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神奇道具师 > 024 走莺
  

  其实人都是逼出来的。

  每个人都潜力无穷,只是看在什么环境,爱因斯坦之所以敢这样做,一方面是张森给的理由,一方面是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接下来两人继续前进,虽然衣服湿透非常不舒服,但这次爱因斯坦都懒得再拧水,毕竟前面或许还会出现湖泊,如果还得下水趟一遍,那不白费力气了。

  不过接下来并没有再次出现地下湖,反而在几次转弯之后,乍见光明。

  爱因斯坦顿时精神一振,立即冲向洞口,但接着他就被张森拉住,当双眼适应强光之后,他发现洞口赫然是山体中间的位置,距离地面还有十多米高,他要是掉下去,恐怕小命就没了。

  “谢谢。”爱因斯坦心有余悸的对张森说道。

  张森淡定道:“小心点,刚刚我就发现我们再向上走。”

  这通道明显是人工挖掘,他心里有些好奇到底是谁弄的这一切,不过从这通道的古老程度看,估计他知道真相的可能性不大。

  两人利用万能的麻绳下山,接下来就轮到爱因斯坦发挥了。

  在分辨方位之后,两人花了几小时的功夫终于返回白鱼城的别墅。

  短短几天的时间,再看到别墅时,两人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爱因斯坦更是激动的差点哭起来。

  接下来一周时间,张森跟爱因斯坦开始服用膳食跟药剂。

  暗影疾鼠配方属于可成长性配方,虽然并不是无限成长,但对于张森跟爱因斯坦来说都效果惊人,两人的速度都开始得到明显的提升。

  张森的反应速度、身体敏捷度得到提升后,自觉能够一个打十个过去的自己,现在一般的箭矢只要不是铺天盖地的射过来,他都有把握避开或者接住。

  因为暗影疾鼠数量并不多,即使煮了一大锅的膳食依然在短短一周里被张森跟爱因斯坦瓜分完毕。

  两人除了适应暴增的速度之外,还有一件事也持续关注,那就是图必烈峡谷事件。

  不错,这已经变成一件大事。

  主要原因是香巴拉之树化为极乐园,几乎霸占整个峡谷。

  无数动物本能的察觉到危险,自然不会停留在峡谷之中,于是这些动物纷纷出逃。

  可四周是什么地方,这全都是人类的活动区域。

  这些出逃的动物与人类几乎有着无法协调的矛盾,尤其是那些凶恶的肉食动物,甚至造成不少人伤亡。

  现在荡克卢王国官方都在召集职业猎人围杀所有从图必烈峡谷出来的生物,这活动声势浩荡,几乎将所有白鱼城居民的目光牢牢吸引住。

  爱因斯坦觉得自己实力大有长进,于是报名参加活动,而张森则没多大兴趣,反而开始准备出远门。

  火针鼠配方,他在灯塔岛就已经入手,只是以前实力不足,去火山区域肯定非常危险,所以并没有立即前往。

  现在他实力得到不小提升,自然要开始计划去猎杀火针鼠。

  当然,爱因斯坦提供的金币也是一大缘由。爱因斯坦这段时间除了适应自身暴增的速度,还跟着张森学习剑术,并且非常上道的给了一大笔荡克卢王国金币给张森,至少短期之内张森是不缺钱了。

  荡克卢王国境内的火山一共有八座,距离白鱼城最近的火山位于狄克郡的荒蛮之地。

  如果张森快马加鞭,不眠不休的赶过去,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考虑上马匹的问题,时间还需要更长。

  不过前几天,张森就从爱因斯坦那里得到内部消息,庞克郡与狄克郡之间很快就能够通行火车,虽然火车站并不在白鱼城,但从白鱼城赶往火车站所在的约撒城,只需要花费两天的时间。

  火车在这个世界还属于新兴事物,除非路途特别的遥远,否则一般不会架设火车轨道。

  庞克郡与狄克郡许多资源都能够互补,所以统治两郡的伯爵才会不惜耗费大量钱财搭建起火车轨道。

  当然,张森也怀疑这跟两位伯爵的某些传闻有关,据说这两位伯爵的妻子正好是对方的初恋,只是彼此婚约却恰好不是对方而是另一位,于是无奈劳燕分飞。

  两位伯爵都曾经不远千里相互私会,这里面有多少豪门孽怨,那就难说了。

  这个世界,资本主义刚刚萌芽,贵族王权依然是主流力量,所以虽然有些流言蜚语传出,但更具体的信息却是丝毫不漏,估计除非荡克卢王国完蛋,否则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只要少数人才心知肚明。

