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于末世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李老头点头道:“这正好让江德依看看,我已经拒绝了另外两个少主,我想我们之间的见面很快就会达成了!”眼看着李老头已经要进入了最后一轮比赛,江德依非常清楚这个狼天翔肯定就是当然的胜利者,只是他还没有最后的放心,见面的确是让自己驱除心中不安的方法。

  在李老头结束当天比赛后,江德依没有借助其他人,而是直接出现在了李老头的面前。“少主江德依?”李老头的眼睛一亮,总算是等到正主了!“正是。”江德依彬彬有礼的道:“本少主等你很久了,不知是否可以到府中一叙。”

  “非常荣幸。”李老头其实很有一种将江德依立即抓住的冲动,但是现在肯定不是时候,狂人老祖对这小子器重的很,李老头能够感到在自己的身前有一道巨大的神识,这应该就是狂人老祖的。

  “我记得我两位师兄也曾经邀请过阁下,但是阁下都没有答应。”江德依微笑道:“不知道什么原因?”李老头淡笑道:“选择。”“虽然本少主并不妄自菲薄,但是和两位师弟相比并没有觉得有让阁下看中的优势。”江德依笑道:“阁下选择鄙人,必定有什么其他原因吧。”

  “实力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就象昔日少主的境界要比您两位师弟强大一样,今天的你未必就会永远呆在大乘高期大乘期上。”李老头冷冷的道:“当然除了少主的天赋,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老祖一直很器重少主,远在另外两位之上。”

  江德依并不见气,这才是他想要听到的实话,这让他的心终于定了下来。“非常欢迎你能够成为我的护卫。”江德依满面春风的伸出手来:“合作愉快,今后我们不但是主仆,也是兄弟和朋友。”

  “看来我是选择对了。”李老头也伸出了手,他终于踏出了第一步,只要在江德依的身边,就意味着机会的来临。当真没有出乎所料,虽然他们的约定是在最后一战之前,而且李老头最后一战的对手也是亚圆满的境界,但是在李老头的猛烈攻击下,对手没有一次占到上风的机会,而最终的结果也是意料之中……李老头取胜。

  狼主和李老头最为担心的就是狂人老祖会不会想要和李老头见面,毕竟人类假冒狼人族再逼真,也无法瞒过圆满的眼睛。结果证明他们的担心的确是多余,狂人老祖之前的暗示想要将李老头收为第四弟子只是玩笑而已,就算是再出色的狼人族也不要想得到狂人老祖真正的赏识,而这正是李老头和狼主的希望。

  李老头虽然相信机会必定将到来,但是他也知道要想在圆满境界的狂人老祖眼皮子底下将江德依抓走并不容易,机会是要靠等待出来的。只是李老头真的没有想到,机会竟然这么快就到来。

  李老头倒是曾经听狼飞介绍过,在狼人族界面中,一共有两处和狼人族祖先有关的山脉,据说里面都有大量的宝藏。为什么江德依会忽然问到这个呢?“近日潜狼山出现了山摇地动的异象,和传说中狼之宝藏将要面世的征兆一致,因此老祖要我和法暗、闰夺三人一起前去探宝。”江德依回答道:“其实这并不是最为关键的,关键的是老祖为了权衡我们之间的关系,要根据这次探宝所得到的收获决定,谁将最终成为狼人族界面的新族长。”

  轰的一声,李老头心中不由一震,这么说狂人老祖想要对狼天下手了,新族长诞生那么作为老族长的狼天势必会被狂人老祖拿下!李老头的确没有猜错,因为控制狼人族界面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狂人老祖不需要利用狼天,因此想要在三名弟子中选择一个作为狼天的继任者,而这次表面上的心血来潮之举正是为了选拔最优秀的一个弟子作为新族长。

  “狼天翔,你知道我如今的实力依然没有恢复。”江德依说到这里时不由在眼中露出了凌厉的恨色,他正在痛恨造成他如今悲惨结局的李老头,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李老头就在他的面前:“这次探宝法暗他们肯定会全力以赴,我就只有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李老头心中不由暗自冷笑,这就是天赐良机,在狂人老祖面前将你抓走不容易,而到了偏僻的潜狼山脉狂人老祖即使想要追也来不及了。李老头曾经想过是不是和萧狼一起联手,这样根本就无须顾忌狂人老祖的圆满力量也可以从容将江德依抓走。

  最终李老头没有这样做,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倚仗萧狼,李老头说到底还是一个骄傲的人,不依靠外力是他最终的宗旨,连抓一个大乘高期的江德依都要依靠萧狼这也未免太过丢脸了。

  李老头虽然和萧狼订立了狼血之盟的太古契约,并不想依赖他牵制狂人老祖为自己效力。他将萧狼收下的目的如今已经变了,不是一个合格的打手而是通过萧狼将狂人老祖从狼人族界面驱逐走,从而打击狂人族。

  其次他需要一个忠心执行自己命令的萧狼,通过萧狼的影响力始终将狼人族约束在这里。狼人族给李老头的印象非常深刻,不但狼人族的族人具有身体强横战斗力惊人修炼天赋奇高的特点,连世界之王都有两个之多,要是他们有朝一日对大世界有窥测之心的话,这就是整个大世界的灾难!

