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五十九章 完胜

第五十九章 完胜

  “你……”

  听到牧云戏耍自己的话,刁亚东脸色一沉,莞尔却是脸上露出笑容道:“我看,第三场恐怕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话语落下,刁亚东潇洒的转身离开。

  “切,明明心里气得要死,表面上还要露出很舒服的表情,累不累啊!”

  听到牧云背后的话语,刁亚东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这家伙……实在是够无耻!

  铿……

  刁亚东刚刚离开,擂台之上,再度传来一道铿锵声。

  齐鸣炼器,完成!

  霎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齐鸣身上。

  只是一直没有紧张的齐鸣,在这最后一刻,被众人紧紧盯着,却是不由变得紧张起来。

  “我擦,这是什么黑罡银枪,我没看错吧?”

  “虽然也是两米长,可是这枪身怎么看起来不是那么坚挺?”

  “对啊,而且你看枪身上的花纹,杂乱无序,简直像是泼洒的墨铺盖在上面一样!”

  “和齐云炼制出的黑罡银枪,简直就是两个典型,一个典型是绝好的成品,一个典型是绝好的失败品嘛,哈哈……”

  看到齐鸣炼制出的黑罡银枪,擂台周围顿时传来一阵阵哈哈大笑声。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可是此刻齐鸣炼制出来的黑罡银枪,就连学院的一些导师,也感觉难以接受。

  如果这都算是合格的上品凡器,那简直是对炼器师的侮辱。

  只是,一件神兵利器的成与不成,看的不是卖相,而是品质。

  黑罡银枪,一个特性是坚,而另一个特性则是韧!

  只有这两个特性都符合上品凡器的标准,才能算称得上真正的上品凡器。

  “开始验器!”

  伴随着裁判导师踏上擂台,两边各自走上两名学院炼器大师。

  两名玄器师走上擂台,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而在两名玄器师身后,自然是有学员拿着验器石走上擂台。

  “第一项考察,黑罡银枪的强度,两柄黑罡银枪,同时由一位导师插入到验器石呢,哪一柄黑罡银枪能够插入的更深,哪一柄黑罡银枪的强度就更高!”

  枪与剑在很多方面不同,毕竟只有枪头能够产生强烈的冲击力,而枪身,很大一部分程度上还是作为辅助。

  “我想这件事,我来,应该没有人会怀疑结果吧!”

  正在此刻,6啸天再次踏上擂台。

  身为北云学院的院长,6啸天在北云学院内,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哪怕是刁亚东知道,6啸天因为莫大师看中牧云,也明白,以6啸天的性格,他不可能偏袒任何一方。

  “我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

  牧云和刁亚东依次表态。

  “那便开始吧!”

  话语落下,6啸天左右双手同时持枪,朝着身前的验器石,轰然刺去。

  咚……

  长枪枪头与验器石碰撞,一道沉闷的咚响声,传入众人耳中。

  但是此刻,所有人都没有躲避那刺耳的咚响声,反而是伸着脑袋,看着擂台上。

  结果,到底如何?

  “怎么可能!”

  只是,站在擂台边缘的齐云,却是率先瞪大了双眼,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

  以他的角度,可以第一时间看到身前两块验器石。

  他所炼制的黑罡银枪,足足插入到验器石内三寸深度,三寸深度,已经是比一般的上品凡器强上一筹。

  可是另一边,齐鸣炼制的黑罡银枪,却是足足插深了四寸!

  多出一存!

  虽然仅仅是一寸距离,可是这一寸距离,足以说明一切。

  那可是专门验器的验器石,能够插深多出一寸,足以说明,齐鸣炼制的黑罡银枪,比他的强硬一倍不止。

  “这一关结果,我想不用我说了吧!”6啸天平静道:“如果有人不相信,可以亲自试一试!”

  “我不信!”

  说话间,齐云一步踏出,两手持枪,全身力量爆,轰然刺入到验器石内。

  他的力道比6啸天要小许多,所以这次只插入到两寸距离,而齐鸣那一杆长枪,却是足足插入了三寸。

  一时间,满场寂静!

  倘若别人来做,可能会有假,但是齐云自己试验了,结果却依然是不如齐鸣。

  这样的结果,谁还有异议?

  “不会的,我的长枪比他的好,对,我的黑罡银枪,柔韧性比他的好,过刚易折,他的肯定很容易折断!”

  “好,第二项,柔韧性验器!”

  这一次,6啸天直接开口,走上前去,拿起两把黑罡银枪。

  以他灵窍境的境界,真元雄厚,想要验证两柄枪的柔韧性,并不难。

  两把枪枪头同时扎入到剑影的石板地面之中,6啸天双手持枪,开始下压。

  渐渐的,两柄黑罡银枪的枪身开始变得弯曲,慢慢的接近四十五度,而后缓缓逼近七十五度。

  咔咔……

  突然,将齐云所炼制的黑罡银枪接近九十度之时,枪身之上,传来一道细微的咔咔声。

  那明显是承受不住弯曲所带来的声音!

