到撕裂,血液飞溅,被强行轰进地底。

  一个被囚禁圣陨地的生灵,身体出了问题,还不能让他正视。

  一朵朵娇嫩鲜花绽放,流溢着诡异气息,他吐出离火,方圆百万里化成火海。

  所谓异变不详,都是弱者得灾难,只要实力足够强大,又怎能伤得了自己。

  “从此以后,世间再无人可欺我。”他呢喃道,双瞳流转着妖异血光,气息邪魅。

  灵幻天域,一颗古老阴暗的古星里,缠绕着浓郁邪气,无穷黑雾笼罩,因古星较为偏僻,且天域人心惶惶,故而没有人知晓黑暗藏身地。

  它们把邪恶凤凰引来,嘀咕了邪凤的力量,遭到强烈压制,死伤惨重,延迟了攻伐天域的计划。

  那头凤凰被黑色铁索缠绕,眼神充满冰冷表情,它的腹部被黑剑贯穿,禁锢了力量。

  它凶猛挣扎,却无法挣脱束缚,黑色铁索,有强大雷霆不断轰击,电得它的神魄颤动。

  一位穿着黑色甲胄的邪祟露出无情杀意,他轻瞥了一眼凤凰,冷声道:“我说过你们太窝囊,一头畜生就束手无策,如何成就吾主大事。”

  黑暗邪司脸色难看,他们是浩劫的幕后主使之一,却遭到邪恶凤凰击退,若非将军出手,他们窝点要被掀个底朝天。

  “请问将军,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黑暗邪司问道。

  黑暗将军眼瞳幽暗,道:“我伤势未愈,还不宜露面,不然被那几个老家伙察觉到了,肯定会想办法暗中袭杀,你们把这头畜生丢到天域,把隐藏的老家伙给逼出来。”

  天域的禁忌隐藏得很深,像荒岭的主人,便是一位恐怖绝世人物,他一直在养伤,始终没有现身。

  天域动乱,浩劫降临,诸天大陆被打得分崩离析,都快灭亡了。

  他们在忌惮,害怕被发现位置,遭黑暗猎杀。

  一道庞大身影划破天际,落到九穹大陆,邪凤被黑暗强者丢了过来,身体的绳索断裂,失去禁制,怒不可遏。

  灼热黑炎焚烧,一座山脉消失,被烧成灰烬。

  恐怖气息涌荡,九穹大陆受到强大的灵压席卷,古星颤动,山河破碎,法则力量汹涌而来。

  邪凤飞绝而起,异常凶悍,它冲向苍穹,施展法相天地,化成千丈庞大,一口气吞食掉方圆百万里的生灵。

  “好凶悍的孽畜,若是不解决掉你,只怕不用黑暗动手,天域就要被你毁掉了。”

  九穹大陆隐藏的老怪物现身,紧盯着邪凤,表情冷峻。

  这头绝世凶兽太强横了,所散发的气息,即使是圣道境强者都要心悸。

  “老头,就凭你,还不够本座塞牙缝。”邪凤冷声道。

  它被黑暗将军镇压,有段时间受到折磨,心里异常憋屈,非常怒火。

  如果不是它被封印漫长岁月,数个纪元才能挣脱千年古刹,实力受到折损,就凭那黑暗将军,又岂是自己对手。

  只要自己实力复原,必定会再度杀回去。

  两股磅礴力量碰撞,九穹大陆发生爆炸,他们杀得难分难舍,随后惊动了夜家。

  他们的战场不停转变,很快就临近夜家统治的疆土。

  “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域,滚吧。”

  夜家传来冷漠的声音,他们能屹立九穹大陆无数万年,面对着黑暗动乱,仍然保持不乱,未曾派遣精英后辈前往玄神界避难,能做到有恃无恐,自是底蕴够强大。

  天域最强道统之一,七大皇族中,能和夜家比肩的也就有月皇族和阴夜皇朝,另五大皇族早已被他们甩开了。

  “哼,没有人能轻视本座。”邪凤冷声道。

  它朝着夜家吐出灼热黑炎,欲要将这道统焚毁,一道混沌光横扫横扫而来,超越时空,扑灭黑炎,邪凤惨叫一声,横飞倒掠。

  冰冷双瞳直视着夜家,声音低沉冷漠:“混沌仪!”

  天域至强神物之一,曾是曦神物之物,和震天仪齐名,是黑暗想要夺取宝物。

  “你伤势太重,神魄不稳,离开吧,再闹腾,迟早会被斩杀。”夜家冷声说道。

  邪凤本就受到重创,实力未曾是鼎盛巅峰,想要摧毁天域,异想天开。

  “好,这仇本座记住了。”它展开双翼,冲天而起,离开了九穹大陆。

  它的速度极快,肉身强横,又是凤凰族,想要杀死它很困难,故而极少道统愿意招惹它。

  邪凤来到无量大陆,疯狂杀戮。来到天道院,祝天涯握着黄金巨剑与它激战,尚未到百回合,他的黄金巨剑被拍飞,差点被邪凤劈碎。

  这头绝世凶兽非常凶悍,吞吐黑炎,万物皆焚,幸的皇族强者相救,他才捡回一条命。

  失去凤云霄的守护,天道院的总体实力,要弱很多。

  “孽畜,再敢猖狂,斩了你。”卫氏皇族强者冷声道。

  邪凤吐着灼热火焰,扑杀而起,一位位圣道境强者走出来,玄馗表情严肃,借助天道院的镇教神器天道钟,与邪凤大战一天一夜,杀得星河暗淡,河水逆流,才重创邪凤,将其击退。

  邪凤神魄很不稳定,先是被黑暗将军重创,再连番大战,自是消耗不起,伤势恶化。

  “真是一头愚蠢的畜生。”黑暗邪司注视着邪凤的情况,想不明白他们为何会败给这没脑子的东西。

  他们把邪凤丢回来,以为它会先找到地方疗伤,不想它直接抱着重伤之躯在天域肆虐,能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若非天域那些隐藏的老怪物担心泄露了位置,它哪里还能活蹦乱跳的。

  邪凤和天道院,卫氏皇族的强者打得两败俱伤,最终落到了飞仙星,立即引起诸教老怪物的重视。

  重伤之躯仍是那般凶悍,差点撕碎祝天涯,它的恐怖远超想象。

  飞仙星至强者皱着眉,不知该怎么对付这头邪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