  当然,这一切跟张森是没有多少关系的,毕竟他又不打算跟这些人有什么交集。

  还有一件事,他发现有点扑朔迷离的味道,那就是灭门案的最新进展。

  因为王国高度重视这案件,所以按理说应该很快就能够破案,但偏偏这案件突然没了消息。

  无论是报纸还是其它渠道都彻底没了消息,最后一份关于灭门案进展的报纸,则是报道了一位子爵被灭门的消息。

  这里面肯定有鬼,问题是张森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整件事都透露着诡异的气息,让他有点感觉不妙。

  如果这真是参赛选手所为,这么大阵仗的一件事突然被压下来,那说明这里面问题很大。

  说实话,一想到比赛进展,他就有点烦躁,毕竟他变强的速度确实太慢了。

  现在其他选手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完全不知道,而他见识了峡谷中膳剂师跟图必烈蛤蟆的战斗,至少知道这个世界比较高端的力量是什么样的一个层次,显然现在他还差很远。

  一旦被对手领先,那么他就麻烦大了,毕竟他的目标是冠军。

  这也是他急着去火山区域寻找火针鼠的原因,他根本没有时间休闲,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转眼数天过去,张森在爱因斯坦不舍的目光下登上前往约撒城的马车。

  爱因斯坦其实很想跟着张森一起前往,问题是他已经向王国怪异协会申请了协助猎杀白鱼城周边威胁的任务,现在他不能放弃任务离去,所以只能带着遗憾送张森离开。

  这马车并不是爱因斯坦私有物,而是一辆类似于长途客车用途的马车,马车是那种四轮马车,由两匹马拉着前进,马夫坐在前面,而乘客则坐在车厢里。

  乘客不止张森一位,还有两位贵妇打扮的女子,其中一位身材苗条,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脸,那双狐媚的眼睛不是瞟向张森。

  另一位女子则比较丰满,露出来的手指就像是一节节饱满的香肠,说话轻声细语,不时跟另外一位女子窃窃私语,然后看张森一眼,低声轻笑,给人一种放荡的感觉。

  张森看着窗外的风景,感觉有点无聊就拿出一张报纸低头阅读。

  “这位先生,我这里有葡萄,你要来一点吗?”那丰满女子这时从行李袋取出葡萄,开口询问道。

  张森微微抬头,微笑道:“不用,谢谢。”

  “先生是哪里人?”另一位女子见张森拒绝,接着对话的由头开口问道。

  张森放下报纸,道:“我是白鱼城本地人。”

  “真巧,我也是本地人,怎么以前都没见过你?”苗条女子立即惊喜地笑道,然后又适当的表示怀疑。

  张森微笑道:“因为我是一位水手,以前都在海上漂泊,最近才回到陆地。”

  “那你一定去过很多地方。”丰满女子插嘴说道。

  张森一眼看出这两个贵妇打扮的女子根本没有相信他说的话,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现在他的气质跟水手的气质相差十万八千里,说他是一位游走四方的学者,反而更容易使人信服。

  “听说男人在海上想女人了,全靠自己一双手,真的吗?”苗条女子这时又问道。

  张森有点无语的看着对方,这话题是不是尺度太大了?

  “对对,水手想女人了,会怎么做?”丰满女子似乎也很好奇,这时兴致勃勃的追问道,甚至故意稍微前倾自己的身体,让自己那丰满的胸脯更加的圆润。

  张森这时才意识到这两个女子是什么意思。

  他听爱因斯坦说过‘走莺’的存在,简单来说就是类似的马车偶尔会有一些女子,因为旅途寂寞,所以就勾引同车的男子,双方共享一夕之欢。

  一般来说这种事情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后只需要给予一些钱财,然后到了目的地就各自离去。

  张森现在的打扮明显不是穷人,再加上张森目前的气质,于是让这两个女人有了这方面的心思,反正到了目的地大家就一拍两散,谁都不会将这事情传扬出去,至于车夫那就更好打发,多给一点小费就可以让他乖乖闭嘴。

  “其他水手怎么做我并不清楚,但我是有家室的人,我很爱我的妻子,当我想我的妻子时,我会回忆我们曾经度过的美好时光。”张森微笑着说道,拒绝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直播的习惯,在这里搞这个分分钟全永远国的人都能够看见。

  而且他说的是实话,他已经有老婆了。

  况且即使他还没有老婆,这种庸脂俗粉,他也一样瞧不上,他有不是那种被下半身控制的牲口。

看过《神奇道具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