  而有了萧狼这样听话的小弟,李老头就可以通过控制萧狼的意志控制住狼人族的野心。李老头满口答应,他在当天夜里来到了狼天的王宫,再次见到了狼天和狼后。“宗主大人,孤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的狼天和上次见面时的狼天精神状态完全不同了,也许因为得知萧狼的存在给了他高度的信心:“我们不会坐以待毙的。”

  “也没有这么快,我想一旦我将江德依抓走,狂人老祖将会很快发现追赶我们,到时候你们的老祖宗远仙人狼将会出现,狂人老祖就算是想回来也没有希望了。”李老头给了狼天一个定心丸,好让狼天坚定和狂人老祖决裂的信心:“你们老祖宗亲口告诉我说,他就算没有肉体也有下位神的实力。”

  狼天不由喜出望外,下位神和圆满的力量相比,至少是圆满和亚圆满境界的区别,狼人族复兴有望了。“狼主,你们这里的潜狼山当真有什么宝藏吗?”因为李老头在山得到了极大的好处,所有如果这潜狼山当真有宝藏的话他也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

  “宗主大人,这倒是不假,我们狼人族一直都有这样的传说,而此次孤也听说潜狼山山摇地动,有宝藏出现的预兆。”狼天惋惜的道:“可惜出现的早了些,否则孤也很有兴趣看看是不是有如此气运,成为狼之宝藏的继承者。”

  “传说中可对宝藏有什么特殊的说明吗?比如一件超神器或者神级丹药?”李老头问道。“在我们狼人族的传说中,的确有很多预言,其中大多数是莫测高深,就算是我们狼人族也难以理解其中的意义,但是潜狼山中的宝藏却是一个例外。”狼主说:“据说潜狼山中拥有一件顶级丹药,光光这一样,就足以引得无数人疯狂了。”

  “顶级丹药?”李老头心中一震:“达到什么样的程度?”“这枚丹药在我们狼人族中残卷的记中称为‘拟珠’,等同于神之晨城才有的关珠,据说可以令境界提升到逆天的程度。”狼主缓缓的道:“比如足以令大乘升到大乘高期之下,亚圆满境界达到圆满!”

  李老头不由怦然心动:“竟然有如此功效,要真是如此的确可以比拟珠了!”“也不仅是如此,它还有一些其它的功效,只是和晋升圆满相比就微不足道的多。”狼主补充道:“这也是疗伤圣品丹药,神识上的重伤只要没有化成血水都可以神奇的复原,并回复昔日的修为。当然和晋升到圆满相比,就有明珠暗投之憾了。”

  李老头一愣道:“如果已经因为神识上的重创导致境界完全消失,如果服用了这枚‘拟珠’是不是可以回复到昔日的顶峰呢?”狼主平静的道:“如果没有这样神奇的功效,怎么能称得上‘拟珠’呢?孤觉得,江德依就是冲着这枚丹药去的,因为他非常需要将被你打落的境界恢复昔日的巅峰,以博得上位的资格。”

  李老头点点头:“也许,并不只是他。”“难道宗主大人也想得到‘拟珠’救人?这就要宗主大人好好权衡了,你如今已经是亚圆满境界了,如果得到‘拟珠’的话恐怕可以晋升到圆满,并得到神光前往神之晨城登为年主的资格。”狼主淡笑道:“这样的诱惑可不小啊。”

  李老头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冰寻王子那冷白而又倔强的脸,虽然冰寻对于境界全失表面上看来没有任何的在意,但是他如何看不出来冰寻只是不愿意自己内疚而已。晋升圆满当然重要,而且是李老头埋藏在心中的第一目标,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恐怕要晋升非常困难,但是和冰寻王子恢复往日的笑颜相比,李老头还是很快选择了后者。

  李老头并不觉得,这次失去了就是永远的失去,也许一步一步的实现比靠着药力实力更为可靠。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冰寻王子,此次狼之宝藏都是势在必得,李老头的决心已下。“狼主,那么你就祝我成功吧,也许我就是那个幸运者。”李老头不由兴趣大增。

  狼天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开玩笑的神情,他缓缓的道:“宗主,我一直觉得你天生就是一个有大气运的人类,无论是在大世界或者是我们狼人族界面,都是如此。”“借你吉言了。”李老头没有放在心上,笑着离开了,他却没有想到狼主和狼后在他走后还在议论着他。

  “狼主,您觉得他真的就是传说中那个拯救我们狼人族、得到狼之宝藏的人类吗?”狼后轻轻的问。“非常像,只要想想我们的老祖宗对他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他们之间一定存在着特殊的关系。”狼主缓缓的道:“能够勒令狼,不是大气运又是什么?狼之宝藏就是为了他准备的。”

  “无知的狂人族小子,本少主不会选择将你打倒。”法暗冷冷的目光怒视着李老头道:“但是本少主会让你看看,你的选择是异常的错误!”“是吗,那本人将会拭目以待。”李老头没有退让,目光同样犹如刀刀一样犀利。

  法暗气得嘴唇发紫,他甚至已经要冲上去动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后面提醒道:“少主!”毕竟这位少主还是清楚,什么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在此次狼之宝藏的争夺中失利,他就将彻底的失去机会。狠狠的哼了一声,法暗走开了。

  “狼天翔,看来法暗对你非常不满。”江德依见法暗离开才走到了李老头的面前,他如今只有大乘高期大乘期的实力,当然没有了昔日骄狂的底气:“你要小心了。”“要小心的应该是他们。”李老头冷冷的说。

  他冷峻的态度并没有让江德依感到不快,反而更为信任李老头。对自己冷峻,对法暗更为冷淡,让江德依觉得这个狼天翔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自己身上,他的心中稍快。“少主,为什么法暗身边多了一个亚圆满,从前好像没有听说。”李老头忽然问道,从这点可以看出,法暗虽然在自己眼中是比江德依还要差劲的角色,但是狂人老祖对他同样有着不易察觉的宠爱。

  江德依一愣道:“也许是为了权衡我和他吧,毕竟你已经是亚圆满境界,而且在选拔中实力非常强大,老祖不想留下特别宠爱我的印象。”“真的是如此吗?”李老头从江德依飘忽不定的眼神中看出,绝不是江德依说的一样。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