  “还需要继续吗?”看着另一柄齐鸣炼制的黑罡银枪完好无损,6啸天看向齐云,微微开口道。

  其实他心中也很是惊讶。

  身为学院院长,6啸天如何不知道学员们的真实情况。

  齐鸣,在北云学院内一直是默默无闻,身为铁匠的儿子,也并没有在炼器一途展现出过高的天赋。

  可是在牧云手中调教一个月时间,居然是能够成功炼制出上品凡器。

  这简直是神乎其神。

  目光落在擂台下,看着那太师椅上躺着的牧云,脸色平静,6啸天更是震惊。

  “这家伙,早就知道会赢吗……”

  “不!我不相信!”

  齐云此刻已经是陷入癫狂。

  一直以来,他是齐家最出色的少年天才炼器师,也是北云城的天才,无人能比。

  可是现在,一个废物,居然也能够胜他。

  他父亲输在了齐御风手中,而他居然又输在齐鸣手中,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铿……

  一把夺过6啸天手中两柄长枪,齐云将那长枪扔向齐鸣,喝道:“真正的凡器威力,要在实战之中才能展示,现在,与我一战吧!”

  话语落下,齐云一步踏出,黑罡银枪举起,朝着齐云轰然拍下。

  这一刻实在是生的太快,即便是6啸天也没有想到,齐云居然会在此刻失控,想要阻止,已经是晚了。

  而另一边,齐鸣接过长枪,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齐云那横拍而下的长枪,已经是迎面而来。

  无暇顾及,几乎是下意识的,齐鸣只得将黑罡银枪横在身前,挡下齐云那一枪!

  轰……

  咣当……

  下一刻,一道轰鸣声与金属落地的咣当声同时响起,两柄长枪相碰,出巨大的冲击。

  齐鸣并没有准备,被震退一步,口角溢出鲜血。

  而此刻,地面之上,一截枪头,如此刺眼的在地面上滚动。

  握着手中的半截枪身,齐云脸色惨白,双手紧紧握住枪身,忽然间哈哈大笑道:“废物,我居然会输在一个废物手上,哈哈……”

  “齐云,不遵守比赛规则,擅自动武,罚去回家思过三个月!”

  没想到齐云居然敢在自己面前动手,6啸天心中是真的怒了。

  立刻有人将齐云压了下去。

  而此刻,整个学院广场则是一片寂静。

  齐鸣胜了,齐云输了,这简直比妙仙语赢了汪芸琪还要让人震惊啊。

  要知道,妙仙语和汪芸琪可本就是不相上下,但是齐鸣和齐云,在一月之前,却是天壤之别。

  “刁导师,教育学员,更要用心了!”

  “是!”

  看着被拉走的齐云,刁亚东恨不得走上去踹上三脚。

  这个废物东西,比赛之时夸下海口,可是此刻居然掉链子。

  难道齐鸣真的是炼器天才,不世之才,被牧云现挖掘出来,才在此一鸣惊人?

  不对,肯定是齐鸣之前就在隐藏自己的实力,在今日爆,引得万众瞩目。

  一定是这样!

  这师徒两人,一个德行!

  “第三场比赛,继续进行吧!”

  第三场,是武斗,比试的是学员之间的真正的武技和实力,相比于第一场和第二场,这一场才是最吸引人的!

  毕竟炼丹和炼器都是内行人才能够真正的琢磨明白,他们这些学员,绝大多数人不是真正的炼器师和炼丹师,只是在课堂上有所了解,略懂皮毛罢了。

  “这一场比赛,请双方参战学员上台!”

  “初级五班—墨阳!”

  “高级三班—刁亚云!”

  话语落下,整个武场,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刁亚云?

  十六岁的六重凝脉境天才,北云城十六岁第一天才!

  他居然会上场!

  这一战,不是由墨海对战墨阳的吗?怎么突然换人了。

  换人,并不是刁亚东所想,只是此刻,他心底在滴血,三场比试,已经是输了两场,如果最后一场再输了,那他以后在北云学院,也无脸面再继续执教了!

  这一切,都是被牧云逼的!

  “三弟,不惜一切代价,将墨阳击败,甚至是让他残废!”刁亚云还未上台,刁亚东已经是暗中嘱咐。

  而另一边,墨阳笑嘻嘻的看着牧云道:“牧导师,我如果赢了,可要收我做徒弟!”

  “你先赢了再说!”

  看着墨阳毫无压力的表情,牧云苦笑道。